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石階步道有曲折

乍看像瓢蟲

鐵鍊上岩稜

會車

鳳求凰,知了、知了乎?

(岩稜上皇帝殿東峰)

麥門冬

東峰上

(東峰上回望西峰)

(東峰上往東南眺,這其中可有司公髻尾山?)

皇帝殿東峰岩稜望西峰

下東峰有一段枕木步道

(白鶴蘭三姊妹之,姊姊妹妹站起來之,打到我的頭了)

這一篇遊記經搜索枯腸後實在還是擠不出東西來,本來想就此「under construction」下去,卻有好事的人說話了:冬烘先生以往也曾寫一些跟出遊一點關係也沒有的東西啊,這次故技重施不就得了。這樣一講也有理,只是這次我連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也都扯不出來,真正的腦袋空空,也提不起勁來為賦新詞強說愁。有人就建議了可以套用阿里磅瀑布遊記的哀兵模式裝可憐啊,就說因為身體微恙所以只想針對特定主題略述一下之類的。

哈,這次我感冒是拖了有點久還沒好,所以真的是變笨了。但是變笨了這一招在磺溪頭古道遇到劉克襄那次用過了。於是又想到這次下皇帝殿東峰時看到步道旁的白鶴蘭三姊妹開得整齊精采,不如再來次蘭花會話吧。但是這回是在夏天爬皇帝殿熱的要命,天色亮晃晃的也沒有像上次蘭花會話時霧氣瀰漫的幽情,如果再來次蘭花會話,恐怕連我自己都會以為我真的瘋了。

蘭花會話這招行不通,那佛經版英文版村上春樹版的創意遊記模式呢?呵呵,偶一為之可,第二次再用就是了無新意,連自己都要瞧不起自己。那拉拉山看神木罰站的一塊錢模式呢?我想這招太絕了點,連自己都勸別人不可效法,豈可自己又再用來自打嘴吧?

於是有人又提議:不是還有那種開頭就遙想當年勇這招?什麼六年前就爬過皇帝殿,那時皇帝殿稜線多危險,又是英勇在兩個小山頭間如履平地嚇壞後生晚輩之類的。如果還嫌內容不足,還可加上岩稜上尋艷紅鹿子百合未果的心路歷程..。

於是我說這位讀者,您真是內行,竟然對冬烘先生偷懶的招數如數家珍。既然如此,我也不用費心想什麼招數來偷懶了,反正剛才這般胡謅,也又已經湊了兩三百字了。看看時候不早,也該使出我最常用的一招來耍賴,那就是累了,睏了,再也想不出什麼可寫了,這篇遊記就到此為止,冬烘先生要去睡覺了。

本文日期:2006.8.19 | 台北行腳 | MPS(GPS)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