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名師果出高徒,只是大器晚成)

12月中旬有一次旅行到北投,結束行程在溫泉拉麵店吃拉麵時,接到好友Ada在中和賣茶的妹妹來電說:「新近有一批冬茶剛進來,過了這個季節就沒有了,要不要幫你留個幾罐?」我因為已經喝習慣他們家的沉香茶以養氣,而且這次的茶是沉香烘焙的四季春,別名「天地養生茶」。據Ada喝過之後的說法是:茶入喉之後,感覺體內有兩條陰陽之氣交纏如雙龍騰升直上。我沒慧根,倒沒有這種感覺,純粹覺得這茶暖和又香,頗適合寒冷的冬天來個「陰陽調和」,於是便跟她說:「那就請先幫我留兩罐在妳哥那裡,我下回遇到他時,再拿。」不過後來一直都沒特意再去找Ada,而且這一耽擱,就已經來到農曆過年前。我於是趁著過年前的休假, 連日的下雨天也不能去爬山,於是便臨時起意跑一趟淡水訪友順便取茶去。

說到這個Ada,是我以前的同事,也就是3年前一起跟我去英國出差旅行因為在倫敦Heathrow機場選了一部收費很貴的計程車坐回飯店,而被我在遊記中公諸於世的碎碎念仍不以為忤的脾氣好的「好」友。不過在某個方面來說,Ada也曾多次在我做一些決定時,每每慫恿我往奇怪的方面做抉擇的「損」友,譬如說當我自己一開始先往「理智」的方向思考,往往他就會慫恿我往「情感」的方面走,結果當我按照他的建議行事之後,而最後的結果(至少就中短期效果而言)證明我一開始的理智選擇才是對的。最妙的是,當我抱怨他當初為何慫恿我走到錯的路時,他會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還說是我自己意志不堅。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真是會讓人氣得腦袋冒煙。

那,這樣的損友,我還要去找他去幹嘛?當然有一大半是看在去他家可以喝到好茶的份上。

於是早上十點半打電話約了Ada,Ada說可以一起吃個午飯。我說約莫兩個小時之後才會到他在淡水的家,因為我想利用一個小時的時間很快的把最近剛讀完的村上春樹的「東京奇譚集」澤之風寫完。

下午一點多到了Ada的家,Ada的「江氏素粥」也正好煮好了。因為他中午才剛剛祭拜過屋子的「地基主」,所以有一大堆菜一起丟進鍋中煮,而我們兩個必須把一大鍋粥給解決掉(後來兩個人各自吃了三大碗公,肚子幾乎快撐破似的幾乎倒地不起。)我趁著 Ada把粥端上來的空檔,拿起相機到處亂拍,窗外的淡海與觀音山、滿滿都是料的江氏粥,以及Ada剛剛印出來的博士論文。說起Ada取得企管博士學位的過程可真是好事多磨,那就長話短說、不如不說好了,因為我也曾經幫他出過餿主意還被嫌。不過人家可是有理論基礎的喔,而且每每越到最後一刻,越能發揮他二枚腰的實力;我雖然自詡這幾年來什麼亂七八糟的proposal還沒看過,然而還是不要在大師面前自討沒趣,充其量我們只是水桶腰。不過Ada的兩位指導教授真的是國內首屈一指的企業管理大師,這點倒是毋庸無疑。我看了一下他論文的題目「動態性合作網路分工..」,就覺得有點納悶地問他說:「你當初的題目不是跟供應鏈的什麼的有關嗎?」結果Ada只是簡單地回了我一句類似「產業變化是很快的嘛..」的說辭。不過聽起來就像是狡辯。

(坐看淡水山海)

吃過粥,Ada泡了一壺沉香茶給我,叫我自己看電視,就自顧自的去整理要等下要返鄉過年的行李了。我看了一會兒電影台播的史瑞克,覺得還蠻好看的,不過還沒看完,Ada就已經整理好行李,而我又被騙上車,跟著他一起先去中和他妹妹那邊的賣場「找茶」。我本來只是到Ada家拿完茶就要回家的,結果還是又跟著到了中和,這種意志不堅定的個性還真是令人苦惱。

從淡水到中和的途中,因為茶喝得太多,已經跑了多次的廁所,肚子也有點怪怪的,結果到了賣場那邊又繼續喝了許多茶,因為主人都拿出很不錯的茶來招待,不喝可惜,不管翠玉、沉香烏龍反正來者不拒,結果肚子開始脹氣得難受,吃過晚餐之後更是連腰都快直不起來了,分不清是茶醉還是只是肚子痛。這時主人又再泡「輸法」的普洱給我調和理理氣,我說:「不要再折磨我的腸胃了,這時候不管是什麼仙津玉液,我都喝不下去了!」,Ada在一旁卻說這是因為你來才有的待遇喔。不過普洱果然有調理剛剛喝的兩種台灣不同海拔的茶產生的茶醉的效果,「普洱陰陽調和正負相抵的功用在陸羽茶經可以找到相關的記載互相印證喔」,主人如是說。不過我覺得以今天這種開喝水的喝法,真是浪費了剛剛喝下去的茶。

最後要說的是,早上我正在寫村上春樹的「東京奇譚集」澤之風,全書的重點就是「巧合」,而這次找Ada拿茶正好也有巧合中的巧合。他因為要祭拜屋子的「地基主」,所以準備了一大堆素菜,正愁著要怎麼處理,想到要找一個朋友幫忙吃,結果我就這麼湊巧地在他回鄉的前一天自己找上門來了。

本文日期:2008.2.4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