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東京行腳

日亞航班機上所看到的雲,西照的陽光灑落雲端,偏橘紅色彩暈開來,就算藍也是藍得令人迷惑。到底現在是在雲端?抑或是在海面上。就像是空姐山本小姐那迷人的紅暈小臉所綻放出的笑容,至今同樣令人難以忘懷。

從成田機場搭巴士直達新宿的京王飯店,Check In之後已經下午三點半了,本想上飯店最頂樓來個登高望遠,後來因找不著47樓的樓梯,只好放棄。出了飯店,按照方才在機場巴士上的規劃,決定往新宿御苑走走,夜晚再往原宿或涉谷吃某人特別想吃的迴轉壽司;但是…東京的地鐵甚至比大坂更複雜,而且這次跟上次在關西犯了同樣的毛病,也就是事前功課做得不夠,以致每次都是臨陣磨槍看地圖搭地鐵。

高空上的雲與夕陽

KeioPlaza後東京都廳

雖然我看地圖的功力不差,不過東京的地鐵與鐵道,都營、營團或JR出入口交錯,這都不是短時間可以搞懂的。於是我們在「市區」憑著地圖與指南針,步行往東南方的新宿御苑前進,走了二、三十分鐘,竟然也讓我們給找到了。不過到的時候已經是打烊時刻,四點,我們也只能在門口前庭照照相。雖然在日本的此時已經是落葉季節的尾聲,但是日本的槭葉就是純粹的紅,銀杏落葉就是遍地的黄。「純」,也是我所認為美的一種表現。

新宿街頭外國藝人 新宿御苑銀杏與槭

十二月中旬的東京,雖說不是天寒地凍,但空氣也是冰冷刺骨,這時候就不得不佩服新宿街頭的妹妹了─這麼冷,裙子還超短,露出亮晃晃的兩條腿。我暗暗慶幸,她們的腿都還算修長漂亮,不然看的人除了覺得冷之外也會難過哩!

離開新宿御苑後,在新宿三丁目與伊勢丹百貨附近閒逛。逛完書店,從百貨公司樓下進入地鐵地下街,這時才決定不去涉谷,改去六本木。因為董仔聽人說那裡有special的, 而且既然到了日本,就一定要去看看新奇的;而同行的我們既然沒有特別的目的地,當然也就不反對。只是後來逛了一整晚發現,其實董仔根本就是有色無膽。

(新宿三丁目街頭)

從新宿轉了兩次營團線地鐵來到六本木(其實這是不必要的,現在都營大江戶線可以直接到六本木)。只是我們在六本木的街頭走了許久,還是看不到什麼special的。本來嘛,一群人盡在大馬路上走哪能看到什麼,想也知道special的都是住在巷子內的內行人才找的到的。

逛來逛去但都無法下定決心,這時候我就發覺,董仔是真的想要嘗鮮,只是對於什麼才是新鮮事,他卻不知道。也就是說如果真的把東西拿到他眼前,第一個跑掉的也是他─因為他雖然不太確定夢想中的新鮮事是什麼,但卻很肯定一定不是眼前這些粗淺的東西。

逛來逛去,董仔對於special的還是沒有放棄,因為他聽說六本木是年輕時髦與音樂流行匯集的地方,所以他決定在路上找一個外國人(非日本人)問問,六本木的special到底在哪裡?只是,他所問的人,卻是便利商店前推著嬰兒車的西洋婦人。一旁的我,當時頗覺匪夷所思,後來才意會到這可能身為小說家的他的浪漫性情。

我想那位西洋婦人對於當時的情境一定很訝異。在東方的日本,有四個黃面孔的人,對一個帶著孩子的西方人,而且還是中年女人,詢問有關六本木special的事。

那名婦人說:「你們要看什麼special的?」。小說家心裡明明想的是跟girl有關的special,但因為不好意思,嘴巴裡吐出的卻是,like music…jazz…。而這名婦人在日本住了十幾年,年輕時也喜歡在pub 聽音樂,一時以為遇到知音便說:「往地鐵的方向走,遇到大馬路後左轉進到block,沿途就會聽到band的演奏聲了!」。

我們幾個依著婦人的指引離開大馬路,果然來到有pub、居酒屋參雜的區域,樂音迴盪在夜晚六本木冷冷的街道上。日本人真是厲害,到處都是乾乾淨淨、清清爽爽的 ;同樣的地方若是在台灣,總會藏有陰陰暗暗的死角。

但是一直到我們把這條可能有special的街走完,我們的小說家終究只是在門口張望,沒能打定主意進去其中的任何一間店。沒有經歷什麼special的, 我們固然有點失望,但是這街的盡頭接回大馬路,而大馬路對面的街道兩旁卻有著妝點著一路火樹銀花的行道樹,我認為這就是此行來六本木的最大收穫了!正好藉著日本人精雕玉琢的造景,訓練我夜間攝影的技巧。

F/3.8,S:1/2,快門先決;六本木朝日電視台 F/3.8,S:1/4,快門先決;變換多彩大聖誕樹

把光和水靈活巧妙的運用,可以為夜晚的城市街道帶來煥然一新的感覺,大坂如此,東京更是如此;而台灣的幾個城市已開始在學,要學的像,就不能只是打幾盞燈光在建築物上而已。在這一條街上我看到一些設計者的巧思。

在以藍色為底的光幕上,我看到有如流星般的白色光點投射,引人遐想。至於在樹上裝飾燈光,高亮度的藍白色LED 巧妙安排在整株樹上,讓人覺得,燈光也是樹的一部分,而不只是把燈泡纏繞在樹 枝上而已。至於一直在變換多種色彩的聖誕樹,則更是取景的焦點。

F/7.5;S:1.11;光圈先決 F/8.9,S:1/2,光圈先決;火樹銀花東京塔

在我們努力拍照取景的同時,其實十二月中旬的六本木夜晚是很冷的,冷的直讓人打哆嗦。已經在雙手塗抹護手膏的科伯,等不及我們拍完照,就先跑去買了現磨咖啡。日本也有行動咖啡,據跟老闆聊天過的科伯說,一台煮咖啡機要好幾百萬呢。

在六本木取了許多紅塵俗世的夜景,心滿意足地坐地鐵回到新宿三丁目。到日本的第一天,對於一切感到新奇,雖然夜晚甚涼,但卻不想早早回飯店休息。而且據說歌舞伎町就在附近,而我也對在居酒屋喝清酒、吃燒烤、談天說地等都還沒嘗試過呢。自助旅行的好處就是,任何時候都是自由活動,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只要懂得門路的話。於是我們為了尋找一家外表看起來比較合意的居酒屋,就這樣走入新宿不良中年男人的夜世界…。

在歌舞伎町這個區域中,不用特別去找special 的,因為所謂的special的會自己過來找你(不知道這樣還能不能算是special)。街道上都是穿著黑色大衣四處拉攏尋芳客的兄弟們,我們雖然推拒了許多詢問,但這些拉客的還是前仆後繼向我湧來,我們四個就好像是迷失在叢林中的小白兔,誘惑就如同叢林中暗藏的野獸般虎視眈眈。後來一個操著北京話的人說(後來他自承是上海人),如果要看special的,跟著他走就對了。我們一開始還是不理他自顧自的走,並堅持要自己走走看看,但是後來…。

上海人:「你們是香港來的?還是台灣來的?」。(我們不理)

上海人:「我知道了,你們一定是台灣來的。不管是香港來的、台灣來的,來東京晚上就是要看秀。」(還是不理)

上海人:「你們不要一直走,聽我說話嘛。聽聽我說的話給你參考。你們又沒有什麼損失。」(後來我們決定停下來聽聽他講什麼。說真的,我比較好奇的是,這一行到底是怎麼拉客的。)

這個上海人自己說已經在日本待了十五年了,對於這附近非常了解。前頭有一家比較貴的,後頭那家較便宜,如果是遇到…人拉客,就不要進去,因為東方人還是喜歡看東方人的秀…。上海人想要帶著我們去一家店看看,如果覺得不錯再進去。我們隨著這位上海人穿梭在新宿的花街柳巷,看著他跟沿路上各種膚色的皮條客打招呼,看著他對每家店的女人品頭論足。街上的店家有的正用電視播放著店裡面的鋼管秀。色情文化之於日本人的…,正好印證一句話:過猶不及。

後來上海人帶我們來到一家外表不怎麼樣的店,指著門口的海報開始對我們講說:這是目前最紅的AV女優,表演的一級棒…,看一場只要四千元,當然店裡面只有白開水,吃的要另外算!其實此時不論他講的如何天花亂墬,我們都不會進去了。套用竹林七賢忘了是哪一個講過的話,興盡了就好。(此人晚上起了遊興想去拜訪朋友,行船到朋友家附近,未入,隨即折返)。當然那個拉皮條的上海人對於我們不進去消費,他也拿我們沒皮條,只是很現實的馬上又在街上拉其他人客人。

後來我就虧我們的小說家,當初說要找special的人是他,如今真的到了special的地方,說不想要的卻也是他。小說家的說法是,這種地方的品味太差了,不是他心目中的special。反正說來說去都是他的理由。

夜漸深,接下來就該去找一家居酒屋,體驗日本男人下班後的生活。於是我們從新宿三丁目朝我們下褟的西新宿方向前進。橫過新宿車站,在巷子中,隨便選了一家居酒屋,憑著四個男人還有什麼好怕的想法,就這樣又進入一個對這群清純中年人來說,未曾體驗過的燈紅酒綠的世界(其實竹科的工程師真的是很單純的,相較之下我這個在台北的台南人就變成不良中年了)。

也算我們運氣好,這間居酒屋氣氛還不錯,還有樂師演奏與女聲歌唱(唱得還不錯)。台北的日式燒烤店有的已發展出自己的特色,像熱鬧氣氛的乾杯。說真的我們完全看不懂菜單,菜單上每個五十音我都認得,合起來我就不認識了,功課做得不夠啊。於是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指著菜單跟服務生講說,前三樣各來一份。至於清酒與啤酒的日文我是會的,本來服務生也要給我們各來四瓶清酒與啤酒,但是被我給擋下來了,換成清酒一瓶,啤酒兩杯。即使如此,對於酒量不佳的純情中年們,竟然都有點微醺了。也許是人在他鄉所感受的自以為有所不同的異國情調吧,於是酒不醉人而人自醉。

(西新宿居酒屋)

只是認真的科伯到了這裡還是不能放鬆,跑到櫃檯比手畫腳的多要了兩個杯子來裝啤酒,而日本的服務生也很友善的來詢問我們吃的感覺如何?我覺得清酒稍甜但還算不錯,啤酒也還好;燒烤與小品就是精緻。後來下酒菜沒了,我又加點了一項,老實說我不知道是什麼,我只會こち、こち(這個)的指著,但是送來的是鋁箔包烤香菇,倒是讓大家吃的心滿意足。結完帳,四個人花了6400日幣,也不知道這樣算不算貴,只是因為誤打誤撞找到了這家居酒屋,但是結果還不錯,所以大家都覺得很值得。廚師知道我們是從台灣來的,還特地追下樓來…給我們遞上名片。

在西新宿地下街繞了一大圈,回到地面之後,冷風一吹,酒也醒了大半。回到飯店已經十一點了。附帶一提的是,科伯在新宿街頭買的紅柿,很甜。對科伯來說,在日本買水果、吃水果,有其特殊的意涵。

本文日期:2003.12.10

下一篇:東京行腳Day2-東京上野、淺草寺、皇居周邊、新宿西口

相關文章

3 則回應 to “東京行腳Day1-東京新宿、六本─東京夜之體驗(031210)”

  1. LKK山客 說:

    咦?留言板的資本資料都還掛著,趕快發言。
    很好奇的看到下面,沒看到AV女優出現,難怪可以取到甜姐兒歸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