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表情像是要出草@摘星坡)

旅聯網週年登山本來只是創始成員內部行程,成員以贊助「waytogo」網域註冊費為由,行登山聚會聯絡感情之實。早期為旅聯網註冊「waytogo」的老恩兄每年十月收到網域名稱續租帳單,便知道要啟動年度聚餐活動了。在2006年的第二次年度聚會前,蕭郎提議以後周年活動的行程路線以當年度數字找個山或古道來走,譬如二周年蕭郎就提議當時大部分山友尚未走過的「二層坪古道」。從此以年度數字之名的行程成為慣例。

規則確立,活動路線也都順理成章委託蕭郎一起規畫了。今年蕭郎也列出了以「七」開頭的山與古道:

七開頭的山不多,且大都為鳥山,我想大概只能選七星山囉。
七星山、七股山、中七股山、下七股山(陽明山)
七分寮山、七斗山(基隆)
七坑山(瑞芳) 七兄弟山(頭城) 七星嶺(蘇澳) 七里香山(造橋)

我覺得雖然七星山可能是最佳選擇,但眾山友爬過七星山不知多少次了,便建議蕭郎「如果是七星山,路線規劃上湊足陽明山區以七開頭的七個地點成為真正的”七星”?」我本意是若把七股山那幾個都納入,這樣應該應可勉強湊足七個地點。不過蕭郎果然不是簡單人物,馬上就在七星山區找到七個以「七星」之名的地點,並串成環型路線:「可以從小油坑起登→七星瀑布→夢幻湖→七星公園→七星山東峰→七星山→七星錐→七星山南峰→七星池。」

這條路線一提出,大家都覺得很有創意,躍躍欲試。久未參與活動的小恐龍報名了,小周兄找了兩位神秘嘉賓,熱心的LKK與Lee慫恿了近年加入旅記發表行列的小鈐共襄盛舉。人數已達13人,也是周年活動少見盛況。至於舉行日期,本也想依近年慣例「冬烘為丈母娘祝壽日,便是旅聯網山友聚會時」,但今年太座恩賜放牛吃草;於是今年我本想等字戀姊回國後再舉辦。蕭郎則考慮接近年底開天窗的機會大增。於是我從11月接下來三個禮拜,先挑出11月20日讓大家有個參考依據。「1120」無巧不巧,正好是七星山的高度。至此時間與地點,大家都無異議,就等到時候老天爺賞臉給個好天氣。

(聽風的歌@七星東峰)

因為少見冬季還有南方低氣壓北移,1120那一周已經連續下雨吹起東南風一段時間了。諸葛孔明曾說知曉天文地理是軍師基本技能,其實登山客應該也要有這些知識。赤壁之戰在冬季,吳劉聯軍想要用火攻曹軍。孔明對周瑜說,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旅聯網周年活動也在冬季,萬事俱備就怕東風過盛帶來太多雨。這一周雨下到星期五終於中場休息,但其實只是原本北移的低氣壓轉成鋒面,即將於星期六再度往南移經過台灣,到時候又會帶來大雨。關鍵處在於這鋒面會在台灣停留多久。氣象局的預報一開始說雨勢可能在周日減緩,但完全放晴要到周二。我覺得可能這鋒面因為是南方低氣壓北上,已經下了一周雨,後勁應該不強。所以決定照計畫北上,週六晚上看天氣最後狀況決定活動是否如期。

實際的情況是,星期六早上天氣大好,於是擔心鋒面延遲下來,會不會也延遲離開。星期六下午果然開始下起雨,這雨勢連逛士林官邸看菊花都有點為難,何況要走七星山芒草堆?星期六晚上七時,外出用餐時,淡水雨勢不大。這鋒面果然來得快去得也快,氣象局預告的明日下雨機率已經下修至30%,與領隊蕭郎電話確認明日活動如期舉行。同行山友也繼續在網路上回報各地天氣與出發狀況。團體登山活動,人和與天時地利一樣重要。

星期天早上八點在後山埤捷運站搭Tony兄便車從平等里上陽明山。途中討論到已經歇業的川瀨與儷人雙瀑路況。又聊到蕭郎有無生第二個小孩的計畫。蕭郎說今年努力看看。Tony兄則提到因女兒讀最高學府的中文系,近來常常上陽明山。閒聊之間,車已過了竹子湖,地面是乾的,也沒有起霧,看來老天爺果然賞臉。

九點半前來到小油坑,室外溫度13度,相對濕度99%。進入遊客中心內避風並等待所有參與成員到齊。遊客中心的工作人員對於我們這一行人很好奇,要我們填滿意度問券,獎品是七星山區步道簡介一份。我回應說今天我們就是要把所有以七為名的山頭都走過一次,工作人員連忙說七股山可不能去。後來Lee兄也把人氣作家Tony兄出賣給工作人員知曉。工作人員見到偶像本尊,大喜之餘主動要幫我們這一群人拍出發前的團體合照。

有許多人還是第一次見面,出發前大家各自報上姓名認識彼此臉孔。老恩兄質疑為何不是由我來做個總介紹?不過如果真要我來帶團康的話,是要大家用屁股寫自己名字來介紹的。

我又說明今天的七星連走路線是由蕭郎規劃的。意思是本日行程進度由蕭郎管控,成員聽他號令就是。不過從小油坑出發後,大隊人馬就不聽指揮自動兵分兩路,分由車道與步道來到七星瀑布上方的展望台。等待眾人到齊時,小周兄帶來的朋友-三元兄,從背後拔出吉他,對著竹子山自彈自唱起來。

(LKK夫婦本要示範恐龍如何接吻)

本日七星連走第一站「七星瀑布」就在陽金公路路旁涼亭後方,Lee兄說平常這種小瀑布根本不會想來。不過想當年南港茅草埔山北峰,松山五分埔山這兩座鳥山也是因蕭郎千山行而名。

從涼亭旁的人車步道的石階步道來到中湖戰備道與陽金公路路口,這一條路線風景也不錯,不過號稱行走陽明山區多年的眾人也很少人走過。

沿著中湖戰備道往夢幻湖方向行,一路上都在展望對面七股山山勢。走進往教育電台岔路後,不多久來到滿水位的夢幻湖。夢幻湖這幾年經過生態志工的整理與防漏一直維持在有水的狀態。我上次遊夢幻湖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時候的夢幻湖沒什麼水,而且常常在乾涸的湖底常常看到有宗教儀式進行後的痕跡。

第二站「七星公園」好像更久沒來了,時間久到以為上方的亭子就是七星公園。事實上七星公園是步道下方的大草地,可以眺望紗帽山、淡水河與關渡平原。來到這裡,老天爺更賞臉了,直接把雲霧散去露出陽光,大夥以七星山東峰為背景在草地上的石塊群上拍團體照。風還是很大,在等待出發的空檔躲在石頭空隙中避風。

續行陡上高度約200公尺往七星山東峰,沿途不斷回頭眺望七星公園那邊明亮的景色。芒草浪隨強風翻捲,半山腰已經是風霧大盛,衣服顏色鮮明的登山者在蒼茫天地間分外顯眼。

登頂第三站「七星山東峰」。我把GPS放在三等三角點基石上定位與照相,有路過山友怪我動作太慢延誤他打卡。

上山打卡真的開始流行起來了?不過打卡是不用把手機真的放在基石上的,反正這附近都可叫做七星東峰。再來是,其實我有試過此處收不到3G訊號,也送不出3G訊號,沒有辦法連網自然也打不了卡。

三元兄雖然背著吉他上山,不過速度不落人後。上山後又拔出吉他要唱歌。不過他這兩次彈吉他的時機都不好。第一次是大隊剛出發在展望台暫停時間不長,所以一曲未竟就得草草上路。第二次在七星東峰上彈吉他,風強霧大又冷的很。吉他聲與歌聲都被風聲蓋過了。風太大,三元兄歌譜拿不穩,LKK山客坐在旁邊幫忙拿著讓三元兄專心彈琴唱歌。LKK的老公在一旁走來走去,卻也不敢離老婆太遠。

(難得七星南峰天氣晴)

其實今天行程有暗藏玄機,我們今天走過的七星正好以陰晴順序交替呈現。也就是第三站七星山東峰起霧,第四站七星山主峰就是放晴。由於放晴便可以眺望等一下要去的凱達格蘭聖陵與七星南峰相對位置。蕭郎對循稜的山路會通到哪裡很有興趣(從等高線地圖看來也許就是七星池?)。小周兄引薦他今天的第二位神秘嘉賓,對七星池異常著迷去過無數次的小草N號志工,因有事中午才在七星山上跟我們會合(版主OS:很久沒寫遊記了)。Lee兄在七星山頂巧遇兔友,正好請他幫我們拍個大合照。(Lee兄自白:所以人真的不能做壞事,到哪裡都可能遇到熟人)

七星山頂沒有待多久就下山了。在凱達格蘭聖稜轉進箭竹叢中,路面泥濘不堪。不多久來到恐龍接吻巨石。6年前我帶著開心少女隊來到這裡,請眾女與恐龍塔合照一張,標題為「相親相愛的恐龍們」。聰明的Ellie說我這是雙關語,當時我不想討打怎能承認。事隔多年,恐龍之一已經變成我老婆了,認不認就無所謂了。

看到大家在拍恐龍接吻石,本請想LKK夫婦在恐龍塔下當模特兒示範接吻。LKK推說怕我們不敢看。我說只要你們敢上,我們一定敢拍,拍完之後還一定敢po上網,按分享,讓更多人來給你們按讚。

在恐龍塔突然發現三元兄沒有跟進來,於是Lee兄回轉到石階步道去聯絡(恐龍塔沒信號),確認三元兄的確是錯過凱達格蘭聖陵的岔路直接走步道下山,而且已經抵達遊客中心。不過我覺得這也是天意安排。不然三元兄在面對接下來的路程中的箭竹芒草叢,揹著吉他就很難翻滾了。

我們從恐龍塔後方的小徑,先去探了山坡上的兩座山神廟以及一座有龜紋石的錐狀山,山腹中有一洞穴,據說可以通到陽明山中山樓。但如果外星人要來接的話,直接到中山樓去就好了,幹嘛還要人先費許多勁爬到這裡。

從山神廟下到凱達格蘭祭壇前的半月池,現在也看不太出新月形水池模樣。第五站「七星錐」的確切所指與位置,經過蕭郎查資料考證,七星錐指的是面對祭壇的山壁下的堆積的三角形石塊的立面。

此處位於樹林中風小,但可惜因潮濕無可坐之處。大夥在此吃帶來的乾糧。突聞老恩兄大聲呼叫,原來是他今天帶來的中餐被外星人給搶走了-說錯,是放在三元兄包包給一起帶下山了。

用完餐,眾人一起去爬後方的凱達格蘭山,由於山頂腹地不大,所以只有幾個人代表登頂。頂上風勢強勁,周圍雲霧流動旺盛。如果不是親臨其顛實難體會快要被風吹跑的感覺。

下了山又跟著Lee兄去看了十字架水泥柱,我和Tony兄共同的疑問是,以前好像是插在凱達格蘭山那裏的水泥四方體上?

回到祭壇前,這時凱達格蘭山的雲霧已散,錐狀山形很明顯突出,難怪會被認為是人為建造的金字塔。

(七星池上方,真正叫做如臨深淵)

離開凱達格蘭聖陵回到主步道,馬上又鑽入另一處箭竹叢上七星南峰,遇到志工正在整理山徑。我已經忘記有沒有登頂過七星南峰,因為那次是一個糊塗天氣,視野茫茫,不知何處是山頂。今日第六站「七星南峰」又放晴了。從七星南峰上展望七星主東峰的草坡,小周兄讚說實在有登大山所見的景觀氣勢啊。我則關注於對面小山被強風吹襲一片棕色芒草區,起伏頗有韻律。

七星南峰山頂風大,大夥拍夠了美景下山回到主線步道上。不多久雲霧又籠罩山區像是在下雨,所以剛剛是老天爺特別打開天空雲層讓我們拍照的。

蕭郎提議接下來往七星池由小草N號志工來帶路,他將帶領我們由上而下一次飽覽七星池上中下池美景。不過我們得要有心理準備要穿越芒草堆。此是難得機會因此沒有人退縮,我們於是從一棵昆欄樹旁鑽入芒草堆,跟著小草進入一大堆芒草與箭竹的國度。

小草N號志工雖說芒草堆實際走起來並不長,不過我們越深入就越心驚,因為幾乎全無路跡,就算曾經有路跡應該也很快就被芒草覆蓋了。看起來這應該是憑著方向感硬幹的。途中終於有山友問小草N號志工是怎麼找到這條路的。小草回說當初也是為了尋找七星池上池從GPS大概抓一個方向就切進來了,隱約覺得有路,應該也有前人走過。

我們正走在稜線邊坡上,右側就是深淵危崖,在小草領路下在芒草堆裏頭鑽來鑽去。後來漸漸可以看到七星池了,大家依序在懸崖邊拍照。今天的上池沒有水。不過中池和下池水位滿滿。我們一般人以前在下面看到的應該都是下池。小草本來擔心霧太濃,便無法從上方山坡(小草稱之為摘星坡)看到池水。不過這回老天還是繼續幫忙,雖然霧擋住了看竹子山的視線,不過眼下這個七星池所在的山谷是一覽無遺的。

隨著繼續往前方芒草堆推進,所看見的山谷中的七星池角度也就不同,大家雖身在芒草堆中,也忘記辛苦。不過走著走著,前方竟然冒出一個人,還對著我們笑,還等著我們走過去。如果是自己一個人走這樣的路,應該會心驚膽戰吧。後來小草與那個人-阿忠相認。阿忠也是個奇人,據說今天是溯溪游泳上來的。自稱曾登大尖後山十多次,此舉可令蕭郎佩服不已。小草說接下來的路由阿忠帶隊,他會帶我們走下摘星坡直達七星池。小草自己前軍做後軍押隊去了。

不過剛剛小草帶我們走過的那一段比人高的芒草堆,我們已經走得個個表情凝重像要去出草。接下來阿忠帶我們走的急下坡穿過箭竹叢才是把大家搞得人仰馬翻。箭竹坡本無路,阿忠也沒用過GPS,真不知他是怎麼辨識出路來的。一開始還可以踩在地面用撥開箭竹叢的方式鑽伏。後來橫擋前方的箭竹叢實在太厚太密,改成用身體翻滾上去,來個「懶驢打滾」這才得以前進。又到後來,乾脆踩在乾枯的箭竹叢上直接做「草上飛」。

這時大隊因為在箭竹叢中推進,很難一個接著一個,因而被拉長成為兩組。一組是阿忠、小鈐夫婦以及小恐龍在前,我和雨傘大哥居中策應。後面的人就不知為何遲遲沒有跟過來。事後才聽小周兄提起,原來是發生好笑的事情而耽擱了。小周兄說可惜一時心軟沒有錄下精彩畫面。據說當時情形是,老恩兄一時腳陷在箭竹堆中,且被勾住了,想要在箭竹堆上翻身擺脫。豈料翻身之後不僅未能擺脫箭竹糾纏,還因此弄了個四腳朝天,動彈不得,沒有施力處,無法靠自力脫身。

我猜可能是因為大夥笑到肚子痛,又不想那麼快去救他。因此便下來慢了。

總算我們擺脫了箭竹坡接回到傳統進七星池路線來到七星池畔。這時的七星池畔可安靜了,水波雖然持續向岸邊漫過來,但也只是輕輕的引不起聲響。跟我們剛剛在摘星坡上的迎風豪邁有強烈對比。

天色漸暗,在七星池畔拍完大合照後,趕快走出芒草堆路線退回主步道上,此時正好遇到夕陽西下,以七星山的芒花海為襯,令人陶醉。我們一定早就醉了,不然剛剛在摘星坡上怎麼會走得東倒西歪,跌跌撞撞?

全員回到小油坑登山口後,就地解散。老班底還有正事要辦,便由小周帶領驅車往竹子湖野菜屋聚餐去。星期天傍晚竹子湖的餐廳已沒有什麼客人,何況野菜屋還在更裡面。

所謂富過三代才懂吃,點菜小周果非浪得虛名,在店家的菜單中精心挑選平常難得一吃的多道野菜,後來果然大家一掃而空,盤盤見底。席間我說明旅聯網程式經過調校,加上旅聯網網站去年底已與冬烘居網站切割,不再共處同一空間;所以今年四月間被godaddy強制關站的情況應該暫時不會發生。反而是旅聯網的粉絲少的可憐,請交遊廣闊的小周兄與老恩兄明年聚會前各拉一千個粉絲進來。果然兩人聞言面有難色。

我當然是開玩笑的,輕鬆爬山最快樂。雨傘大哥提到三個月後將恢復高山行程,並且極度慫恿Tony兄跟他一起爬高山。另外就是明年八周年是要爬八仙山?八連溪?八達嶺?八通關?還是適合親子同遊的八仙樂園?據說也已經開始在熱烈討論了。

相關影片:
夢幻湖的蛙鳴
七星東峰的歌聲是風聲
凱達格蘭山的強風吹襲
七星山南峰上的強風吹襲
強風中的摘星坡與安靜的七星池

(兩忘芒草堆裡)

本文日期:2011.11.20 | 台北行腳 | 相簿 | MPS(GPS)


(七星山區七星連走登山路線圖)

從暖暖東勢坑走十分古道上五分山由龍門山稜線回東勢坑環形路線圖

相關文章

7 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564-以waytogo 7之名的七星連走(111120)”

  1. lee 說:

    箭竹坡上因為通過困難,進度緩慢,又有東北季風強力吹襲,在天氣冷的情況下,小周第一個中標,腳抽筋,而且是抽筋緩和後又抽筋一次,所以後面就沒跟上。
    另外老恩也是非戰之罪,腳被勾住後結果四腳朝天,還是腳高頭低,躺在箭竹堆上,沒辦法使力,我們嘗試兩人接力,就是一個拉一個,可是使不上力,拉不起來,後來我下到老恩的右下方,拉老恩的左手,讓他身體側翻才站起來,這個過程我們幾個都沒有笑,不像你們事後知道的人哈哈大笑。
    真沒有同情心!

    • 冬烘先生 說:

      小周兄在前段芒草堆時腳就已經抽筋,不過後來又抽筋第二次這我就不知道。那時頗擔心隊中多位身體曾受過傷的人要如何通過後段的箭竹陡坡。不過幸好最後大家都平安通過了。
      另外小周兄以開玩笑的口氣說,他覺得把老恩兄受困的情形錄下來有點殘忍;這才讓我們更加去想像那個慘況發生的「畫面」,所以也不能全怪我們聽者沒有同情心。

  2. lee 說:

    小周抽筋是同一個地點連續兩次抽筋,我當時也怕在箭竹坡上時間拖久,怕再有別人出狀況,所以有催大家盡快通過,還好大家都平安通過了,這段箭竹坡上奮戰將是大家難忘的回憶。

  3. 小鈐 說:

    阿忠前輩…有告訴我,大尖後山 他爬了十次,只有5次,成功攻頂~
    跟了他後面走..才知他的腳程如此敏捷…..真的很佩服他的腳程~
    看了留言後…腳抽筋的確走的比較困難~ 我也一樣… 踏上箭竹堆上面,因高低有差異,嬌小的我…腳也小抽筋了2次,
    還好…尚可行走…又看後面慢了速度,我也順便小休息一下就好了~
    看來這次的精彩路段…是每個人的美好記憶呢 ^^

  4. […] (7)   冬烘居的部落格 台北行腳564-以waytogo 7之名的七星連走(111120) […]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