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二十一日一早特地恭錄觀自在菩薩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一遍,祈求諸佛菩薩指引眾生開啟智慧,渡過無邊苦海。我無意談玄。智慧本性,眾生生來俱有。若能了悟,眾生即菩薩;若執迷,菩薩即是眾生。

飛機票都準備好了,但卻沒能回去投票,原因很奇怪。就跟這次大選最後沒有明確結果一樣;實在出乎事前大家意料之外。因此選後對所有人來說,反而才是考驗的開始。這個時刻,最需要智慧來疏通激情;雖然歷史告訴我們,這實在不容易。

學妹一人自助旅行回來,她五天時間都在日本京都行走。二十二日她拿一堆紀念品讓我先挑。京都,我三年前曾去過;不過還是有一大半尚未「走」過的地方。三十三間堂,卻因當時天色太晚,不得其門而入。所以在這一堆紀念品中,我特地選了三十三間堂的護符。

或許冥冥之中皆有定數。去年在台灣百名山一書中開始注意到觀音山禮佛古道,心中已經暗藏尋三十三尊石觀音的想法。但是這念頭一直擱著。今天三月十四日在基隆長命寺,我看到了往西國觀音靈場31~33番的指標,因此才又觸動我再上觀音山。巧的是,這一篇的序號是兩百..三十三。

就這樣我那天是往觀音山朝聖去了。這一次目的是尋找三十三尊觀音石像。至於三十三所觀音靈場的宗教與歷史典故,容以後有心思再表。在我所做的功課中,這三十三尊石像,應該是循著禮佛古道,從成子寮的西雲禪寺,沿著凌雲路,經凌雲寺、凌雲禪寺,至凌雲嶺的開山院。一開始是想把西雲禪寺、潮音洞、占山九峰、鷹仔尖、硬漢嶺、凌雲禪寺,都涵蓋進來,成為一個朝聖與登山雙重目的的旅行。因此路線規劃,想嘗試在這些目標中,找出一個中心點,做出放射狀的路線;如此可以機動決定屆時哪些路線可以放棄不走,又可以很快的回到放車的地方。而這個點,在我規劃之中,就是潮音洞。

可以這樣規劃,自然是因為這些放射線都不是很長。不過在我心中其實還是有一條主要路線是最好要完成的:那就是從潮音洞上到鷹仔尖、部分占山連稜,再下至凌雲禪寺。畢竟尋找三十三尊散落各處的石觀音,才是我此行的重點。(2004.3.22)

京都三十三間堂護符 西雲禪寺入口 第十番

只是此行能夠找到幾尊石觀音?我行前並沒有期待。事後的感覺卻是,該現身的,似乎都現身了。但還留有一絲餘味留待下次可追尋。我先是來到了禮佛步道的起點,西雲禪寺。西雲禪寺與山上的凌雲禪寺合稱內外巖。其實我是有點意外的,西雲「禪」寺附近的山區,簡直是一座墳墓山。我在寺外停好車,在平台上對五股沼澤區攝影取景。有幾個人照完像後,沿著右方的小路走去。

(西雲禪寺看五股沼澤區)

(西雲岩寺)

我並不急著進寺(所謂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倒是很有興趣這些人要走到哪裡去?那時我還沒有意會到他們是要去掃墓;我以為他們跟我一樣是登山客。而這條路初時還真像一條登山小徑。後來我走了一會,就知道是走進了墓園,而不是登山的路。此處的墓園都有整理,有些應還是忠烈長眠之所。我隨意走著,兩旁不時有些小徑可上山或下坡。

在此時我看見一處拱門,拱門後有一尊石像。這是我此行所找到的第一尊觀音:第十番二臂千手觀世音菩薩。不過這尊石像下,寫著民國七十六年某某立。我懷疑這是後人重塑的。不過「第十番二臂千手觀世音菩薩」這幾個字的字跡卻又相對斑駁不明。

對第十番佛像的年代雖然明顯不對。但或許因緣俱足,我對這次的禮佛之旅很難得的堅信不疑:我不認為會找不到其餘的佛像,但我也不抱著能找到所有三十三尊的期望;其實就是「無所用心」隨緣而已。但如果第十番坐落此處,那豈不是暗示前十番應該分布在這附近?為了證明這個推論,我繼續往墓園深處走..。(2004.3.26)

近清明時分,開始有掃墓的人。我把這附近快速巡迴了一圈,繞過一個彎。後面的山頭竟然還是墳墓。大大小小的墳墓間或都有小徑,我心中驚疑不定。因為第十番坐落於此,我開始在腦海中勾勒起以前禮佛古道的路線,是不是就是在這一大片墳墓山區穿梭而去?但這還是待商確。

我後來看到第四番的情況所做的推論是:第十番石像應該也已逸失,而基座或本來就在此處,或是被有心後人單獨移至此;因為我後來上到山頭,忍著需嗅聞著墓園特殊氣味,但卻再未發現任何一尊石像。換言之,整個墳墓山區應該只有疑似第十番的石像。我在山頭附近繞了一圈,就從另外一側下到西雲禪寺。

西雲禪寺,清淨古樸典雅。但是寺內的兩條狗,一黑一黃卻不怎麼歡迎我。我實在不想在莊嚴佛寺中揮舞我的九芎棒,但這兩條狗卻是亦步亦趨的追著我直吠。但..我豈會就此放棄。

不管狗吠;寺前門庭還算寬廣,掃墓的人來來往往,其實沒多少人入寺參拜。我在寺門旁觀看西雲岩寺的建寺與重修的多塊碑記。一座禪寺坐落於墳山之中,反得清淨無為。

靈貓 第四番

第六番

第二番
潮音洞 占山主峰下看占山二峰

繞了一遍山頭稍覺累了;看過碑文,在碑旁欲卸下行旅暫歇,卻看到第四番的基座就在一旁,只是「第四番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的石像卻已闕如。但怎麼說呢,由於看過書,我先入為主的認為應該會先找到第三番吧。只是這第三番如今在哪裡?看到第四番在此處,我又做了個推論:觀音石像應該會集中在廟宇附近,而不是我之前所以為的沿著凌雲路分佈。

廟是古樸的,在很多地方,如樑柱、岩雕,可以看出新與舊交接的痕跡。狗兒還在吠著,不過卻有一隻頸項掛著鈴鐺的貓兒,在我附近竄來竄去。初時不以為意。但貓兒似有靈性,知道我為何而來,有時草地上翻滾,有時在石椅旁磨蹭;就是在我附近圍繞不去。於是我懂得了,收拾起行囊,我穿過裡面的寺門向觀音參拜。觀音兩旁是善財與龍女。拜的不是偶像,而是崇敬我們與諸佛菩薩一般清淨平等的本心。

我繞過右廂,往廟後方走。果不期然,「第六番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就立在院後方不遠山坡上。這一尊石像是我此行所見外型最完整的一尊,而且應該也會是最不受到干擾的一尊吧。如果真要做研究,可以找到很多細微之處。譬如說雕塑:觀音蓮座,手持的法器,千手千眼的法相。再來是史跡:蓮座下的日文字,似乎記錄著飄洋過海來之前的隱晦資訊。後來我所找到的其他尊都沒有此尊石像的浮雕來得清楚完整。

我本來以為廟後方應該還有其他尊石像,所以認真的找了一會,但別無所獲;反倒是看到廟方栽植了許多蘭花。這時候貓兒又跑過來了,小黃狗也還是繼續追著我吠著。於是我出了寺,又在寺附近繞了一圈,注意到幾個庭園,也注意到山坡下有幾條步道。

看到這些步道的現況,會覺得鄉公所為德不卒。不過我今天一心在尋古佛,無心多評論。下了坡,其實就又回到上山的車道。我比較奇怪的是,書中所提到的第三番,怎麼一直沒看到。所謂「西雲禪寺附近」是指?左右張望了一下,這又讓我找到了。其實如果沒看過前面的第四、六、十番,對於這路旁其實很明顯的「第三番 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我是這麼容易擦身而過。不過這三番石像蓮座之下的日文字被塗抹掉換成「歲次己巳年參」,今年是甲申年,己巳年就只是五年前..。我們的政府對於文物的保存,怎麼輕率至此..。

由於找到第三番,這時我又有另一個推論,如果現在第三番、第四番石像的位置就是當初立的所在,那麼顯然從成泰路口的西雲寺牌樓上到西雲禪寺這一路上應該還有其他石像,也就是這是以前的參道。就這樣,我開始一路下山,眼睛睜得老大,沿途每一處墓園都不放過..這附近躺的人真的蠻有來頭的。在一處大轉角處,我發現了上方有一座亭子,好像有些什麼..。停車,走上去一看,果然是「第二番 十一面觀世音菩薩」。只是啊,重修的慘不忍睹。基座應該還是當時的,因為基座側面還刻有日本人的名字。第二番的石像,說真的,跟第十番一樣不敢確認。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圖鑑?而我繼續沿車道再下到路口牌樓,就再沒發現任一尊石像了。

總歸我在「外巖」西雲岩寺,找到第2,3,4,6,10番。至於前十尊中的其他尊,我認為有四種可能。第一種,依然存在這附近,只是我沒能找到(第五番)。第二種可能,在修建墳墓時被毀了(第七、八、九番)。第三種可能是被有心人收藏或移到其他處供奉(第一番)。第四種可能是我搞錯了,根本不在這裡(第一番)。

(占山一峰圖根點)

離開西雲禪寺,沿凌雲路上山,其實我還在注意沿途可能會有觀音石像的地方,如廟宇等,但都是徒勞。在田埔巷與凌雲路口,按照計畫轉往占山、潮音洞方向。潮音洞其實是山間的縫隙,在洞最後面有類似天井的地方,從上方垂下一條繩子..。當然我是不會想爬上去。

從潮音洞右側的階梯盤旋到上方,出口是土地公廟,又接回產業道路,是東明路吧。在這裡又有許多叉路,我看了指標選擇往占山、硬漢嶺而去。

但或許我因此錯過了往鷹仔尖的近路;在我原先規劃中是要越過鷹仔尖到凌雲禪寺。總之我在東明宮附近接上了占山九峰的連走路線,也就是已舖了石板的九層嶺步道,然後上到了占山主峰。這條步道規劃完善,最後上至主峰的階梯實在有點陡。

當然急陡坡走完之後的占山主峰展望,絕對是值得的。雲霧曾一度散開,這時眼下的山河大地如此美好,但也看得到近處濫葬問題嚴重的山崗。感嘆江山如此多嬌,引得天下英雄競折腰。千古風流人物如今安在?唯有淡水河仍日夜不停息的奔流著..

(占山看關渡、台北盆地、基隆河、社子島、淡水河)

觀音山凌雲禪寺

楞嚴閣

台北西國三十三所靈場建設紀念碑

林口台地

花山院法皇 聖像已失落的第二十三番

花了點時間先上占山,為了繼續搜尋其他觀音石像,我決定速回潮音洞,直接驅車上山。沿途部分櫻花還開著。我在上山的路途中不斷的停下來端詳對面籠罩在雲霧中的山景。猜想哪一座是鷹仔尖?哪一座是硬漢嶺?而這山勢之奇,櫻花之美,這一路參拜路上兼具硬漢與柔情。我在想,這次的觀音山之行究竟是怎樣一個因緣?

我先來到凌雲嶺上的楞嚴閣與開山院,五年前來此,但卻匆匆經過的地方。現在這兩處對我都有不同意義。我彷彿就像重回到三年前在京都洛東,又走一趟古蹟與歷史的情境之旅。

楞嚴閣大門緊閉,我只能在外張望其樓閣。我卻想到楞嚴經中的觀音法門。觀世音菩薩以修練耳根為成道法門。有音之聲,無音之聲,入流亡所。至於這個法門的要義,我還一知半解,不能亂說,以免落入五百年狐狸的輪迴

我又回到路對面的開山院。開山院本身是關著的,不過我卻在院旁右側的崖邊找到花山院法皇的石像;這位當年在日本倡導崇敬三十三尊觀世音的修道方式的高僧。後來我又回到開山院門前,大門深鎖,門上還張貼著「內有惡犬」。怪也,今日在佛門聖地卻多有惡犬。我繞道左側去張望,這開山院果真像是個禪修精院。

從外頭看去,台北西國三十三所靈場建設紀念碑就立在前庭中。這證明了我今天的搜尋應該不是一場夢。接下來,我只要在這附近,包括凌雲禪寺,找到其他佛像來證明,當初這些石像的分佈的確是從外巖西雲岩寺為始,而以內巖凌雲禪寺為終。

這時我就回頭往凌雲禪寺而去,硬漢柔情這一張影像,就是從這個方向取的景。肚子空空,但是精神飽滿。入凌雲禪寺後,再穿過大殿,到廟的另一側。我真不喜歡寺廟以鋼筋水泥呈現的模樣,而且還一直整修中。相較之下,西雲岩寺就清淨雅潔的多了。

在另一側,我接到一條由山下經凌雲寺到山上的石階步道,我想這才是禮佛古道吧。我試著先往上走,也就是又可繞回凌雲禪寺的上方。這裡我發現了聖像已失落的第二十三番千手千眼觀世音。雖然石像已失落有點遺憾,但是這說明這附近還會有更多尊石像。

(以下因為今晚看到我三月十四所預言之事成真,所以已沒心情寫了,準備收官(圍棋術語)。)

等我上來到殿後方的山道上,右方往占山;左方又可回到硬漢嶺的登山口。這裡出乎意外的24,17,26,27,28番聖像一字排開。最大的可能是有人把這些散落在古道上的石像統一集
中在凌雲禪寺。這是否也表示其他尊都已經遺失了呢?

看著這些不同法相的石像,我有這樣的想法:十一到二十二尊,應該在凌雲路上近觀音山站登山口到凌雲禪寺這條石階步道沿途。二十九尊到三十三尊,既然在凌雲禪寺找不到,也許有可能在開山院或楞嚴閣中,但可惜這兩個地方,都進不去。

所以雖然已過下午四點了,開始開票了。不過我決定繼續往下走到凌雲寺去試試看運氣。後來果然在往凌雲寺途中我又發現第21、20番,這兩尊在路旁都有小亭子以為遮蔽。不過石像反而越見污損。

接著我進到凌雲古寺之後,並未再發現其他佛像。這個時候應該要再從凌雲寺往下走,也許還會有所發現。不過到了凌雲寺之後,今日的禮佛之旅應該意思到了。

第二十四番

第十七番

第二十六番

第二十七番

第二十八番

凌雲寺凌雲禪寺參道

第二十一番

第二十番

硬漢柔情

凌雲寺百年茄苳

凌雲禪寺花開花謝成住壞空常樂我淨

於是我回到凌雲禪寺中的休閒小站,一邊喝木瓜牛奶一邊看開票..。想起上個星期(3/14)在基隆月眉路長命寺附近所看到「往西國觀音靈場31~33番」的指標;這兩處的觀音靈場是否有關?何況我今日並沒有找到第31~33番,我會做這樣的聯想自是很自然的。如果有關,那又是誰、在何時、為了什麼原因,只將31~33番搬到這裡來?事實上我也還沒在長命寺找到這三尊。也許只有重回長命寺才能解開這個謎題吧。

不過今日(3/28)法賓說有一本台灣寺廟史之類的書,或許可以幫我查查看。所有讀者都是見證,絕對不許法賓老師黃牛。

本文日期:2004.3.20(3.28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旅聯網/石佛/觀音山]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