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太平山莊目前是太平山唯一的住宿點,住宿房舍沿著山坡而建,有一條陡直階梯步道貫穿其中;石階的終點是昔日的日本神社遺址,而步道的兩旁群聚著兩排太平山莊最富盛名的紫葉槭。六、七月間,在平地都市正是最熱的時候,太平山的紫葉槭與一般秋楓卻大不相同,越熱越是紅艷。2001年7月1日,我在太平山莊的山坡階梯旁與紫葉槭有一段最初與最真的邂逅。那天正好也是我的生日,..之年後的第一個生日。

盛夏的紫葉槭怎能如此的美麗呢?那是我初識紫葉槭後心中一直存在的疑問。

五年之後秋天我再度來到太平山,雖說此次主要是為了山毛櫸而來,但是紫葉槭的美麗姿態還殘留在腦海未曾忘懷。於是用完餐後,冒著8°C的寒冷,在稀微夜雨中,我們再度漫遊太平山莊。夜晚的燈光讓雨後葉稍落的紫葉槭週邊氛圍顯得有些淒迷。我立起了腳架放上相機,想紀錄這種淒迷的感覺..。然而就跟跟五年前的霧夜一樣,不管用多好的攝影器材,又怎能留住只存在於多愁善感的遊人心中那份唯美的意境呢?

(太平山莊之夜太淒迷)

葉落得差不多了呢,這個季節的紫葉槭正是最慘澹的時候。正路過,看起來很像是太平山莊的內部人員如是說。如果要看紫葉槭,算是來錯季節,而且這幾年來紫葉槭樹的狀況似乎變差了,紅葉的狀況一年不如一年。

是嗎?是紫葉槭老了嗎?不過,我也變老了呢。這五年來,不管是紫葉槭還是重返此處的遊人都歷經了各自的滄桑。

隔天一早快五點的時候趕赴翠峰湖畔觀日出,因為那位工作人員說那天日出是5:39分。不過雲霧太沉太重,沒有看到日出,但是還是很悠閒的漫步翠峰湖步道一回,尤其是在幾乎無人的清晨。

回到山莊用完早餐後,又來拍白天的紫葉槭。若是只取槭葉茂密處,還是紅通通一片風韻猶存呢。

有一個林務局人員坐在階梯上看到我們正在拍照,又過來主動跟我們攀談,林務局人員都是這麼健談嗎?不知道這位工作人員是不是跟昨晚同一位,不過個性一樣很怪就是了。他對我們接下來的行程很感興趣。然而聽說接下來我們要去一般遊客比較少知道的山毛櫸步道,卻說這幾天的雨怕已經把山毛櫸的葉打落大半了吧,不過既然來了還是去走走好了。另外他還要考我,要我們上網去查一查資料,山毛櫸可以做為什麼用途?哈哈,他已經知道答案卻不告訴我們還要我們去找資料..。應該說他沒盡到導覽的責任,還是算是看得起我們不像是在走馬看花的隨便走走呢?

雖然我們懷疑山毛櫸的可能落盡,但幸好還是選擇去了山毛櫸步道,然後在金黃色的山毛櫸林間有一份別開生面的水果沙拉午餐。於是雖然山莊前的紫葉槭依然紅艷,但過了最美麗時節的樣子卻讓人已經有些陌生。反而是當下正在鋪陳金色浪漫的山毛櫸,讓身處其中的人感覺到確實的擁有。至於紫葉槭最美麗的姿態應該只有在回憶中才能永久保存吧。

太平山莊中央步道

太平山莊中央步道兩旁的紫葉槭


(晨曦中雲霧飄邈中的翠峰湖)

(翠峰湖拂曉遠眺日出天光)

翠峰湖步道上的紅葉(紅榨槭)

翠峰湖之靜若處子

翠峰湖國家步道終點(800m)之昔日伐木工寮)

太平山莊前的晨操

太平山莊紫葉槭

太平山莊紫葉槭

太平山莊紫葉槭

太平山莊紫葉槭

(流星路燈–台七線泰雅大橋)

本文日期:2006.11.3,4 | 台北行腳 | GPS(MPS)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