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南埔鄉間休耕的田

南埔築夢之所

(未來的烘焙居)

早上到醫院去檢查耳朵,看過x光後,醫生說沒有長什麼怪東西,只是工作環境是否有大量噪音?造成聽力已有部分障礙。我的工作環境只有電腦與文書。要說最會製造噪音的話,那就是我自己了,有時候必須不斷地用頭腦思考講話,我懷疑是不是話講太多了讓火氣太大。但是我搞不懂為何我的耳鳴快一年了還沒好,因此下午決定南下新竹去找科伯幫我在經脈上打一打,看看是不是會有所改善。科伯說本來下午四點左右要去找瑞庭看他的窯蓋得如何;於是我就利用下午他出發前的空檔去讓他看看。

不過每次給科伯診斷,每次都說不一樣的症狀。有時說肝,有時說胰,有時說腎,有時說胃。這一回他說是心包經加上膀胱經的問題,代謝不好。又說膀胱經與腎經互為表裡,而腎又跟耳朵有關,所以要自己用拍痧棒打一打背部..。總之被科伯在身上敲打了半天之後,耳鳴的狀況依舊。算了,還是一起去看看老同學瑞庭在北埔的窯蓋得如何好了。

(沉香)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很難想像一個竹科工程師會把房子租在離新竹市有一段距離的南埔鄉間,又另外在附近租了一間倉庫在裡面自己蓋起烘焙麵包的窯。瑞庭利用假日來此砌窯,自己設計窯體結構,自己運來磚塊,切磚塊,攪和水泥,堆砌磚塊。磚塊有火頭磚、耐火磚..,總之所有的材料與工具都是自己找,自己運來的。這樣的窯預計還要蓋三個月,到時候會先試燒看看煙囪是否能排煙。

我細細問了一下瑞庭,關於當初找地的過程、蓋這樣一座窯的因緣、相關的參考資料、要建這麼一座窯所需的建材、未來想要烘焙的麵包、月產能的評估、以及已經投資了金錢與資源、未來的經營管理模式。這樣的人在做這樣的事一定可以寫成一篇有趣的故事吧,如果不是耳鳴困擾我的話,我一定可以寫成一長篇。

一個製造晶圓的工程師假日在鄉間堆砌夢想的窯,如此特立獨行,想必在這淳樸的南埔鄉間,更會引起鄰居的好奇吧。瑞庭說,附近鄰居一開始都還會跑過來看看他在幹什麼;後來大概是見怪不怪了,有人轉而欣賞他起來,還想把獨生女兒介紹給他。呵呵。

工作到傍晚,瑞庭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帶我們到北埔一家位於幽巷中的茶坊用餐。科伯對北埔也很熟,用完餐後,一會兒又去北埔街上添購沉香(我也好奇跟著買了),說沉香可以讓心神安寧,抑制慾念,不過當沉香不用了之後,搞不好慾念會像山洪一樣爆發出來不可收拾。一會兒科伯又逛到木雕店求老闆賣給他那尊老闆珍藏的觀世音菩薩雕像。科伯後來自己提到他房間中的幾尊木雕都曾出現神蹟;又說曾經求神問卜到底去讀中醫的時機到了沒有..。身為老同學的我,最好還是只做中性的評論。因為我的同學一個比一個怪。

稍後回到瑞庭住處。晚上鄉間真是非常安靜。瑞庭親自調了蜂蜜檸檬汁來招待。科伯馬上把剛買的沉香又點了起來。我們三個老同學促膝長談。談到昔日同窗今日的生活概況,又談到竹科這些工程師的工作與感情生活,真的也多有難以想像又莫名其妙的因緣與結果。看看別人,想想自己,有了推論:我的同學真的多怪人,而且連我的同學週遭的朋友也多怪人。這樣看來,如果這世界是以怪人居多的世界,正常的人反而相對成為稀有族類。這麼說來..到底誰才是真正的怪人呢?

本文日期:2005.10.29 | 台北行腳| [旅聯網/南埔]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