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橘色移動

(本日台中散步從梅川開始)

年初五下午我要先暫別妻兒開始密集訪友行程。臨出門時二寶還哭著想跟我一起走。不過此行北上爸爸我還有理想要去追尋,不能一直耽擱在兒女私情;等你長大後也有自己的理想抱負時一定也能理解,到時候跟年老飛不動的爸爸揮揮衣袖說再見的就換成你了。爸爸到時雖然不捨但也會微笑祝福你展翅飛翔。(有這麼嚴重嗎?真是扯遠了)

這次其實是想趁著北上訪友順便跟幾個在各領域學有專長的朋友宣揚Ontology的理念,看看能不能刺激他們產生建立數位內容知識庫的想法。不過我也理解這跟佛渡有緣人一般,時機未到多談無益。第一站先到淡水找以前的同事Ada,他現在在某大學文創相關科系教書,而且對宗教文物的蒐集頗有興趣,應該可以理解我的論述。不過到他家之後的第一件事竟是先幫他修復筆電的無線上網功能。以前外國傳教士到台灣也是先行醫救人,貼近民眾生活;得到民眾信任,才能開始傳教。(又扯遠了)

Ada也是有耐性,竟能花一兩個小時看完我的展示。他現在正在進行寺廟文化的旅程,或許可以先從這一部分開始著手建立與整理資料。我是不知道Ada之後會不會真的付諸行動;但Ada的comment是我沒去當老師,實在可惜了。

這一天是西洋情人節,也是學妹酷的生日。因臨時接到學妹Sarah的邀約,說是約了酷學妹幫她慶生。離開Ada家後,我又風塵僕僕地趕往板橋與他們碰頭。這一耽擱就無法在當日趕回南部,便在台北又多待一天。隔天又約了酷在IKEA新莊店吃早餐聊天。這一年來大家的生活又有諸多變化,也只有趁有聚在一起的時間東扯西聊。聊過之後,又各自往自己的人生道路邁進。學妹Sarah雖然貪吃美食也喜歡烘焙,不過她連生小孩都抽不出時間,當然也不會想去建立什麼美食料理資料庫了。

我本來跟住在台中的科伯約下午兩、三點到他那裏,不過由於學妹講述她們家過年出遊精彩經歷,聽得津津有味,忘記時間,把個早餐吃成早午茶,遲遲無法離開新莊,最後我到達台中的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了。台北陰,台中晴;一個人遇到兩樣天氣,心情要能很快隨之轉換。不過我適應得很好,跟台北學妹聊天時,聊到台中科伯最近有沒有在認真讀書;跟台中科伯泡茶時,也扯到台北朋友們工作生活。我這個來自南國的人在這短短兩天,穿針引線般,負責聯絡各地朋友感情,交換八卦情資。

科伯也算有情有義,知道我要來,便去買了栗子,還拿出日月老茶廠的台茶十八號紅茶來招待。我想讓科伯若有空閒便可在中醫藥上建立資料庫。科伯上網把現在大陸在整理這方面資料的情形給我看。跟我預想的一樣,這領域的知識也有脈絡可循,不過若要朝向人類可以直覺式檢索操作還有許多可以做的東西。

由於聊天討論又花了點時間,這一耽擱我只得「被迫」在科伯家待上一晚。雖然科伯家客廳雜物堆放雜亂到不敢領教,不過或許是諸天神佛庇佑(科伯家客廳有許多佛像與圖卡),這一覺竟是這幾天我睡得最安穩的一次,連蚊子都沒來打擾。如此便讓我對之前科伯所說他在臥房睡覺能感應到廚房的小強一舉一動,如此敏感,而覺得不可思議了。

(也算是綠園道的地標 – One)

隔天早上跟科伯吃完早餐後,便要科伯帶我去散步。台中市區近來有兩個點我頗想去走一走,一就是不知道是什麼名堂的「草悟道」,另一處是「國立台中圖書館」。我在台灣各地的朋友都自認為他們目前所在就是台灣最適合人居住的城市。科伯也不例外,他覺得跟台北高雄比起來,台中更適合居住。台北人多擁擠,高雄有重工業,這就是他所持的理由。

科伯引領著我走過柳川、梅川,行走在初春早上的台中西區街道,冷冷的空氣中竟有一份日本北國的fu,最主要是街道冷清少人的關係。我走過梅川,也覺得梅川有京都鴨川的嫵媚。科伯說綠川、柳川,梅川都是在日治時期規畫的,言下之意是現在景況不如當時。不過我覺得光看梅川的風光,尤其是流水清澈見底這已經比高雄愛河要好太多。

我們第一站來到大墩文化中心,這其實是以前的台中市立文化中心。我二十年前有辦過圖書證,不知道現在還能不能用。走入文化中心時,天空中有飛鳥盤旋,看那滑翔的姿態,像是鷹,不過身形似乎小了些。

科伯帶我走入閱覽室,並介紹另一區專用來打電腦的地方。閱覽室人很多,科伯說,他是沒來這裡K書,倒是有時會來這裡感受K書的氛圍;看看別人認真讀書的拚勁,以警惕自己不能懶散。雖是如此,科伯自承他這五年來回台中新竹一遭玩耍居多。這五年相當於人生最精華的黃金年代。不過說真的,人生又有什麼才稱得上值得去拚的正經事?不過科伯玩過這五年後,還是覺得人老了之後需要有個伴可以互相照顧。

走出文化中心,來到國立美術館前。草地上有許多藝術雕塑。因為主要目的是散步,所以不必深入美術館。來到國美館另一側綠地,有一個人在草地上練功向天上發聲。科伯覺得那人奇怪。我覺得科伯自己奇怪還說別人奇怪。科伯所持的理由是,他只會input,但這個人還可以output。

(台中市民廣場與勤美天地)

從美村路沿著向上國中的圍牆邊綠蔭走,右轉民生路。這一區有許多平房宿舍,看來頗有歷史與講究。據科伯的說法是這一區宿舍跟舊台中市政府周邊舊宿舍群是不一樣的,分屬不同單位。

續走國美館園區北側,正式接到「美術綠園道」路線。從這裡開始,可以一直看見綠地公園盡頭的Hotel One。以前常聽聞台北到台中玩的朋友說住在Hotel One,原來就是在這裡。

這附近綠地又能有看到「經國綠園道」草木維護之牌,直至到了勤美誠品那邊,步道又可稱之為「勤美誠品綠園道」。近來台中市政府整修這一連串步道後來個大統合,範圍北從科博館至南端的柳川畔,取此路線如書法行草,故名為「草悟道」。我如今實地走一遭,的確是條不錯的綠帶;但要說有感受到如書法行草般的流暢天然,實在是胡說那個道(意思就是胡市長說是那是草悟道,那就是草悟道啦)。至於科伯的說法比較公允,他說不同時期這綠帶就會有不同名字,不足為奇。

由於科伯他的說法頗為公允,果然草悟道前頭,就立有「允執厥中」的大型裝置藝術。(這當然是我胡扯的)。至若有人名允中、執中的,命名之時想必也有參考到這堯舜心法。

順著綠帶往北走,來到永龍萬應公附近,斜對面還有一間廟,科伯說這處綠帶就是這兩間廟了。至於路左側有一間外型特異的泰式餐館-Bug and Bee,科伯說常見年輕人來此聚餐。續行,左轉公正路,前方大塊綠地就是台中市民廣場,有許多人攜家帶眷在這裡嬉遊放風箏。路一側是兩棟所謂景觀豪宅,就如同高雄凹子底公園南側那幾棟可以直接面對公園。不過我覺得豪宅坐南朝北光線冬天光線不良。之前有看過某間建設公司(就是某天地那間)的老闆在電視很有良心地說在台中市中心精華地段特地保留這一塊空地提供出來做為公園綠地,莫非說的就是這台中市民廣場?

(草悟道的重要地標-允執厥中)

科伯說台中市現在最熱鬧的兩條路,一條是台中港路,一條是公益路。走過台中市民廣場,穿越公益路,右前方是勤美天地,誠品在裏頭,回頭再來逛。至於中間綠帶有類似吧台的地方,提供高腳座位。我們稍後走回來時,看到街頭藝人已經在此表演,坐在高腳椅上便可悠閒喝飲料看表演,猶如是個戶外的吧檯。

接下來又經過勤美術館與光之乳酪,建物外觀是看起來很陽光健康亮眼的白。因為是散步不用太投入,繼續前進,倒是覺得草坡上延伸往全國飯店的石板頗有意境。來到草悟道的說明牌,走過了允執厥中,在水池中看到了草悟道三個字以及允執厥中的水中倒影。由於允執厥中的外觀實在太像是木頭,所以科伯真的就過去摸摸看。答案就是…。

過了繁忙的中港路,就進入科博館的範圍。科博館我也是20年沒來了,至少館前有小水道的步道,我就不記得有看過。不過看星星的館還是存在的。恐龍館後方有迅猛龍和三角龍,這是很熱門的入鏡構圖對象。不過我倒是注意到有兩棵很大的酒瓶樹。酒瓶樹的後方草地上有感覺比較科學的兒童遊戲場。繼續走,這裡有館在展出少年PI的奇幻漂流場景道具。不過最吸引我目光卻是那像多腳爬蟲的熱帶植物溫室。

溫室外圍是台灣原生植物區,有台東蘇鐵與蘭嶼區的特有植物。行走在生植物區的步道,頗有置身於熱帶森林之感。走出森林,此處也有片草地讓民眾遊憩。繞回到溫室入口,門票才20元。而且又是我們此行草悟道散步的終點,所以就進去看看了。整座透明溫室最特別的當屬環狀的鋼骨結構外形。有水濂從頂端垂降灑落到下方的熱帶雨林區。園區裏頭有許多平日少見的熱帶稀奇植物,如炸彈樹。還有許多稀奇蘭花。在地下層有類似海生館的大型的水族箱,裏頭有大型的象魚。光從上方照落,穿透水族箱,形成一束束光線打在魚身上。觀眾可以在水族箱前的階梯觀賞水族游泳。

至於在地下層的另一側是藝品區,裏頭有販賣許多真的化石。另外還有一區玻璃帷幕的則是熱帶雨林中的有毒蛙類,身上都是艷麗的顏色。走向出口時,又經過蘭花區,其中有很像金線蓮,科伯不覺得那是蘭花,我倒覺得從花型唇瓣來看那應該是蘭花。旁邊果然就有牌子說那叫做「美國金線蘭」。

植物園溫室內外俱光彩明亮,從活潑的草悟道走到此處,猶如轉換到另一個熱帶世界。是值得推薦的景點。

(科博館植物園溫室)

從植物園溫室往回往南走,走回到勤美誠品前人行道,時間接近中午用餐,有許多年輕人約在這裡碰頭聚會,臨街的小店也開始有逛街的人群,連街頭樂團也開始演奏起來了,草悟道處處展現歡樂氣氛。科伯和我走逛誠品。科伯有想買汝窯的茶杯,於是我們在金石藝品店小待一會。科伯好像跟女店員很熟地聊起先前他買的竹製器皿,他說他買回家之後,把價值不斐的竹器放到熱水消毒…,然後當然竹器表面就變白了。店員對他的怪異行為還是感覺訝異;我雖然對科伯的實驗精神見怪不怪,但也趕快識相的轉移去逛店裏頭其他地方,以免被店員當作怪人同類。

離開誠品後,科伯帶我到公益路上一家山東餃子店吃大滷麵。昨天他帶我去吃一家牛肉麵。這兩家麵店都頗有水準。不過其實科伯平常都是買菜在家裏頭自己煮;這兩餐為了陪我吃飯,倒是讓他開了葷。用完餐,科伯又帶我走入巷子裏頭去買伴手禮,店名名叫「今日蜜麻花之家」,標準的住宅即店家,但是門前竟然排了長長的人龍。若不是親臨實在無法想像在住宅區中竟然有店家需要排隊。而且還限時限量-下午1:30蜜麻花出爐,每人限買10包,賣完為止。

科伯本來跟我說兩點再來就好,那時應該有零售的。不過我們到附近公園小繞一下,又轉回來,感覺人龍有前進的趨勢,便加入排隊的陣營。隨後店家有人出來拿本子登記每個人預定購買的數量(這樣才能確定店裏頭的麻花夠不夠賣)。我本來只登記五包,後來聽到後頭有人喊:「10」包;我也跟著就跟店家加碼到10包。稍後我「冷靜」下來,一想,10包要怎麼帶回南部啊,於是又跟店家改回5包。為了零嘴三心二意,真是沒志氣。不過店家完全不在意我減少購買數量。因為他回店內算過後,再度出來跟排在我之後隊的第幾位說:「不好意思,到這位之後就沒有了,不用再排隊了」。

買到了蜜麻花,走回國美館,科伯帶我去看了碑林,其中沈葆楨讚鄭成功的對聯也在其中。

回到科伯家小歇一下,打開一包蜜麻花與栗子一起配茶喝。蜜麻花一包80元,裏頭有七塊,我們兩人一下子就解決了。本來還想去國立台中圖書館,既然已經舒服坐著泡茶,就不想再動了;畢竟今天走了三個小時,超過10公里,實在不能說是散步,而是健行了。既然累了,那就這樣跟繼續喝茶聊天下去吧。直到傍晚為了回台南跟家人晚餐,才不得不請科伯直接載我到新烏日趕高鐵。

(勤美誠品綠園道是台中年輕人約見面的地方)

本文日期:2013.2.16 | 橘色移動 | 相簿 | GPS(GDB)

草悟道(從文化中心到科博館)散步路線圖

相關文章

2 則回應 to “橘色移動17-台中草悟道散步-從台北到台中密集訪友(130216)”

  1. Sarah 說:

    精采充實的台中之旅! 下次我們一定跟!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