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虎山溪步道看彩霞滿天)

世上如果有不變的真理,那其中之一就是今日太陽下山之後,明早依舊還會爬上來。不過如果從天文學家的角度來說,這句話在四、五十億年之後,也是錯的,因為那個時候太陽中的氫將會燃燒殆盡,太陽將變成一個紅巨星,體積開始膨脹,把水星、金星,包括地球在內都要吞噬了,所以到那個時候也沒有人陪你看甚麼日出日落了。於是把握太陽自我毀滅前(?),在星期天的傍晚六點多,陪著老婆去住家周圍的虎山溪步道散步從松山慈惠堂往真光禪寺方向走去;有幸在登上步道途中的高處看到此時的彩霞滿天,佐以傍晚習習涼風,心中因此頓生無限快意,人生之樂盡在此中矣。

於是談到真理或是格言這件事,從求學以來就陸陸續續從師長、書籍那邊,看到、聽到許多偉人所說的名句、格言,那時候年紀小,基於對師長、偉人的崇敬,於是把這些話奉為圭臬,以為如果在以後的為人處世上,都照著這些名句、格言去做,那人生就自然一定會成功的。就好像小時後立下了我的志願,要當總統、科學家,就堅信自己一定會成為總統或是科學家一樣。

等到大了一點,漸漸知道,好像大家(包括自己)所走的方向都離自己小時後所立下的志願越來越遠,而這些名句、格言當然還是對的,不過卻都有點不切實際,如果不知權變以融會貫通的話,反而會造成自己的困惑,甚至這些名句跟格言之間有的還會互相矛盾。譬如說到底是要當「識時務為俊傑」的俊傑,還是要當「疾風知勁草」中的小草?理論上應該要像「雖然柔順但仍有所堅持的小草」看齊,實務上遇到困境時卻往往摸摸鼻子當「縮頭俊傑」。

於是後來就越來越不在意這些被一般人拿來當「僅供參考」的格言名句了。不過在真正要開始講不在意之前,最後還是要先談一個孔子說的三達德「智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其中智者不惑,勇者不懼,這兩句比較容易理解(但不表示容易做到);而仁者不憂這個就有點費思量了,為何仁者可以不憂呢?經過努力跟google取經,從眾多文章歸納出,原來因為仁者以更寬廣、慈愛的角度來看待世界上的萬物眾生,所以對利益得失就不會產生罣礙,所以憂愁自然跟他沒份。



(神來之手撫摸大屯山山頂)

但是仁者心胸寬大博愛所以不憂,這跟虎山溪步道上看夕陽又有何關係呢?姑且讓我慢慢道來。

雖說已經不再在意那些所謂格言名句,但其實我轉而很注重那些從哲學家角度、從生活中體驗得來想法,真要說起來這些也是名句,只是我認為這是更貼近生活體驗的東西,所以大部分的時候我會把這些話放在遊記文章中,譬如聽到這一句很嚴峻的話,真的認真聽進去的話,應該會馬上拿起慧劍斬情絲:

「如果不把過去當做已死,未來將被過去所束縛!!」

台北行腳225-金山獅頭山海濱公園(040201)

又譬如看到以下這首短詩,或許在你要做人生抉擇時,可以提供另一個思考方向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 The Road Not Taken by Robert Frost

台北行腳318-三峽紫微聖母環山步道(六寮崙山)(050724)

然後在8/3的傍晚我步上登山虎山溪步道途中的高點,因為正好有南方的低氣壓逼近,所以北部的天空才有這麼美麗的絢爛雲彩,我佇足在平台高處展望大屯群峰與觀音山,陽光已經不再刺眼,山河大地轉變成繽紛樣貌,世界是如此精采美好,這時候看景取景欣賞景都來不及了哪還還有甚麼可以計較,正是所謂的「仁者樂山」與「知足常樂」。於是便要再引一段話證明自己此時此刻真的是為自己而活著的:

當心靈完全專注於美,才是我們真正活著的唯一時刻

台北行腳434-紫杜鵑與白流蘇,台大杜鵑花節(070317)

本文日期:2008.8.3 | 台北行腳 | 相簿 | MPS(GPS)


檢視較大的地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