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走茶山古道往林家草厝喫茶去)

早在幾個禮拜前,學妹Sarah便說多月未打牌(橋牌),頗覺言語乏味,面目可憎,於是要約一天找大夥來玩牌。不過光是打牌似乎有點浪費生命,於是下午也可去爬個輕鬆小山。然而成行的1/27卻是寒流最強的一天,我安排先走茶山古道去林家草厝買有人預約要的東方美人茶,牌呢留到晚上回南港之後再打。

其實按照我原定計畫是要兩邊接駁的;從炮子崙步道進入,繞到猴山岳山腰經林家草厝由茶山古道出的一個環形。不過因為此次天氣寒冷,而且出發甚晚,所以改直接走茶山古道到林家草厝找茶去。

茶山古道我已走過多次,每次都受到林家好茶招待(040808,040821,060527),這次自然也不例外。茶山古道雖然一路上坡,但是應不難行,不過穿著厚重衣服的眾人還是走得氣喘噓噓。然後在快到林家水田時,我卻認出迎面而來的不就是林家婆婆嗎?

婆婆說她正要拿著牛奶埔去流星花園(她兒子開在阿柔洋道路上的土雞城)。我們都說這路程有點遠耶,回來時只怕要摸黑走山路?不過婆婆似乎不嫌遠,也沒忘記要招呼我們要去她家喝茶。當我正在納悶如果婆婆不在屋裡,那我們難道又得闖進人家門大剌剌地自動泡起茶了嗎?這可不好意思。不過我的納悶還沒結束,婆婆已經隔著山谷呼喚
了幾聲「阿川..去泡茶」。正是婆婆臨去前還不忘招呼她的兒子來泡茶給我們喝。真是好客的一家人。

(正在泡東方美人茶的阿川幻影手)

我們走過了水田,上到草厝旁,陪同林家母雞妞妞一起看了一會她家主人林家老伯劈柴火的老當益壯之後,才又走到上方鐵皮屋。本來也沒抱著希望的看看屋內,這時卻從茶園下來一個人,就是婆婆的兒子阿川啦。他剛才一定很納悶,媽媽叫他來為客人泡茶,怎麼人一直都沒出現?總之阿川跟他的媽媽一樣好客,馬上就把我們讓進了屋內泡茶。下午天氣變冷,路過此處的登山客雖有但不多,阿川正好專心應付我們這幾個專門來找茶的不速之客。

同行的飼料雞群與開心少女隊都有點驚訝我跟林媽媽和阿川這麼熟稔,其實我跟阿川還真是第一次見面;而林媽媽根本就不記得我是誰。我一坐定就開門見山跟阿川說這回想要跟他拿幾罐東方美人茶。阿川卻說,這個時候沒有東方美人茶,要到清明過後才會有,一年只採一次,去年採的早就都被路過的登山客買光了。我這才憶起,我是在去年五月底來的,那時候林媽媽跟我說東方美人茶剩沒幾罐..。總之,我是沒料到這茶一年只採收一次,而且一下子都賣光了。現在屋裡面只剩下幾包冷凍茶。

阿川反正是一邊跟我們聊天,一邊冲泡起冷凍茶給我們喝。後來又看我臉上一副沒有東方美人的失落,就去後方拿了一玻璃罐來說:這是碩果僅存的東方美人茶,專門留下來請客人喝的。哈哈,有了入喉回甘的東方美人茶可喝,我又樂了起來,至於託我帶茶下山的,我也就顧不得了,只能說他們沒口福。

外頭雖然氣溫頗低,不過泡著熱茶的屋內卻很溫馨。興致一來打開話夾子嘴巴就停不了。這時候黑貓咪咪也跑進屋內到處想找人「擠燒」,一點都不怕生。阿川告訴我們很多故事,包括林家先祖搬到這裡來的緣由、草厝上的矛草更替與蛇鼠一窩的典故、林家的茶曾輸出到日本的經過、東方美人茶的照顧、冷凍茶與喝茶的方法、黑貓咪咪的故事..。

在林家大概待了一個鐘頭吧,直到過了五點,再不下山天就黑了,我們這才跟阿川告別。我們一起走出屋外,這才感覺到外頭好冷;阿川拿出溫度計來看,氣溫只有12度。咪咪看我們要離開,也一溜煙地鑽到茶園與矛草堆之間去了。阿川又順便提起附近像龍一樣的山形、早開的櫻花、以及算是很難得的矛草..。

這時忽然又一陣暗香襲來;阿川說要去爬上坡去採了幾朵含笑花丟下來給我們接著帶走,還一邊打趣地說自己爬起坡來像猴子不好意思入鏡啦。臨別前,還殷切的交代說,就算以後沒有要買東方美人茶,也可以再常常來啊。對我來說,來此一遭再看到這樣貼近自然的生活,果然在城內煩惱的俗事都要煙消雲散了,頗有滌塵忘憂的效果。感謝這麼一個寒冷的下午與溫馨的林家人。
本文日期:2007.1.27(2.8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相簿 | GPS(MPS) | [旅聯網/茶山古道]


檢視較大的地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