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南豹子廚山鞍部,商討如何應付螞蝗)

這次相約探訪豹子廚古道、北勢溪古道、憨仔坑古道並將之走成一個環形,主要是從坪雙公路(北42鄉道)走到三水潭(豹子廚古道),再從三水潭到雙泰公路附近的料角坑(北勢溪古道),再從料角坑回到雙泰公路上(憨仔坑古道)。如果不走古道而是走公路的話,從坪林到雙溪泰平便要車行坪雙公路至柑腳,從柑腳走台二丙(舊北38鄉道)至雙溪鎮上,然後走雙泰公路才能到泰平。總之,要到雙溪泰平路程實在遙遠,難怪當地會有辭職嶺的軼事流傳。

從北宜高下坪林走坪雙公路數公里後右轉進入豹子廚道路,從居家週遭環境清幽的豹子廚9號起登。走上新建的木板步道不久,迎面遇到當地居民下山來,言及上方還有一戶住家,家中曾經出了這裡第一位博士,言談中有頗引以為傲之意。我們因此在猜測莫非這條越嶺道就是昔日這位博士上學的路線?

不過這裡離闊瀨國小應該有兩、三公里,上學之路也頗迢遙;而且這位博士到底是豹子廚第一位博士,還是坪林第一位博士?如果這條古道是博士的上學路線,或許可名之為「求學之道」(這讓我想起日本京都有一條哲學之道),或是博士之道。

另有山友亦打趣說,搞不好人家請的是私塾;這條古道是昔日私塾老師前來博士家中的上課之路。既然是胡謅一通,我也來段故事接龍,想當初在泰平辭職嶺古道因山路難而萌生辭意的老師搞不好就是從這條古道轉進來此授課;果真如此,那豹子廚古道也可算是辭職嶺古道的延伸了。

在胡言亂語之中,七手八腳爬上了南豹子廚山下的鞍部,眾人在此小憩,檢視是否有螞蝗上身,尤其是在連日雨後。

(北勢溪古道的瀑布,搬石過溪;兩年前也有同樣的場景)

我們此行中倒是真有一位女博士,一次發現有三隻螞蝗上身,此等捨身餵螞蝗的慈悲心腸,果然庇祐了我們其他幾個男人逃過螞蝗襲擊。字戀姊一直嚷嚷就是因為她走在中間,草叢裡頭的螞蝗被走在前頭的人驚醒了,才會去吸接下來走在隊伍中間的人的血。

既然博士這樣說,好像也有點道理。然而走在最後頭的我,沒有打綁腿作防備還不是照樣安然無恙?只不過有噴樟腦油的Raymond兄,有穿絲襪的Kate依然還是受到螞蝗青睞就是了。

於是自從在南豹子廚山鞍部字戀姊驚覺一次被三隻螞蝗同時上身,但別人似乎都沒什麼事,這簡直是一個月前北宜古道的慘況重新在此上演,於是她一路上便開始隨時隨地注意起螞蝗來了。

下豹子廚古道之後,來到北勢溪畔的料角坑39號民宅前休息時,字戀姊螞蝗上身的數量好像已經超過6隻。

續行北勢溪古道,我走在字戀姊身後正在隨意拍照,不經意瞥見,怎麼走在前頭的字戀姊大腿後側的褲管紅著一片?莫非是字戀姊把一隻已經吸飽血的螞蝗給坐死了?

我為避免字戀姊驚惶,因此只是不急不徐地提醒字戀姊說,是不是剛剛在休息吃水果時褲子去沾到紅柿的汁液?

總之,後來字戀姊自己去做了檢查,當然還是螞蝗上身啦。

(走在憨仔坑古道,到底誰是傻子?)

後來一路上,螞蝗對我們的肆虐依舊沒有間斷,而且從小腿褲管逐漸轉移陣地到膝蓋以上了。就連絲襪、長褲也擋不住螞蝗對於吸血的渴望。當環形結束回到豹子廚9號民宅前清洗門面,整理裝備;對螞蝗曾有過敏的字戀姊總共被11隻螞蝗上身奪冠,Kate和Raymond兄的鞋襪上也多有發現螞蝗蹤跡,只是遭遇不及字戀姊的慘烈。而Tony兄,蕭郎,和我終究能全身而退,倖免於難,自許為不被螞蝗喜歡的男人。

後來Tony兄曾說,有幾次爬山回家後的幾天,還曾在浴室內以及客廳發現螞蝗蹤跡,因此差點被罰不許進門,要先在外頭把衣褲抖一抖,確定沒有螞蝗才能進門來。可見螞蝗上身也有潛伏期。話,不能說得太早。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當我爬完山搭Tony兄的車返回台北,已經來到松山車站前,正在慶幸果然此身與螞蝗無緣,或許是因為我的毛襪有阻擋螞蝗的作用..;結果怎麼覺得右腿膝蓋側邊涼涼的,不太對勁..。伸手隔褲一摸,一條圓圓滾滾的;該不會是..螞蝗吧?然而會跑到這裡的,除了它還有誰呢?

於是當下處變不驚,用手隔著褲子捏起固定住應該已經吸飽血而圓滾滾的螞蝗;另一隻手接過Tony兄遞過來的衛生紙,伸進褲管內,將這長條物給捉了出來。從衛生紙露出來的赫然就是一隻特大號的螞蝗。Tony兄說這是他所看過的螞蝗最大隻者。

往好的方面想,由於這隻螞蝗在車上就已經被捉到了,螞蝗吸飽了我的血,自露行蹤被活逮,所以就不會留在車上跟著Tony兄回家,自然也不會再到處ㄌㄨㄚˇ ㄌㄨㄚˇ ㄕㄜˊ了。

本文日期:2007.8.26(9.4 finished)
台北行腳 | 相簿 | MPS

相關文章

15 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460-豹子廚古道、北勢溪古道、憨子坑古道,七月半螞蝗上身(070826)”

  1. LKK 說:

    您對螞蝗的生動描述.彷彿我也身歷其境.渾身開始打哆嗦了.

  2. LKK 說:

    喔!螞蝗上身和七月半有什麼關係呀?

    糟糕~
    中華工專留言問到不該問的事xxxxxxxxxxxxxx
    要學雨傘大哥拿膠布貼住我的嘴巴我才會變成Ykk
    在此致歉.

  3. 冬烘先生 說:

    Re:LKK,當天正好是中元節前夕,所以才說是七月半遇到吸血大軍。

  4. Kanto 說:

    哇!11隻螞蝗
    上次我被咬,癢好久哦

    你們會照相的人,流水都照的很棒,我就沒法度

  5. lee 說:

    冬烘先生
    這篇旅記內容都被蕭朗、Tony 、Jennifer寫了,再送上螞蝗的禮物可精彩的很。
    我很為Jennifer叫屈,你們左一聲姊右一聲姊,還有學姊長學姊短的,幾個大男生竟然讓螞蝗專攻一人。唉Jennifer以後跟這些不懂憐香惜玉、敬老尊賢的年輕的出遊,要嗎走最前面,不然就走倒數第二位,因為最後一個可能會被野生動物抓去,所以走倒數第二比較安全平安。

  6. 冬烘先生 說:

    Re:kanto兄:
    歡迎光臨冬烘居。不妨在旅聯網註冊個帳號,我好把你以前的個人發表再重新擺回去。

    Re:Lee兄:
    我們也不是沒有想到過要變換隊形,換人做老二(老二容易被咬)。前半段豹子廚古道,我們維持舊隊形,蕭郎在前頭開路,後來字戀姊被螞蝗咬到受不了,Tony兄就自動請纓走在第二個要幫字戀姊擋螞蝗,結果走在倒數第二的字戀姊還是被咬。
    路程的後半段憨仔坑古道,Tony兄再度自動請纓要當開路先鋒,讓蕭郎有空到後頭連絡感情,但是字戀姊還是躲不了被螞蝗光顧。為了慰問字戀姊,我已經應她的要求把一張她屬意的流水相片轉成黑白,而且擺在冬烘居首頁了,這樣算是夠有慰問誠意了。呵呵。
    至於我一向走在最後頭,倒還沒有被野生動物捉去過。
    至於這次的遊記還有Kate沒寫,敬請期待。

  7. LKK 說:

    呵呵呵!Kate也寫嗎?那肯定是精采了.可以學到很多植物的知識.

  8. lee 說:

    冬烘先生
    這篇古道旅記一出爐有很多山友參考你們幾位的路線走,我知道的有台北縣某市登山會,他們也帶工具稍整修,是因為我們週二隊友有人在上週六跟在他們後面走。
    大家多多發掘新的路線讓山友有新的路走,對郊外登山健行有提升的作用,但也要注意自身的安全。

  9. Daniel 說:

    Re:Lee兄,其實我們也是參考山友mori的旅記與GPS軌跡。其實這條路線太過偏遠,一般人應該興趣缺缺。

  10. lee 說:

    去豹子廚當憨子
    四個莽撞的老女人[我稱呼她們是老女人表示我有點生氣],旅聯網的六位版主,一個在家抱電話罵人的電話嚮導,賺錢的中華電信局,這樣會構成怎樣的劇情?待續………………….!

  11. lee 說:

    待續不是吊胃口,而是在整理思路,上週末我正準備捷兔跑步,我老婆接一通電話後馬上轉給我說:她們隊友有四個人去走豹子廚迷路,找不到路,我接過電話說豹子廚我沒走過,妳們到底在那裡,她們竟然怪我怎麼沒走過;於是我上旅聯網把6位版主全叫出來,是6位版主的旅記拉啦!我先將Tony推上火線,這些人要是[番]起來是見一個罵一個,電話那頭說看了阿可是Tony寫的、畫的不清楚?接著我又推Jennifer,問她們看了沒,她們說看了知道被螞蝗咬的最慘的那個?!接下再推台北行腳,電話那頭氣急敗壞說他也是在說七月半的螞蝗?!我說台北行腳文章很好妳們應該看懂才對,我說他的Gps地圖妳們行前沒看嗎?她們說看不懂?於是我再推蕭朗,電話那頭也說有看但是還是看不懂,吼著叫我不要再說看誰的旅記了,叫我想辦法引導她們就好,我聽了大聲說我沒走過叫我怎麼引導妳們爬山,不要把我當神看,我更大聲說以後我沒走過的山區妳們不準去,我叫她們先掛電話在原地不要走,我再將6篇看一次再打電話過去。

  12. Daniel 說:

    Lee兄,豹子廚迷路記應該還有後續,後來應該都安然無恙吧?期待您精采的迷路救援。

  13. lee 說:

    我打電話問她們地點在那裡,她們回在豹子廚古道越嶺十字路口,依Tony的地圖路口有人放三根竹子橫在那邊,我說那就不能走,一定另有出口,叫她們往右下[三水潭]而且一定要看到[林產管理局水泥柱],再走一定要看到柳杉林才可以繼續走,還要過小溪,她們說知道了就繼續走,過約30分電話又來了說還是找不到路,我說那撤退好了,她們說還要找看看,我想這下麻煩大了幾位版主只在網路認識彼此沒見過面更不用說有電話,有電話又不一定有空,捷兔的兔友又上陽明山準備路跑,到時會找不到幫手救援,於是我靈機一動問她們走多久了,有沒有看發表者走的時間,也問她們那邊天氣怎樣,她們回說天氣有點變,天色變暗了,我逮到機會說這趟走下來要8小時,而妳們才走一點路,天色又變一定會摸黑迷路,又說我沒辦法去找妳們,一定要馬上撤退,我下最後通牒說我現在[約中午1點]要去參加捷兔跑步,不要再打電話來,她們回說好,馬上撤退,而我呢?沒去捷兔,週六晚上她們打電話說抱歉和謝謝。就這樣我說大家都找得到路為什麼妳們幾個人就找不到路?

  14. 冬烘先生 說:

    原來Lee兄也只在家裡坐鎮,不然就有可能在竹子湖遇到我了。幸好她們只走到豹子廚鞍部附近,如果走的更遠,那就更難找了。我的地圖也畫的不清不楚,其實這麼長的路線,每一個轉折或岔路很難一一描述清楚。這時候通常就要靠臨場經驗判斷。不過通常有些人出門在外總是不用負責認路的,一旦真的得自己找路,那就..。

  15. lee 說:

    她們已不是第一次這樣亂走的,我已經指揮過好幾次了,久久就會給我出個狀況,不過她們的年紀也確實大一些,將近60歲了。豹子廚的路線誰來畫都沒辦法完全清楚的,我們捷兔再設計路找路有的都要走好幾次才完成。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