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平溪火燒寮潺潺溪水悠悠遠山青青草地猶如世外桃源)

古道變成賞花行(山月桃)

這次的古道行從平溪的火燒寮越過枋山坑山鞍部到雙溪的盤山坑,然後還要越過枋山坑山去尋找大正時期的土地公廟。這條古道的存在的確有其道理,如果在平雙公路(北38,台二丙)還沒開通之前,位於盤山坑的住家越嶺到火燒寮不用一個小時,即可續沿溪谷到基隆河畔的平溪與十分。然而週遭的產業道路開通之後,這條古道自然沒落了。

不過今日到此所遇見的生活在此的人們卻都大多悠然自得,還有人說他的父親就是在火燒寮的深山中自己蓋屋,自耕自種,不為何事,純粹修養心性。我們今天走在這條據說十幾年來少人行走的古道上,卻見路跡甚清楚,雜草也都未漫到山徑來;等到上到鞍部看到週遭散落一地的鳥網之後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古道維護的如此良好,竟然還多靠了補鳥人的常常行走。

我們大概花不到一個小時就從平溪的火燒寮登山口越嶺走到雙溪盤山坑的產業道路盡頭的民宅。我們一直很想從這裏再直接爬上到高度落差約四百公尺的枋山坑山,但民宅的老婆婆卻斬釘截鐵的說,後面沒有路了,只有他們以前「作食」時的路啦。我也是覺得從這裏上山的確是硬幹。不過大家對於原路折回興趣缺缺,於是便決定往前沿著盤山坑溪上行探探看,如果不行就原路折回。而我們這一探,在山中待了四、五個小時,在很接近稜線的地方卻還在無路找路的情況,大概是本古道探索團最艱難的一次了。

雖然路程的確艱險,不過此行收穫卻也甚豐,我們重新發掘了一處溪畔的水泥菁礐遺址,字戀姊還告訴我們去辨認昔日只有日本貴族庭院中才會有的竹柏。而我在看到許多種類的蘭花,包括一路上不時出現的羊耳蘭,紫色奇形的花瓣美到不行。最令我驚喜的是,當是在決定原路撤回的途中不經意發現稀有的一葉鍾馗蘭,它的花形迥異一般蘭花根節蘭,也是我兩個禮拜前上大屯山區要找的第二種花。實在不禁要令人讚嘆:四月真是尋找野生蘭花的好季節啊。當然也要多虧這條從盤山坑直接要攻上枋山坑山的路,實在是人煙罕至連登山條與標誌都無一個。我猜會不會自從山上的柳杉造林結束之後,就再也沒有人從這裏上山了呢?

初入古道所見之樹

芳線柱蘭

穗花斑葉蘭

鞍部附近的台灣月桃

鞍部附近的大錦蘭

近盤山坑的半枝蓮

近盤山坑的夏枯

盤山坑崩壞的古厝

古道農戶旁的柚子花

紅花羊耳蒜

紅花羊耳蒜特化之花瓣

台灣羊耳蒜

跟紅花羊耳蒜唇瓣不太一樣

(男人的聖品–天仙果)

因此若是這條路一開始就沒什麼好探的,我們也許就會快快折回去找我們原先要看的土地公廟了。那我們今天也就不會在靠近山頭的地方為了找路來回跟斜坡奮戰而把自己搞得髒兮兮甚至遍體鱗傷了。但或許我們就不會見識到原來盤山坑溪旁也有菁礐,而我們也不會在高處又誤往下坡結果竟讓我找到夢中肖想之花。(我當時跟我們的盤山坑古道第一美女說:迷途也有好處,搞不好我們因此發現了新品種的蘭花。結果我此話一出,反被美女笑說,不要肖想了。哈哈。)

下了枋山坑山之後,我們的美女說剛才陡下坡之後膝蓋酸疼的很,想在盤山坑民宅等我回火燒寮後去把她的香車開過來接她。說是簡單,但其實從火燒寮開車到盤山坑的路線就是剛才所描述的,必須從火燒寮到十分、柑腳再走坪雙進到盤山坑的一大圈。但難得字戀姐如此信任我,我也就在最短的時間飛車翻山越嶺過隧道去接她。雖然忙中有點小出槌,但等我繞過柑腳過了柑林國小,就看見字戀姊坐在威惠廟前,原來她已被好心人從盤山坑順路載了出來到柑腳,沿途因此還發現三座古樸的土地公廟。而我倒是在柑林國小附近看到藍鵲家族成群飛翔(柑林國小的校牆上的圖畫就是以藍鵲為主題)。所以雙溪這個小鄉村真是藍鵲、古道、土地公廟多啊。

盤山坑溪畔菁礐現形中

竹柏與菁礐遺址

(難得一見的大屯鍾馗蘭)

(果然是一葉)

本文日期:2006.4.9 | 台北行腳 | MPS(GPS)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