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東京行腳

續前篇:東京行腳Day3-新宿到箱根、伊豆高原

昨天晚上住在伊豆高原一つ湯民宿,終能晚上四個人聚在一起合宿之後,才知道:原來我們其中竟然也有小說家呢,而且還是村上春樹的讀者。不過基於某種不明理由,我沒有告訴他,我也是村上春樹小說的愛好者。所以在昨晚泡溫泉時,科伯提議今天就讓大家分開走吧,因為經歷昨天趕車的折磨後,他以為分開走對大家都輕鬆自在。

她們毫不忌諱地討論著,單純又爽朗,將感情毫不保留地表露出來。我也能坦然地感受到自己是個不錯的人。我抬起頭來望著明朗的群山,眼裡感到些微疼痛。二十歲的我,原本是把自己的性情扭曲為孤兒性情,我深切地反省自己這種想法,也覺得難以忍受這種令人窒息的憂鬱,所以才來伊豆旅行。因此,對於自己在世間尋常的眼光裡被看成是不錯的人,有一種無法言喻的感激。眼前的群山在此 刻看來更加明亮,大概是因為下田的海已經近了的關係。我一邊揮舞著舞孃剛才給我的柺杖,一邊打著秋草。

–私と踊り子(伊豆的舞孃)

我自然沒有意見。而旅人董仔,也就是號稱浪漫唯美的小說家,說要追隨少年川端康成的腳步,走一遭踊り子步道,也許在那裡可以為他正在構思的小說找到靈感。現在他小說中的女主角已經從台北來到箱根,而男主角還是一隻小狗。(至於為什麼男主角一定要變成小狗,這..實在說來話長,其中有許多不足為外人道也的小說家不切實際的遐想)。

昨天晚上,我就打算今天要重回箱根,把未完成的那半段走完。也就是從箱根到強羅的登山電車,強羅到早雲山的登山軌道車,早雲山到蘆之湖畔桃源台兩段空中纜車,桃源台到箱根町的觀光船。這其中的重點是:昨天天氣不好,我沒看到富士山。今天一定要在纜車上、遊船上好好把富士山看個夠。

至於我們的小說家呢?他對於他的浪漫幻想並不太堅定。首先,到底要怎麼到步道的起點,和津川?抑或湯之野?有沒有電車?還是要轉搭巴士?要走多久?需不需要來回?我們的小說家心中雖然對伊豆的女孩懷抱滿滿的浪漫情懷,但卻沒有事先對旅程做太多功課。其實我昨晚聽到小說家今天想走踊り子步道時,也曾引起我那少年維特的情懷,有點心動想要跟他們一起同行。其實對旅程中的景物陷入幻想,本也是我旅行中的常事。不過,早上上過廁所後,我倒想通了。不能期待在現在的步道上,遇到小說中描述的舞孃。而現在的我也沒有川端康成當時的心境。如果走這條步道,可能就是單純健行,拍攝一些指標告示牌而已。與其如此,不如還是重返箱根看晴天下的富士山、蘆之湖,至少箱根周遊券三天有效。

我們的小說家聽到我要重回箱根,竟然改變心意了,說要跟我一起遊箱根。而他的理由就是我所想的那樣。其實如果他堅持下去,我還會佩服他:真是浪漫啊,不顧一切奔波,追尋小說中的情節,只為了 體會那少年川端康成的心境!

船艙中的燈熄滅了。裝載於船上的海鮮腥味和海潮的味道陣陣地傳來,越來越濃。黑暗中那個學生的體溫溫暖著我,我淚流不止,我的腦子變成清澄的水,撲簌撲簌地往下掉,有一種事情過後什麼都未留下的甜蜜快感

私と踊り子

至於科伯。他說他要先在伊豆高原附近走走再說,晚上再和我們在伊東會合。我覺得真正不切實際的是他。只是他不承認。其實旅行本來就要有規劃的,尤其是在異鄉的短期旅行。如果抱著隨便走、隨便逛,那得要有足夠的時間和銀兩。日本的鐵道是不便宜的。尤其又聽說他曾提議有一天要從關東到關西大阪去。那我不免要懷疑,到日本來玩,就是只為了把時間花在坐新幹線與電車嗎?

所以最後科伯也被我們三個拖著同行了,畢竟放下他一個人獨行,是我們的錯。只是科伯嘴巴一直唸著,要在中途什麼地方就跟我們分開的。看來他還是對於昨晚我們抱怨他趕車的事耿耿於懷。

我們從伊東高原坐普通車到伊東的一之湯連鎖民宿放行李。那裡的內將聽到我們的玩法–住在伊東去玩箱根,一時驚訝地說不出話來。怎麼說呢,就好像要到陽明山,晚上洗溫泉卻不住在北投,反而往南跑到烏來去住民宿。白天再從烏來坐車北上陽明山。既然都有溫泉,何苦捨近求遠?若是重點放在箱根,為何不乾脆住在箱根? 其實這也是我佩服科伯的地方,雖然住在伊東看似有比較省,其實光是往返箱根的車錢,就..。

伊豆急行-踊(odo)子舞孃二號特快

看海的日子-伊東往熱海的列車上

我們在旅館放好行李,坐計程車火速地趕到伊東車站準備搭1055踊り子二號特快往小田原,但卻被列車小姐比出鹹蛋超人的手勢給擋了下來。原因是我們買的普通票是不能坐特急的,而且在特急車上也不能補票。為了明天可以順利回東京,我們在此先預買明日踊り子二號特快的車票。票價之貴令人咋舌。不過普通車上的座位設計,卻也十分善體人意。伊豆急行或是東海道本線是從小田原開始沿著海邊一路到下田。因此座位設計成可以旋轉向面海的一方。

今天我們在伊豆高原要到了火車時刻表,所以我們一到熱海,馬上就接到三分鐘後開的東海道本線列車續往小田原。昨晚對於列車接駁的茫然就不復存在。

今天是周六,往箱根遊玩的旅客變多了。對小說家而言,最樂的是,漂亮的女孩也多許多。這就是為什麼相片中或多或少都會帶到日本女孩子。

據小說家後來說,往箱根的列車上,那位圍著藍圍巾,身著藍毛衣的那位端坐的文靜女子,是他心目中的最典型的日本女孩。不過身為攝影師的我當然早早明白他的心意。

在之字型箱根登山電車,鄰座的日本老婆婆一直提醒我們要注意欣賞沿途的山景。不過我們好幾台相機的鏡頭卻只是忙著獵豔。

亮票-小田原車站往箱根

小說家心中的大和撫子-往箱根列車上

箱根登山電車往強羅

強羅車站望大文字

登山軌道車-強羅往早雲山

登山纜車早雲山站

幸福之鐘-大涌谷站

強羅往早雲山之登山軌道車,擁擠非常。至於在登山纜車上,看得見海,也看得見山,白皚皚的富士山頂。但是在此刻,最精采的當是,從空中鳥瞰蘆之湖,而那下午兩點多的陽光在湖面上閃耀著,光彩奪目。只是從纜車上看富士山對我們來說還是不夠的。

纜車上看得見海

纜車上看得見富士山

纜車上看蘆之湖

纜車上看蘆之湖與桃源台

我們幾個自從搭上登山電車後,所見之「風景」已經讓我們覺得今天再來箱根果然是對的,後來又能在空中纜車上看到富士山、蘆之湖更覺得不虛此行。本想待會應該可以在蘆之湖上再把富士山看個飽。而一到終點桃源台後,科伯卻又說他不跟我們一起搭船遊湖了。

科伯說他想用「走」的,沿著公路從桃源台走回箱根湯本。後來在廁所又興冲冲地告訴朱哥與董仔說:在這裡坐計程車只要650日幣耶。大概他想說萬一走不完,還可以搭計程車,很便宜。我們想說這一路他都說要走,大概這回是攔不住了,只好衷心祝福分不清山線和海線又路痴的他能夠在晚上安然回到位在海線上的伊東。若是今晚回不到伊東,至少明天在新宿或成田機場還能出現。不然失散在異域他鄉叫我們如何尋找?而且後來我們更擔心的是:列車時刻表在我身上,而且650 塊該不會是計程車起跳價吧?

總之下午二點四十分,科伯獨自走了。我們利用在等三點二十分最後一班往箱根町的海賊船的餘暇,在桃源台附近的蘆之湖畔漫步悠遊。日本的湖水怎能這麼清澈?連岸邊湖底的石子一顆顆都能數得清楚。旅人甲愛選景,特地挑了岸邊一處有蘆葦(還是芒草)處,以側面45度耍酷姿勢來入鏡。至於拍旅人乙的構圖,取側寫小說家以拍攝蘆之湖面來編織靈感為題。(當然小說家董仔知道我在拍他,也很配合的擺出藝術家的架式)

旅人甲-蘆之湖畔

旅人乙-蘆之湖畔

山中旅館-蘆之湖船上

富士山-蘆之湖船上遠眺

下午三點半左右,海賊船航行於蘆之湖,湖面空闊,風甚強,空氣變得冷冽。從海賊船上可以看見山上的纜車站以及起落不斷的空中纜車。湖面上水鳥拍打著水面飛翔,西射的陽光輝煌耀眼。湖面與晴い天空都是藍的可以。所以岸邊的山中旅館、箱根神社都相對的清明爽朗。只是航程接近元箱根時,原被近山遮住的富士山這才露了出來。只是傍晚的雲霧已經開始籠罩山頭。

後來看到一艘快艇從海賊船旁急駛而過,一時興起便跟旁邊的小說家說:何不學那電視廣告,向離去的他們大聲呼喊「お元氣ですか?」。我覺得小說家可貴之處,就是我們自持身分所不敢做的;以浪漫之故,小說家沒有不敢的。就在我的驚訝之下,他一聲聲的「お元氣ですか?」,果然引起同船之人的側目。好像還有人隨他的吶喊附和。只不過由於天氣太冷,小說家後來接連打了幾個好大的噴嚏,倒被後方的日本妹妹反問「お元氣ですか? 」

我們故意續坐船到箱根町,準備重回箱根公園,在離宮那裡的瞭望台拍攝富士山。今日的我們似乎更隨興了,午飯沒吃也不顧了,就是只為了攝影,難得大家都有共識。

下午四點多,其實太陽已經下了山,天色開始轉暗,而且籠罩在富士山頂的雲還沒散去。不過而高而下眺望夕陽餘暉下的湖光山色還是十分賞心悅目的。

富士山、箱根神社-蘆之湖船上

富士山夕照-箱根公園遠眺

暮色中回到元箱根,車站中最後一班由元箱根經由箱根新道開回箱根湯本的車剛走,不禁人惋惜,因為昨天由小涌谷的山路把大夥顛得七暈八素的。初發現錯過這輛1700的巴士,我們還以為必須搭計程車下山了。後來才知,由箱根町開 ,走昨晚舊路的巴士到了八點還有。

就在要暗未暗天空的色彩要由藍轉黑之際,一顆好大的火流星緩慢地劃過元箱根的傍晚朝向蘆之湖對岸富士山方向投射而去。雖然一時驚訝其突然出現而來不及許願;但對小說家來說,這一定又是絕對浪漫唯美的小說素材吧。

坐巴士直接回到小田原。在小田原市區一家人氣還算旺的店中吃天婦羅餐,正好遇到冬日限定的七福餐在特價中。對小說家而言,在日本的這幾天,繼昨日的溫泉旅館美食之後,可以吃到道地的天婦羅也都算又了卻一項心願。

本來夜晚要去逛熱海的海灘,但是小說家臨時起意要去看看小田原城的天守閣。於是大概是從車站一路走向西北方吧,來到夜晚的小田原城,幸喜夜晚沒有關城門(當然天守閣是關的)。這一趟旅行是沿途不怕麻煩地隨身定帶著腳架。也拍了好幾天的夜景,漸漸對拍夜景有一些心得。光圈先決和快門先決各有好處。不過以六本木的夜景而言,以 光圈先決的方式,拉長景深讓遠方物體也能清楚,而曝光時間自然加長,這樣是比較可以捉到那LED 的藍光的光芒的。不過小田原城天守閣的夜景,我自認還捉得不夠好。夜晚的小田原城中有太多「動物」發出奇怪的聲音。

蘆之湖晚霞-箱根公園

夜之小田原城天守閣

從小田原車站八點二十四分坐車回到伊東,應該是將近九點半了。列車過熱海時,我們在擔心科伯會不會坐錯車就一路往那他一心嚮往的關西而去了。

伊東夜晚的街道上,是十分悠閒的。人們穿著浴衣或和服在街上走著,帶給外國遊人無限地嚮往。也有從居酒屋跑出來穿著火辣的現代舞孃吸引了我們小說家的目光,使我們一時忘情地離開了駛前通り轉入小巷道。也有那當地人也有所不知的豬戶通り的豬塑像豎立在街口,讓我們的小說家一定要跑回頭去跟它合照。就在九點四十許,我們回到了伊東的一つ湯民宿竹亭。令我們很高興的是,伊豆高原那位會說英文的加藤先生竟然出現在伊東市。莫非是為了我們一行四人,特別來到這裡支援的?關於這一點,我們未能來得及跟他證實。因為我們更急著想知道的是,那個KBLIN (科伯)是不是已經回來了?

其實科伯就算沒回來,我們也不能怎麼辦,就是只能等而已。所以我們請加藤先生讓我們就先上樓休息去也。就當我們在房間坐困愁城時,差不多過了十來分鐘,科伯竟然自己出現了。科伯到底去哪裡了,容後表。倒是體貼的加藤先生告訴我們伊東市的熱水在十一點後就沒了,請我們要趕快去洗澡。而且明早六點時男女湯會互換,不要搞錯了。被他這麼一講,要故意搞錯都不太好意思。後來加藤桑又送來兩瓶溫熱的清酒(不用錢的),真是令人感動。

洗過澡後。喝著清酒,打著牌,科伯述說著他下午三點以後獨自旅行的經驗,當然這又是被小說家給逼的。因為小說家認為這又是他寫作的題材。科伯自述,事實上他根本就沒有往山下走,而是又重新回去坐空中纜車,循著來時路線與交通工具下山。回到小田原城逛逛後,隨即轉往熱海,在熱海海邊走了一兩個小時。在海邊看到日本女孩在放煙火。聽到日本女孩在夜晚的海邊放煙火,小說家的眼睛亮了起來。可惜的是,遐想請到此打住,要想在科伯的身上找到任何跟風花雪月相關的事是從來沒有過的。

本文日期:2003.12.13

下一篇:東京行腳Day5-伊東經新宿往成田機場

相關文章

2 則回應 to “東京行腳Day4-伊豆高原到箱根-私と箱根の少女(031213)”

  1. 冬烘先生 說:

    我很喜歡這篇文章,因為創意得以寄託在旅遊文字之上任意揮灑。因為這次我們的行程中有一個自封的小說家;也因為我們在伊豆半島住宿,跟「伊豆的舞孃」這本名著的旅程沾上一點邊;還因為「伊豆的舞孃」其實也是一個少男藉由與巡迴旅行的舞孃的邂逅而能自我理解從什麼東西解脫出來的過程如此令我心有所感,與行腳的意義如此相印。因此我才會在遊記文字之間穿插這本書中的令我最有感覺的文字片段的手法來呈現「浪漫幻想」。看來就旅行所轉化的意義來說,與其做一個苦行的行腳僧,我還是比較喜歡做一個騷人墨客。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我正在嚐試區分「標籤」與「分類」這兩者之間的差別。這一篇遊記是行腳中讀書有感,於是要將之歸類為「澤之風」這個分類之下,還是另外創立一個「澤之風」Tag?
    最後我決定為這篇遊記貼上「澤之風」的Tag,但是仍只歸屬於「日本」行腳之下。
    原則是,如果某篇文章能被直接歸屬於某分類之下,這篇文章必須要是主要在談論這個主題;如果只是文章中只有帶到某種屬性,那不妨只為它上個標籤。
    譬如這篇文章主要是日本記行,所以讀者在搜尋時直覺會從日本行腳的分類目錄下開始搜尋,但是看到這篇文章中有澤之風這個標籤出現,對於「讀書心得」有興趣的人,會可以再點選這個標籤,以觀看分布在其他分類下但是跟讀書心得有關的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