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流蘇樹與杜鵑花-校門口附近)

週末有事來到公館附近,想起此時台大校園中的杜鵑與流蘇,不管已開或未開,總是值得去走一走、看一看。除了為了花,也為了解開心中對於台大的迷思。

求學時代在長輩的期待之間讓人易有個迷思,不管是什麼系的,只要是可以上台大就行。長輩們曾誇張的說:一群人閒坐,只要看到知道走進來是台大的,一定馬上站起來讓座給他。對於這種社會普遍對台大的崇拜,在年輕時的我其實是嗤之以鼻的。不過我承認這是基於酸葡萄心理,因為我終沒能上得了台大讀書。我的求學生涯,從高中開始,有九年在台南市勝利路上的學校度過。
也或許心中隱隱約約還有這份沒有到台大的小小遺憾所造成的反效果,所以就算是已經在台北生活多年,對於到台大校園去逛逛,始終也沒起心動念過。直到兩年前,開始聽人說起台大校園中有美麗的流蘇樹與杜鵑花幾乎同時綻放,形成杜鵑艷紅如火與流蘇白似雪的美麗春景;於是我這才思考是否真該找個時間去台大校園走走呢?

進到校園內,正逢杜鵑花節與社團聯展,大中小學生與賞花遊人紛紜雜沓。我從新生南路靠近體育館端進入,首先就碰到杜鵑花節的搖滾舞台與攤位,這裡是人潮最洶湧的地方。

杜鵑花開得最盛的地方就在椰林大道旁,這就不多提了。而且雖然是杜鵑花節,其實我真正想尋的是流蘇。不過我也有看不到流蘇開花的心理準備,三月中旬流蘇可能還未開。而且流蘇在哪裡呢,聽說醉月湖畔有,校門口有(浮光掠影小妹言);但這些館啊這些樓啊位置所在,其實我是完全不清楚。所以我只能把校園走透透,碰碰運氣。

說真的台大的校園還真的蠻大的,而且兼之對於要找的流蘇的所在是一點也沒有想法;換言之,我在隨意走到處逛之下,逐漸迷失在台大的校園裡。因台大迷思而來,尋尋覓覓,終究迷失在台大裡。

流蘇樹除了在醉月湖畔發現幾小株之外,再也沒發現了。於是我信步走到椰林大道來看杜鵑,一路拍一路看椰林大道旁的老建物,包括校史館等都各具建築特色,頗有可探究之處。後來一直到出了台大校門正門口,再也沒發現任何杜鵑,這就不禁讓我有點納悶了,到底流蘇在哪裡呢?

這時在校門附近看到一座有著巨大圓石柱的希臘羅馬式建築,原來是傅園,走進去看看,也沒看到流蘇的影子,倒是地上的落葉散灑一地頗有意致。出了傅園又朝椰林大道往回走,這就發現了流蘇的牌示在一株大樹下,原來流蘇的枝幹也如山毛櫸那樣彎彎曲曲,樹身也可以如此高大,難怪我方才一直都沒注意這還沒開花的「大」流蘇樹。枝頭上還是有幾朵小白花可讓我分辨這果然是流蘇樹。

我開始找角度構圖,想法是把流蘇枝幹和杜鵑花叢兼容並蓄但能看到椰林大道。往來行人或許會覺得我有點怪,如果要拍杜鵑的話,農學院那邊不是有更大更美的?而且我想我是太認真在俯身構圖呢,以致於後來竟然有路過的父子,其中爸爸對著他兒子說:看,這就是攝影社的。真是有些啼笑皆非了,我要說,就算攝影社的也沒有像我這般癡狂吧,連還沒開花的流蘇也能入鏡?

附帶一提的是,後來在鹿鳴堂附近看到一句話「當心靈完全專注於美,才是我們真正活著的唯一時刻」,恰好在這次全心全意尋找流蘇的過程中完美驗證。

本文日期:2007.3.17(3.27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相簿 | GPS(MPS) | [旅聯網/杜鵑/台大]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