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東京行腳

續前篇:東京行腳Day2-東京上野、淺草寺、皇居周邊、新宿西口

昨日下了整天的雨,雨勢雖不太,但已著實減低活動力與遊興。今天要離開東京前往箱根,雨稍稍停了,天空卻還是陰陰的,領隊科伯打著走一步算一步的如意算盤。

在新宿車站徘徊一會,我們終於決定先到箱根再說。我們在自動售票機買了票,但是卻發生跟昨天一樣票插進去地鐵驗票口,但閘門卻不開的蠢事。昨天是因為把都營一日券插進營團線,所以門不開,但是今天又怎麼了?明明我們買的是小田急新宿到小田原的特急券(相當於自強號)?而且只要870日圓,好便宜!

哈哈,問題就出在這裡,太便宜所以其中必有怪。站務人員看到我們四個始終過不去,還不知所以然,就過來用日本腔英語跟我們說:「free pass!free pass!」。這一來我們更糊塗了,既是「自由通過」,怎麼我們買了票還不能過?這位站務人員看我們還是一頭霧水終於放棄了,把我們幾個領到一旁專門服務外國人的櫃檯。到這裡,看到美麗的服務小姐,我們終於懂了。原來我們付的是特急額外的票差,基本票價我們並沒有付,這個跟台灣實在不同。在美麗小姐的解說下,我們直接買了三天有效的箱根周遊券,可以坐遍箱根附近有一隻鳥標誌的交通工具,周遊券的票價是5,500日圓。

這個周遊券頗有名堂,可來回箱根與小田原一次;至於在箱根遊玩時,公車、船、登山纜車則可以無限次搭乘。我想旅遊書上都有寫,只是此番自助旅行親自遇到,感受特別深刻,於是再用破英語跟美麗的小姐要一張箱根區域地圖。這張製作精美的地圖有中、英、韓三種文字,並註明每個景點與可搭乘的交通工具─有建議旅遊路線,還有富士山的最佳觀景點。旅遊箱根有一個重點,就是會在不同的交通工具間轉換,所以旅遊導覽尤其重要。日本人發展觀光果然有一套,連服務小姐都是這麼美麗,服務這麼周到,跟小田急鐵道屬私人經營或許有關。有了周遊券,我們終於能順利出發往箱根。

我們拖著行李箱上了特急列車一路來到小田原,續往箱根湯本。我早就在車上對著箱根區域地圖做功課,大概的規劃是順時針方向遊箱根。從箱根湯本坐登山巴士到元箱根(蘆之湖右岸),步行走杉木林蔭道到箱根町,這其中有一段是古道,古時來往這裡的武士等必須在箱根關所受檢。從箱根町坐船過蘆之湖到左岸之桃源台,再搭纜車到強羅,到強羅後再搭登山鐵道回箱根湯本,然後晚上再回住宿之處伊豆高原。這樣一圈的安排看似周全,其實還是不免有疏漏…。

小田原車站

元箱根望箱根神社

當然在箱根湯本下車的我們,若要開始遊箱根,第一件要解決的卻是我們厚重的行李。(2004.7.28)箱根湯本車站的置物箱容納不進我們的箱子,最後還是站務人員收容了它們。我們等到往元箱根的公車,在這裡的便利商店買了簡單的午餐坐在蘆之湖岸邊吃著。觀光海賊船在湖面上來來往往,天氣還是陰陰沉沉,竟不知富士山在哪裡?

我們沿著湖畔走往箱根町。走不久,就進入路旁的森林美術館逛逛,但是因為沒買票,因此只能到最下面一層去看看精美的複製品。從美術館出來之後,繼續走在森林與湖畔的車道上。這時候我們經過箱根恩賜公園 ,決定進去看看─這就是自由行的好處,但是也會有沒有規劃的風險..。

箱根恩賜公園應該是皇室做為避暑的離宮,庭園花草樹木都經過整齊修剪。走過一段優美的步道後上到高處,從這裡展望蘆之湖是非常非常之漂亮,只是今天天氣陰沉,終究還是不知富士山在哪裡?

恩賜箱根公園望蘆之湖、山中旅館

離開公園走一段杉林小徑後就來到箱根關所,目前這裡正在整修,不過好像因為發現了一些遺址的關係,打算朝恢復舊貌的方式來規劃。這裡的遊人好像不多,雖然也是因為星期五非假日,不過我覺得應該是一般人遊箱根的路線規劃跟我們不同 所致。

下午兩、三點,我們在箱根町附近亂逛,準備找地方吃中飯。這附近有很多新奇的小吃,還有櫻花梅酒,但是在這裡喝到櫻花梅酒卻是隔天另一段故事了。那時候科伯正在跟我們鬧意氣所以沒喝到 ,其實因為我們一行有四人,所以無法決定要吃什麼,而這附近的店家也都似乎沒有開,所以箱根町的街道上顯得冷冷清清。這裡也有港口,應該可以坐船到對岸,但是我們 卻還是在箱根町街道上亂逛。這也是自由行的缺點,沒有人對行程的規劃提出建言。

我們要往一處香草花園前進,但告示卻說只開到四點?還是也在整修中?我們這時憶起應該跟晚上的住宿地點確定check in的時間。科伯說伊豆高原的民宿希望我們在六點左右check in,我不知道從箱根到伊豆高原要多久?不過應該是有點趕。科伯在電話中一直跟民宿老闆確認,後來老闆才勉強答應可以延到七點半。

我們急忙開拔前往港口,這時天氣已經放晴,青山湖水看得好清楚,但是最後一班海賊船已經在三點二十離開了。我們的行程一時被打亂,於是決定今天的箱根行到此為止,還是搭乘巴士下山。這班巴士從箱根町出發,走今天的來時路線回箱根湯本,但是沿途經過許多小站與溫泉區(小湧谷),又搭載了許多人上來,把這輛巴士塞得滿滿的,於是有人暈車了。回到箱根湯本也天黑了,續坐列車往小田原。在小田原站轉車南下伊豆半島,拖著重重的行李在車站間轉換,讓我們一行四人看起來有點蠢。

箱根町音樂館

下午三點左右已經放晴的箱根町

我們沒有發現往伊豆高原的直達車,其實這本來就是兩段不同的鐵道,但是我們卻從來沒有搞清楚。換言之,從小田原到伊東是JR東海道本線,而伊東到伊豆高原屬於伊豆急線的一段。所以如果不是特急列車,大概會需要轉幾次車,這就好像從台北要到東部的宜蘭、花蓮,如果列車原本就不是北迴線特快(自強、莒光等),那原本搭乘縱貫線的乘客多應在八堵轉車(有少數平快例外)。對於東海道本線轉伊豆急 行線而言,這個相對於八堵的轉車點,就是熱海。(Atami)

不過當時我們並沒有了解這一點,當然我們本來也不會了解。時間已經是六點了,我們所搭的列車還是普通的慢車,也準備要在熱海這個熱門的度假聖地轉車─說起來還真有點浪費。其實我們的行程正趕,今晚的住宿點可能有被取消的危險。列車中人潮湧擠,等同於大台北星期五的下班人潮。我跟夥伴們交代聽到列車中廣播Atami ,就要下車。科伯卻說為何還要轉車?這輛是普通車,「每站都會停」,所以一定會到伊豆才是。

我跟科伯解釋說這列車是到靜岡的(我有事先注意),在熱海就會轉往山線走。這情形就跟在台灣搭山線列車南下,若要到海線的大甲沙鹿,最遲需在竹南就要轉海線的列車。科伯經我解釋仍不能理解,大概他以為到靜岡之前就會到伊豆吧,在他的腦袋瓜中,日本鐵道大概只有這一線而已。

科伯甚至說,就算是這樣一路坐到大坂去也沒關係,反正可以順路到關西去玩。科伯曾經到過關西,他認為現在坐列車跟在大坂坐地鐵都是一樣的,到最後總可以找得到路線回來。後來我們實在不想理他了 ,就在這時好像是董仔喊,剛才好像有說ma..什麼的站到了,應該是熱海吧!於是我們跟科伯說,我們要下車了,你還要坐到靜岡嗎?沒有被說服的他還是乖乖的跟著我們下車了。結果這一站並非是熱海,而是途中一個小站真鶴。怎麼會這樣呢?董仔聽錯了。也是我光是顧著跟科伯抬槓,以 致沒有細數經過的站數。唉,我們在列台上看著特快車一輛一輛過站不停。距離Check in的deadline七點半卻已經越來越近了。

這時候董仔卻說,他想要回箱根,今晚就住在那裡!這是本團再度面臨分裂的危機。董仔的意思是,反正明天還要來箱根,為什麼今晚不乾脆住在箱根呢?如果我們還是要去伊東,那他可以明天再跟我們會合?

就科伯的考量,箱根的住宿比較貴,所以房間就訂到伊東去了。其實這裡有盲點,如同上一篇末所說的,如果把車程與交通費加總計算,住箱根反而比伊東便宜。不過我看領隊科伯臉色實在難看,還是叫浪漫的小說家董仔趕快打消心意。

我們又坐上了列車到熱海,但是這列車只到熱海就不開了。時間是下午的六點四十七分,我們在熱海車站徘徊,然後看到JR伊東線往伊豆高原的班次要到八點半以後才有,心裡涼了一大半。那我們辛苦拖著行李來到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後來不知誰發現的,在一處火車時刻表竟然還有往伊豆高原的列車。原來除了JR伊東線,還有伊豆急行線可往下田。這樣一來我們就放心了。前兩天都在搭地鐵,今天可是把日本鐵道搭個夠!只是銀子也因此花了不少。

在熱海車站等車的時間,看到日本人如何站著吃麵,這大概是標準的上班族生活吧。上了伊豆線的列車,我們在車上比手畫腳的跟車長補了票,事實上我用的比手畫腳,就是指著地圖上的伊東到伊豆高原,然後再用手比了4 ,這樣車長就懂了。伊豆高原到了,車站很新,但人非常少,讓不是很亮的車站顯得異常冷清。剪票員是個年輕小夥子,我們問他一之湯民宿怎麼走?聽不懂英語的他,在看了看地圖之後,給我們指的方向也讓我們摸不著頭緒。

這小夥子很有熱忱,不過我們有人卻失去耐心,科伯跑去打電話給民宿主人,我在比對車站牆壁上所顯示的附近地圖,而朱哥說乾脆坐計程車算了。坐計程車果然是正確的選擇,因為後來上了計程車才感覺到,這真是個鄉下地方;而且往住宿地點的櫻花道,晚上根本看不出來,而每戶人家之間也間隔很遠。如果拖著行李步行兩、三公里到民宿,對外地人而言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我們在八點才到了民宿,幸好民宿主人還是很熱心的招待我們,而且廚房還特地幫我們留下我們所預訂的餐,這也就是為什麼民宿主人一直希望早一點到的原因─因為整個食堂都已經收拾乾淨,但現在又特地為我們送上非常豐富的日式料理,還有一個服務親切的女服務生。我們一直對服務小姐說おいしい,因為這餐點光是看相片就令人垂涎,包括小火鍋、生魚片,還有一些說不出名稱的精緻料理。

穿著和服吃料理的我們,喝著熱熱的清酒,漸漸酒酣耳熱。料理本身好吃,加上是在一夜奔波趕車之後,此時能夠安穩用餐特別令人感到溫馨。我跟科伯說,應該要給這時特別還留下來幫我們服務的女侍小費。但是當科伯把一千元遞給她時,這女孩卻害羞,一直不收。如果是我,當有另外的方式令她收下我們這一份感激的心意。

小酌清酒

伊豆高原的晚餐

泡湯

吃完飯我們就一起去泡湯了。伊豆高原本身就是溫泉區。這家民宿的溫泉浴池在戶外。將近夜晚十點,只有我們四個還在泡溫泉,大夥兒都脫個精光,只有豬哥還穿著泳褲。我把相機帶進去,拍了好幾張春光無限的俊男入浴照,其實我是想要讓大家知道日本民宿的溫泉是什麼模樣。只是董仔特地擺了露小屁屁的姿勢要我拍,事後卻逼著我一定要刪掉。說真的,我也覺得蠻噁心的。

晚上回到寢室,四個人首次睡在一起,因為這是通舖。我們一邊打著大老二,一邊討論起明天要去哪裡。經過這一天的轉車,大家對科伯都不忍心苛責,畢竟他真的蠻辛苦的。但是科伯在泡溫泉時就說,明天要自己走、自己逛,我想他對我們今天一直抱怨是有些惱了;小說家董仔說,如果要分開走,那他想要到伊豆的舞孃中所描述的路線去走一遭;朱哥聽了決定要跟他同行。我目前沒有想法,雖然我挺猶豫的,但是我想箱根還沒走遍..。就這樣,四個人各懷著心事入眠了。

本文日期:2003.12.12(2004.07.31 finished)

下一篇:東京行腳Day4-伊豆高原到箱根

相關文章

3 則回應 to “東京行腳Day3-箱根、伊豆高原-日本鐵道迷蹤(031212)”

  1. […] 下一篇:東京行腳D2-東京上野、淺草寺、皇居周邊、新宿西口 […]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