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幹甚麼好事

020804(125):富士古道至翠翠谷

020901(127):擎天崗至磺嘴山順訪鹿堀坪

這次經由榮潤古道至翠翠谷,對我的意義是,完成從三個不同方向,三個不同出發點到翠翠谷。另外也由於翠翠谷生態豐富,這次hAPPY小妹偕同hAPPY拔拔特地一起同行,舊地重遊。hAPPY小妹跟冬烘居的緣分頗深,應該是從2001年開始,那時就已經開始討論到「豬頭存在的必要性」。

同時我也漸漸知道,hAPPY小妹有一個很厲害的拔拔。但是真正看到拔拔,卻是在一年後的富士古道上,那時候hAPPY拔拔正帶著一群「不簡單」(參照行腳228)的隊伍;而我曾經在路上向拔拔詢問翠翠谷的路徑。當時只覺面熟似乎曾在什麼相片中看過;回來一問hAPPY小妹,果然就是hAPPY拔拔。這段過程都記錄在當年的留言板上。現在回想起來,印象還十分鮮明,彷彿只是昨日之事;但卻也已過了兩、三年。

所以跟著生態保育以及動植物專家的hAPPY拔拔出遊,連我也感染了一些些類似氣質。所以此行攝影對象中多了一些動植物。這也是因為身旁有專家可以問。

所以旅行是為了什麼呢?也許是健行,也許是遊山玩水,但或許只是再來拜訪這裡的花草樹木而已。這次有特地穿著雨鞋的hAPPY二人組同行,讓我真正感覺到原來我以往所認知的翠翠谷是多麼有限。兩年前那一次入翠翠谷只有感受到滿谷的水霧。此次同行Tony兄說,他來此兩次都遇到大晴天,因此反而更期待我所描述的兩忘煙水裡的意境。

迷上拍反光鏡

是蘭花嗎?

乾溪的光影

不過聽Tony兄提起這段往事,我還是能想起兩年前來此的情景:煙雨濛濛的池邊,有位身著白衣的小女孩,彷彿凌波仙子,踩著輕盈優雅的腳步..。當時初臨翠翠谷的我,有著「眾裡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的欣喜。

不過今日重返翠翠谷,卻是一個無法滋生幽情的大晴天。同行的蟲,看我大白天竟在做著春夢,就接著說:池邊有一個美麗的小女孩,然後這時白馬王子就出現..

被她一打岔,我的白日夢,就轉了個方向,產生了幾種發展:一種是白馬王子,因為沒看到防迷地線,根本就走錯了路,沒能進到翠翠谷。另一種可能,是白馬王子看到美麗小女孩,一時過於興奮,忘記翠翠谷是沼澤區,衝的太快,結果白馬陷到泥濘中,變成黑馬與黑人,因此把小女孩嚇跑了..

初羽化之蟲

栗蕨

鞍部遠望大尖山

鞍部上看磺嘴山


..魚蹤(七星鱧)

..足跡

還是要交代一下此行的菁華路段與取景重點。hAPPY拔拔認為過乾溪後往翠翠谷的路上,小徑在林蔭之中,一旁有乾溪溝,這是他喜愛的路段。另外今日他特地穿雨鞋來就是為了在翠翠谷走來走去,除了..之外,在較北邊的地方還有食蟲植物。我只能說,如果我有穿雨鞋一定會跟著他到處亂走。

今天後來hAPPY小妹吵著要hAPPY拔拔帶她到鹿堀坪玩水;所以我們在翠翠谷原路折返,而hAPPY小妹他們就往鹿堀坪走了。萬里這附近真是古道縱橫(行腳243 )。

至於今天我的取景著重在看磺嘴山與看翠翠谷。看磺嘴山巔遙想山頂火山口的大草原。也看翠翠谷,但這必須是從稍高處觀之才能把山、把沼澤,把這狹長型翠翠谷的整體感覺營造出來。從稍高處的小丘才能看出沼澤的形狀,也才能明瞭怕腳濕的蕭郎為什麼一開始猶豫不前。在磺嘴山腳下的這一片少人到訪的谷地,熱衷尋幽探險的人們,施展沼澤草上飛的輕功,在大太陽下所有的舉動,顯得超乎尋常的真實。

其實我真正要說的是,在大太陽下,在磺嘴山旁,在翠翠谷中,有渺小的人兒抬腿跨步的動作看起來實在有趣。這麼有趣的事情怎能不把它拍下來?

蕭郎躡手躡腳越過沼澤區(蕭郎看到我等久久不回終於忍不住,追了上來)

小丘上看翠翠谷與磺嘴山

快步通過,其實步步危機

本文日期:2004.7.10(7.17 finsihed)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