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茶山古道口

..

(相思欲寄無從寄..)

深坑、草湳郊山古道漫走,預期今天是個中長途的單日步行,北從深坑炮子崙南到草湳上二格山,8字形環走。這山區古道與步道頗多,不過今天我要做羅漢腳不想跟女人扯上關係,頂多只會沾到邊..。既然是一個環行路線,起點選在哪裡似乎都可以,譬如天南宮、草湳榕樹下..。而我選擇以距離南港最近的炮子崙茶山古道口出發,這樣還可以多走一段茶山古道的石階路段。

上次來走茶山古道林家草厝已是兩年前,倏忽之間又過了兩年。一次來品嚐東方美人茶,一次來白吃白喝..應該說是接受林媽媽熱情的招待。這一次我把林家草厝留在行程的最後,或許是,心裡仍懷抱著對於暖暖人情的期待。當然我自己知道,有些東西早已經不一樣了..。

茶山古道上行約30分之後,過大崙尾岔路,在快到林家草厝之前,右邊岔路有明顯指標,標示往指南宮。取右即循寬大山腰路而行,沿途相思黃花落滿泥土山徑,路旁滿是青苔的舊石散發出濃濃古意。此後沿途雖都有岔路,不過原則上都選左路往指南宮而行,右側的路大概都是繞回炮子崙的。

(過小橋,繞猴山岳山腰而行)

相思烙新痕古道遺舊跡(茶山古道往猴山岳岔路)

(小月桃,猴山岳前峰附近,今天我最精采)

看到電塔之後,再選左側山坡路上山,這時候已經在猴山岳的前額下方了。隨後來到一處岔路,左方再有陡上山徑可以從猴山岳前峰的側邊而上,避過直接從前峰攀爬而上的陡峭山崖。這條「前峰側邊」的山徑,比較原始,不過路旁的植物也比較有看頭,而且有許多野生的蘭花,明年的花期應可期待。

前峰之上已有隊伍在此休息。猴山岳前峰,套一句蕭郎的習慣用語,展望絕佳。我注意到右方山下的電塔,那即是剛才離開炮子崙方向要往猴山岳這裡過來的轉折處。站在前峰上,深坑、二高、木柵都在腳下,一覽無疑。

在前峰上的隊伍他們的路線與我今日行程類似。也就是他們從草湳上二格山,回往天南宮,走猴山岳稜線步道。於是我們在此分道揚鑣,接下來我一路疾行於猴山岳稜線路上,中途偶而穿出來在附近的茶園觀望一下,後來才知這茶園也屬於林家所有。

至鞍部十字路口,往右急轉直下至草湳。這一路上,因見山風勢大,擔心是否會下雨。備案是萬一下起雨來,就從鞍部左下林家草厝回。但是現在既已往草湳而下,與登山口是南轅北轍,自然是越來越遠,回頭太難了。


猴山岳前峰由東北至西北展望:深坑至文山

猴山岳前峰上的桔梗蘭

草湳榕樹下

草湳往二格山,中途左切硬上..

(二格山頂附近的山苦賈)

走到草湳榕樹下之後,今天的行程算是已走將近一半。此處為二格山主要登山口,兼有產業道路可上天南宮至深坑,登山客往來頻繁。我見餐廳中一群人正用餐品茗,於是也買了一罐金黃色冷飲,搭配從便利商店買來買兩個就打八折的飯糰,坐在路旁護欄吃著。

右邊支流邊有大型起重機等正在大興土木,大概是在蓋山莊之類的。從這裡也可看到二格電視轉播中繼站。嗯,這一趟旅程路線的好處就是有很多供行人打尖休息的中繼站。譬如榕樹下,還有等會兒會走到的二格與筆架鞍部的綠豆湯。五年前走二格山,我也是一碗綠豆湯,一罐冷飲。今天大概也不會例外。

於是從草湳上至二格山稜線,因為抄近路硬上而走的氣喘噓噓。循稜走到二格山沿途還有數個小山頭也是三步一停,五步一歇。夏天爬山,汗流浹背。後來終於來至二格山頂,山頂已有新建的木造平台,三角點就在平台左側的廢營房內。天空突然又放晴,有好也有不好,雖然熱但至少不會浪費二格山這360的全方面展望。


(二格山頂北望今日的8字環形路線)

(二格山往東看筆架連峰與皇帝殿)

(綠豆湯與往筆架連峰岔路)

下了二格山續來到往筆架山的鞍部。綠豆湯正好位在風口。五年沒來二格山,我早已忘了當時綠豆湯老闆和老闆娘的面容,而且這綠豆湯還是燒柴火煮的。從這裡再往筆架山約50分鐘,於是兩個小時之後,回來這裡還可以繼續再喝一碗。五年前我從這裡上筆架山,由於在山上亂摸一把,下來回到綠豆湯之後已過五點。事隔多年,老闆娘自然已經忘記當初指點我上筆架山路程遠近之事。只是我對曾經走過的高高低低稜線路以及在筆架山頂巨岩上的悠閒,印象當然要比綠豆湯是怎麼煮的要來的深刻。

跟老闆娘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綠豆湯另一側的兩條山徑,這應該是山腰路接回二格山的吧,如果不從石階步道下的話,倒是可以走山腰路。

今天我不打算上筆架山,因為我要走的路已經夠多了。於是走往草湳方向。往天南宮的路線有兩條。一是先遇到的稜線路,雖然登山路條都掛在此路口,不過據說稍後有陡峭路段不是很好走。不取,往草湳方向續下行濕滑路徑約十分鐘即遇右側另有一平緩山腰徑。於是取此山腰徑而行,雖然不能算是康莊大道,不過路況之好,跟之前乾溪溝之陡滑,有如天壤之別。

綠豆湯下草湳栗蕨幼芽

中途切往天南宮的山腰路

(途中開闊處看二格、筆架、平溪薯榔尖?)

(五色鳥鳴唱是為了尋找互相唱和的伴侶)

這條山腰路後來又與稜線路會合,再走一會後至山谷間開闊處的邊緣。停下腳步回頭望來時路的二格山、筆架連峰,藍色天空雲彩揮灑下幾座山峰的山形看似平溪薯榔尖與石筍尖,不過從深坑這裡可以看到平溪的這兩尖嗎?回來對照一下衛星地圖,還是看不出個所以然來。總之這條路的路況是不錯的,後面一段舖有石塊,大概也是古道吧,不過未見之於經傳。依照地理位置而言,莫非是南邦寮古道的延伸?

往前再走幾公尺遠,遇岔路,右岔路往下,左岔路緩上行。兩條路路況差不多,我想天南宮應該是往上才對,於是選擇左路,果然行不久即出至阿柔洋產業道路。我猜往下右路應可接至南邦寮古道(Linda Road)。

至於出產業道路之後,沿馬路上行不久就是天南宮,這裡也是南邦寮古道(Linda road)的入口。路旁可看見不遠處一株大相思樹,開滿黃花頗為壯觀。在天南宮小小的盥洗一下,略為洗掉汗水塵埃,還我清爽乾淨面容。此時五色鳥此起彼落的咕咕叫著,敦促我加快腳步踏上廟後方的猴山岳稜線往林家草厝而去。

也可關愛路旁的野牡丹(天南宮前)

相思遺落在二格山(天南宮前)

林家草厝

自給自足的春耕夏耘

(林家草厝品茗處成了行人古道必停之處)

當我來到林家草厝上方的茶園,有一男人(是林家的女婿)正在園中工作,招呼我到下方屋中去喝茶。不過他的問法還滿有趣的:是不是第一次來這裡?我猜他的意思是如果不是第一次來,應該知道就直接進到屋裡面讓林媽媽請喝茶啦,當作自己的家一樣。因為如果是第一次來的人,突然看到屋中有那麼多人在泡茶,還以為是林家在家族聚會而不好意思打擾。

想我兩年前第一次來就是這樣,望一望之後,本來就想回頭走了,不過退回草厝時,又被正在洗竹筍的林媽媽給識破攔截帶回屋中,然後親自泡茶給我們喝。那時候所拍的相片,後來還被不知情的人以為是東方美人茶的茶罐外包裝。

第二次來林家草厝,就是跟字戀姐和Andy兄來此白吃白喝。但也因為吃飽了喝足了,所以我們也才有力氣接下來去探索字戀姐所謂的小O形。至於當初我等開玩笑所命名的Jennifer Road,竟也在台北郊山界建立起名號,幾乎是山友皆知。我等陪吃者亦是與有榮焉。而且今天我可是在林家草厝中見識到了..。

(維繫,需用心)

今日屋中早有登山隊伍數人在跟林媽媽泡茶聊天。我指定要喝東方美人茶,於是林媽媽又為我重新沖新茶葉。這茶葉還是新近才摘採的,但是所剩不多,約莫還有一兩斤。山友們問及猴山岳稜線上、大崙尾之間的茶園是不是都是林家的?另一邊也鼓勵林媽媽要不要擴大茶園範圍。不過林媽媽直說,差不多就好,現在這樣就好,夠用就好..。男人們都七十了..。

閒坐一旁不出聲自顧自地喝茶的我,突然記起字戀姐今日稍早應該曾帶隊來過此處。當然林家草厝登山客來來去去,林媽媽應該不會記得每一個人才對,何況我們兩年沒來了。但我還是試探的問她:早上有沒有一個團體來這裡,然後妳對她有沒有看起來很眼熟之類的..。(其實我在想字戀姐該不會把我們兩年前在這裡白吃白喝的往事給說出來吧?)。林媽媽還一臉茫然的沒答話,一旁的山友卻先開口說:今天這裡的人來來去去好幾隊了,每個都說認識林媽媽的,這也不足為奇。我表面雖然不動聲色,但心裡不免要微笑了。方才你們拿出地圖(有藍天牌的,有Tony牌的..)研究半天,還說今日要不要去走的珍妮佛路,就是由這位字戀小姐把它發揚光大的。

我跟林媽媽問明了冷凍茶的保存與沖泡法之後,這次又帶了各一包東方美人茶與冷凍茶(據說可降尿酸)回去。下山時經過Jennifer Road岔路口,過小溪處的標示已很清楚,而且就在新設的行人座椅旁。但是我說了,今日我是羅漢腳,這兩位名女人所走過的路只好跟我無緣了。頂多..只會沾到邊。

本文日期:2006.5.27 | 台北行腳 | GPS(MPS) | [旅聯網/茶山古道]| [旅聯網/猴山岳]| [旅聯網/二格山]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