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這是因為楓紅,因為芒花海,因為尋羊三部曲,所開始的旅行。

北部的天氣明顯受到大屯群山的阻隔。在外雙溪看雲層從東北方向大屯山區快速地推動,在大屯山區以南是朗朗晴空,但是北海岸或許會是陰雨。果不其然,過了小坪頂,天空開始飄著雨,只是天還是亮著的,因為太陽偏南方照著。

在「左中合流之右岸」看芒花海,跟去年相較好像少了一大半,取而代之的是新墾的菜園。在「左之無名橋」看湍急的溪流與岸邊的楓樹,楓還未紅。雨勢一陣陣,我沿著溪流在林中繞了一圈復又從林中鑽出,看見一對中年夫妻停好一輛小車走到橋上。在雨中,那位先生拿起短笛吹奏起似曾相識的曲調。我故意背對著他們,拿著相機拍攝那岸邊未紅的楓樹,而耳朵卻在聆聽那清亮的木笛聲,想要牢記那忘了歌名想不起歌詞的旋律。

(一號橋之芒草萋萋)

一曲畢,我卻聽到開關車門聲,原來那夫婦倆又回到小車,逕自往上面的路走了。我只是羨慕他們,能夠知道這條上面的路的好處,又有如此閒情雅緻來此吹笛。一曲結束,說走就走,卻不停留,竟能瀟灑至此。

一日之後,我本已連旋律都忘記,卻又突然靈光一閃:這位先生吹的當是「風中奇緣」,難怪我只有曲而無詞的印象。至於能在微風細雨中觀楓葉流水,巧聞妙音,也屬不俗之緣。

橋下溪流岸邊楓未紅,想必谷中的楓槭應仍是綠葉光景;此時天空還下著不大不小的雨,讓我在入口處猶豫一會。只是既已來此,姑且抱著些許對紅葉的期待。也許深谷之中,楓紅的較早。另外上回高遶後所見之林徑還算寬廣,頗令人印象深刻,這原本應該是條古道吧,但卻名不見經傳,也值得一探其終點。於是看看時間,十一點二十分,單程行走兩個小時,姑且定四點半之前回到登山口。

溪右岸觀芒

溪左岸觀芒

涉溪處奔流與叢林

古厝遺跡與竹之門

這條古道入口處依舊荒涼,芒草有一人高,必須走四、五分鐘才會穿出芒草叢,如果沒有抱定決心通過,大概會在此就打退堂鼓。穿過芒草叢之後,沿著溪走,都在溪邊林中。這山徑如果不能算古道,至少是條接引溪上游取水的路線。

來到過溪處,今天的溪水稍漲,必須脫鞋涉過。這個過溪點的好處在於看激盪的水流突然沒入蛇木與矮林之間,莫明所以之際,卻見些許紅葉點綴對面蒼蒼遠山。

過溪之後,右側的山谷,溪流奔騰激盪,景緻不輸哈盆的南勢溪。過溪後第八分鐘,再遇「中之一溪」來會,其實本來不會在意,只是突然發現怎麼左上比直行的登山條還多?左上的路是上次來所沒有見到的,莫非是可高遶亂石溪谷的捷徑?

本來依照左膝的情況,我是不該多爬這種濕滑的陡坡,而且如果繼續直行沿著溪走大概再十來分鐘就可以到紅葉谷。所以臨時起意走上這條陌生的左上急坡路,大概又是緣分吧。

只是走了二十來分,倒是越來越陡,雖然還能聽到右側流水聲,但卻也沒有再靠近溪岸邊過。雖然已經隱約感覺好像已在沿著陡坡上山,而紅葉溪谷應在右側下方山谷。只是現在才折返,怎能甘心?也許,上了山之後,可以在右側找到繞回紅葉谷的路吧。

只是連這一點也是空想,一直到上了稜線,樹木稀疏了些,風勢轉強夾帶雲霧從兩大山(?)之間穿透而來,令人連站也站不穩。看過周遭群山環繞,這時我才認清楚自己的處境,原來我一直沿著稜線上山。本來以為只是高遶,結果竟然直接來到意料中的終點。想到連要驗證楓紅了沒,都不可得;這一路執著地辛苦攀登,究竟為了什麼?

我想起今年雨中登大桶山的經驗,每每在我想要撤退的時候,總是會出現一些「什麼」來加強我走下去的念頭。但是今天,在這樹林與箭竹交界的山稜,除了讓我再次感受抽油煙機的淒風苦霧,我不知道還能期待什麼?

撥開那阻路惱人的箭竹,繼續往前走著,也許剩下的目的,只有攻下這無名的山頭而已。就在不再期待的此時,我看到了那蘭花。出乎意料,蘭花就在路旁等我。沒有特別隱藏,也沒有多加偽裝。就這樣以
半盛開的姿態等著我。

(綠花肖頭蕊蘭)
蘭花對我說:你來了啊。

我說:是啊,我來了。找了好久好久,終於來到這裡。看到你之後,我終於了解真正要的是什麼。

蘭花說:你找的並不是我啊。只有你不明白。你什麼都不懂。一直到楓葉都從這裡的樹上消失為止。

我以為我是懂得的。可是蘭花卻不再言語。

我說:因為私心珍愛你,不願讓人輕易接近你。我情願選擇讓此次苦心尋覓的遊記名為「無題」..。

或許是,不願承受太多關愛的你,什麼都不想要。也或許我所尋尋覓覓的完美只存在我心中,但我卻冀望在外面的紅塵世界尋找替代品,並習慣在那相似的身影上附加「生命中無法承受的完美期待」。所以你一直都想逃,而我依舊在痴痴地尋找。

(四公里處與支稜)

我離開蘭花走了。後來下山的途中,我又遇到了另一株被遺置在地上的蘭。蘭花無語,我自默默。雖有帶它回家的念頭曾經閃過腦海,但仍將它移放到離步道更遠的地方。因為如今我已沒有把握可以為它帶來幸福,也許在自然之中反而可以活得自在。

下山倒花了更久的時間,因此也不想去探那紅葉谷了。三點半回到登山口,雨還是斷斷續續下著,只是西邊的太陽會偶而探出雲端。而會隨著陽光的強弱靈活伸展的七彩長虹橋,以一個難得的完整半圓,大弧度的跨過溪的上下游。虹的兩端色彩尤其鮮豔。這是第一次能夠這麼清楚地把彩虹的七種顏色辨認出來。除了要有東邊飄雨西邊晴的天時之外,也要搭配以蓊鬱的青山為背景的地利。

我快速跑到路邊無芒草處拿起相機拍照,這道長虹竟然不是一張影像所可以涵括的。想要用接圖的方式用三張影像來組合,而陽光卻是硬要在快速流動的雲間玩捉迷藏。所以這彩虹也就不停地在變化它的姿態,我只好放棄接圖的想法。

本以為只有我因修得難得緣分,能在這幽靜少車的山間小路看見美麗彩虹。其實還有一對夫妻也在這條路上攜手散步。他們路過看到我在拍照,便問:「這樣的彩虹真是難得一見,不知道能不能照得起來?」是啊,越是人們所認為的美麗事物,往往就越是留不住。就算是留下了影像,但是相片還是難以表現那身歷其境所感受到的心動。

(古道出口與稍縱即逝的虹的緣分,山、細雨、雲)

(歸途中看雲縫之天空、斜陽、北海)

本文日期:2003.11.23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