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今日法軍之路線)

這次旅行的緣起大概是根源於小周兄所寫的清法戰爭展覽觀後感。之後小周便提議對基隆附近眾多已經湮沒的砲台做一個大探索。這一次的探索都在基隆的東半部(若以台五線為界)。因此不久應還會有一次西半部砲台群的探索。

這次砲台探索陣容空前堅強。除了有好史(事)之小周、強腳蕭郎為領隊之外;亦特別情商歷史老師Fabien、當地地陪Andy夫婦、精通郊外植物的雨傘大哥,以及保證讓行程更精采的老恩和紓非瑪索同行。

對歷史、植物都不求甚解的冬烘先生卻愛附庸風雅。這次走過許多砲台之後,最大的感受是基隆的砲台何其多也。其次是旅行雖然未必要「文以載道」,但為一個旅行賦予意義,也別有興味。

所謂「獨學而無友,孤陋而寡聞」;我三年前曾從寶明寺走到紅淡山,那時候只有走一小段路卻一直都在迷路。但今天卻能夠從深澳坑由東到西走到紅淡山再沿著稜線走往暖暖。這一路應該有十幾公里吧。如果沒有人帶路一定是走不下去;如果沒有多聞的益友沿途說明講解,我大概也只是走馬看花而已。

所以此行實際走過後,對於地理略有興趣的我,才開始認真地注意到蕭郎與小周所規劃的路線中的這幾條「稜線」。從其中遙想當年清法戰爭中山海間的風雲。對我而言,這其中只有一、兩分歷史家的考證,卻有八、九分小說家的浪漫情懷。今天我要扮演登陸的法軍,還是逐步撤守基隆的清軍?亦或是留在暖暖的游擊民團?

從深澳坑上稜線,現在我想像我們是法軍,正在追擊已經準備要撤退的清軍。稜線上的保線路寬廣平坦,我們快速地挺進,再由右側攻進深澳坑炮台山的外廓;出乎意料之外的這裡已無人把守,也無砲台基座的樣子。繼續沿著小徑上到更高點,這才展望到整個基隆八斗子槓子寮方面。幾位哨兵對著海架起了相機砲統;至於槍不離手的老煙槍法賓早早溜到更上方的砲台基座,假警戒之名行呼吸之實去也。

深澳坑口進發

上稜

稜線上之保線路

要上砲台,先問我

深澳坑砲台之哨兵們

Andy伉儷笑看五分山,蕭黃二兄擦肩過

眾人快步跟上,這裡卻能看到往西南這一側的山勢。前鋒蕭郎正在說明哪邊是五分山,哪邊是瑞芳工業區;這時候的九份山城還在西方雲霧中若隱若現。伙食兵雨傘大哥已經發現了砲台附近的桑椹可當儲備糧食;小周兄不顧果實是否沾到酸雨;率先試食,勇氣可嘉。紓非眼看眾人都有表現,決心戴頭燈孤身勇探砲台下的漆黑營房,終於證明這個洞裡面..真的什麼東西都沒有。

月眉山砲台,一群被包圍的人

陸基點旁,老恩之屁股向下平沙落雁式

月眉山望對面的長命寺山頭

長命寺附近

既然清軍已撤離這個砲台,或許也有可能早已離開另一側的月眉山,退往更南方的基隆河對岸,準備以河流做為下一道防禦線。這月眉山從山下看來一邊頗為陡峭,另一側往西南方面卻是坡度平緩的丘陵。

我們快步走下砲台,卻在營房附近遇到穿著迷彩裝的部隊;地上散落著一堆BB彈。我指著剛剛為了爬上基座而沾滿泥巴的褲子說,我已經掛彩了,這樣算是陣亡了吧。經過盤查確認後(是我們盤查他們);我們自己把自己放行,續往天外天墓園邁進。繼續往下走到兩山鞍部間的天外天;蕭郎提及他上回來時大門關上,單兵如何處置的方式。

清明時節雨紛紛,我怎麼也沒想到,原來月眉山的登山口在墓園邊邊。掃墓,天空中飛揚著燃燒過的紙錢灰。

西國觀音靈場31~33番 上紅淡山最後陡坡

我看到路邊收清潔費的牌示,故意跟紓非打趣說..。但其實我此時內心是很嚴肅的(當然得趕快轉回來)。台灣幾百年來的命運多舛,外族視台灣為美麗之島多想染指。只是百年之後,所有的是非功過,所有的愛恨情仇,早已灰飛煙滅,轉眼成空。成也是空,敗也是空;愛也是空,恨也是空;只留下湮沒在荒煙蔓草中的月眉山古砲台供我等有心人憑弔(據說月眉山砲台在基隆市,相對於只有一鞍之隔,但屬於台北縣瑞芳的深澳坑砲台而言,反倒是欠缺整理)。

只是為什麼在那個時空中,一起合演人生這部戲的人那麼執著?而今人在憑弔古人事蹟後,卻依舊學不會歷史的教訓?在台南四草的大眾廟,每隔幾年就要把埋在廟後亂葬崗中,當年歿於鄭成功攻打荷蘭人戰役中的屍骨,挖掘出來清洗。據說辨別是荷蘭人還是鄭軍的方法是看骨骸的缺口是被刀砍的,還是被槍彈穿過的。生前拼個你死我活,死後卻葬於同穴。真是極端的諷刺啊。

曾經覺得為了成就一己功名利祿而讓眾生陷於紛亂的,實在可惡。不過後來覺得執迷其中隨命運輪轉,也是可憐。如果看戲的旁人看完戲後沒有所悟,卻是可惜。台南城隍廟的牌額高掛著三個字「爾來了」。當這一日來臨之時,爾是可惡,可憐,還是可惜之人?

從月眉山要往對面山頭的長命寺,是要先下陡坡後上稜線。下陡坡固然難走;下了陡坡之後,走在茂林中,倒像是在演叢林戰。在長命寺中休息,這裡有許多可以懷思古幽情的地方。其中之一是往西國觀音靈場31,32,33番。如果這是參拜觀音的終點,那1到30都在哪裡?也就是參拜的路線是哪一條?是月眉路嗎?從長命寺下來,穿過月眉路往紅淡山,這條山徑感覺有點長,但卻是紅淡山步道中最優美的一段。因為寬闊的展望,也因為被懷疑是紅淡比的樹林。

紅淡山步道上,紓非之羅曼史

紅淡山步道上,奇妙的林間

上了紅淡山稜線,台北稅務局

從天外天到紅淡山一路走來

領路獨自在前方走著的紓非亞,在優美浪漫的紅淡山步道上,嚐到今天第二次被搭訕的滋味。

(紅淡山上之展望,丘陵起伏,腹地狹小之基隆)

紅淡山之唯吾知足

唯吾知足之過去現在與未來(龍安寺)

觀景台上看凋零的櫻花

仁愛山莊杜鵑開的極艷

燈籠花

靜心園續往鳥嘴尖

法軍小周勘查南方砲台之輔助砲台

法軍小周勘查南方砲台

民兵與法軍安德宮會戦

民兵若干勘查金山寺後方戦壕

紅淡山上的展望極佳。三年前來時,沒帶相機,今日舊地重遊,當然要好好取個全景。法賓聽我在跟雨傘兄說明Nikon相機的AE-lock連拍模式;便說就算鎖定進光量也是沒用的。因為每個地方所需要的進光量本來就不同,如果要接的漂亮的話,應該是要用影像處理軟體來調整。

我覺得法賓兄說的有理;不過今天天色灰灰暗暗的,影響接圖好壞的因素,應該也是沒使用腳架,每一張的perspective view角度難免有偏差。

從紅淡山三角點下來,大家都駐足在觀看赤腳大仙曾經介紹過的「唯吾知足」圖樣。這個圖樣,觸動了心中深層的某個早已塵封也不足為外人道也的角落。自從我在2001年春天從京都龍安寺帶回一個「唯吾知足」圈,或許是在告訴我人生必經這樣的考驗..。過去,或許我對於完美有所期待;現在,我知道曾經擁有已經足夠;未來,我只求心之寧靜。

接下來,蕭郎帶著我們去看櫻花,櫻花已凋零;續往山下走,仁愛山莊附近杜鵑卻是正艷..。在往南榮路的產業道路上,轉入靜心園,再度上山之稜線,這一路將往南方暖暖。稜線上的步道少人行走,但都舖有石板。小周在步道中途發現疑似輔助砲台的遺跡。砲台似乎是以防衛基隆河對岸暖暖方面,而不再是海面上來的敵人。

繼續往下走,接到產業道路上。越過產業道路,直行上坡。就在這裡,當地修墓之人告知,墓上方有砲台遺跡。勘查砲台土牆走向,也是朝向暖暖方面的。至此,扮演法軍的小周又收復了一個砲台。

我們沿著產業道路朝暖暖方向下了山,過了基隆河,在安德宮與Tony兄會合。之後便一起上到金山寺後方山坡去尋找民團的古戦壕。雖然山坡最高處是有一道長長的土堤由東而西綿亙,不過大家都不能確認。

在西半部的稜線上勘查意猶未盡;Tony兄和小周兄不死心,繼續前往東邊探勘,這裡就恰恰是金山寺後方,也有一道土堤。Tony兄見獵心喜,繼續往探。蕭郎卻覺得這應該是修整保線路時所堆築出來的土石。後來我先一步回到金山寺;留在寺中簷下躲雨的眾人詢問情形。我說山上的搜索,簡直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了。看到一道土堤,便要猜想那是不是古戰壕?

遊記草草要結束,又是虎頭蛇尾。拖了太長,文章哪堪寫作時情緒一直轉換?

本文日期:2004.3.14 | 台北行腳 | [旅聯網/清法戰爭/基隆]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