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聽Tony講古

(聽Tony講古)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

這次很多人都覺得怎麼這麼快,waytogo周年登山活動又要舉辦了?一則是去年年底多雨延期延到怕了,所以今年提早公布;二來是,大家又老了一歲,更會覺得光陰似箭,歲月如梭。

還是要提一下為什麼會有旅聯網周年活動。初期是旅聯網幾個創始成員以集資贊助「waytogo」網域註冊費用之名而行登山聯誼之實。後來「以山會友」隨著大家年紀增長越來越重要,這個周年活動就欲罷不能。這次甚至有人提議,要不要旅聯網半年辦一次登山活動。半年一次的話,大家不就更覺得時間過得更快嗎?

按照每年慣例,蕭郎提出了九周年跟「九」有關的山與古道:

含有九字的山:
九仙山(和平)、九份坑山(雙溪) 、九分山(大同) 、九層坪山(石碇) 、九層嶺山(新化) 、九層源坑山(坪林) 、九紀山(石碇) 、九股山(蘇澳)(頭城)、(石碇) 、九芎坑山(石碇)(坪林)(梅山) 、九芎坪山(大湖)(梅山) 、九芎林山(石門)(坪林)(美濃) 、九芎根山(坪林) 、九芎湖山(新埔)(三星) 、九華山(基隆)(銅鑼)(信義) 、九龍山(平溪)(白河)(滿州) 、九棚山(滿州) 、九溪山(桃源) 、九重橋山(六甲) 、九個厝山(滿州) 、加九嶺(三峽) 、九湖山(牛角坑山)(銅鑼) 、九芎林角山(高梘頭山)(芎林)

含有九字的步道:
九寮溪步道(大同) 、九福步道(新埔) 、九蓮寺步道(士林) 、九芎坑古道(坪林) 、加九寮步道(烏來) 、大坑九號步道(北屯) ,還補上個九九峰步道(草屯)。

九周年要挑哪一座有九的路線?

蕭郎自從娶妻生子之後,變得務實。他也知道列出太多路線,大家難以選擇。於是自動將以上的路線篩選成下列:

扣除太遠太難太無趣之後:
1.九層坪山(石碇)
2.九芎坑山(石碇)
3.九芎林山(坪林)
4.九龍山(平溪)
5.九寮溪步道(大同)
6.九芎坑古道(坪林)
7.九芎林角山(高梘頭山)(芎林)
8.九芎湖山+九福步道(新埔)

但冬烘先生還是覺得九周年活動應該還是要有點花樣:

10/13(日)是九九重陽節,有沒有可能把路線走成九九?譬如平溪九龍山到石碇九芎坑山?

後來時間地點果然都不是像冬烘先生所想的這麼不切實際;還是依Tony兄的建議,就近南勢坑古道連走九芎坑山。箇中討論細節就略過不表了。

有新面孔加入。很想玩用屁股寫字的大地遊戲?

這次的活動有賴lee兄牽針引線,除了小鈐夫妻倆二度參與之外;還有在旅聯網發表文章最多的阿銘兄以及最近才從潛水到加入發表遊記陣容的Roger兄與羊咩咩和羊媽媽參與。小周兄也帶了一位山友同行。因此這次活動參加人數跟七周年一樣多。

九周年活動日期10/27那天在玉桂嶺二號橋的停車場集合。新加入的朋友跟老骨頭們第一次見面,我就來個逐一唱名介紹。我很想像年輕時候帶團康活動,要每個人用屁股寫自己的名字給大家猜。不過現場比年紀,竟然還是我最年輕。那就不拿這些幼稚把戲為難各位前輩了。大家就著身後的大峭壁為背景先來一張出發前的大合照。

古道上看見台灣根節蘭

(古道上看見台灣根節蘭)

南勢坑古道第一美女?
出發。還要沿著產業道路走30分鐘才會到真正的九芎坑山登山口。先經過一處姑娘廟,大家拍完照後很自然地集中聽古道達人Tony兄講故事。至於蕭郎航跡的愛用者Roger,就跟蕭郎討教GPS使用心得。

產業道路走到快盡頭。領隊蕭郎突然把大家引入右邊的草叢堆。原來那裏有一座連翹土地公廟。大夥紛紛拍照自不在話下。我看到字戀姊也很認真在拍。便從後頭拍一張她正在拍小土地公廟的模樣。認真的女人最美麗。本來想比照圳沽古道行,為此張相片下標:「南勢坑古道第一美女」。但突然驚覺不對,此次同行女性山友可不只字戀姊一人。厚此薄彼,會導致公憤。

跟字戀姊一路聊天。她說現在除了在大學兼課外,也有在台北兩處圖書館為小朋友說故事。中英日三國故事都有,不過是國語發音。她覺得跟小朋友說故事還比跟大學生上課更有成就感。因為小朋友是很真心喜歡聽她講故事。會爭先恐後地擠到最前面。所以到最後她都得維持現場小朋友秩序。

聽故事是我家兩個小朋友的最愛啊。可惜我們人在高雄。不過同樣也有兩個幼兒的基隆人-蕭郎,可就躍躍欲試。他想讓他老婆帶小孩去聽字戀姊說故事。也是kate很久沒看到字戀姊了,想去親近一番。

不過別人講故事都有化名,如胖叔叔、蘋果姊姊、蝴蝶姊姊,香蕉哥哥之類的。我就問字戀姊是否也有化名說故事?字戀姊說,沒有,就用真名。我建議她不如就沿用在「週週」時的「珍妮花」好了。字戀姊果然覺得「可以喔」。其實我只是在跟字戀姊開玩笑的。跟字戀姊爬山,沒大沒小地開玩笑,是莫大的樂趣。

不是狗話,也不是神話,而是P話

走入九芎坑山的真正登山口。不覺中我和Tony兄開始落後大隊人馬。一來是Tony兄先前走南勢坑古道也沒有太深入,所以這次沿途看到古厝駁坎停留拍照就花了一點時間。另外也是我覺得早晨射入古道的陽光太美麗,沿途經過的小溪流也很可愛,所以不急著走快。於是我們經過路旁一處石棚土地公時,都覺得前面的人沒有注意到嗎,怎麼一溜煙就不見人影?

不過後來我們聊到的話題轉到了智慧型手機。因為我提到昨晚雨傘大哥line我說他找不到登山鞋,所以今天無法跟我們一起爬山了。我對於對馬博橫斷還有夢的雨傘大哥竟然找不到登山鞋並不怎麼訝異(因為雨傘大哥這一年都在打鳥),反而是雨傘大哥竟然也趕上時代跟人家用起line來即時通比較有興趣。

因為提起了line。Tony兄就順便說到了他幾周前約以前老同事聚會二子坪時,大家都用line聯絡,只有他還在用email通知,還傻傻地等大家email回覆參加與否。而且因為他不怎麼使用智慧型手機,所以這次出門時就把智慧型手機留給小東打電動了。

Tony兄又提到未來的出書計畫。繼宜蘭的步道之後,暫時沒有要往中南部延伸的計畫,而是要將台北地區的山徑做個整理與補遺。就成本與市場考量這很合理。不過我也提醒Tony兄,在彰化與南投越嶺八卦山脈,應該有許多古道故事可寫。像是猴探井步道松柏坑,與清水岩。如果未來有出書的計畫,現在就要開始收集資料了。

Tony兄說他平常看到中南部的步道,就會用excel記錄下來…。真是可惜了,Tony兄擁有智慧手機卻沒有好好利用。我早就改用Evernote。

我拿出我的手機將常用的幾個APP與Tony兄分享使用心得。譬如用MyTrack紀錄航跡,回家後省去畫地圖的時間。用Evernote取代剪報與自己輸入,並可以在多個裝置自動同步…。登山活動也跟上時代潮流,更智慧化了。連登山補給站也出了APP。

Tony兄聽完了後嘆道,每次跟我們爬山都有收穫。他覺得去年我們建議他把廣告移到右邊欄去,以加快網頁載入的速度,這招很有效。

因為和Tony兄討論這些有的沒的。前行的眾人看我們久未跟上,果然在一處路口等我們。雖然沒有看起來不耐煩的樣子。

我也早已找好了理由:「我們又為了救一隻狗,耽擱了點時間。」(這是六周年活動的梗)。不過在場果然沒人相信這篇「狗話」。

Tony兄則說:「我們以為你們沒看到路旁的石棚土地公,所以停下來拍照。」不過字戀姊馬上回應:「你以為我們20幾隻眼睛會輸給你們兩個人8隻眼睛嗎?」言下之意,當然她也有看到石棚土地公了。所以她也不相信Tony兄說的「神話」。

螞蝗最愛綠油精

(螞蝗最愛綠油精)

又見蘭花,云胡不喜

一路行來,看到不少開花的台灣根節蘭。還有曾經我少見多怪,後來四周年行走耳空龜山發現沿路很多的綠花肖頭蕊蘭。最後竟然被字戀姊注意到某處樹上附著一叢石斛蘭。只是不知是春石斛還是秋石斛。(我現在想想不像是秋石斛的樣子。)Raymond兄提醒不能在遊記中標明發現野生石斛蘭的位置,不然可能幾天後就被有心人山採了。

途中遇到一組便裝來走此山的隊伍。由於此山路算是冷門,於是後來一路上我們不免都要猜測,他們是從哪裡走過來,又會在哪裡接駁之類的。

不久來到南勢坑古道與司公髻尾山的岔路口。眾人在此討論一番,因為從此上到司公髻尾山只消15分鐘。但是如果為了走完南勢坑古道而腰繞再循稜上山得再多花一個小時。此時小鈐腳有點痛。省力省時起見,自然也不用多想,就直接走往司公髻尾山了。

接下來陸續看到新穎的路牌與新建設的繩索。公家也把建設做到這少人的深山林中來了。因為看到這些建設,於是大家又聊到灣潭古道事件。從灣潭古道事件,又聊到當今的政治趣聞。套用「如果這不是..,那什麼才叫..」的造句法:「如果這不是錢太多沒處花,那什麼才叫做錢太多沒處花?」可平民老百姓又不覺得自己有錢。

爬山時這些時事只在談笑之間,等到上到司公髻尾山,看到360度的展望之後,全都拋諸腦後了。司空髻尾山有兩個三角點。往西可以看到皇帝殿,甚至台北101大樓。往東可以看到大舌湖。至於其他遠山我皆不認識。倒是山頂有立個牌示說明。

如風往事,盡付笑談中

司公髻尾山其實開車幾乎可以登頂。我上次來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十年前的往事至今還被同行的山友拿來取笑。不過因為有寫遊記,賴也賴不掉。只好說笑由人,自我解嘲。

當年只要有遊記發表(那時還沒旅聯網),大家都會很興致盎然地閱讀、回應。現在的讀者都被社群與即時通軟體分散了注意力,相對少人願意花時間看長篇大論。倒是Tony兄仍信誓旦旦地說,就算是他寫的遊記按讚的次數遠不如他女兒隨手PO的一張相片,他依然要堅持按照自己的方式來寫遊記。

不過山友偶爾才聚在一起,不聊聊沒來的人的八卦就太可惜了。小周兄就說,某君曾經這樣又那樣喔。可是你們聽過之後不能說是我講的喔。Tony兄回應,如果是這樣又那樣的事,我已經聽過某君自己說過了(我也有印象聽過類似的事情)。Tony兄又說,當然我們是不會講出去的,我們又沒有可以講的共通對象。

話雖如此,像這樣又那樣的事,最後一定又會傳回到某君的。而且是你不能告訴別人,這是我說的喔。

在司公髻尾山頂的涼亭用餐。風有點大,山頂有點冷。山頂有溫度計顯示17度。此次還有羊咩咩家族帶來水果,加上字戀姊也有帶水果來讓大家分享。感恩。

餐後在山頂眺望群山。蕭郎既已想好如何「不用」在三點半前回到登山口的糜爛行計畫。於是為了山上風大,就此下山去也。

螞蝗也愛綠油精?

往九芎坑山的山徑是約陡下兩百公尺的原始山徑,草木蔓生。我們隊伍較長,果然走在前頭的人把午睡中的螞蝗吵起來了,後頭的人-小周兄帶來的山友,中了一隻,緊吸在小腿肚不下來。小鈐這時送來綠油精,要讓螞蝗知難而退。

綠油精一滴下去。這吸血中的螞蝗,退是退了。卻是倒彈到綠油精罐子狹小的滴嘴裡頭去了。怎麼這麼巧?還是小吉用甩的,把螞蝗甩出來。不過後來一路上螞蝗繼續出沒,我們不斷地檢查褲管都有發現。連我自許為不被螞蝗青睞的男人,都發現有兩隻賴在褲管。字戀姊也想起了多年前七月半螞蝗上身的往事,破紀錄的有11隻。不過她已經忘記那次是去走哪一條路線。還是我記起來,豹子廚古道。因為那篇遊記,我全篇都只在交代螞蝗。

雖然螞蝗跟劉克襄沒關係,不過在九芎坑山休息時,我還是跟字戀姊提到在高雄遇到劉克襄的事情。字戀姊也知道劉克襄轉型成走入菜市場的男人了。不過她覺得如果跟劉克襄提起蕭郎,搞不好他還記得。(劉克襄曾寫過一篇向蕭郎致敬的文章)。

九芎坑山慶祝九周年合照

(九芎坑山慶祝九周年合照)

九芎坑山,兵分三路

來到九芎坑山,周遭是樹林,無展望。倒是有土地調查局圖根點一顆。以「九」之名,九芎坑山就是這次九周年活動的主角了。於是眾人在此拍了第三次大合照。

休息之餘,眾人也開始討論,眼下下山有三條路線:中間這條蕭郎沒走過,據說最陡。右側這條蕭郎走過,是冷門路線,倒木有許多。左側這條緩坡接到南勢坑古道。

lee兄沒等大家討論完,就先取左路,先行一步下山為我們煮水泡茶了。至於Roger兄只要蕭郎有走過的路線,他都有興趣,於是自願領一軍(阿銘兄和羊咩咩家族)走右路。至於不想逞強的其他人,也就走左路緩坡下山了。蕭郎沒走過中路,當然選中路。我和Tony兄以及小吉就跟著蕭郎走了。

中路應該是為了從南勢坑古道上到九芎坑山硬開出來的,途中有幾處不合理的巨石錯落的陡降,需要拉繩與找踏腳點。蕭郎走得飛快,一會兒不見人影。讓Tony兄笑說「從此蕭郎是路人」,還說要與我和小吉三人「不離不棄」。可見我們所走的山路頗不易與。

中路下山預計50分鐘,不過我們走了超過一小時。最後下山時,右路的Roger兄與阿銘兄先到。再來是中路軍。我們倒是不知道左路軍下山了沒有。反正剩下都是產業道路不虞迷途。所以右路與中路會合後,慢慢下行。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後會有期

途中看到野薑花盛開,又記起字戀姊曾經以野薑花入蛋花湯的事。蕭郎指引我們看中途他發現的一處玩水點。我們這才注意到這條南勢坑溪(?),溪水和緩,處處潭水,溪底為平整的岩盤,很適合溯溪。蕭郎看我很有興趣在拍潭水,便笑我說以後也沒有多少機會再來這裡。我想想也是。

回到停車處,lee兄正在泡咖啡與梨山茶。據他說已下山約半小時。Tony兄提到旁邊的土地公廟內有石柱上有大正年間的字樣。

喝茶喝咖啡在附近閒逛,左路的人也陸續回來了。這時我想歸還lee兄登山杖。以為正在泡茶的lee兄旁邊那輛車是他的。一問之下是Roger兄的。村上春樹新書「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中的汽車銷售員藍仔賣的就是這款車。

字戀姊看到。就說她老公說想買這款車給她換車,便一溜煙地鑽進車裡試試看她這種身高的人坐起來舒不舒服。車主很大方,也就開始為她介紹起這輛車了。如果字戀姊現在開的車還是之前我們在盤山坑古道爬山時,我誤K到的那輛,那的確是很有換車的理由。近乎苛求 v.s 神經大條,絕配。

隨後驅車往「山頂吔店」聚餐,雨傘大哥與老恩兄也趕來相會。點菜小周出馬,眾人吃得盡興。有時我真懷疑不是店家會煮菜,而是小周兄會點菜。當然山友相聚一堂,言談甚歡也許才是野味變珍饈的主因。

晚來的老恩兄坐在字戀姊旁邊,兩人正好鬥嘴鼓。會後老恩兄有點哀怨地說,他就知道會變成大家的開心果。我安慰他說,不是每個人都當得起梁山開心果的。

席中老恩兄因為小周兄帶來一位山友,而順便問到誰是字戀姊在旅聯網的「上線」。因為事隔多年連當事人都忘了,一時間Tony兄成為千夫所指。但其實答案就在當年的冬烘居留言板中…。

歡樂時間過得快,Tony兄提醒說時間差不多了。天下無不散宴席,於是就此散會,大家相約明年十周年再一起爬山。

我搭Tony兄車下山到後山埤站搭捷運,在木深路上遇到大塞車。原來有好幾輛大型遊覽車要下客用餐,把路給堵住了。因此在車上閒聊Facebook對生活的影響。有趣的是,最常在FB與Tony兄互動是小東那一群打棒球的小朋友。Tony兄儼然變成兒子與其同伴的大玩偶。生活的轉變何其快速,10年前我們一起爬山走古道時,那時候不僅小東還沒出生,連Facebook也沒個影。現在想來,生活也可以過得是很單純的。只是以前那個年代的單純生活已經回不去了。

本文日期:2013.10.27 | 台北行腳 | 相簿 | 蕭郎GDB

玉桂嶺二號橋至南勢坑古道、司公髻尾山、九芎坑山路線圖(引用蕭郎GDB製作)

相關文章

7 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568-waytogo 9 – 九芎坑山,九周年活動花絮(131027)”

  1. lee 說:

    如果我知道你有由平溪九龍山到石碇九芎坑山的夢幻花樣計畫,我一定第一個響應,我們可以先看看誤將石燭尖山洞當成魔神仔洞的山洞,然後登九龍山→九芎坑山,象徵旅聯網長長久久。
    南勢坑古道美女拍土地公廟的構圖實在是太傳神了,荒地、雜草、枯樹、老廟、美女。佳作一張。

    • 冬烘先生 說:

      真正的夢幻計畫是蕭郎規劃的候選行程中的九寮溪步道
      1.a石碇大溪墘→姑娘山→九層坪山→上鹿窟崙→紙寮坑古道(五小時)
      b石碇大溪墘→姑娘山→九層坪山→上鹿窟崙→松柏崎山→雞冠山(五小時)
      2.石碇玉桂嶺→九芎坑山→司公髻尾山→南勢坑古道(五小時)
      3.坪林大湖尾步道→九芎林山→源茂山(六小時)
      4.平溪國中→九龍山→峰頭尖→東勢格古道(六小時)
      5.a大同九寮溪步道→隘勇古道→崙埤池→九嫩茶園(五小時)(接駁)
      b大同九寮溪步道→隘勇古道→崙埤池→中嶺池→崙埤產道(六小時)(接駁)
      6.a坪林九芎坑古道→九芎坑山→司公髻尾山→南山寺(五小時)(接駁)
      b坪林九芎坑古道→九芎坑山→司公髻尾山→石碇九芎坑山→玉桂嶺(六小時)(接駁)

      不過最哈九寮溪步道的人,正好也是PTT俱樂部的永久常任理事。他怕遠征宜蘭費時太久,回家後被…,所以只好就近挑石碇的。

      至於九九連走的路線,Lee兄也想得很妙。不過蕭郎認為九龍山與九芎坑山分屬兩座山區。倒是石碇九芎坑山跟坪林九芎坑山位於司公髻尾山兩側,可以連登。但是接駁都頗遠。

      我把蕭郎這些規劃寫出來的原因是,一方面讓大家知道,周年活動幕後有許多規劃作業;一方面是這些路線雖然本次周年活動沒派上用場,但是有興趣想走的人可以按照蕭郎規劃走一遭。

  2. lee 說:

    規劃路線和選擇路線,旁人看似簡單,唯有實際操作才知道個中三昧!總之謝謝啦!
    我不知道誰不是PTT俱樂部的永久會員,我在回家的途中就接了兩通電話,真懷念以前沒有手機的日子,哈哈哈!

  3. lee 說:

    說到智慧型手機,我沒有。
    今晚和我兒子聊天,他說家裡如果有五歲以下的小朋友,千萬不要讓他們碰到智慧型手機,否則對眼睛會很不好。
    另外我聽到一家泳鏡製造廠的業務說,近幾年他們賣近視泳鏡的業績比普通泳鏡高,就是拜智慧型手機之賜,你們家有兩位小朋友要多多注意眼睛的問題。

    • 冬烘先生 說:

      這種裝置的面板會發出藍光很傷眼睛,就算大人也一樣。嚴重的話會引起黃斑性病變。
      我老婆對小孩這方面的管控很嚴格。雖然我家那個捷運小達人一度很喜歡用我的手機滑google地圖。
      如果沒有智慧型手機,就請繼續保持下去吧。因為一旦擁有,就離不開它帶來的便利性了。

  4. Jennifer 說:

    。。。很有換車的理由。近乎苛求 v.s 神經大條,絕配。。。。

    Who is who? you or me ?

    Why?

    • 冬烘先生 說:

      字戀姊現在開的車還是當年我K到的那輛嗎?如果是的話,已經快十年了。妳老公想幫妳換車,就請欣然接受吧。不然我也會一直記得我把你的車K到了。(原諒我吧,深深的懺悔中)
      至於後面那句話前半段是該車商的廣告詞;後半段是我有感而發。算是我胡言亂語,請不用在意。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