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在五分山氣象站的大球前 — 這手勢是五週年,不是要說掰掰喔)

旅聯網五週年(其實是旅聯網以waytogo申請網域名稱這是第5年了),依照往年慣例要找一座「五」開頭的山來爬。蕭郎早在一個月前列出一些「五」開頭的山或古道:

五字開頭的山不少,先舉其中比較可人的備選:
瑞芳五分山、土城五城山、南崁五酒桶山、新竹五指山…
其他:五分埔山、五分寮山、五爪崙山、五尖山、五步哭山、五股山、五股坑山、五柳寮山、五峰旗山、五堵南山、五寮尖…
古道:五腳松古道(藍天隊有找到金孔坪)。

Tony兄體諒我是遠客,禮讓我先選。既然如此,我就直接欽點五分山了。就天時而言,此時五分山正是賞秋芒時刻,就地利而言,五分山西峰有涼亭,有柏油路開車可抵,便於其他人中途加入或是撤退。就人和而言,今年大概是唯一沒有梁山女將的一年,雨後的山徑泥濘濕滑,幾個大男人走來,鞋襪漸髒終不悔,就算被螞蝗光顧了也不好意思大呼小叫。這樣說來,倒真的會令人懷念起那段有 「螞蝗的最愛」-字戀姊隨行的日子呢。

本來從星期三起都是下雨天,星期六下午北上時,在高鐵上看村上春樹的新書1Q84,陰霾的天氣在過了新竹之後就轉晴了,因此心想明天的五週年聚會應該沒問題了。星期天一大早與Tony兄在松山車站會合之後,出發往暖暖,在車上聊的高興,集合時間8:30到了,卻沒看到半個人到來,電話聯絡之後,才知原來都在水源橋那頭。七人會合後,驅車循東勢街直到產業道路盡頭。

路盡頭,溪左方是十分古道登山口,右方是荖寮坑煤礦遺址,Tony兄提議不妨先往荖寮坑一遊再繞回十分古道,眾人從之,於是取右道而行。沿途在施工,為了可以趕在11月底完成煤礦文化園區步道鋪設,致路面泥濘不堪。不過煤礦坑石頭厝遺址、煙囪道遺址、溪邊的辦公廳遺址頗有可觀之處,感謝當地文史工作者的奔走,終於讓基隆市政府重視保存這些採礦舊跡。

(五分山上,魚貫而行)

不知道是太久沒爬坡上山還是怎麼的,短短的1.1公里林中山路,我竟然爬的上氣不接下氣。上到五分山稜線之後,視野頓時開闊起來,眾人在據說有兩百多年歷史的嶺頭福德宮休息。山上風大,後來又從十分煤礦博物館那上來一隊人馬,所以我們一行人沒有休息多久,就繼續往五分山走。途中Tony兄提及他上次登五分山已經是五年前了,當年他還是參考我六年前的遊記,在那個年代可以參考的遊記不多,偶然在網路搜尋到一兩篇便如獲至寶。問Tony兄為何記得此事?原來他對於我在遊記中用文字消遣了X兔一番,印象頗為深刻,順便幫我慶幸那時Lee兄還沒加入旅聯網(其實那時也還沒有旅聯網)。當年年少輕狂,為文放蕩不羈;現在自覺馬齒徒長,便當潛心收斂,如果當年有得罪到兔友,也請多包涵了。此是陳年公案之一。

五分山西峰上涼亭中風大既寒且冷,沒待多久,續往五分山主峰頂走,在兩顆三角點與大球形氣象雷達前要拍合照,我們本來將彼此的背包堆疊在地上要墊高相機以自動倒數拍照,後來有其他遊客上山來了,所以請他們幫我們拍合照。拍完合照從球形雷達那端下山,此處行人行走向兩邊分開的芒草間,遠方是基隆方面,層次分明,是很棒的取景角度。不過要下到下方柏油道路的石階隱藏在芒草堆中不太清楚,要注意踩踏。

(無可奈何拔草籽)

從五分山步道途中切到龍門山稜線,這條路線因為少人行走的關係,雜草蔓生,路跡不太明顯,路上陡坡、坑洞頗多,不適合一般登山遊客行走。尤其是易沾黏衣服鞋襪的草刺頗多,又有螞蝗,兼之一路陡下,雨後山徑濕滑,行走倍感艱辛。從海拔700公尺的五分山稜線上一直陡降了300公尺高度,山徑才比較好走了,沿途遇到綠花蕊頭肖蘭與台灣根節蘭兩種蘭科植物。

繼續來到十字鞍部,大家在此暫停一下好好喘口氣,喝口水,檢查有無螞蝗,另外很困擾的就是大家的褲子上沾了一大堆淡竹草籽,後來走出到東勢坑道路上的古厝旁時又來個大休息時,大家依然很努力在拔草籽。這時又衍伸出另外一個話題:爬山之後弄得髒兮兮的衣服鞋襪到底是誰處理的?結果在場有一大半的男人竟然自稱從不知洗衣機如何操作?又有人建議雨傘大哥,那沾滿草刺的褲子也不用洗乾脆直接丟掉算了,不過老恩兄竟然提出一套如何洗這類髒衣服的方法,因此被小周兄封為「王老五達人」。不過我和Raymond兄的褲子都沒有沾染草籽的困擾,而且我們的衣服本來也是自己洗的。

在討論晚上要去哪裡聚餐時,我本來建議此處離汐止近,要給「汐止」小周決定。不過Tony兄卻說,就近在暖暖街上聚餐即可,當年梁山好漢有一次探尋暖暖砲台遺跡後,不是曾經一起在暖暖街上的一家快炒店用餐嗎?這樣說來我好像有點印象,老恩兄卻說當年搜尋基隆砲台之行他無役不與,卻不記得有一起用過餐。另外那一次是否有Tony嫂一起出席,或者是在法賓兄也有參與砲台搜尋的那一回,還是是在中午在蕭郎家吃秋蟹的那一次?總之,因為事隔五年,基隆砲台探尋到底有幾次,在暖暖街上吃飯是其中哪一次?眾說紛紜,唯一可以確認的是,我們的確有在暖暖街上一起吃過晚餐,所以我們決定今天的慶功宴也是要在暖暖街上舉行。這是陳年公案之二。

後來回到暖暖街上,時間還早,餐廳沒開,我們先到基隆水源地幫浦間附近溪谷逛逛,老恩兄在此傳授構圖技巧,頗為受用。又來到稍上方的雙生福德宮,幫Tony兄找到了咸豐九年的石碑。有遊人看我們一群外來人實在太閒,便說:「何不妨往上游西勢水庫一觀水壩溢洪?」於是我們一行人又驅車往西勢水庫去。我的印象中曾經有進到水庫裡面去在湖畔悠遊漫步,但蕭郎和Tony兄都說,怎麼可能?因為大門是不開放的。不過我彷彿記得我是從水壩下方爬上去的,不過真到現場一看,這麼高,怎麼上得去?那當年我是怎麼進到裡面的湖畔呢?我的確是有進去過的,因為我對於那篇以村上春樹書名為題的遊記印象也頗為深刻。這是陳年公案之三。

後來我們在傍晚五點回到暖暖街上,不過我們選擇的餐館,並不是五年前那間餐館,這是進去之後才確認的,因為當年那間餐館有二樓,我們當年就是在二樓用餐的;而這次選的這間只是一樓平房,不過這也無妨;只是這回少了法賓兄,沒人可陪蕭郎喝酒。聚完餐,眾人告別,相約明年再聚,「六」開頭的山雖難找,不過應該不致於沒山爬淪落到六福村。我搭Tony兄車回到南港,後來又在車上跟Tony兄談了許多,互相勸進,相互鼓勵。我個人是覺得,以後就算旅聯網沒有了都沒關係,但是山友相偕爬山走古道尋遺址還是要繼續,畢竟有些山路一個人走來還是會膽戰心驚。

(似曾相識找螞蝗)

本文日期:2009.11.15 | 台北行腳 | 相簿

從暖暖東勢坑走十分古道上五分山由龍門山稜線回東勢坑環形路線圖

相關文章

4 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557-waytogo 5週年上五分山(091115)”

  1. lee 說:

    Daniel
    西勢水庫的大門我們捷兔爬過,我還在那邊拍到一座古老土地公廟而引起Tony流口水,Tony還為了年份可能有問題要我確認一下,這就是參加捷兔的好處。
    建議明年請雨傘兄帶隊爬六順山,若真的成行我只跟到七彩湖就好。
    或許6、7兩年一起辦,六順山、七彩湖。

  2. 楊振貴 說:

    首先非常感謝你們這些電腦高手、登山前輩辛苦的努力!

    我們才有這麼舒適完善的環境中,發表文章、互相切磋!

    每逢週年慶,我建議旅聯網宜擴大舉辦登山會師活動,

    讓大夥兒能撥空,共襄盛舉!順便有機會向你們致謝,

    並會會文友、山友!謝謝!

  3. 雨傘 說:

    我的媽呀!淡竹草籽比鬼針草難纏太多了,我一回家就使出王老五達人教的洗衣機大法還是無效,不得以,只好使出最後一招,褲子丟掉比較快。

  4. 冬烘先生 說:

    感謝雨傘大哥,我已經忘記草籽的名字叫淡竹了。雨傘大哥的褲子丟的太快,搞不好王老五達人已經想出如何因應淡竹草籽的對策。
    旅聯網週年慶有可能會擴大舉辦,不過想到帶頭大哥有可能因人數太多而落跑,所以還在研議中。
    至於六順山七彩湖,我也有想到,不過當然也只能想想而已。哈。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