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登山口附近的芒草)
星期五在朋友家胡亂鬧了一晚上,為了他的博士論文的立論基礎:IT does matter,清談到星期六清晨,我是認為IT doesn’t matter的,也不希望又看到GIGO,所以對他的期待多了點,當然這樣是惹人嫌的。於是星期六白天狀況不佳,只想休息。休息了一下午,晚上再把Ontology的操作說明給簡單寫一寫;說是簡單寫一寫,也寫了三、四個小時,寫到快十二點。如果真的下定決心認真寫一寫搞不好真的可以寫篇論文騙點稿費,這樣還比較實際。而也就是在做了一大堆不怎麼實際的東西之後,於是心想明天星期天一定要去爬山。要爬什麼山呢?腦海中快速閃過了這個時節幾個應景的賞芒山頭,最後還是都放棄了,於是決定再度南下新竹找科伯爬山去。爬的山是兩個禮拜前走過一部份的「鳥窩縱走」;這回是登其中以沿途有優美柳杉林著稱的大窩山。

兩個禮拜前登鳥嘴山時曾經順便試探了一下大窩山的登山口,狹窄水泥道路的盡頭有幾處工寮,也有一些果園與菜田。我一直以為從最後工寮的右側小路所進入的柳杉林就是上大窩山的路徑,只是上回我就一直納悶的是,為何這個入口沒有登山條?而且進入柳杉林之後也不像山友所說的,是平坦易行的林徑。其實真正的入口是在之前一點的工寮,在可以看到鳥窩連稜時,就要右轉直接陡上稜線。上次開車長驅直入錯過這個入口還情有可原,但這回把車停在鳥窩分岔路口步行進行,還是錯過了正確的登山口..,一來的確是登山條綁的地方是在轉入岔路之後;另一個原因就是我先入為主地認為上次的入口有看到柳杉林,那就一定不會錯了。

然而這次真的大錯特錯,而且竟然是在這座算是小有名氣的大窩山中,在沒有看到任何登山條的情況下,我還繼續執迷不悟地直行,這不是台北行腳的冬烘先生應該會犯的錯。

我誤入的路徑應該是一條沿著大窩山山腰的採筍路可能還兼造林之用。我們的確在這條路徑上經過兩座柳杉林,只是柳杉似乎都呈現枯黃的狀態。樹幹不翠綠,也幾乎沒有枝葉,地面上少有青翠的植被,這座柳杉林也許是生病了,林中可以用死寂來形容。只是這條路上都有飲水的大條水管,我因此認為這應該還是可上大窩山,但或許不是主路線。

三、四十分鐘之後我們來到一個金屬水桶附近,這裏的路有點錯亂不明,花了一點時間重新尋回路跡,接下來卻進入綿延不斷的竹林之中。路徑被到處橫生傾倒的枯竹所阻攔,不過我還是繼續前進。套一句我之前的名言: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堅持什麼?

終於行到亂竹之中前頭已經無路了,我決定折返。回程時還因為沒有登山條,而且又找不到水管,而小小的迷路了一下。總計這樣一進一出,已經在這片林中花了近兩個小時。或許有人會問,我不是有GPS嗎,怎麼還會執迷不悟?怪就怪在今天的GPS真的怪怪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是陰天的關係?總之,早上十一點多一開機時間竟然顯示成昨晚十點,螢幕也是暗的,當然也一直捉不到衛星訊號,這樣的怪事持續到我們在鳥窩岔路口停好車一直走到大窩山登山口的途中都沒有改變。我開關機多次,高舉GPS,脫掉它的皮套,都沒用。

一旁的科伯跟我說,人體就是導體,可以當天線用,不妨讓他來試試看。我也是電機系的,當然知道這原理,只是以往一直以為人體只會干擾GPS運作。只見科伯將手按在GPS頭部天線所在的位置上,噫,真的,奇蹟發生了,GPS的衛星訊號,一顆一顆的冒出來了,然後訊號越來越強,終於又可以重新定位了。看來科伯的磁場真是滿強的,他發功讓GPS重新運作了嗎?雖然我不太相信,不過事實是我之前搞了半天真的也都沒有用,而機器一交到他手上就又work起來。

從誤入的樹林中退出來到工寮之後,我們尋到了正確的登山口。這時候已經是兩點了,如果上大窩山只要一個小時的話,那還是可以續攻。我坐在大石上吃跟科伯出遊的標準午餐,subway鮪魚堡。科伯拿出一串沉香木製的佛珠要我猜他用多少錢買的。我從五百元開始往上猜,都猜不中,結果這串佛珠的價錢竟然可以讓我買一台很好的Notebook。今年金馬獎影后聽說戴了一串十幾萬的佛珠,果然心想事成。而我平時手上戴的楠木,呵呵,只要十塊錢。我也曾經有一串用一百元買的菩提根,但遺留在東海岸。到底是修行的人加持念珠,還是念珠對人修行有所助益?

接下來科伯說要教我簡單的發功法,做了一堆手勢之後,問我有沒有感覺左手手持的念珠被高舉的右手的氣所牽引而動?這..好像有又好像沒有。引用六祖慧能的說法,不是念珠在動,也不是你的手在動,是你的心在動啦。總之鮪魚堡吃過了,繼續開始爬山。

陡上開始

上稜之前的樹

上稜線的陡坡,爬的有點氣喘噓噓。一直到上了稜線進入柳杉林不久,科伯才說他精神又恢復過來,可以再爬一座山都沒問題。我是認為之前在誤入山徑中,他花了太多時間一路移走傾倒的竹子花了太多體力。不過他自己承認是因為最近趕project,片子看太多的關係。哈哈。附帶一提,上稜之前有一棵奇形怪狀的樹,科伯說這棵樹很冷,可以吸走一些能量,摸著它的樹根的話,應該可以治療我的耳鳴。我依然去試試看,當然,依舊,沒有什麼效果。

沒有陽光透出的柳杉林,倒是在林間瀰漫著霧氣。科伯又開始發表落在山徑上已經滿滿覆蓋一地的針葉地毯,這樣似乎會妨礙到水氣的循環,加上今年深秋還不冷,水氣不多..,似乎對於樹木的生長不利,所以沿途柳杉看起來都有點枯黃之類云云。

柳杉林徑

科伯:這棵樹會電人

霧漫柳杉徑

杉林之間落葉覆蓋

走約一半的路程,山路分成兩條,右邊這一條是沿著稜線起起伏伏;左邊這一條是走在山腰都在柳杉林間,而在最後做一次陡上爬昇。我們選擇左去右回。這段期間GPS的訊號都接收不良,下山時我改手持GPS,這樣又比較可以接收到衛星訊號。途中有一次為了照相,請科伯幫我拿著GPS。科伯說GPS發出的電磁波會刺激到他的手指尖。嗯,真的是太敏感了。科伯看我登山途中玩GPS,玩的不亦樂乎,又說GPS或許可以跟手機結合。我說,手機有照相功能已經有點貴了,如果再把GPS晶片設計進來,那倒底實不實用?現在已經有GPS+PDA,或者是PDA+手機,如果加上照相功能,那這樣的device到底需要有多少computing power,多少memory才夠?雖然你是在做IC設計的?

登上大窩山山頂,大窩山高1642公尺,三等三角點6242號。另有一顆山字森林三角點,山頂有對空標誌,但周遭有樹林無展望。下山時改走稜線那條岔路,覺得起起伏伏的,應該是山腰那條會比較好走。不過還是花了一個多小時才下山,下山似乎並沒有比較快。出到最後陡坡那段看見了可愛的小野菊花,不過因為光線太暗,無法輕易對焦。回到工寮,走回涼亭登山口,這時已經快五點半了。遠遠的望見對面有大片崩壁的山頭,心想,那應該是比林山吧。什麼時候真正來個「比大鳥」連走呢?

大窩山山頂無展望

昏暗的杉林中的蕈菇泛螢光

失焦的野菊花

鳥嘴大窩岔路口望比林山

本文日期:2005.11.13(11.15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MPS | [旅聯網/大窩山]


(新竹五峰大窩山登山路線圖)


大窩山登山路線圖

相關文章

一則回應 to “台北行腳343-新竹五峰大窩山(051113)”

  1. 冬烘先生 說:

    重編此篇文章時,果然科伯兩年前的預言成真,手機+PDA+GPS+照相+..等各式各樣的整合功能行動裝置果然已經上市了,而且還觸控式螢幕,還輕薄短小..,科技果然日新月異。這不禁讓我想到前兩年猜想的以後在山裡面爬山爬到迷路時,直接從手機上網查詢這座山的旅記的日子可能也即將在不久這兩年到來。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