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欲將深坑古道說仔細,不如畫幾個圈兒替

第一回 珍妮佛力闢O形 冬烘生巧佈連環

(紅:猴山岳步道+Linda Road 綠:Jennifer Road)

字戀姐乃巾幗英雌、女中豪傑也。今年五、六月間曾數次探訪深坑阿柔洋、炮子崙一帶古厝與古道並走出屬於字戀姐自己的O形(連接炮子崙與阿柔洋兩條產業道路)。今日陪同字戀姐再度探訪這O形路線,親眼看到沿途路跡不明,路條稀疏,路程不算短的情況,不禁對於字戀姐獨行膽識更加佩服。

至於我自己在兩年前(行腳一一三)也曾獨自漫遊到這一帶,與字戀姐的O形相互驗證,在雲登山寺附近大崙尾187路燈的「步道入口」是我們共同之處。總之,我兩禮拜前的茶山古道行只走到林家草厝;而字戀姐深覺她的O形不應被埋沒,因此提議要帶我再走一遭。此乃固所願也,不敢請耳。後來Andy兄也附和此議。但我沒有立即公佈此行時間,因為腦中還在思考如何將字戀姐的O形與鄰近的登山步道串聯在一起。

其實路線規劃還不是真正問題,因為我心中早有腹案。等到星期五最後考量排除,我就邀約字戀姐、Andy兄,並告知這是圈中有圈的連環行程。初步想法是茶山古道至林家草厝,上至猴山岳步道後走到阿柔洋道路上的天南宮。 隨即可接Linda road下至復興橋接回阿柔洋道路。然後循字戀姐的O形一圈到炮子崙之後再回到阿柔洋道路上來。這中間不明之處,就是字戀姐的O形出入口在哪裡?這關係到我們要踢多少馬路。

第二回 琳達路上光映林中清明爽朗 土确厝中水洗石槽竹筍甜甘

(Linda road上的光影)

七點整深坑北二高石碇聯絡道上的加油站集合,我老遠就看到事前未曾出聲的雨傘大哥也出現了。雨傘大哥真是愛上了梁山的行程。

我先與字戀姐討論她O形出入口。字戀姐言之鑿鑿地說,O形出入口就在加油站往前五十公尺處。嗯,字戀姐必定還不了解我大小O形的盤算..。反正今天我領隊,說了就算,規劃中字戀姐的O形是一定會走到的。但是與先前規劃不一樣的是,我決定將路線倒著走,這段路直到猴山岳叉路口,跟蕭郎去年底走的路線大致相同。

於是請Andy兄放車於炮子崙字戀姐O形出口;然後眾人一起再上阿柔洋道路。雨傘大哥必須在十點左右回到景美。於是請字戀姐陪同,讓雨傘大哥的機車放置於Linda Road的出口天南宮。最後字戀姐的車再回到Linda Road的入口停放。等到一切就緒可以出發,時間剛剛好是八點。

Linda Road是一條還算寬敞,而且路況還算不錯,某些路段跟茶山古道一樣都有石塊堆砌成階,只是這幾日午後雷雨讓樹林中的石階加上青苔異常濕滑。但字戀姐竟然只著平底休閒鞋;而Andy兄也穿運動涼鞋。這真是把今日行程給小覤了。這次實際走路也約有五個小時,保護雙腳也是很重要的。

Linda Road上幾個重要的點。一個是土地公。雨傘大哥很努力地在跟土地公打招呼,因為他發現裡面有兩尊,其中有一尊類似石頭公..。土地公旁的小溪澗也是一個重要的點,稱之為Tony男湯..。接下來是一段上坡會來到模特兒竹園。這半小時的持續緩上坡,如果是在早上來,陽光是穿透林間映照在山徑與古樸的石階上的。我喜歡捕捉光線來構圖,Andy兄和字戀姐也都頗知我偏好。明與暗、光與晦之間的想像空間,可以醞釀幽遠綿長的思緒..。

經過模特兒竹園,右邊有叉路通往田園到一戶古厝。今日古厝內竟然有人。這古厝維護的還算不錯,旁有水池,內有石槽石墨石臼等,也還能看出房舍座落的格局。無怪乎字戀姐一心想介紹給我們認識。

尚有人居的古厝

更具規模的古厝

第三回 存孝心雨傘哥忍痛趕下山 拼案子老恩兄虛脫先返家

(白鶴蘭)

正好屋主也在,看他們桌上盡是剛收成的綠竹筍,已經裝好一包包。聊起來才知,都是要帶到公館去賣的,一包一百。登山的人與山中的人都是和善的人啊。和善的人彼此閒談了一會。竹筍新鮮,Andy兄率先買了一袋,想帶回給家中無法同行的老婆嚐鮮。雨傘大哥背包已經很重了,但受到Andy兄影響也買了一袋。

回到模特兒竹園後,但選擇往左邊不明顯的小徑走。我們又來到一處略具規模的古厝。古厝前也有開的不錯的,也有還含苞的白色野薑花,雨傘大哥要我帶一些回去讓某人炒蛋用..。不過,為什麼今日大家都在研究古厝的茅坑?Andy兄說,這戶古厝裡面沒有相對可嗯嗯的洞,所以外面的那個排出口應該不是挹肥的地方。這麼說好像也有些道理。

字戀姐又指出屋旁一排柱子,這應該是做為屋旁棚架的支柱了吧(? )。字戀姐又撥開垂在大門前的藤蔓跟大家講解屋前的水槽..。我此時心中只有一個感覺,這個女人真是大膽。一般人在這個時節對荒山野外的這些東西應該是避之唯恐不及的。

(Linda road上的高點)

離開古厝繼續往上走,沿途都有叉路。幸賴字戀姐是識途老馬(? ),我們一路走來都無須多花心思辨認路徑。也因此有人注意到了路邊一株盛開中的根節蘭(應為白鶴蘭,)。哈哈,大家也都知道我是個野蘭花痴。而這蘭花似乎未曾因這幾日的雨而渲開了顏色,弄皺了花瓣。我還注意到了花苞的形狀跟後來花抽出來的模樣..。我們走過Linda Road高點,附近有一大片地蕨與周邊有著細細樹幹的林間搭配頗有意境..。後來下坡後再走不久就來到天南宮下方的人家,在此我們做個大休息。

老恩兄因為連日趕專案,身體狀況不是很好,主要是腸胃的問題,走完將近兩小時的Linda Road,腳步已經有些虛浮。趁著雨傘大哥也要趕回家,於是老恩兄也一起跟著下山了。從天南宮之後的旅程,又回復到當初提議的字戀姐、Andy兄,和我三個人。

第四回 猴岳路中字戀亂點鴛鴦譜 展望峰上安迪笑談風流事

天南宮前的廣場展望深坑 往猴山岳步道上中途的展望台

接下來走猴山岳步道到林家草厝的路,我們都沒走過。就因為如此新鮮,再加上人少機動性強,我們反而比剛才走Linda Road時更感到興奮。上了稜線之後不久約五分鐘來到第一處叉路,地圖上與指標都說往右叉路可往炮子崙。我原定計畫中是要走下一個位於鞍部的叉路。

但是字戀姐很興奮地提議要先走這一條叉路試試看,因為她認為這條叉路或許可以接往O形往王軍寮那一段。依方向來看是如此沒錯,所以Andy兄和我都沒有意見。最主要今天還是深坑隨意遊。不過我們走了十分鐘左右的山路,卻又接回阿柔洋道路來。途中倒是有一條產業道路往山中而去,看方向是往炮子崙,不過好奇的字戀姐只走了一會,又改變心意說還是照我原定計畫來走到林家草厝。

所以我們又回到猴山岳稜線步道上來。這條步道走起來意外令人感到舒服。一方面是因為還算平緩,一方面也是都在林中。加上今日有風,帶走滿身汗水,換來心情舒爽。這也是我所謂不用多花腦筋注意腳下的悠遊山徑。或許因此字戀姐才有餘裕,竟然提起一個令我和Andy都啼笑皆非的疑問。我們又在途中上到一個小山頭,這裡展望非常好,可以看到阿柔洋道路山中蜿蜒,而炮子崙應該位於左方那到稜線的後方吧。字戀姐說,那稜線上遍種南洋杉,這是有人開墾過證據。我又透過左後方樹間空隙清楚看見二格中繼站。我們坐在這裡略進乾糧,談天說地閒聊風流老師八卦,臨風顧盼好不愜意。

第五回 草厝閒坐本想喝喝筍湯豈料口福不淺 喝茶聊天說起海海人生果然平淡最好

且聽我細說茶道

古厝中的家常菜

且說那風流老師此時正帶隊在平溪石底觀音山與耳空龜山沿線八個山頭奮戰;我等如此關心他的終身大事,未知老師耳朵是否癢甚?

我們一路輕鬆來到猴山岳鞍部,這是個十字叉路,分別可續往猴山岳(西)、草湳(南,約十分)、炮子崙(北往林家草厝約十分)。在此休息時,遇到一人由猴山岳前來,問我們北往炮子崙路線如何?在此我推銷出第一張地圖。

休息畢,折向北下行往林家草厝,途中遇若干古厝,有蛇木從古厝中高高長出,狀甚奇特。取完景後續行,又遇到兩位年輕人,聽其言,乃才在草厝喝過茶出來而已。今日他們走的是猴山岳到林家草厝的小O形,明日還要帶二、三十人的大隊再來一次。我不知為何有點為林家擔憂。這兩個年輕人問我們今天所走的路線,在此我又推銷出一張地圖。

我們一行三人來到林家草厝上方的鐵皮農舍。婆婆不在,但是有一位林家老伯在外頭。我和字戀姐因為都來過,知道這裡規矩(就是沒有規矩),把這裡當作自己家一樣闖了進來,桌上有茶,也就自己泡了起來。Andy兄看到我和字戀姐一副大剌剌通通自己來的模樣,頗覺不可思議。後來婆婆被老伯喚過來了,才來幫我們泡新茶。當然,婆婆早已經忘記我們曾經來過。不過像我們這麼厚臉皮的應該是不多才對。

(字戀姐O形後半段起點(棕竹園))

我們在此跟婆婆泡起茶說起茶道來。也分別品茗不同價位的包種茶,與不同季節的東方美人茶。端午過後採收的白毫才叫椪風茶。白毫是因為蟲子咬過後,茶心轉了性,所以尖端才會有部分轉白蜷曲。但要怎麼分辨白毫的好壞呢?說真的,我聽過喝過之後還是忘了。

正中午吃飯時間來訪的我們三個不知喝了婆婆多少種好茶;也因為此時別無他人,婆婆才能專心「伺候」我們三個不速之客。真是難為林家人了。比較難想像的是,如果是一大群人來此泡茶,不知婆婆能不能忙的過來?還是林家人早已習慣像我們這樣的登山客?尤其是我們接下來又厚著臉皮跟婆婆討筍湯喝。筍湯還由婆婆的兒子在煮,婆婆繼續跟我們泡著茶。後來林家老伯真把筍湯端了碗來。婆婆一直問這樣就夠了嗎?要不要吃飯。字戀姐他們有飯糰,我有仙貝,於是都說不用麻煩,能喝到新鮮筍湯已經是萬分感恩。

(Jennifer Road途中古厝)

後來婆婆一直勸說,同時也看出我意志不堅。乾脆直接幫我添了碗飯過來。還不只如此,後來又端了兩盤菜,白豆腐乳山苦瓜、牛蒡加咸豐草給我們。哎呀,真是不能讓雨傘大哥知道啊。如果明天說給梁山兄弟聽,不知道會不會被圍剿啊?

雖然俗語說「客氣就呷無」。不過不知是不是我們不夠客氣,還是林家人太過熱情?我們只求能嚐嚐鮮筍湯,竟能還能順便吃到山中野菜?尤其是豆腐乳山苦瓜如此下飯,筍湯雖略苦但入喉後回甘。吃完之後,想要硬塞一些錢給婆婆聊表心意,婆婆卻堅持不收。相對於林家的盛情無價,我們唯一能給的金錢的確是俗氣了點。

第六回 再走O形環路圓珍妮佛心願 重訪古厝步道歎鄉公所白工

(未盡完美的攝影陷阱)

席間字戀姐曾經提到她的兩個兒子,與她目前的工作等,可以感受到她們一家人很清楚地在走自己所選擇的路。而林家開門可以見山,最近的馬路離林家也要走半小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以努力的勞動獲取大自然所賜予的收成。也許是因為無爭,更能熱忱對人。我想要在旅記中記錄這些當地民情,從中了解他們的的生活體驗,當作是檢驗我自己生活態度的鏡子。這一向是我行腳中非常重要的一部份。我們跟婆婆道了謝,離開林家。

路上Andy兄和字戀姐還在討論我上篇旅記中東方美人茶的茶袋外包裝。Andy兄直說太..不像不像;字戀姐卻說比照辦理,姐姐的也不許放不許放。字戀姐已經在煩惱到時候讀者找她簽名會簽到手酸。好吧,姐姐有命,小弟只好遵從。真是太可惜了(之一)。過草厝往下走,經過稻田,稻穀收割已畢,田裡都已再度長出新苗,一片綠油油的。我很天才的說這是不是插秧已畢?Andy兄和字戀姐都笑我一定不是鄉下人。沒錯啊,我是台南「市」人。哈哈,原來這田還要再翻過一次,現在長的苗結不出好穂。

(古厝怪樹旁,這是空的..)

過了稻田,穿出樹林,左側是那片清香的野薑花。拐了個右彎,週遭變成茶園。再下了個小坡,這裡右側有一處小溪澗,我怕滑慢慢走過,但字戀姐卻沒跟上來。回頭一看,原來字戀姐越過小溪澗鑽過樹叢中去了,還在招手叫我們過來。這裡就是字戀姐O形的後半段在茶山古道的入口。這個入口出乎我意料之外,我原本猜測字戀姐的O形入口應是在炮子崙瀑布那條溪的源頭。這個入口極容易錯過,雖然入口處已經掛了幾條登山條,不過登山條的顏色與綁的位置恰巧都達到隱蔽與掩蔽的作用。

字戀姐興奮地說要帶我們去看看,她第三次前來才打通的O形入口,此處分別可往王軍寮與更上方的大崙尾。她說,如果我和Andy不想走完的話,至少可以知道入口在哪裡。我和Andy兄當然不能入寶山空手而回。於是跟著字戀姐穿過小樹林來到似乎有人規劃過的棕竹園。

字戀姐遙指上方布條說,這是往更上方的阿柔洋產業道路去的。不過她卻反而帶著我們從沒有路條的下方田埂間撥過一叢叢的棕竹來到樹林邊緣。

近阿柔洋端土确厝與南瓜

從這裡開始進入樹林後,沿著溪旁上行,坡度漸陡,此處還有石階,但濕滑不好走。樹林間整體感覺有點幽暗陰森,在幾乎沒有路條的情況下,不知道字戀姐當初自己一個人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這條上坡山徑會一直上到阿柔洋道路上,所以辛苦難免。在上坡途中看見一間房舍,裡面的陳設應該不算太舊,只是外牆爬滿了藤蔓,位處人煙稀少的深山。無法想像當初這裡有人居住的光景。

坡路沿途會經過兩處巨石,看起來有崩塌的可能,字戀姐一路上倒是興致勃勃的為我和Andy不斷解說,她當初如何循著只剩根部的路條,如何在許多叉路間來回穿梭;當艱苦地登上陡坡來到古厝巨石附近時,又是如何的感嘆自己何苦如此堅持要把O形給打通。

終於上了坡,開始一路好走,除了有一兩處芒草之外。我們經過一處美麗的翠竹林,小徑筆直延伸,左側一排竹子猶如天然屏風。剛剛經歷過一段濕滑陡坡,現在的翠竹林徑,給我們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驚喜。我玩心又起,跟同行夥伴說,我想把這竹林幽徑拍的唯美,不知道會不會有人看到之後慕這片美景前來?然後實際來了後,發現還是相片中的景物比較漂亮。呵呵,這就是攝影者構圖時所巧佈的陷阱。不過這張取景不算好,沒能把竹林小徑的深度給拍出來;背景也略顯紛雜,算是失敗了。如果還是有人被騙了來,只能怪他自己..。

接下來我們來到接近出口的一處石厝。在古厝之前有許多石製器具,字戀姐研究了一下,原來都是空心的,祇是被人翻覆過來而已。這古厝是字戀姐一心想介紹給我們的地方。我也很喜歡。怎麼形容這個地方呢?遠遠地望見土石厝,土牆石塊堆砌整齊,屋的角落有花叢紅花點綴其間。小徑是從屋旁繞過去的,字戀姐已經預告那兒將會有一棵大大的玉蘭花樹,五月來時,她曾經看到許多..。

我們走到土厝的正面,更好玩的是,地上與牆壁上都爬滿了瓜藤。這是南瓜啊,字戀和Andy異口同聲的說。我看到門柱還是牆上正好有一顆瓜恰好掛在那裡。字戀姐有感而發的說,南瓜也要尋求依靠的。她又特地抬起地上的瓜藤與瓜葉讓我拍照,地上也有兩顆大大的瓜..。

離開這裡之後,不久就接到土石道路來了;又不久步出一道鐵門,就是阿柔洋道路的一個路彎處,在此字戀姐的O形後半段暫告一段落。這個地方我有印象,其實兩個禮拜前我還曾在此看夕陽一點點的落入林口台地。

踢著產業道路,有時候鑽入路邊小徑,等到又「跳」出來到阿柔洋道路時,是雲登山寺前方不遠有一個標示「步道入口」的地方,這裡也有一條步道。哈,這條步道我兩年前(行腳一一三)曾走過一小段,但沒走完就退回來了。字戀姐真有毅力能把它走到底。

我們一邊走,一邊說這條步道弄的還不錯,有枕木,有高架木棧道;部分路段原有石階與木板工法並存,但是為何這樣的步道從不見諸各報導?從兩年前我所見的入口就只有一個標示「步道入口」,到現在還是一樣,沒有增加說明與圖示指引。反而是入口處的亂草更多了,幾乎湮沒了路徑。

Andy兄是作「公」的,他提出一套說法:這是鄉公所還不想開放這條步道,所以才不立任何明顯告示。如果立了告示,鄉公所就要為這條步道的維護與遊客安全負責。但這條步道上還有幾處坍塌,木棧道也多所傾斜。鄉公所大概沒有經費去把步道完成,所以只好一直放在這裡,但不想開放。很「古意」的字戀姐還真的曾寫信給深坑鄉公所,除了稱許他們施工時能把「石階與木板工法並存」,也詢問為何沒能把這條步道多加上一些指標圖示。果然鄉公所的答案就跟Andy兄說的一樣,沒錢了,只好先荒廢在那裡。真是太可惜了(之二)。不過Andy兄另有想法,維持現在這樣也不錯。

真是太可惜了.. 石階與木板步道的共存

這條步道直通到山下加油站附近,到還滿長的。如果真是從山下走上的,也會是很累人的。我們來到一個叉路口,選擇往左邊山腰路,這是字戀姐第二次來時走的路線。一開始都還是山中土路,後來出來就是不怎麼樣的產業道路了,也就是字戀姐曾經苦中作樂把它美化為牡丹花徑的地方。

兩點半左右,天空暗的很準時。我們經過一處字戀姐認為可以上到阿柔瀑布的上切點(看地圖是有幾分那個味道;字戀姐是屬意蕭郎幫她探路),雨也開始飄起來。不過我們今天的行程也接近尾聲了。從鐵門出來到炮子崙道路上約是二點五十分。我們在深坑山中待了約七個小時。

隔天在新店山上又遇到字戀姐。我們打趣的說,不妨將從銜接茶山古道與阿柔洋的山徑比照Linda Road取名為Jennifer Road如何?如果人家結紫色布條,那..。字戀姐一聽,連連說不可不可,她可沒一個出名的老公。哈哈,如果真能因此取名,字戀姐的老公反而是沾老婆的光。當然我和Andy兄也都與有榮焉,因為引述老恩兄的話,我和Andy兄都算是「Jennifer Road陪吃」。聽不懂?美國有個電影紅星名字就叫珍妮佛蘿培茲。咻~~好冷。

本文日期:2004.8.21(8.25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GPS(MPS) | [旅聯網/茶山古道]| [旅聯網/尾寮古道]

檢視較大的地圖

相關文章

一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263-深坑Linda road、茶山古道、炮子崙(040821)”

  1. Arsue 說:

    Many thanks from Arsue~~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