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橘色移動

(新溪洲山蕭郎與阿忠)

旅聯網11周年的活動路線:十一指古道,在去年的10周年活動時就已經決定好了。路線名稱中要有相對應的數字,在這個數字限制中尋找適合的郊山路線。路線的挑選、規劃,除了考驗領隊的能力,也讓活動多了點趣味。領隊蕭郎規畫路線:新溪洲山→溪洲山→大艽芎古道→十一指古道,全程約5小時。

從去年活動中醞釀而生的離線地圖構想-行動地圖連接服務(需搭配Waytogo11 APP)也同時啟用了。

行前老恩兄傳來訊息,這次活動他將帶神秘嘉賓前來。聞者皆曰莫非是這個?(比小指)

搭Tony兄的便車,與蕭郎同行,9:50分準時來到集合地點-石門水庫風景區前的坪林站。我們這一車人最晚到,早到的山友已經聊開來了。Lee兄的手機一直無法把 Waytogo11 APP 安裝起來。我說,那就專心爬山吧。這次大嫂也有隨行。我有觀察到,此行Lee兄比較不敢亂說話。

這次新參加的夥伴有小周兄帶來兩位「汗草」很好的山友。mori 兄帶來 Frank Lee默默與山林對話,是長期在旅聯網潛水的山友。而且小鈐竟然能把神人阿忠拉來參加我們這種散步聊天的慢走行程。下午後半段阿忠終於腳癢,直接跑步下山。

與老友字戀姊、Raymond兄一年一會,自然有一大堆要問候要聊的話語。小恐龍則是錯過好多年,這次重又歸隊。

旅聯網內人才濟濟,大家因為同對山林的喜好而聚集在這裡。Tony、蕭郎的素養與專業毋庸多言,但像是Raymond兄近年來都在整理花草資料、法蘭克南茜賢伉儷能創造登山美食,雨傘大哥用攝影大砲打鳥等到腳底長骨刺(所以這次未能同行)也都是值得一表。

(Waytogo11 APP 畫面:日治時期台灣堡圖之溪洲山稜線)

(溪洲山情人雅座)

不過我真的是太久沒爬山了(忘記上次爬山是何時了?該不會就是10周年活動吧),所以和字戀姊走大灣坪古道上到愚公休息區時,早已抵達山頂的大隊人馬還有一群野狗都在歡迎我們上山。

接下來的溪洲山稜線無甚難度。一路上繼續跟山友聊天,也驗證Waytogo11 App的功能。山友反映意見如下:

  • 來自汐止的小周打電話進電台來問,怎麼沒有 iphone版?
  • 住在陽明山腳下的法蘭克call in,人的位置一移動,就會被拉回到現在位置,這樣要虛擬瀏覽地圖很不方便。
  • 基隆的愛用者蕭郎意見最多:可不可以加入台灣堡圖?可以選擇把經建版地形圖暫時隱藏起來嗎?可以切換不同地圖嗎?suspended 時那段航跡沒有紀錄;航跡能不能輸出?

及至本文發表日,除了還是沒有iphone版的Waytogo11之外,大部分的使用者需求都滿足了。

從日治時期的台灣堡圖來看,我們這次所走過的溪洲山稜線所經過的山頭,像是新溪洲山、有疑似隘勇寮遺跡的大坑崙,在堡圖上都有相對應的 ◉ 標示。這有幾個意涵:

  • 日治時期的日本人測量技術已經很精準。
  • 蕭郎地圖的衛星地位也很精準。
  • 台灣堡圖與蕭郎地圖的疊合也不差。
  • 這百年來溪洲山稜線的地貌變化還不算太大。

關於十一指古道,台灣堡圖上並沒有標示。但南方與古道平行的車道卻有虛線標示。這個APP在古道在古聚落探索也許能當個小幫手。

來到大坑崙有左右兩岔路,中間草叢中有石塊群錯落。有人說這是隘勇寮遺跡。呼喚在後頭的字戀姊來看,字戀姊說:這不就是駁坎而已嗎?

此行我要不是跟山友聊天,就是低頭驗證手機Waytogo11的畫面,鮮少注意沿途景致。這次登山走得有點心虛。獨行的好處在於純粹,方能生幽情。不過我已經失去這種幽情很久。

來到溪洲山頂,午餐休息。法蘭克和南茜泡有熱咖啡,分享給大家。而面向大漢溪那一面有一座椅,小恐龍和字戀姊坐定就賴在那裏了。我笑說這展望絕佳的雅座是有低消的。喝咖啡看風景,山頂就是絕佳的景觀咖啡廳。

下山時聽阿忠說他的逸事:在陽明山區被青竹絲咬到,而能走個好幾公里搭公車下山,撐到晚上才打血清解毒。

大艽芎古道鞍部的溪石亭,竟然有類似兒童遊樂場的溜滑梯與盪鞦韆,難不成常有小朋友來山中玩耍?說到小朋友,關於12周年的活動地點可能真的會有親子篇的了。至於如何規劃才能兼顧高手登山又能讓小兒悠遊,就讓領隊去傷腦筋了。

在水中土地公,頭寮大池的岸邊,等字戀姊和Lee大嫂走出大艽芎古道(其實她們早就走出來了)。有一排大砲正朝著對面的樹叢。原來是在等待魚鷹出現。可惜雨傘大哥沒來,不然就能跟同好交流了。

在十一指古道的上頭入口-依托邦附近看見天邊乍現一道彩虹。字戀姊卻說腳邊的一片清苔綠得可愛。

這時前頭傳來笑聲,原來是老恩兄和神秘嘉賓出現。而神秘嘉賓是至少七、八年沒有一起爬山的Andy兄和史蒂芬妮,以及他們的寶貝小紅豆。他們一行走上十一指古道來跟我們會合。我和Andy兄一碰面敘舊就聊個沒完,十一指古道一下子也就走完了。至於沿途有什麼古樹、老厝、埤塘,也不甚在意。

過了這麼多年,大家的兒女都已經長大了。十一年前在二子坪尋找面天坪遺址時,當時小周兄的公子小小周也有同行。喜歡亂點鴛鴦譜的字戀姊對小小周說:Tony家的Peggy做你的女朋友好不好?倏忽之間,十一個寒暑過去了,又有新一代小朋友上小學了,難道明年的12周年活動真的會有親子版嗎?

記性佳有好處,我想起三周年活動時就是坐在台階上拍大合照;因此看到十一古道的入口石階,不就又是一個現成拍大合照的好地方嗎?

但時間一久,記憶也不是那麼牢靠。像是這次會後的聚餐地點,我有心理準備,到時又得讓我這個南部人來做決定。

我想到二周年活動也在這附近舉辦,那11年也就去同一餐廳聚餐吧(雖然很沒創意,但至少不會誤觸地雷)。那年聚餐,有人(好像是小周兄)帶路到清水坑那條活魚餐廳街一家X蘭的活魚餐廳。不過我卻想不起是什麼蘭。網路上查這附近的X蘭活魚,有心蘭、金蘭…。我想當年應該是去心蘭吧。後來問了有參加二周年活動的人,沒有人記得。小周兄也不承認當年是他帶的路。

這回參加的人車太多,大家都不記得去過心蘭,也不知道心蘭在哪,車與車盡量跟緊點。但等到Tony兄車行來到清水坑,看到正對路口的玉蘭餐廳的外圍環境。便說:記得了,當年就是在這家餐廳聚餐。於是只好把已經去心蘭訂餐的小周兄,以及開過頭的山友call回來。原來這玉蘭原名石蘭,才是我們當年去的餐廳。

但有人進餐廳去問,玉蘭今天有大型遊覽車來,訂位已滿。於是急call小周兄要他再訂心蘭。幸好心蘭還有位置。前往心蘭的途中,有人看到金蘭,”心”與”金”音接近,便轉了進去了。後來自己發現不是,才又跟著車隊出來。

我們這一群人,爬山有賴蕭郎領隊;至於爬山完後的聚餐如何,大家都不怎麼在意。前幾年參加的人少,機動性高無所謂。這兩三年參加活動的山友較多,臨時才決定聚餐地點可能會有掃興的風險。但轉念一想,其實這也是周年活動的趣味花絮,重點是要有個寬闊的地方可以吃飯聊天啊(這一路上聊得還不夠多嗎?)。

(十一指古道大合照)

本文日期:2015.10.24 | 橘色移動 | 相簿 | GPS航跡(GDB)

新溪洲山→溪洲山→大艽芎古道→十一指古道路線圖

相關文章

2 則回應 to “橘色移動21-waytogo11(十一指古道)-似曾相識燕歸來(151024)”

  1. lee 說:

    我的頭髮又少了數十根,原因是我參加旅聯網登山活動都亂說話,被老婆抓到,頭皮被戳了好幾下!
    和老婆一起爬山的好處是活動過程不會接到老婆急急如律令的電話!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