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北海道Extra!!

(中富良野薰衣草花田-美麗的背後有許多人的汗水)

北海道之行的第4天行程拉到富良野,這是這次行程最豐富的一天。早上離開都占冠之後,一路北上,車窗的右邊是大雪山山脈的十勝岳連峰,其中還有正在冒著煙的活火山;而車窗的左邊就是一派的田園風光。富良野的農作物,主要是稻米還有其他雜糧,至於在山坡上種植各色花卉純粹是要吸引觀光客。

如果住在富良野,用餐就可以吃到當地栽種的蔬果。當地的餐廳採用一種類似合作社的方式,大家分工合作,有人種蔥,有人種馬鈴薯,有人畜牧牛羊,而餐廳就採用這些新鮮的食材作成料理,讓觀光客可以吃到當地土生土長的東西。這是因為在北海道進行農耕魚牧大不易,不如大家群策群力各自貢獻所長。果然透過這種方式,讓前幾天大吃大喝的我們在富良野終於能夠吃得比較清淡與健康一點。

不過眾多的食物中有一樣東西跟其他在地的食材明顯格格不入,那就是干貝。因為富良野並不靠海,所以當地的餐廳每天早上去北方的旭川選買新鮮的干貝回來。我們的導遊曾經有建議他們,觀光客來此就是希望吃到屬於本地的土產,至於干貝在其他大都市都可以吃得到。不過在食物中有干貝這一項,是他們農民開會決定的,因為他們覺得希望加入干貝可以讓餐點看起來比較比較有變化。

富良野也是北海道的中央,市區內還有一做地理中心碑。我們車行過中富良野,道路左邊山坡突然出現一片美麗的花田,有紅紫黃白綠色條,美不勝收,導遊很識趣的讓司機停下車來讓我們在花叢中拍照20分鐘。上車前,有一位當地的攝影師在跟我們的導遊聊天,他想知道我們台灣的觀光客對中富良野這片花的山坡的看法,以及想要看的是什麼?其實栽種這一片花田真的是完全用來吸引觀光客的到此一遊帶動週邊的觀光發展,作物本身不具直接的經濟效益。在富良野就是假設你家有一片山丘很美麗,那或許就是開放你家的山丘來供給人家觀光,這也是剛剛提到的合作社的概念。

跟餐廳中突兀的干貝一樣,我們的導遊還是希望這些花田能夠有自己的特色,而不是完全投台灣觀光客所好,不然就在台灣看同樣的東西就好了,幹嘛還大老遠跑到北海道來?

總之,接下來的我們的行程將會去北海道薰衣草的先驅-富田農場,品嚐薰衣草冰淇淋,看溫室內的開花的薰衣草(原本薰衣草花期在七月)。然後再去做薰衣草蕎麥殼抱枕、香包。總之是完完全全可以滿足旅客追逐薰衣草夢想的旅程啊。然後提起富良野的薰衣草,美瑛拼布之路的美景,就一定要提起兩個人-富田忠雄與前田真三,這兩個人也就是真正將富良野與美瑛變成名副其實的感動大地的幕後英雄。 他們兩個人都有一種人格特質:堅持理想而且擇善固執。

在1950年代之前的富良野,主要的作物還是稻米,但是農民的生活並不容易,通常長子必須留下來在家中繼承家業。富田忠雄就是富田農場家中的長子,但是對於是否要在這北方大地繼續種田維生也感到迷惘。就在他對未來產生迷惘之際,生命中第一個貴人出現了。

有一天他騎著腳踏車來到附近一戶人家,這戶人家主人是從法國回來的一位藝術家,藝術家的門前種著一片開著紫色的花,這紫色的花原來自法國,這就是當時北海道尚未有人栽種的薰衣草ラベンダー(Lavender)。藝術家邀請富田忠雄進來喝咖啡;而來過這裡幾次之後,讓富田忠雄開始產生是否要在自家田地中種植薰衣草的想法。

於是富田忠雄回家說服他老爸希望可以在自家田地種植薰衣草,他老爸一開始當然反對兒子田地不種稻米卻去種不知可以幹什麼的花。後來跟著富田忠雄也去那位藝術家那裡喝過幾次咖啡後,也就答應拿家裡的三分之一田地給他兒子試種薰衣草。於是富田忠雄開始種起薰衣草,而且開始說服附近的農戶一起種薰衣草。量夠多之後,香料廠商也真的開始收購起富良野的薰衣草提煉香精油。於是種薰衣草真的開始帶來財富,富良野的農家也就更相信富良忠雄,越來越多人開始種起薰衣草來了。曾有一度富良野幾乎都是薰衣草花田。

然而好景不常,由於東南亞更便宜的人工香料的出現,香料廠商開始不收購富良野的薰衣草了,農民的開始無以為繼,於是漸漸又將田地改種回稻米。最慘澹的時候,全富良野就只剩下富田忠雄還堅持繼續種薰衣草。

不過富田忠雄的父親直到過世前還是沒有責怪兒子,依然鼓勵兒子做自己想做的事。

就在這個時候,富田忠雄生命中的的第二次機會出現了。當時日本國鐵JR為了促進鐵道觀光,便派出攝影記者在各地拍攝具有特色的風景集結成風景年曆。當時其中有一組人就來到富良野,攝影記者把富田農場一大片的紫色薰衣草花海的美景拍回去,果然這紫色的大地吸引了許許多多的攝影師千里迢迢跑到北海道富良野來找富田忠雄喝咖啡,幫薰衣草花園照相。

不過只有攝影師前來照相,並沒有為富田農場帶來實際的收入。直到後來有一位從東京來的愛好攝影的小姐跟富田忠雄提議:怎樣?我家在做香包,要不要將你家的薰衣草試試看裝在香包裡面來賣賣看?果然他們這次的合作逐漸地打開了薰衣草除了提煉香水精油之外的其他週邊製品的加值商機,為種植薰衣草的業者找到新的出路,富良野的大地上漸漸地又開滿了紫花。富田忠雄終於實現了他所堅持的理想,讓紫色成為北海道除了白色之外的另一種顏色。連Hello kitty來到北海道都要變身成紫色,才叫北海道限定版的Hello kitty,因此也被我們的導遊戲稱為受不了的「中毒Hello kitty」。

現在在夏季薰衣草花盛開的季節到富田農場來,偶而還能看到滿頭白髮在巡視薰衣草花圃的富田忠雄先生。



(美瑛拼布之丘)

至於富良野的另一傳奇故事就是我們稍後要去拜訪的位於美瑛的前田真三拓真館。美瑛這個地方的地形是綿延不絕的丘陵,農民四季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在大地所畫下的痕跡,顯現在高低起伏的丘陵地上,就是一塊塊猶如多彩組合而成的拼布。因此這裡農田間的小路,特別適合散步,騎自行車,悠哉悠哉地看四時的美景。故這裡的鄉間小路又稱「美瑛拼布之路」。

美瑛如此美麗的風景,吸引了一位愛好攝影,從都市退休下來的上班族-前田真三來到這裡住了下來,不斷地持續專門拍攝美瑛各季節所展現之姿,成為專拍美瑛風景的達人。他拍攝美瑛風景,並不是因為要照相賣錢,而是純粹喜愛美瑛的景色而已。後來他用他的退休金設立了「前田真三拓真館」。現在館中陳列了他的許多經典名作以及他當初拍照時所使用的機器設備。後來前田真三過世後,他的兒子前田晃繼承他的衣缽繼續走上攝影這條路。

有了這些人的堅持,美瑛的美景才能更廣為人知;而他們的令人感動的故事,也將為美瑛富良野的美景增色不少。

我們中午在美瑛的Herbal Hill用過道地的富良野土產所烹煮的中餐後,我利用大家還在賣場買薰衣草相關產品的時間,走出餐廳去附近的田野逛了一圈,在一望無際少有人跡的田野間獨自悠閒漫步,從容呼吸泥土散發的芬芳,從收割後的棕色與綠色交錯的塊狀大地,感受農民秋收的喜悅,這算是我個人的第八個小小的自由行。沒能在美瑛的田野騎自行車有多遠騎多遠的亂騎終究還是有點小小的遺憾了。

關於前田真三拓真館,附帶一提的是旁邊有一條「白樺之道」,逛過拓真館之後,可以去樹林中走走散散步,當陽光透過白楊木,人在樹下,光在林間,試著體會一下自己有沒有成為攝影師的天份。

離開前田真三拓真館,我們來到「新榮之丘」,這是愛好攝影者來到美瑛不能不來走走的地方。拼布之丘讓你展現你的構圖創意,看看能不能構出不同凡響的畫面。

(旭岳,右下角的褶缽池映照著旭岳的倒影)

離開美瑛,我們繼續北上往此行比較有可能看到紅葉的地方-北海道的最高峰旭岳。因為山上氣溫比較低,或許有可能落葉木會先紅。至於此行中原本規劃有天人峽與羽衣之瀧因為上個月北海道有颱風而土石坍方至今道路尚未修復完畢,因此取消前往。

然而跟團的缺點在旭岳就展現無疑。我們下午四點坐上登山纜車,4:15纜車到達山腰的姿見纜車站,本來我還妄想雖不能登上旭岳山頂,但好歹憑我們的腳程可以把旭岳山腰的沼澤地中的鏡池、褶缽池、姿見池環形走一圈,這樣一圈不過一個小時。不過導遊卻告訴我們4:40分及合坐纜車下山。這樣短暫的停留不僅不能走完這一圈環型,恐怕走到第一觀景台就要準備折返了。而我此行北海道之旅所朝思暮想的紅葉,就只不過是這樣短短不到一小時的在旭岳山腰浮光掠影快速掃過而已。

其實也該滿足了,斜射西照的夕陽金光,映著旭岳山巔的紅土陡坡與大小湖泊,地上岸邊已經先紅的植物因此更顯得分外耀眼。此行雖未能將紅葉看得盡興,就當作下回再來舊地慢慢遊的藉口。

晚上驅車再回富良野住在日本天皇曾經下榻過的新富良野王子飯店,房間的設施與配置果然就是稍微高級一點。

用完晚餐,再去逛飯店附近開到九點的森林間的小木屋市集Ningle(森林間的小矮人) Terrace(這個市集就是樹林之間有13間小木屋,每一間小木屋會賣一些具當地特色的手工製品,木雕,銀飾等)之後,我又派出隨行翻譯去詢問櫃檯人員,如果明天一早要散步到「富良野自然塾」,是要怎麼走法?

我之所以想去走這條散步道,是因為看過Joe所寫的富良野自然塾的「地球道」。結果櫃檯人員好像是說,那地方是在舊的富良野王子飯店,如果不坐公車的話,走路大概要一個小時。我聽翻譯轉述,還是只能一知半解,加上我也不是很看得懂掛在Ningle Terrace前那張園區內設施地圖,而且明天集合的時間要提早到8點(因為要從富良野趕回札幌)。總之,總算有理由讓我們可以安心的在天皇下榻過的飯店中好好的睡覺休息,不用去費心思去想自己加料的行程了。

本文日期:2007.9.22(10.4 finished) | 北海道Extra!! | 相簿 | 富良野、美瑛GPS軌跡 | 旭岳登山纜車GPS軌跡


富良野薰衣草花田、美瑛拼布之丘交通地圖 | Google map

相關文章

3 則回應 to “北海道Extra!! Day4-2 – 富良野薰衣草花田、美瑛拼布之丘、旭岳楓紅預覽(070922)”

  1. LKK 說:

    IMG_9361s.JPG這張可移動觀看360度全景的照片很好玩
    還有別再提薰衣草冰淇淋好嗎?我的口水已流滿地了!

  2. […] 昨天新聞報導說有外國人特地來這邊拍照,甚至有人說這裡的花海不會輸給日本北海道富良野。哈,我兩個月前正好去過富良野看過別人家的花田。總覺得別人家的花海好像比較精緻 ,我們家的比較粗勇? […]

  3. […] 事實上東山栽種咖啡也已經有60年的歷史(請看這裡與這裡),不過知名度反而有點落後於古坑華山咖啡。東山種植咖啡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日據時代。日本人覺得台灣的氣候與土壤很適合種咖啡,而東山鄉南勢村的村民曾綠波曾在日本人設在楠西的咖啡試驗農場中工作,因為這個機緣又將咖啡種苗帶回東山種植。結果這種咖啡樹很適合在東山鄉的山林間生長,加上東山鄉位處山區丘陵地不適合大規模稻米耕作,於是農民除了種植柑橘等果樹之外,有部分農民便開始轉向種植咖啡。後來加入種植咖啡樹的農家多了起來,東山咖啡也因為咖啡豆的品質屢受肯定,咖啡因此成為東山鄉另一項經濟作物。這樣興起的過程有點類似薰衣草之於北海道。 […]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