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不能否認,會這麼快來爬五分山是因為翻看台灣百名山一書後,確切的知道五分山到十分寮新平溪煤礦沿著稜線舖設了一條石板步道。但這其實真是矛盾啊,我曾親眼看到桃源谷舖設步道時對草原所造成的創傷,但當知道五分山上有這麼一條石板步道時,又會忍不住想來走走看。

五分山因為山頂有一圓球型的氣象站而分外顯眼。在瑞八公路上大老遠就可清楚的看到這白色的圓球,要想不注意它都很難。至於五分山上氣象站的落腳之爭據說還有一段故事,但是依照懶惰的原則,當然還是..略,自己去找資料吧,五分山如今是以山頂的白色圓球與秋天的芒草著名。而秋天的芒草應該是在從106公路上到氣象站這條公路的兩旁,據說有比大屯山還要精采的秋芒。所以要上五分山的路,至少就有從十分寮、從光孝祠或氣象站公路;至於從四腳亭或是三爪子坑方面上來則非吾等懶人所登之路。

(上稜線後回望暖東峽谷)

所以就比較完整的規劃而言,既然現在不是秋天不到賞芒時候,所以應該是要從十分寮新平溪煤礦起登,走到五分山後再折返下山,如果沒有在五分山頂接駁的話。不過今天竟然有人不准我由新平溪煤礦起登(?),於是只得退而求其次,改從暖東峽谷東勢坑溪上游來上山,這是我偏好的第二個選擇。至於光孝祠上山對我來說就沒那麼大的吸引力,因為附近既已因為氣象站開了一條柏油路。

由八堵往暖暖,過暖東峽谷遊樂區後續沿東勢坑溪直行東勢街。東勢坑溪固然優美,而產業道路沿途許多小山山形突出亦是十分獨特。產業道路盡頭即為登山口。在登山口附近停了許多車,顯見有許多人知道要從這裡登山。

一開始上山是沿著溪上行,需涉過一次溪到右岸,因為溪邊水邊故動植物生態豐富,眼見彩蝶飛舞林間,忍不住進行了一次蝴蝶復育(?)。

初沿溪流走,涉溪到右岸後逐漸上山,遇到兩位登山的歐里桑,正在邊走邊看山徑旁附近植物。跟他們交談了一會兒,從他們言語中還是搞不清楚他們要去哪裡。

從溪谷陡上稜線,其實是有點累人的,雖然登山徑明顯,偶有石塊堆成階,但稍有坡度。沿途停了幾次來拭汗,休息之間才注意到許多林木都長出新的嫩葉,陽光灑落映照下分外亮眼。30分鐘後陡上至稜線。比較出乎意料的是,穿出上坡林徑後,馬上就看到一條石板步道,這會應該是上到鞍部來了。

很努力的觀察了一下附近的地形,因為一時之間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出口附近有一古樸的福德宮,往右繼續陡下,往左是上坡,四處張望,但還看不到五分山氣象站的圓球。

往五分山石板路

往五分山石板路

五分山西峰瞭望台向西望姜子寮山

五分山主峰(氣象站)與西峰(涼亭)

五分山西峰頂

五分山西峰望西南平溪群尖

後來還是在樹上看到了指標,知道石板路陡下往東南可下至新平溪煤礦。至於往東北上坡的,自然就往五分山了。

往五分山方向走,往南方山下望去,視野非常好,可以清楚的看到十分瀑布風景區,106公路旁還停有一輛遊覽車。

正午時分行走於毫無遮蔭的稜線步道上,邊走邊拍照,取景的對象是逐漸映入眼簾的五分山上的圓球、涼亭、蜿蜒在山頭上的步道與綠山林。而我竟然走了45分鐘才到五分山西峰。中途又遇一對夫婦,是從新平溪煤礦上來。他們從十分上來走了一個小時到福德宮,而從福德宮走到西峰又是一個小時。

這段夫婦對我從暖東峽谷上來只花30分鐘,倒是很感興趣,因為他們覺得從十分上來的路雖然有鋪石階,但其實還是陡了些。不過後來我想了想,依照他們的腳程,就算改從暖東峽谷上來,搞不好也要花上一個小時。

在稜線步道上行走,逐漸接近五分山主峰上的氣象站與西峰上的涼亭,一邊走一邊看著這兩者,感覺十分奇妙。因為視角的不同,有時候涼亭與圓球靠的很近,有時候又會分開來。步道旁芒草叢中不時有窸窸嗦嗦的聲音傳出,大概都是蜥蜴四腳蛇之類的,後來回程時也有看到畫眉鳥等。不過其實我比較擔心有蛇會突然跑出來。

上到西峰後,這裡山頂似乎有整理過,所以四望視野非常之好。往西北方望下去應該是四腳亭附近城鎮,往西與西南是平溪附近吧,但這個時候我還搞不清處平溪在哪裡,十分在哪裡。直到那兩位在東勢坑溪遇到的歐里桑也爬上來。其中一位看到我正在東張西望,就想幫我介紹附近的山景。並且有點自豪的說,聽過台北..兔沒?他就是台北..兔的成員之一。

說真的要不是有一次偶然在電視節目上看到台北..兔的活動,我還真的未必會知道這個團體呢。這個團體據說是會在台北山林中用跑的,有點競賽性質,也有點同樂性質。不過重點是,據說成員都是社會上自許為比較有身分地位的人,譬如說醫師、企業家等。難怪這位歐里桑一副五分山附近的路線他們都跑過的神氣模樣。譬如往四腳亭方向,依稜線而下的附近的杉林都是山下一位老伯種的喔,因為他們曾經跑過,所以才知道的。

我其實是有點不太服氣的,要說是酸葡萄心理也行:爬山就爬山嘛,….。既然你自認見識廣博,那我就來考考你。不過他還算有些本事,經得起考。

不說我還不知,原來西方稍偏南的模糊遠山是姜子寮山(其實他說的是泰安瀑布,姜子寮山是我從他的話中的意思猜出來的)。再往西南的群峰一尖尖是平溪群尖。接下來他說偏南方是皇帝殿岩稜,我就覺得有待驗證;而皇帝殿與群尖之間又說是筆架連峰;雖然方向似乎差不多,不過我已經在覺得這位很快的兔,你該不會是在信口開河吧?

後來這位又說了一段基隆先民的故事,讓我深深覺得,其實他可以加入我們蘭藝社一起來畫虎頭蘭。不過他的故事還是可以姑且聽之:據說日據時代,四腳亭附近的居民,為了躲避日本人的迫害,於是從附近的山路遷徙上來,越過七堵汐止附近群山到了南港附近山區,現今在汐碇路附近還有鹿窟事件紀念碑。算我孤陋寡聞好了,鹿窟事件紀念碑雖然常常經過,但是我還不知道這事件跟五分山與四腳亭還扯得上關係。如果我再把這個故事傳出去,會不會就是名符其實的道聽途說?如果因此我也得要想一個響亮的名號的話….。嗯,我爬山也還算矯健,就叫台北健兔,如何?(聽起來好像怪怪的,但如果因為屬狗來取名,那就更難聽了….)

下午兩點未到,不過天色倒漸漸陰沉下來,遠方山形漸漸模糊。於是趕緊離開了西峰,到主峰去找三角點。在步道右側注意到叉路與登山條,在矮箭竹叢中小徑穿梭,雖然叉路甚多,不過望著圓球前進就是了。這裡似乎不太乾淨的樣子,沿路看到好幾..。印象中這裡好像….。總之來到巨大圓球的後方箭竹叢中的空隙,五分山,海拔757公尺,有二等三角點、三等三角點各一。離開三角點接回步道,走了一會,隨即接回為氣象站站開設的柏油路。這時霧已經瀰漫了整個山頭,很難想像一小時之前還出著大太陽。兩位歐里桑這時也下來了,看樣子是要沿著柏油路下山。一問,他們卻說,難道這附近還有山路可走嗎?(他的意思就是還有什麼山路是他們還沒走過的嗎?)其實他們明明就不知道光孝祠還有一條登山路可以上五分山。

在這裡又遇到一些人,走的是標準的平民化路線,也就是車停於五分山,走兩公里石板路到福德宮折返。而還有一大段路要走的我這時可得趕緊回程,因為山中起霧了。

(登山口附近)

也許下山比較快吧,只花了25分鐘就回到鞍部的福德宮。正準備再下暖東峽谷時,遇到一位手持鐮刀、腳穿雨鞋、背負裝水容器的人。依他的腳程,從福德宮下新平溪煤礦不會超過30分鐘。不過他的腳程只能供參考。

因為這位仁兄下山時,一邊下陡坡,一邊還能用鐮刀清除山徑上蔓生的雜草;而連我還幾乎追不太上。據他自己說常常會跟朋友到這裡來汲水,再背水至五分山頂泡茶。昨天就是這樣在山頂涼亭悠閒了一個下午,昨天天氣更好,遠方青山看得更清楚。

下到登山口附近,這人除了身上已經裝了三桶,又回到車上再拿容器來裝,還自備塑膠水管接水。這時登山口附近不知從哪來這麼多閒晃至此的人們,都好奇的跑來問他:這裡的水有這麼好嗎?這人還直說,真的是好,拿來泡茶更好,而且水裏都沒有螞蝗。聽他講的自信滿滿,我只是不好意思說,上山前我還進行了蝴蝶復育呢。

本文日期:2003.3.15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5 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163-暖東峽谷上五分山(030316)”

  1. lee 說:

    Daniel
    我今晚和老婆吵架,所以現在還在上網,剛好看到你這篇五分山的旅記,稍微替那兩位ㄆㄨㄥˋ風的兔友解釋一下,凡是有參加過捷兔的朋友大概不會特別注意跑的山頭是什麼〔碗糕〕,大家只跟著前面的人或是麵粉跑,不會注意跑的地名、山頭,也不會刻意去觸摸三角點,甚至於跑上玉山也沒有拍照,所以那兩位兔友是亂說的。
    再來解釋〔台北健兔,如何?(聽起來好像怪怪的,但如果因為屬狗來取名,那就更難聽了….)〕,這個嗎?本來就是兔子與獵犬之間的關係。
    晚安
    其他的等我和老婆和解後再說。

  2. 雨傘 說:

    to lee
    嚇!好勇敢,竟然敢和老婆吵架,真是佩服佩服。
    我曾經在皇帝殿山上遇過一次捷兔,看見這些健腳跑山讓我腿都軟了。

  3. 冬烘先生 說:

    請Lee兄順便報告一下,如何跟大嫂和解的,這個我們都很有興趣。

  4. lee 說:

    我犯了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誤,做了天下男性都想做的事,閉門思過五天以……不對是五個小時後得到老婆諒解不予追究,終於今早有早餐吃了。

    哈 想到那裡去?
    近日家裡稍微整修,兩人稍煩,犯的錯誤就是煩,人煩臉色就難看。天下男性都想做的事就是跟老婆頂嘴。男子漢能屈能伸,千錯萬錯老婆不會錯,如果老婆有錯也是……..這句話你應該知道的,在第一時間道歉就了事,過幾個小時就沒事。
    夫妻吵架是為了增進彼此更進一步互相了解的動力,希望你們常常………………。
    最後我請問你,我們是不是真的吵架?
    To雨傘兄 男人就要像我敢和老婆吵架,和老婆登山敢報老鼠冤!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