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東京行腳

續前篇:東京行腳Day1- 東京新宿、六本木

今天的行程自然是昨天晚上才根據旅遊書來規劃的,重點是淺草雷門與皇居週邊。後來與淺草寺同方向的上野公園,及在原宿附近的明治神宮最後也被納入行程,就非我所知了。

昨晚在飯店所作的功課,讓我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地鐵中也有一條環狀線:都營大江戶線,它就跟JR山手線一樣,都是環繞東京一圈。都營大江戶線的都廳前站就在我們下榻的飯店附近,因此今天我們決定好好利用 一番─我們買了地鐵一日遊券,也順利地坐上大江戶線。到目前為止都很順利。

因為我很會看地圖(開始不想謙虛了),所以我們順利的在上野御徒町站下車,準備由左下的不忍池公園繞一圈後,穿過弁天堂到東北的上野公園;等逛完上野公園後再搭地鐵到淺草。這算是早上的理想行程。

冬天的不忍池蕭索非常,池中的蓮與其他植物都是在枯萎狀態,不過池中的水鴨倒還能四處亂跑。不忍池公園中有閒人與聚集在閒人附近等候麵包屑的水鳥、樹枝上呀呀亂叫的烏鴉、及一柱一水鳥停駐著。灰濛濛的早晨,走過這裡的我們硬是把衣領緊緊的往上拉,不忍池,真的好冷。我們經過不忍池的幸運女神廟、德川家康眼鏡碑,穿過馬路來到上野公園。

不忍池之一柱一鳥 不忍池之幸運女神廟

冬天的上野公園,櫻花樹上的花苞尚未結,只存殘枝;反倒是槭紅尚有可觀之處。這蕭索的上野公園給我的第一個印象就是寬廣,但對於身上被滴到鳥糞的小說家而言,也許反倒是為什麼東京的烏鴉這麼多吧!

上野公園櫻花枝幹 槭紅先行

另外我比較好奇的是,有許多行人行色匆匆地來往櫻花大道,看似在趕著上班還是上學?雖然右邊就是東京的上野車站…。而遊人如我,漫步在寬廣的公園中,想像四月初滿園櫻花盛開之際,公司的新進菜鳥早早進園為其他同事搶佔賞櫻的好位子的景況。又或許這上野公園在歲月的更替中,曾不斷地上演一段段東京愛情故事…。

我們並沒有在上野停留太久,只是單純地想穿越過上野公園到JR上野車站另一邊的地鐵車站,坐車到淺草而已。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們錯過了地鐵上野站的入口,而是行走在淺草通上;等我們在往淺草的方向,找到了另一個地鐵的入口,並把我們的周遊券插進票口,結果是,閘門怎麼不開啊?

搞了半天,後來我們卻弄懂了!原來我們買的是「都營」的週遊券,而我們現在搭的是「營團」的銀座線,這兩者是不能通用的,如果要通用的話,應該買一千元的那種。不過我們的周遊券是可以搭都營的巴士,於是我們很快地改乘巴士往淺草雷門,雖然有人仍想沿著淺草通一路走到雷門。後來我看了一下地鐵路線圖,營團所經營的路線似乎比都營的還多。

淺草雷門前萬頭鑽動,都是觀光客等著排隊要跟大燈籠合照。至於進了大門後就是商店街。這一次在年終前工作正忙的情況下,排除萬難請了三天假出國,如果不帶一些やげ(伴手)與特產回去給同事,實在難杜眾悠悠之口。

(淺草雷門)

另外這裡的店家對於整體環境維護態度令人印象深刻。也就是維護「整體」清潔這件事情,每個店家都將它視為自己的責任。(2004.2.8)例如我們在一口米麻糬店買了一串米麻糬後,轉身離去,而米麻糬還沒吃完,老闆娘就從店裡面跑出來盯著我們,然後把竹棒回收。

在廟前亭的香爐,日本女學生用手搧著香氣往身上引,結果引來一大群外國人群起效尤。一行人續來到旁邊鴿子群集的地方,一旁還有人賣巴豆鴿食,我們只是把手張開,手中空空如也,但是鴿子還是飛到我們身上。我在想這跟狗聽到搖鈴就會跑過來吃飯,同樣都屬於反射動作。

沾香 很有鴿緣

科伯在商店街挑選搖頭娃娃與點頭娃娃,但是我搞不太清楚,到底是哪一種娃娃沒有在台灣販賣?在淺草寺的商店街,科伯又買了一隻錶,我則是對瓢蟲造型的手錶頗有興趣。天空後來開始下起雨來,同行中有人買傘;我們最後選在附近一家小店吃蛋包飯。

學業旅行與五重塔 猴年與やげ

吃中餐的同時,我們一邊討論下午要去哪裡?好像是朱哥提議要到明治神宮的,於是我們坐都營(? )在代代木下車,從北入口進明治神宮。事實上正門應該是在原宿的千代田站。明治神宮給我的印象是廣大、肅穆、幽靜。朱哥一直要拍巫女,但是兩個巫女看穿朱哥的意圖,一直遮遮掩掩,有一個乾脆躲到裡面去了。因為下著雨的緣故,我們並沒有走遍明治神宮,但是整個園區的槭紅,頗有可觀之處。靠近出口處的庭園,小溪流過槭樹之間,雨中另有一份恬淡意境。我們走正門出去,一旁就是地鐵千代田線明治神宮前駅。這時我們決定要到皇居週邊,交通工具當然還是地鐵。

明治神宮北入口 巫女
明治神宮北參道 明治神宮附近庭園

我們從地鐵出口二重橋前駅往皇宮走,等了好幾個紅綠燈,但是好像不能很靠近皇宮。此時處處有站崗,然後有車開道,後頭又跟著幾輛黑頭車經過二重橋,大概是皇室的人在進出吧。其實這樣煞有其事的維持一個皇室的名分與形式,象徵的意義有時候是對歷史交代,對無法忘情的人交代,對另有所圖的政客交代。

皇居周邊–二重橋 皇居周邊–噴水公園

大概鞋子濕了,走的也夠久了,天氣又有點冷,這時候好像沒有人對上東京塔有興趣。於是大家決定回新宿附近吃壽司,當然這又是要坐地鐵的。從皇宮附近要坐都營,最近的車站當是大手町站。走到大手町之前,我們經過了幾個有趣的地方,包括江戶城石遺跡與噴水公園。冬天護城河裡的水鴨,看到人靠近就從遠處游過來,大概是肚子餓很久了,想要討看看有沒有麵包吃。就這樣濕濕冷冷的我們又坐上地鐵。今天我們一直在走路與坐地鐵。

皇居周邊–大手町,水鴨趨之若鶩 西新宿電器街,DV與我

我們好像提前在新宿三丁目的大力伊勢丹下車?然後又繞到歌舞伎町,到一間店裡去感受一下日本人的A 書文化,也找了一家店吃壽司、喝啤酒。果然食色性也!

晚上大家都累了,於是各自活動。我和科伯一組,逛了一下新宿站前的小田原百貨,找尋搖頭娃娃。後來又回到電器街附近,科伯到了一家鐘錶店,想找一支與白天在淺草寺所買的同樣款式的錶,seiko。

這種心態我可以理解。有時候東西明明已經買了,但偏偏還是想要看看同款式的錶在另一處會不會更便宜?按照墨非定律推演,當然一定是買了之後馬上就會後悔。我這時不太想理他,自顧自地去逛附近的電器街與電腦用品店, 然後再依約定時間回到鐘錶店裡來會合。我想要買一顆Nikon數位相機的鋰電池當備用,但卻發現這裡沒有比台灣便宜。十點一到,與科伯會合,這時候大部分的店都要拉下鐵門了,我發現瓢蟲造型的錶這裡也有賣,而且還更便宜。

另外店裡還有一種LED (還是三五族的?寫遊記的此時已事隔半年,早忘了)白光手電筒,感覺非常亮,可以照很遠。科伯看了就跟我解釋這種燈的原理,並說台灣也有做。我想這是我們Double E(電機)人的通病,富有科學研究精神,對於新奇的科技產品保持高度興趣。但是,但是,越是這種人,越容易落入科技陷阱。有人當初一口氣持有許多張一家做砷化鎵的公司的股票,這家公司自稱要做砷化鎵製造的台積電, 然而在我補寫遊記的現在卻已經下市了,股票也成了廢紙。砷化鎵,化學式是GaAs,我真的是讀過電機系的,哈哈。因為知道砷化鎵是什麼,所以更容易被公司新聞炒作所誘惑。

回到飯店跟科伯商量明天要如何到伊東?是要先到箱根玩,還是先到伊東洗溫泉?科伯其實覺得都沒關係,但是我覺得光是選擇坐什麼線的鐵道,就要先規劃,臨時再決定必定有所拖延。因為這樣我跟脾氣好的科伯也爭執起來 ,我不知道為什麼科伯要如此堅持,不過當然我也有充分的理由質疑,或許這挑戰了他身為領隊的威嚴吧。但不出我所料,果然隔天,就是一個非常奇怪的一天,我們拖著厚重的行李箱不斷 地轉換火車。最後我們終於充分理解到,日本的鐵道果然不是我們想的那麼簡單,有一份火車時刻表最好!但前題是必須看得懂時刻表上許許多多錯綜複雜的路線。(2004.7.27)

本文日期:2003.12.11

下一篇:東京行腳Day3-新宿到箱根、伊豆高原

相關文章

3 則回應 to “東京行腳Day2-東京上野、淺草寺、新宿西口(031211)”

  1. […] 下一篇:東京行腳Day2-東京上野、淺草寺、皇居周邊、新宿西口 […]

  2. […] 續前篇:東京行腳Day2-東京上野、淺草寺、皇居周邊、新宿西口 […]

  3. […] 經過忠烈祠附近,看到有許多觀光客聚集在這裡(日本人以及香港人居多),都在跟門口動也不動的憲兵合照,就在不久以前看整點的憲兵踢正步耍槍交接還是台北的著名觀光重點呢。我們大概不能明瞭為何忠烈祠會成為外國觀光客參訪的景點(大概是遊覽車方便停車吧),就像日本人也可能不太明瞭我們會去逛東京的明治神宮吧。 […]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