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親友

(友人R帶來的伴手禮)

在我們一家要去竹田的幾天前,友人R傳了簡訊,說是星期天要跟團來高雄旅遊,晚上可以見個面。曾騎單車橫跨歐亞大陸的友人R會跟庶民旅遊團也是稀奇。總之暫約晚上八點,我到他們下榻的南海飯店去會合。那時我應該已經從竹田回來了。又前幾天學妹Sarah在Facebook PO上訊息,說是星期天(3/17)晚上十點大愛電視台將播出訪問友人R的麵包坊,不過好玩的是:我那時應該正在跟本尊見面無法收看電視節目。

其實自從4年前友人R的窯烤麵包開始正式運作之後,就不斷有平面的雜誌報刊去採訪,現在連電視都上了,也算是全國知名。科技新貴轉型成麵包師傅的確是個好話題。但若論到最完整的報導,我可是從8年前(2005)友人R開始砌窯時,就開始寫麵包坊的文章呢-台北行腳340-北埔築夢之我的同學是怪人(051029)。8年前友人R和我們這些同學應該都沒想過未來會不會成功。現在麵包坊已經出名了,總能有自己主觀價值的友人R應也不會想問8年前的自己:「我這樣算成功了嗎?」(這是LUXGEN SUV的電視廣告詞)

南海飯店位於六合路上,友人R和友人R老婆在lobby等我。我本來想帶他們去參訪一下高雄有名的吳寶春麥方店或是駁二特區的帕莎蒂娜,也許友人R他們對於看看人家是如何經營麵包坊會有興趣;不過由於他們晚上行程有點耽擱,時候晚了麵包店恐都關門了,所以我就帶著他們沿著愛河邊隨意逛逛。不過在lobby乍看到友人R和友人R老婆時,感覺他們與我見面後也是理所當然要在外頭走走逛逛,而非找個咖啡廳或小酒吧閒聊天。這就是他們特立獨行的style,其他旅行團成員應該就近去逛六合夜市去了。

老同學碰面少了客套的寒暄,友人R只是「咦」了一聲我身上的衣服。我身上穿著輕薄的排汗襯衫,是7年前為了爬加羅湖特地買的,上頭綴有有紅色十字小圖案,被我拿來當夏天的著衣。友人R熱愛戶外活動,自然識貨。這兩件薄衫穿到現在已經殘破不堪,上頭有許多補丁,友人R晚上應該看不出來。

不過說到特立獨行,那又為何會想跟團旅遊?友人R老婆是友人R最好的發言人,關於這個問題,她的回答是,還是得找個工會可以依附勞健保,這一次就是參加工會的南部旅遊行程。問友人R對於參加團體遊覽車旅遊習不習慣。友人R笑笑表示就跟著一起走。他們今天白天去了台南的德元埤,下午去遊高雄港。

我們沿著中正四路走向愛河邊。我是個嘮叨的導遊,一路上聒噪地述說路過的景點:市議會捷運站,高雄市捷運站的外觀與內在大都有經過設計並有藝術品擺設;台灣銀行高雄分行,國民政府來台之後的帝冠式建築樣式;來到國賓飯店前,今晚搭愛之船的遊客少了些。鰲躍龍翔,這是台灣燈會第一次移出台北舉辦的那年主燈。來到五福橋,日治時期稱高雄橋,愛之船就是在五福橋與建國橋之間巡遊。既然來到五福橋畔,離玫瑰聖母堂也就不遠了。晚上的玫瑰聖母堂前有許多年輕遊客拍照,後來友人R老婆也拿出手機跟著拍了起來。我指指門上的奉旨牌,昔日要蓋教堂,還要清朝皇帝同意呢。友人R老婆說遠看,倒看不出這教堂有百年歷史。昔日單國璽應該有在這教堂宣教?這我也不太清楚,應該有吧。不求甚解,可也。

友人R老婆去拍照,友人R問我近期有否北上找朋友?聽到我過年期間有去台中看過科伯,便說科伯還過得去吧,反正他還有家產可以繼承。我說,不過科伯其實不想回鄉種田。友人R倒是認為他還是會繼承家業。我想只要看看他最後身分是台中市人還是加入農保就知道了。

友人R老婆拍完照回來,友人R說想回飯店了,於是我們便由市中一路折返。還是聊科伯的事。科伯這幾年只要到年中要考試的緊要關頭,就會有事情發生,讓他沒辦法好好去考試。前幾年的症頭如飲水機,樟腦油大都是他自己搞出來的;今年的問題則是他父母親的身體需要照料。

晚上的市中一路少人寧靜,適合散步聊天。問到友人R後續是否想從原來的地方遷出,擴大規模。友人R的答案出乎我意料:不想。擴大規模就牽涉到管理問題。果然我們都是工程師的思維,只想單純專注技術本位,不想管人。若真的要找個理由,就勉強歸因到我們拿的是Master of Double E,不是MBA。說到這個,最近很紅的話題是吳寶春要申請新加坡EMBA入學,馬總統說要留人;有學校邀請阿基師讀EMBA,阿基師說,他們要拿什麼東西教我?

不過到底是維持現狀就好的友人R比較幸福,還是擴大事業範圍的吳寶春與阿基師比較快樂。我想答案只有他們自己知道。關於這個很俗氣的話題就到這裡就好。

高雄街道上的人車遠不如台北多,走起來不緊張也沒有壓迫感。聊到家庭生活,友人R老婆羨慕我可以陪家裡兩個小孩成長,我則羨慕她和友人R沒有小孩自由自在。邊走邊聊間一下子又回到中正四路與中華路口。就算是暮春三月的晚上,友人R覺得高雄感覺還是熱了點,看來他很滿意現在所生活的新竹南埔鄉間。回到南海飯店前,互道珍重,大家繼續往各自的人生道路前進。

4年前的文章中提到,我認為友人R之所以可以完成他的志業,是因為他很有自信、態度從容地依照自己的步伐朝理想邁進,而且對於外圍的人不管是敲邊鼓的還是嗤之以鼻的人的不懂或不了解也只是一笑置之,因為他自有一套自己所信仰的中心思想。

但年初在台中遇到科伯聊到友人R時,他說「友人R很孩子氣,遇到不喜歡的事情就逃走了」。科伯跟友人R更親近,這句話不會錯。但卻不經意道出了友人R成功的關鍵。這是所有訪問過友人R的記者都寫不出來的。不過這句話,我認為應該補上「但如果是喜歡的東西,也會像孩子般緊追不放。」孩子氣,說好聽一點叫做「大人不失其赤子之心」。賈伯斯也算是這類人,不喜歡的人事物通通都割捨吧,因為這樣才會有更多時間專注在自己的興趣上。不過友人R還是被友人R老婆抓住了,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就像笑傲江湖的浪子令狐沖終究能和任盈盈結成連理。

此時此刻,很想點播張宇的用心良苦獻給那些曾經想要逃卻逃不了以及從此不用逃也不想逃的人了。

本文日期:2013.3.17 | 親友


(南海飯店往愛河邊到玫瑰聖母堂路線圖)

相關文章

4 則回應 to “高雄行腳232-與麵包坊友人的河邊散步(130317)”

  1. lee 說:

    博士生賣雞排,科技新貴賣麵包,在坪林的灣潭有位開著賓士車的科技人在賣咖啡,聽說是宏基的工程師,賣了股票,領了退職金,在灣潭逍遙過生活。

  2. 昨夜微風 說:

    關於玫瑰聖母堂這一段中,應該是「單」國璽,非「善」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