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六十石山的金針花拼布之丘)
下午2點50分左右離開馬太鞍繼續南下,我估計15:30可以到玉里,至於到了玉里之後呢?先去瓦拉米步道?還是直接上赤柯山?或者是繼續南下到富里上六十石山?瓦拉米步道雖然離玉里較近,但來回至少需要三個小時;現在就上赤柯山的話,本日的行程似乎會太早結束,如果繼續南下到六十石山今晚再回到赤柯山的話或許明天就不用南下了。

到了玉里正在邊開車邊猶豫時,老婆說了一句關鍵的話「現在天氣似乎還很熱..」;因為她的這句話,我決定繼續南下到富里然後繼續上六十石山(從山下到山上約10公里,開車約30分),這樣上到六十石山大概是16:30,天色也還亮著,但是陽光已經沒那麼強烈,溫度也沒有高了,正好適合在金針花田漫步拍照。直接到六十石山看來是不錯的選擇,所以說大事我來決定,至於小事的話交給老婆做主就對了。

不過其實玉里到富里東竹還有一段距離,從台九線上到山頂附近也還有一大段山路,上山的沿途看不出山上可能有金針花海的跡象,但是台九線上是可以遠遠的看到山上的數座涼亭的,而六十石山的花海精華處就是在這幾座涼亭。我本來開車上山之後就想直奔最高點-忘憂亭的,但是過了10k之後,來到德森農場與觀親亭附近,看到開闊的金黃與翠綠兩種顏色交織的金針花山坡,我想還是趕快先停車吧,風景實在太漂亮了。果然從停車的地方到德森農場到觀親亭到尖閣亭,應該是這個時候六十石山上最漂亮的區域,最主要是因為這裡有起伏綿延的「山坡」,拍金針花花海的重點也不是在拍金針花本身,而是在拍「意有所指的線條」吧,至於這個「意」,當然就是攝影者構圖的意念。這也就是日本北海道富良野(薰衣草花田的紫色)與美瑛(田野的綠色)為何受到攝影者的歡迎之故。不過我覺得我們花東的金針山卻要比富良野還要更勝一籌,因為富良野的花田位於平野,且多半是人工栽種的波斯菊、鼠尾草等;而我們的金針山位於山上,單純的金與綠的展現,加上週遭環繞的青山與藍天的襯托,反而有出塵之美。


(金針花田採收忙-有拾穗之風?)
所以在德森農場上方的產業道路上就是看綿延起伏的金針花山坡,如果只是平鋪直敘的拍就不好看了。然後走向觀親亭,除了看金針花海與遠方海岸山脈高聳山巒的對比之外,就是要看採金針花的農忙的人,這跟採茶一樣也是很耗費人工的工作,看到人家這樣忙,讓只是在花田旁遊玩的我們在拍照時都有點不太好意思。尖閣亭是附近的高點,一邊可以看整個六十石山山頂上的廣大金針花園區,另一邊可以望向花東縱谷,我想我們在台九線上所看到的涼亭中,應該也有一座是尖閣亭吧。

從尖閣亭走回到停車處,繼續往山上走,沿途也都有花田,也都有涼亭,不過大概都是這樣子,漸漸越走越高,山坡上的石頭也就越多,會不會這也是六十石山名稱的來由之一呢(山上有六十塊大石頭?)。沿途再經過小瑞士觀景台,最後來到最高點的964驛站,然後走上忘憂亭,俯瞰整個六十石山區域,不過看的方向正好是西方,正好迎向西斜的陽光,所以對於下方的景物看得不是很真切,所以後人或許可以考慮早上再上忘憂亭。不過忘憂亭附近視野開闊,四周展望良好,登臨其上展望茫茫的花東縱谷,頗能有天地悠悠之感懷。


(往赤柯山上山途中的金針花路燈)

從忘憂亭下來,又在小瑞士觀景台、路邊一處金針花田,以及黃花亭稍微逗留了一會兒,時間接近六點,天色也已經漸漸暗了,經過茄苳老樹時停下車來補拍老樹照片,有幾個也正在老樹附近嬉戲的年輕女孩過來跟我搭訕,其實是問路啦:「要看到金針花海還有多久。」我回答說:「再上去不用五分鐘就可以看到了,不過天色已經晚了,恐怕拍照的效果不好。」女孩們一聽,便急忙吆喝其他人趕快上車上山去了。

下山途中,老婆說要不要先去玉里鎮上逛逛,不然一上山之後,就只能在山上看星星,沒其他事好做。不過我覺得還是要先趁還不會太晚最好是在八點之前上到赤柯山上,不然山路沒路燈,將近十公里的漆黑山路,會發生什麼事都很難講;頂多,如果要逛的話,就先去安通溫泉探探,雖然我們這一次並不住在那邊。老婆這次依了我的意。其實安通溫泉就在最近剛開通的玉長公路上,從台九線過去不會太遠,我們很快的到達原本有可能的住宿點之一的吉祥農莊(最主要是參考PCChen兄的遊記),也看到旅遊雜誌有在介紹的紐奧華,然後等我們看到安通溫泉飯店時,老婆跟我說:「當初研究住宿點時,為什麼沒有想到要來住這裡呢?」我回了她一句:「妳不是說住在山上的話,就可以早起來拍金針花嗎?」(後來才知道金針花跟大部分的花一樣,早上的花瓣都還是閉合的,大概要八、九點之後才會綻放開來)。總之,我對於安通的興趣有兩個,其一是這裡原本有一條越嶺古道越過海岸山脈到長濱,據說入口就在安通溫泉飯店的後方;另外一個就是安通在日治時期就是很有名的泡溫泉勝地,有點像是北橫上爺亨溫泉或是車城四重溪那種軍官溫泉的感覺,所以我就想要順道來看看日治時期的溫泉老旅社現在的模樣。問明了工作人員,知道這間老房子就在飯店的左上方(背向玉長公路),門口雖然不大,不過進去一看,裡面還蠻寬敞的。

離開安通,時間已經快要七點了,我們得趕緊要上赤柯山。不過玉里大橋,改走193縣道,一直到高寮橋後,有右轉指標往赤柯山,於是右轉,街道上有昏黃的金針花形路燈,道是其他地方所未見,要看金針花路燈還是要晚上來比較有味道。隔天在過高寮大橋時,橋兩旁也是金針花路燈,如果晚上來此拍照應該也是不錯,可以媲美台七線上泰雅大橋的流星路燈

不過過了這一處之後,接下來的30分鐘上山的路就都沒有路燈了,而且也沒有住家,在開車的過程中只能藉由車燈照射路旁的指標與里程處自己給自己找安慰說:又過了1公里了,沒有走錯路,加油。老婆好像開始有點後悔為何當初要選擇住在山上,而不是在山下的安通溫泉溫柔鄉。

終於我們走完10公里山路來到有光亮的地方,不過這還只是福德祠岔路口附近的野百合農場,我們住宿點天心茶園還不知在哪裡,問了一戶農家知道了方向,繼續開車,想不到天心茶園還蠻裡面的,不過大致上就是往「千噸石龜」的方向開就是了。老婆說當初會選擇住在天心茶園的原因是因為「天心」這兩個字讓她感覺會取這個名字應該會讓人蠻安心的吧。

等到我們在黑夜中尋尋覓覓間終於到了,停好車,老闆和她女兒吧,問我們說怎麼這麼晚到?(但其實也才不過7:30而已,不過摸黑上山實在讓人感到心慌慌就是了)。而其他的客人都在庭院中跟老闆泡茶聊天了。他們知道我們還沒吃飯,就馬上去幫我們準備金針花風味餐了,老闆還被派去馬上去田裡面幫我們現摘金針回來作菜,盛情可感。

放好行李,在等著吃晚餐的空檔,來到庭院眺望星空,這裡的星空非常的乾淨,星星又多又亮,就算是庭院有點燈光的情況下,但是銀河(從夏季大三角綿亙到天蠍、人馬座)還是看得很清楚,可見山上的空氣澄清,氣流穩定。不過可惜的是,等洗完澡之後想要再出外來拍星空時,鐵門已經拉上了,因為不想打擾到農家的作息,所以難得可以拍攝銀河的機會只好作罷。

不過天心茶園的人十分好客,除了老闆和她的女兒一開始的接待之外,小朋友會幫我們開房門,老爺爺會幫我們介紹金針花農產品與相片中的景點,女主人的廚藝也很不錯,我們的晚餐就有七樣菜,其中金針花就有五種吃法(炸金針花之外,另外炒金針所用的金針還要分是第二天開的,還是第三天開的,滋味各有不同),另外猴頭菇是老闆所說的極品(我個人最喜歡的一道菜),金針湯裡面料多(好像用的是第三天開的金針,這是老婆最喜歡的一道菜),至於麵則是玉里麵(黃麵的一種,好像是製作時鹼的成分少一點,其實我沒有研究;不過老婆說來到玉里本來就打算要去嚐嚐玉里麵的滋味)。

六菜一湯豐盛的一餐,我本來以為我們兩個會吃不完,不過最後竟然也都吃得乾乾淨淨,而且好像都是素的,唯一比較像肉味的就只有猴頭菇,我想這素食金針餐大概跟「天心」這兩個字也有關聯吧。

至於二樓的房間雖有衛浴設備,但除此之外就只有床而已,也沒有電視可看,所以如果沒能去看星星的話,也只好早點去睡覺了。老婆自我安慰的說,跟安通溫泉飯店比起來,雖然這裡的設施是簡單了點,但是剛剛所用的豐盛晚餐以及茶園人家的人情味,應該還是值得我們這一路摸黑上山來的。

(天心茶園的金針風味餐)

本文日期:2008.8.22(8.27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相簿 | MPS(GPS)


富里東竹上六十石山 | Google map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