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茶墾駐在所遺址前)

福巴越嶺(往桃園拉拉山)、哈盆越嶺(往宜蘭雙連埤)、桶后越嶺(往宜蘭礁溪)都是烏來著名的越嶺路線。福巴越嶺是昔日泰雅族往返台北烏來與烏來巴陵的姻親路(關於這條古道的歷史請看這裡)。其中巴福越嶺又以螞蝗肆虐聞名,行走過程很難避免跟螞蝗結下血濃與水的不解之緣。從巴陵走過來到福山,共17公里;山友到達福山端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理鞋襪上的螞蝗 ,不管是已經死掉的螞蝗還是依然緊咬著不放的螞蝗。

秋天是我屬意行走福巴越嶺的季節,最主要是因為落葉的秋景;當然天氣也轉涼了,走長途古道很舒服。於是這一次我的規劃是從福山端開始走預計花兩個半小時走到8.5k處的檜山駐在所遺址,然後再花半小時登上檜山。原路折返,預計在山中的時間6個小時。如果早上10點離開登山口,預計下午4點可以回來。在秋末的晴朗日子裡,下午4點天色應該還亮得很 ,沒有摸黑之虞。兩次哈盆行(2003哈盆,2004哈盆)那種摸黑趕路的驚 恐,我是再也不敢嘗試了。

其實我有點高估了我現在的腳程,兩個半小時要走8.5k的山路,等於時速約4公里,就算是在平地也有點為難。10點半從大蘿蘭2號前下到吊橋開始走,40分鐘之後才走到2k附近,事實上在4k之前,都還不算真正爬坡。從福山到巴陵大約要上升1000公尺,但是因為全長17公里,所以只能算是緩上坡。

快接近3k之前,路旁出現駁坎,不知道是不是駐在所遺跡?

(三段橋)

而4k之前,山路平坦好走,山路兩側是翠綠的林木與山蘇,筆直的山徑上是散落一地偏紅的樹葉,綠樹與落葉在一條山徑上,對比強烈。

還沒到4k指標之前,轉過一個山坡來到一處平坦的竹林間地,看到有一個人獨自在煮東西吃,便跟他聊起來,原來他是跟團參加福巴越嶺的。不過這一團是「兩山對開」,也就是有一組人從巴陵拉拉山走下來,有一組是從福山走上去,這樣子兩邊的接駁車就都不會浪費到了。不過想也知道,從巴陵走下來是比較輕鬆的。尤其路程長達17公里,任何人來選,也都要選巴福,不選福 巴。

所以這個人就開始陳述,他本來要報名的就是巴福,只想要走走看這條路,探探路況;結果卻被安排成上坡的福巴,所以走到5點多公里之後,他就不想陪他們玩了。照他的說法是:他們有他們的玩法,我有我的玩法。所以他 就自己往回走,到了這處平地後就開始煮起午餐了。

關於這處平地,我後來回程時看到週遭的綠竹林就在想,這應該是所謂的札孔(茶墾)駐在所遺址 ,以前這條警備道上大約是每隔4公里左右設一個駐在所吧,因為檜山駐在所約在8.5k左右。我們回程時還在這片竹林附近看到一隻白色尾巴的大鳥,我猜會不會是藍腹鷴出來覓食?

遇到這位自己走回福山且正在煮中餐的仁兄,大約 是中午12點;而我本來也打算在4k附近吃我們帶來的飯糰夾蛋,以及享用很貴的芭樂(3顆80元)當中餐,所以過了4k附近我們就找了一處小瀑,在旁邊休息用中餐。

用完中餐後續行,如果看等高線地圖可以發現從4k開始高度便不斷上升。我走著走著開始有點累了,大概是剛吃完午餐不太想走的關係。 然而從4k到6k的兩公里路程,高度就上升了300公尺(海拔700m~1000m),有些山間小瀑奔流過的路段出現小規模的崩塌,不過尚不礙事,小心通過。 倒是沿途有許多圓木搭成的木梯與木橋,在濕潤的樹林中顯得有些濕滑,要注意行走。

(福巴越嶺道落葉之秋)

5k之後,坡度變陡,越來越吃力的爬著。這時遇到有兩個人迎面而來,他們也是說今天只走到9k便原路折返,因為車子還放在福山端;如果走到拉拉山,一天來回34公里應該不是常人可以辦到。正好我也覺得今天的膝蓋似乎不是太舒服,連檜山也不太想去了,便想只走到6k為止便折返,因為聽說6k那裡有個大崩塌,需要高繞才能通過。

直到5k之前,我只在入口附近注意到一株花朵快謝盡的蘭花;5k之後雖然沒看到蘭花,不過卻在邊坡泥土上看到一些奇怪的「大老二」。這些從泥土間冒出來像「弟弟」的東西,看起來像是某種植物的幼芽,不過有些卻是從其他植物的莖根部附近長出來,所以一時無法分辨歸屬。最近聽聞其他登山隊在登北插時也看見類似的植物,並稱之為「不老根」。經在網路上搜尋,只有中國大陸東北有一種稱之為「不老草」的寄生類蘭科植物,雖然照片中的外型有點相似,不過跟亞熱帶的台灣這裡所生的應該不是同一類。「不老草」據說有補腎壯陽、延年益壽的功效;中國人向來有以形補形的說法,所以福巴越嶺途中的這些「弟弟」們,可就要保重了。

費力走到6k指標處,這大概是我今日膝蓋可以忍受的極限,於是今年有理由可以不必去上北插跟人湊山毛櫸熱鬧了。

至於6k處的崩塌果然非常嚴重,原本的山腰路完全坍方崩落到下方山谷,可以看到路橫生生被截斷。我們在此小休了一會,隨即便回程。

(疑似不老草的寄生植物,原來是穗花蛇菇)

若不去招惹山徑兩旁的雜草,就算是在有螞蝗多著稱的巴福越嶺古道,伺機而動的螞蝗又怎麼會有機會往你身上爬上來?偏偏我回程時就一直在注意路兩旁有沒有隱藏於草叢後的蘭花,後來果有發現(應該是快要過了花開時節的根節蘭吧),但卻得先撥去阻擋視線的枯枝親近它,這才能拍到蘭花的芳容;而或許就是在這個時候,螞蝗已經悄悄地爬上我的褲管,而我還不自知。

回到福山端,我沒有感覺雙腳有什麼異樣,所以也沒去檢查鞋襪上有沒有螞蝗。是一直到回到家中脫掉襪子,我才發現右腳的襪子上有一片血跡。果然是好樣的巴福螞蝗,終究我還是逃不過它的毒手。不過真正怵目驚心的卻是在我洗完澡「後」,一時覺得腳踝附近怎麼痛痛的,再仔細一看,小腿側邊竟然還有一道烏黑的血痕,連剛剛洗澡也沒能沖掉。而螞蝗咬過的地方還有明顯腫脹的傷口。螞蝗咬得如此之深,怎麼會在回家脫襪子的當時卻沒有發覺呢?因此我有點懷疑螞蝗是不是跟著我回家,現在也許還潛伏在某個陰暗處..。

看到螞蝗對我如此情意纏綿,誓死追隨;我就想起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中的趙敏。趙敏因為吃殷離的醋,便也在張無忌的手上咬上一口,還塗上讓傷口不易癒合的腐蝕藥水,讓張無忌的手上從此留下疤痕,用意就是想讓張無忌永遠記得她。

事隔10天後的現在,我一邊寫著遊記,一邊撫摸著右小腿螞蝗的咬痕..。螞蝗啊,螞蝗,你果然是叫我不想你也難。

本文日期:2007.10.28(11.6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相簿 | MPS

相關文章

28 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472-螞蝗姻親之路?福巴越嶺至6k大崩塌處(071028)”

  1. 冬烘先生 說:

    參考資料:

    http://www.keepon.com.tw/ActiveSite/Article/One.asp?ArticleID=18840 福山地區原點峰完結篇…檜山 2007.2.10 by 大雄

  2. 冬烘先生 說:

    八年前台北行腳30-拉拉山曾經從巴陵走向福山方向一直到氣象測候站附近。現在的規劃是如果沒有接駁的話,應該是從福山往巴陵走,但只走到登檜山為止,原路來回。最適合的季節是四月左右賞森氏杜鵑或是秋末、初冬賞楓。

  3. LKK山客 說:

    冬烘腳受傷是在哈盆或是巴福越嶺?

  4. Daniel 說:

    四年前的10月哈盆,腳傷持續半年左右,後來上象山打打腿之後才見好轉。這腳傷讓後來11月上北插變成是一件痛苦難當的事。

  5. lee 說:

    Daniel
    我才高興走巴福都遇上情意纏綿的螞蝗,原來冬烘伉儷先將螞蝗餵飽,我這次是有準備捐血所以前段有帶頭衝,可是未獲青睞。詳看你的旅記,你被螞蝗咬是因為手癢換來皮癢。被咬10天還有傷痕你也太細皮嫩肉了,我被咬前4天傷口有點紅,過後就像針孔一樣就消失了。
    當天大約遇20-30山友由福山上來。
    結論:輕鬆下坡你不走偏要走上坡的,我不是有eeeeeeeeee m

  6. 冬烘先生 說:

    Re:Lee兄,我是有收到您pass過來的資訊,不過一時忙就忘了。不過還是感謝啦,自己慢慢走比較沒有壓力,而且還可以隨意拍照。至於這次螞蝗只有我自個曾自詡為「不被螞蝗青睞的男人」一個人中獎,我家那口子雖然沿途一直碎碎念為何知道有螞蝗還帶她來,不過她反而安然無恙。

  7. lee 說:

    [我家那口子雖然沿途一直碎碎念為何知道有螞蝗還帶她來,不過她反而安然無恙。]這樣還好,我們那天有8位年輕的到吊橋已6.40,另外山羚隊的有位中年太太一上大羅蘭就開始罵老公,說明知我爬山的時間不久,竟然帶我走這麼長的路,大約罵5分鐘,依常理判決那位先生回家可能再挨罵幾天。

  8. LKK山客 說:

    嗯!把螞蝗想像成美女這個點子不錯—-粉有創意—-不錯歡
    但是——-牠根本就不是ㄚㄚㄚㄚㄚ
    活該冬烘會被碎碎念
    還好真正的美女沒被惡女(螞蝗)咬…..^_^!我說心疼甜姐兒肯定會被冬烘K……所以
    >>>>>還是說了!

  9. 冬烘先生 說:

    Re:Lee,LKK:感謝你們的關心,不過竟然不是關心我被螞蝗咬的如何,而是關心我有沒有被罵。呵呵。

  10. lee 說:

    冬烘先生
    我可沒說[關心你有沒有挨罵],同樣是男人我本來不想說,但是你又要我關心你被螞蝗咬的如何?所以我要稍微指正一下。新婚燕爾怎麼可以寫:[我家那口子雖然沿途一直碎碎念],這句話的語氣好像結婚很久的口氣,[我家那口子]應改為[我親愛的老婆大人]。[一直碎碎念]要改成比較有點嬌柔的語氣,說[一直碎碎念]就是不對。
    記住如不想常挨罵甜言蜜語是需要的。

  11. LKK山客 說:

    我和LEE大哥同感–第10篇留言。
    至於被螞蝗咬的傷勢不會多嚴重–頂多紅腫痛個幾週就消失了–男人身上的傷痕越多越性感–美女就不同了得把甜姐兒呵護好才行–美腿可不能留下疤痕哩!
    新婚燕爾就忍不住拈花惹草難怪新娘子發嬌嗔!!!

    呵呵!兩個L級的老人都站在美女那一邊…..冬烘下次旅記敘述可得小心啦,免得被太過入戲的兩老砲轟…..哈哈哈………
    笑聲響徹雲霄…………..

    冬烘新增摘龍眼那一篇我頗有共鳴喔!相信LEE大哥也是,大家都曾經是農家子弟。

  12. Kanto 說:

    Ha Ha
    有趣
    不知該說什麼好
    Ga Ba de!

  13. 冬烘先生 說:

    呵呵,不跟你們在福巴越嶺上的螞蝗作文章了。新寫一篇瑞里野薑花溪步道

  14. B C 說:

    2000年參加台北捷兔的巴福越嶺跑步, 花4個小時20分巴陵至福山, 雖然沒有太多時間慢慢欣賞, 但巴福越嶺步道真的是美極了. 冬烘先生的照片拍得美極了.

  15. 冬烘先生 說:

    Re:BC,謝謝讚美。莫非您是Lee兄介紹過來的?

  16. lee 說:

    B C
    2000年參加台北捷兔的巴福越嶺跑步,請問您現在還有參加台北捷兔嗎?若有請問hash name?

  17. B C 說:

    hash name: blue chip
    還常去THHH

  18. lee 說:

    blue chip
    我看了跑次從2000年9月巴福越嶺到現在你跑了214次你也真混,或許你有跑台灣熊,我呢?也是混258次,今年跑8次,我剛剛才在捷兔留言版和網管要我消失的次數。哈哈我們就是這樣亂七八糟。on on

  19. lee 說:

    補充一下
    冬烘先生看了不要笑我們在爭取跑次,那是要跟老婆報帳的有誤差代誌就大條了。

  20. 冬烘先生 說:

    Re lee兄,兩位兔友在冬烘居相見歡也算樂事。

  21. lee 說:

    冬烘先生要不要來台北捷兔參一腳。菜單如下:本週六汐止友蚋,半程21k馬拉松,我不去,下週六台北市內溝溪生態展示館,你走過的地區,但路線可能不一樣,要不要來看看我們怎樣玩。

  22. Daniel 說:

    Re:Lee兄,感謝邀約。我還是自由自在的慢慢走的好。

  23. B C 說:

    lee兄
    我1999年才加入TH3
    每年大概參加25次
    TBH3只去過一次
    冬烘先生如果到台北捷兔肯定是樂事

  24. lee 說:

    B C
    我們差不多時間參加捷兔,我也是TBH3只去過一次。旅聯網的冬烘版主、Tony等人太斯文了,參加捷兔我們會把他們帶壞?  哈哈

  25. lee 說:

    冬烘先生
    更正上篇
    是把你們嚇壞了。

  26. 冬烘先生 說:

    Re:Lee、BC兄,誰把誰帶壞(嚇壞)還不知道呢,哈。不過冬烘先生孤僻的很,不好玩,所以還是不要把你們帶壞好了。

  27. lee 說:

    冬烘先生
    經你這麼說who怕who,我登山的名言是,單人登山享受孤獨。
    我大部份時間登山連老婆都不帶,你做得到嗎?

  28. 冬烘先生 說:

    Re:Lee兄,您說:「我大部份時間登山連老婆都不帶,你做得到嗎?」。
    哈,我果然做不到。我老婆青春活力正盛,不讓她跟,只怕她跟我翻臉。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