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英倫行腳

(阿達所繪的冬烘先生)

雖然到英國要飛十多個小時,但是因為時差的關係,十月三十日從台北出發,到了英國卻也才是英國的晚上七點多。所以所謂的英倫行腳應該是要從十月三十日開始的。我們選擇坐新航,在新加坡轉機,我在新航上看了好多部電影。十幾個小時待在經濟艙中真是蠻難過的。到最後電影也沒看了,昏昏沉沉、渾渾噩噩地,只是醒來之後又是吃,吃了之後,又是排隊上廁所,然後又是睡覺。機艙中比這個季節預期中的熱,睡也不安穩。長途飛行真是很累人的事。

從新加坡往英國的飛機上,鄰座是個英國人,看到我正在看英國的導覽書,便向我借了書去看。最後看完,不忘稱讚這是本Good Book。這位朋友要回到英國去,他的家在倫敦的東北方,格林威治附近,他推薦我去逛附近的海軍博物館,並指著書上的大碗公麵店要我可以去試試看。

我提起這段事,是想到如果換作是我看到一個外國人拿著台灣的導覽書時,我會怎麼介紹他去認識台灣呢?我看到新航上的電視節目對於幾個大都市的介紹中,對於台北的介紹,老實說,我覺得是蠻簡略的。現在認真想想,台北這個城市真正能夠端上檯面可以吸引外國人前來的觀光景點或是歷史文物,到底有那些呢?我覺得並不是沒有,但是我第一時間竟然想不到有經過為觀光而包裝設計過的。故宮嗎?陽明山嗎?還是九份?淡水?呵呵,也許是因為我是台灣人,反而不覺得這其中有特殊之處。其實我要說的是,如果真要發展觀光的話,應該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才是。

Victoria Station

西敏大教堂

(白金漢宮)

倫敦的Heathrow機場是世界上最忙碌的機場之一。我在飛機上大致survey了一下我們下榻的地方應該在倫敦的Victoria附近,地鐵路線應該如何到達。不過與我同行的同事卻說要搭計程車,因為他不想拖著重重的行李找路。呵呵,導覽書上說,機場到倫敦,計程車要四、五十塊英鎊(沒感覺嗎?台幣與英鎊約是61:1)。如果是坐地鐵應該不用到六塊英鎊。不過Ada非常堅持要坐計程車。我呢,我總覺得秀才往往會遇到兵。我該說的都說了,再堅持下去,反而是我不近情理。我開始覺得這趟行程會很有趣,就跟我之前每一年出國的情形一樣。

於是我們出了關,Ada似乎不給我任何機會,bypass過地鐵入口,直接就往機場外搭Taxi的方向跑。然後就真的有人上來問是不是要搭計程車?而我的朋友,嗯,你們可以稱呼他Ada,就真的say yes。那個我看起來穿著不像是計程車司機的人拎著阿達的行李就跑了,往他停車的地方跑。我跟阿達說,你好歹也問一下他是跳錶的,還是喊價的。阿達是有問了,結果是58到68英鎊之間。一般人聽到這個價錢,大概也不會坐了。但是我們的阿達,竟然還是任由他..。

後來我在想,阿達該不是為了要跟我唱反調才這麼堅持一定要搭計程車吧。因為我們坐的根本不是計程車,而是私人小客車來攬客的。英國的計程車,如果有常識,有做過功課的,都知道它叫做Cab,通常就是黑黑的,老式的外形。結果這一趟下來,這傢伙跟我們收了最高的68英鎊,折合台幣四千多塊。我在想阿達會不會還不清楚匯率啊,以為才68塊而已?

隔天,我才跟阿達講,你要坐計程車也就罷了;我也沒有堅持一定要坐地鐵。但是以你活到快40歲的社會經驗,現在是..,負責..規劃大計,我實在無法相信你昨晚是這樣叫計程車的。阿達聽了之後,竟然還裝一臉無辜樣地跟我說,人家是善良嘛。我還真的..無話可說,因為像阿達這樣做了一大堆奇怪的事情之後還裝無辜,要別人一起幫忙淌渾水的人,我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了。所以呢,是我自己要放輕鬆..放輕鬆。呵呵。誰叫阿達是我的朋友呢。

但是,看看阿達在英國行之前不久,突發奇想用小畫家幫我畫的一張像。也許在別人眼中的冬烘先生真的是過度拘謹,不知變通呢。

隔天星期天(10/31),阿達在倫敦留學的朋友要來帶我們到處走走。約好十點半,但是我們早起吃完早餐後,就決定先到明天要舉行seminar飯店看看。附帶一提的是,英國的麵包實在不好吃。我們住的這一帶大概是廉價旅館區。依據地圖與方位,也不用怎麼確認,我們走了十五分鐘左右就來到那家飯店,這裡離Victoria車站很近。反正時間還早,於是我們又繼續走到附近的西敏大教堂,也進去看人作禮拜..。隨後照著地圖的指示,再走捷徑來到白金漢宮外面。今天沒有衛兵交接,而且我們沒有在白金漢宮停留很久。但是白金漢宮附近的廣場與綠地卻已經為我的英國行留下第一個印象。

因為跟朋友約在旅館,所以我們在十點半前回到旅館。朋友卻比預期的晚到了,但這其實是因為原來英國從10月31日的凌晨起,開始實施冬令時間,把時間調後一個小時。呵呵,這麼的巧。正好給我們遇到了。

阿達的朋友,chonghong,帶著穿著旗袍的大女兒,五歲的Erin前來。Erin看到我們一開始頗為怕生,都還要爸爸抱著。chonghong想先帶著我們去中國城逛逛;然後在三點左右,再帶Erin去參加他們住的社區的萬聖節活動。我這時才又知道,原來今天竟然也是西洋的萬聖節。這麼巧。

達爾文住過這裡(UCL宿舍)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

(倫敦大學惡魔黨總部)

其實在英國這段期間,非常感謝當地朋友的幫忙。最主要的是行程短,很多事情要比較快進入狀況。譬如說地鐵的搭乘、買票等。其實買一日的周遊券是比較划算的。接下來chonghong帶我們走的路線,反而比較像是倫敦附近大學的巡禮了。chonghong自己在UCL (University College of London)讀教育哲學,UCL是以醫學與法律著名,據說大學排名是世界第十五名。達爾文就是UCL的校友。我不禁對chonghong這樣的留學生活漸漸感到好奇了。

我們從Warren Street地鐵站,走過UCL、倫敦大學、大英博物館的後門,來到Russell Square。chonghong帶我們進到UCL去看校園。UCL裡面有一個怪人,他拿自己做實驗把自己用石膏封在櫃子裡面,整個用石膏封起來的過程都有詳細的紀錄,現在這個櫃子還放在那裡。

我們又走過倫敦大學。chonghong說倫敦大學太大了,包括每個學院都很大,幾乎等同一個大學,所以無法單獨排名。至於被戲稱為惡魔黨總部的白色行政大樓,是因為當初建立時新式的外形跟學校的其他建物不太搭調。當初英國(一、兩百年前)也甚是有富有,所以蓋這棟大樓的石塊建材都是選最好的,最大塊的源源不絕從海外運來。chonghong又說,倫敦大學還有一專門研究亞洲與非洲的學院。其實這樣介紹起來,英國學術界整體給我的感覺,就是頗為專門與深入,而且能讓這裡面的學生可以有引以為傲的精神在的。

於是我們走過小而美的UCL,走過白色巨大的倫敦大學惡魔黨總部,經過學術區附近的最大的連鎖書店WaterStones。來到大英博物館後門,大英博物館竟然是不用收費。不過它說如果你要給的話,至少請給五塊英鎊。我想我還是找一天再來好好逛囉。

穿過類似台北新公園的Russell Square,進入地鐵,坐到Leicester square下車。這個廣場附近有中國城。中國城附近就是專演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的皇后戲院。這附近有官方半票亭(tkts)與許多私人半票亭。 而我此行真正感受到英國歌劇的魅力也是星期三的事了。

最大書店連鎖-WaterStones

萬聖節,窗口懸掛著那個骷髏

chonghong跟我們介紹,charing cross road有點類似台北的重慶南路(書店街),另一條橫向的(?忘了路名)是電子街。我們聽聽看看,一時之間還沒能感受多少。至於中國城,就是一大堆各式各樣的中國餐館。chonghong特地跟我們提到一家名氣很大的燒臘餐館,旺記大酒家,以服務態度不好而聞名。而我在十一月三日終於親自去見識到了。

我們沒有在中國城吃中飯,因為時間的關係,決定直接搭車到位於北倫敦Woodside Park的chonghong家,小Erin還要參加社區的萬聖節活動呢。

中國城附近皇后戲院

北倫敦

(Fall and Sky)

提到這裡要順便介紹英國的地鐵。如上圖所示,英國地鐵從中心開始向外分成六區,地鐵的票價就看你會不會跨過區而定。然而市中心大部分的景點都在第一區。所以買一、二區的周遊券也就夠了,大概四點三英鎊。至於朋友家在第四區,所以我們當天從第一區跨到第四區,所以買的是一到四區的周遊券,這樣是四點七英鎊吧,感覺跟一二區周遊券差不了多少錢。我們搭地鐵Northern Line北上,過了Euston(?),列車已經鑽出地面,來到地上了。Northern Line還有分支,所以我們在Finchley Central 換車。

來到站台,看到週遭風光,感覺這已經是標準的郊外地區了呢。房屋稀疏,也沒有高樓大廈,是一派恬靜優雅的鄉村小鎮。chonghong卻說,這還是在大倫敦裡面呢。倫敦有兩條環狀線的高速公路,只要是位於外環之內的都算是廣義的倫敦。

其實郊區的氣息已經很濃了呢。街道上沒有多少行人,落葉堆積滿地,午後的陽光慵慵懶懶的照著。今天的天空分外蔚藍。連雲彩也是一抹一抹的散開,雲淡風清。葉子凋零的差不多了,殘枝猶然孤獨地伸向天際,好一個寂寥落寞的深秋。

我們從邊門進到chonghong所居住的社區。看起來是清幽的小小社區,有共同的公共空間,絲毫沒有擁擠的感覺。chonghong說英國人是很注重生活空間的密度的,他們認為倫敦市的人口密度還是太高了。因此在倫敦市中心有一種塞車稅,只要在某個時段,進入該區的車輛,就要被抽稅。這是以價制量。我在想倫敦這樣還叫密度高喔;那台北要怎麼辦?在車站或是捷運,都是人推著人走的。

跟chonghong問起這邊的房價,實在高的令人咋舌。英國物價高,稅也抽的多,因此社會福利才會比較好。chonghong他們現在所住的兩房一廳,一個月就要英鎊八百多;因為申請留學生補助的關係,只要付五百多英鎊。我想這樣郊區的房價至少比大台北的郊區貴個三倍吧。於是我不禁為chonghong他們的留學生生活擔心起來了。

萬聖節變裝

湊湊熱鬧

愛爾蘭黑啤酒Guinness

異國的萬聖節

chonghong說住在英國生活品質的確不錯,不過真的太貴了。現在夫妻兩個都在英國,又有兩個女兒,其實早就在就吃老本。只是希望明年能拿到博士學位,就可以回台灣了。我和阿達兩個一邊吃著應該也是從台灣過來的維力麵,一邊看chonghong夫婦倆幫兩個女兒分別打扮成巫婆與南瓜模樣。這裡過萬聖節的氣氛很是濃厚。chonghong的老婆在門口外張貼著「Treats or Tricks」,表示小朋友們可以到這戶人家來「不給糖就搗蛋」。

chonghong原本的如意算盤是,將女兒交給老婆帶到社區活動中心去參加萬聖節準備活動後,就可以跟我們這兩個男人到附近的酒吧來個他鄉遇故知的men’s talk。 豈料老婆哪能讓這個男人如此稱心如意。既然要我陪大女兒既然在幼稚園裡面等著畫巫婆妝;那小女兒就交給你這個男人來帶。(不知道chonghong夫婦看到此段後,chonghong要不要罰跪算盤?)值得一提的是,這個社區裏,也多是非英國人,大抵也是留學生之類的,像是伊朗人,大陸人也多有。正在幫人化妝的社區的一位波斯媽媽。我發現波斯的小女孩,眼睫毛天生就特別長,名副其實的洋娃娃。輪廓也很深,讓我想到倚天屠龍記中的小昭。

於是chonghong為了盡地主之誼,還是推著嬰兒車帶著小女兒,帶著我們走到附近熱鬧的街道上的一間酒吧。其實這酒吧很像台北的現代啟示錄。裡面佈置有許多電視畫面,上面播的都是英國的足球賽。有許多人就是一邊喝啤酒一邊在裡面看球賽的。

在酒吧中,chonghong說是男人的話,就要喝喝略帶有苦味的愛爾蘭黑啤酒。於是向女服務生要了三杯Guinness。chonghong說台灣好像也有Guinness,不過味道不太道地。chonghong叫我們注意看女服務生在倒完酒後,會在泡沫上畫上四瓣的幸運草。哈哈,果然是ㄋㄟ,女服務生在泡泡上以嫻熟的手法輕鬆畫出漂亮的四葉草,這樣比起罐裝啤酒喝起來另有一番風味。

後來女服務生看到chonghong推著小Baby車,還是把chonghong給請了出去,酒吧是禁止未成年的人進來的。但是帶著Baby應該還好吧?chonghong不得已只好大口大口的先把大半杯給灌進肚子裡面去,自個推著Baby車到外面逛去了,留下我們兩個台客自行留在酒吧裏感受英國人的社交活動。

晚上,chonghong又帶著我們到附近的義大利餐館吃東西。隨後到英國的超市逛了一下。超市的收銀員拿了兩根棒棒糖給chonghong的兩個女兒。對我這個台灣人來說,在英國所看到的每一樣東西都很新奇。包括開車要走左邊的車道,我曾問chonghong夫婦這樣回到台灣開車會不會錯亂?另外,英國的紅綠燈對行人根本沒有約束力,會遵守紅綠燈的絕對是「剛來」的觀光客。(因為來了一會的觀光客也有樣學樣闖紅燈)。

來到英國的隔天,從chonghong那裡學會了依據每一條線的方向,加上站與站的相對位置,來找月台坐地鐵。譬如東西線就有東與西兩個月台,你要判斷你要去的站,是在這個站的東邊或西邊,來決定你要去東月台還是西月台。於是晚上十點多,初來乍到倫敦的我們兩個台灣二 楞子,在清冷的北倫敦第四區,就可以自行搭上列車在途中換路線轉車,再走回到住宿的旅館。這個晚上,走在倫敦的街頭似乎不像昨晚那樣令人感覺害怕了。(2004.12.11)

本文日期:2004.10.31(2004.11.18)

下一篇:英倫行腳Day2-Underground

相關文章

2 則回應 to “英倫行腳Day1-Treats or Tricks(倫敦希斯羅機場,北倫敦郊區,萬聖節)(041031)”

  1. Ellie 說:

    想請問冬烘先生如何練就這等神功?
    在事隔多年後還能歷歷在目?
    本人每次想寫遊記,就發現我真的老了,什麼都記不起來
    你應該不是一邊玩一邊還有當天寫日記筆記之類的吧:P

  2. 冬烘先生 說:

    Re:Ellie,還沒結婚就開始喊老了?這篇遊記早就寫了,現在只是重新整理一起放在blog而已,不過3年前的英倫行腳8篇中只寫了4篇,最近又興起想把最丟臉的一篇給寫出來的念頭。請給冬烘先生加油鼓勵一下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