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長源圳步道黃昏雨後之竹海)

小半天最著名的當屬孟宗竹海,那附近也是林爽文最後戰役的古戰場,日治時期開闢了一條長源圳貫穿竹林,而無巧不巧我們入住的桃花源民宿正好位在長源圳步道的入口旁。從小半天也可走產業道路到大石公,然後走樟空崙步道上銀杏森林或在武岫農圃用餐,不過這是第二天行程的規畫了。

長源圳完工於大正十三年(1924),參考旅遊網站資料反而比南投官網介紹的還要詳細。第一天傍晚沿著水圳步道走到往右上竹林山坡岔路往孟宗竹林古戰場,第二天早上才沿著水圳走到以水管接引瀑布的水源頭。這幾天午後多有雨,水圳步道有一處有小瀑奔來匯流。過小瀑不久還有一處崩坡,是以水管涵洞鋪設水橋的方式讓水圳流水可以接續。水圳步道中段就都在孟宗竹林中了。既然是沿著水圳旁走,步道起伏不多,鋪著石板也不會有泥濘之虞。而且好像沒有太多蚊子(?),竹林風景清幽,算是一條清爽宜人的輕鬆步道。

第一天傍晚先折往右上坡經過一大片孟宗竹林,來到右往露營區岔路時,不取;反而先取左繼續上坡。這時會經過鄉公所立的注意藍腹鷴出沒的告示。藍腹鷴只有在清晨與黃昏才會出來覓食,不過我們在這兩個時段都沒看到藍腹鷴出沒在竹林中。

走出竹林,陡上,不久就接回到產業道路。若是要回民宿應該取右順著產業道路下行。這時大寶跑得不見人影,猜他這麼大了,應該看得懂路口的渡假村方向的牌示,所以應該自己先跑回民宿了。但其實不然,後來這小子自述,他往反方向跑了,直到遇到一家餐廳才回頭,而且沒有由產業道路下行,而是又鑽回竹林,回到長源圳步道,原路折返。真是服了這個小孩。

(長源圳步道清晨透光之竹海)

由產業道路回民宿的途中,會經過露.山曉這處露營區。門口就是孟宗竹林古戰場紀念碑。對面另有一塊石碑述說林爽文事件的始末,後頭還有一間小廟,廟中有地基主石牌。最近剛讀過相關的書籍,比較瞭解鄉間常見的大眾爺、有應公、地基主等廟的來由…。

在林爽文最後戰役的古戰場旁的露營區,今晚露營地也是住得滿滿的。不知道其中可有人知曉林爽文事件嘉義之名的由來與福康安紀功碑台南赤崁樓的贔屭駝碑台南保安宮的白蓮聖母的關聯性?如果有的話,便可以在晚上講述這段奇譚給露友們聽,或許晚上就有人就算尿急也不敢出去上廁所了。

隔天清晨又來走一回長源圳步道,住得離步道口近就是有這個好處。早上的陽光穿透竹林,參差灑落在步道與水圳中的淙淙流水,光彩奪目。來到古戰場岔路,續沿水圳前行,可以從樹林縫隙中看見下方的北勢溪谷。大寶這回又跑在前頭,很快不見人影。

來到勿再前行的告示牌。但大寶無影無蹤,只得繼續深入找他。越往裡面走,水圳沿著岩壁開鑿的痕跡越明顯,雜草也越高,也沒有再鋪石板了,有些路段路基已經不完整,需踏石而過。而左邊步道邊坡看起來若是不小心踩空,就有可能滾落到萬丈深淵的樣子。如果是尋常小孩看到路窄草長應該不會繼續深入…。

我大聲呼喊大寶的名字,但沒有回應。開始擔心他會不會發生意外。於是要二寶跟伊阿娘先留在原地等,我自己快速往前推進。幸好,在步道的盡頭看見他了。步道的盡頭是沿著岩壁奔流而下的小瀑布,有幾條大鐵管從瀑布接引水源到水圳,大寶就站在瀑布下方沖激的石塊堆,因為沒路了,他也只好停下來,不然我想他還會繼續往前衝。於是不免想到孔子那個暴虎馮河的學生-子路。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當然,大寶又被機會教育了一番。

尋到大寶後,一家人原路退回到古戰場岔路處,取往古戰場岔路上坡,但這回上坡後取右往露營區。露營區被以黑布圍籬為界。不過聽聲音,大部分人都起床整理曬帳篷了,夏季畢竟天亮得早。從露營區往對面山頭望,山頂有塊茶園中有樹一棵。

走在孟宗竹林時,二寶說他有點頭昏,要大人背他。後來走出到古戰場碑時,老婆也說剛才在水圳步道盡頭那一帶時,她也感覺頭昏昏的。但兩人回到民宿之後,都恢復正常了。難道是…藍腹鷴怪我們打擾到牠吃早餐?

(露營地附近看上方茶園)

本文日期:2019.6.8 | 台南行腳 | 相簿 | GPX


長源圳生態步道路線圖 | Google map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