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這次的尋西國觀音靈場之行,自然是延續今年三月二十日的旅程。

後來由蕭郎和法賓所蒐集的資訊可知:事實上在北台灣,五股觀音山和基隆、萬里的靈泉禪寺都有三十三所觀音靈場。五股觀音山的石佛古道經看過前人的資料和這幾次搜索後已大致清楚。那基隆月眉和萬里的靈泉禪寺的禮佛路線與石觀音是否依舊安在?而這些觀音靈場本身所呈現的型式是否相同?這都是頗令我好奇的。蕭郎雖有心想要排這樣的行程,不過我卻先偷跑了。不過也許是我行前沒有事先齋戒沐浴吧,這次的搜尋感覺似乎未竟全功。

這次的搜尋沒有資料。只有三月十四日在長命寺附近看到「西國觀音靈場313233番」的指標。因此推論若這裡也有一條禮佛古道,似乎應該是由山下的東明路沿著月眉路(六和街)上山,經長命寺,而以靈泉禪寺為終點。長命寺所見的指標應該是告訴禮佛者,最後三番石觀音的方向是往靈泉禪寺而去。

在選擇由基隆還是由暖暖進入猶豫了一會,後來決定由暖暖過基隆河由六和街上山。這附近的河川地貌正因為河流整治與道路施工而大幅變動中。

快接近靈泉禪寺前,先看到路旁有一大石燈,不多久左側是一間開山紀念堂。不過大門深鎖,還有惡犬;我雖然已聯想到觀音山凌雲嶺的開山院,不過不敢妄入,心想回程再探..。果然往前一會就到了靈泉禪寺的山門,其實是美輪美奐的新寺廟,全然不是我想像中的古樸模樣。

我從側門進去,看到指標,百年古剎卻還要更往後走。廟裡面的狗還是成群結隊,為什麼總是要對我這個有心禮佛的善男子吠呢?所謂的古剎,現在看起來大概只有廟前的石燈還算古的。

有一對年輕男女正坐在廟前石階上休息。我卻自顧自的端詳起這兩座石燈。右邊的石燈下刻著「..九年庚申仲秋榖旦」,其中年號已被抹去,我當時在猜這是不是因為是日據時代留下的,所以才抹去年號。

左邊的石燈底座刻的是「台中霧峰庄林..」。我為什麼這麼在意這些年號年份呢?我想這是因為整個行程中我只找到一尊石觀音。而我想從一些蛛絲馬跡中去尋找其他石觀音可能的線索。

靈泉禪寺前之碑文

第三十三番,昭和三年

古剎前石燈

..九年(?),庚申

(古剎內堂,大正三年)

但也許我應該滿足了,就算是只找到一尊石觀音。正當我在左側石燈附近東張石望時,卻不經意發現這尊石觀音,第三十三番十一面觀世音菩薩。發現這尊石觀音有幾個意義。其一是,月眉的確有一條禮佛古道,而且是以靈泉禪寺為終點。石觀音的型式跟五股觀音山的一樣,除了基座的大小形狀。在蓮座下所刻載的是華嚴寺,這是不是也意味著這尊石觀音亦是從日本漂洋過海而來?

第三十三番觀世音面相儀態似曾相識,原來跟凌雲禪寺的第二十四番一樣都是十一面觀音,但凌雲禪寺的來由為中山寺。而這第三十三番觀世音的基座側面刻載的是昭和三年。

我本來期望進到古剎內堂後可以再獲得一些石觀音的資訊,但是卻沒有。內堂裡面供奉的並不是觀世音菩薩,而是如來。是不是本來就是這樣?這大概已不可考。我後來把整個新大殿與附近庭園後院都繞了一圈,但都毫無所獲。我在想其他石觀音像會不會在建新寺廟大樓時逸失了,只有第三十三番因為靠近舊寺而僥倖獲得保存?我後來問了裡面的師父以及信徒若干,沒有人知道三十三番時觀音的事;甚至古剎旁有第三十三番石觀音都不知曉。無怪乎這第33番石觀音沒有香火,而且上面只有撐著一把傘遮雨聊勝於無。信徒們還送了師父說法的VCD給我,要我回去聽一聽..。

地界碑(1),戊辰

長命寺(2),昭和四年

對於新大殿,我是不抱期望了,於是步出廟門。步出廟門左側倒有一石碑,雖然頗新。不過約略可看出靈泉禪寺的歷史。其中也點出了開山堂興建的年份。有助於我稍後的整理。

我沿著月眉路往北,又回到了長命寺。沿途當然沒看到任何石觀音,倒是在往長命寺的路口旁注意到這亭子的名字為觀音亭。只是很奇怪的,找遍長命寺附近,有呂仙祖,有彌勒佛,就是沒有一尊觀世音。其實上次來就注意到了,這裡的土牆上刻有「大正十五年某某日本人至此參拜」,當時參拜的應當不是現在的神祇吧。但是這裡值得深究的地方,「西國觀音靈場313233番」的石碑,側面刻的是昭和四年。如果去比對碑文、石燈、基座的總總資訊,這年代有些兒串不起來。

長命寺的卡拉OK唱的滿天價響;我自顧自的端詳牆壁上的日文字,因此有一個面相不是很和善的人過來問我在幹什麼..。經過這一趟所見人事物,我的感想是:在靈泉禪寺,在長命寺,要找到其他觀音石像的機會是微乎其微了。話雖如此,我還是以長命寺為中心,展開放射狀的地毯式搜索。包括上到上回來過的後方稜線,也就是基點附近。現在其實比較清楚,原來對面那一座大大的新式建築物,就是靈泉禪寺。

長命寺後方望靈泉禪寺(3)

長命寺下往東明瑤池宮(4)

(長命寺下往禮儀社區(5))

當然我也來到稜線上觀海台附近,不過也沒發現什麼。我在想,會不會三十一到三十三都在靈泉禪寺?也許那個石碑指標就是這個意思。

於是我把心思換成尋找三十一番以前。於是我順著長命寺前的石階,一路走下到東明瑤池宮;本來感覺還有些樣子似的。但是後來接回到往東明路方向,我覺得這個方向應該不太可能了。我又爬回到長命寺,退回到月眉路路口,這裡竟然還有石階。於是我又順著石階往下,本來期望會接回月眉路,但事實上會一直往下到山腳下的禮儀社區,詳細的地址是東明路七十七巷75號附近。沿途可以看到水圳,以及紅磚堆砌而成的拱門(? )等,看來似乎有些年代,卻不知當初為何用?

後來也把月眉路繞了一回後,我寧願相信現為登山徑的這條路應該是以前的禮佛古道,因為從山下直接上到長命寺不過十來分鐘。而月眉路卻是環著山蜿蜒而下。

事實上,我還在尋找一個證據,那就是如同五股成子寮的西雲岩寺為「外巖」一般。基隆這裡在山下應該也有一個參拜的起點,只是我還不知道這在哪裡?後來我又循原路經過開山紀念堂,本想偷偷在牆外張望,豈料有一個僧人正倚在門旁由裡面向外看,嚇得我不敢停留。如果真的還有石觀音像存在的話,我想大概就只會在這兩個地方了。(2004.4.17)

(靈泉禪寺觀音靈場兩甲子)

幾個遺跡的年代資訊,本來還覺得有一點疑問;後來發現是我把干支算錯了;我一時不查在往前推算時將地支少算了兩年。

於是當干支、西元、日本紀年都安上去之後,如果以西元做正規化(normalize),這圖表似乎可以解釋禮佛道的年代。那就是若是以廟前石燈的年代庚申為參考點,這也是開山堂建立的年代。在庚申前五、六年,靈泉寺初具規模。在庚申之後,日本人開始在月眉路上施行三十三所觀音靈場的參拜方式。而這都集中在日本大正到昭和初年的二十年間。我想我該去看看五股觀音山的諸石觀音年代為何?

開山院、楞嚴閣、花山院法皇:大正十五年(1926)

西雲岩寺第三番:歲次己巳、昭和四年(1929)

由以上觀之,其實觀音山的石佛古道,與月眉路上的觀音靈場,建設年代約略相近,可說是同時期,也就是集中在昭和初年。換言之可推論,北台灣的幾處觀音靈場可能都是同一時期統一建設的。

今天(4/18)聽聞蕭郎已經發現月眉路上參拜起點的大石柱:「基隆月眉山靈泉寺道點,大正元年立」。但這與以上的年代推論似乎有異;也就是這個道點跟第三十三番與靈場碑兩者設立時間竟然差了將近二十年?

目前的月眉路是新路,蕭郎當會循舊路再上長命寺一次。如此當可補我此次尋其他觀音未獲之憾。畢竟只找到起點與終點,與勉強算是中繼點的長命寺,加上還有一些疑點,所以必須有其他觀音出世才能更具說服力。(2004.4.18)

本文日期:2004.4.17 | 台北行腳| [旅聯網/石佛/基隆月眉山]

相關文章

一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238-基隆月眉尋西國觀音靈場(040417)”

  1. 李先生 說:

    我發現三尊 4番, 8番 , 還有一尊完整但號碼 被水泥蓋住 無法看出番號 , 在基隆市 希望是你要尋找的 2014-2-2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