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剛剛跟人聊天,聽到一個行程是走富士古道至磺嘴山,回程經鹿堀坪出大坪村。要去的人火車站集合,起點終點遊覽車接送。我想這個保護區告示真是形同虛設,上次在八煙時還突發奇想替國家公園收取保護費(收取擅自進入保護區的費用)的業務,看來還真是不無可能。

星期天是個糊塗天,未上山前士林附近陰晴未定,只是多雲;十點多到了文化大學附近吃早餐時,突然下起大雨來,但也因為這樣才能好整以暇的吃飯糰。這家豆漿店的飯糰用料紮實,吃在嘴裡很香甜;我們把吃了一半的飯糰請老闆又加一些料成為一個新飯糰,帶到山上準備當午餐。

在等待雨勢變小的同時,一邊在想:走七星山好呢?還是走擎天崗好呢?從小油坑上七星山,依據我的經驗,迎風面雨勢可能會較大,且沿途無遮蔽;所以還是走擎天崗至磺嘴山好了,至少在林中行走,雨水被樹林擋住一大半。不過所謂智者千慮必有一失,走擎天崗的路線,我所沒有考慮到的就是:雨中泥濘路難行,沾滿洛克梅的鞋底是又重又滑。

到冷水坑附近,雨勢稍稍停歇,這時候還在慶幸自己對天氣的判斷不錯。到了擎天崗第一件事就是到廁所洗手台洗水果,這時候卻發現有人也正在抬腳到洗手台上洗他那一雙泥鞋….;看看他的髒腳,再看看自己手上的桃子,五味雜陳。開始感覺今天的行程可能會有點坎坷。

(變色龍)

走往石梯嶺方向,Bypass柵欄,進入樹林中後,果然是一連串充滿洛克梅的上坡路;七手八腳的在泥巴路上跳來跳去,顧不得心疼買不到一個月的新鞋子沾滿泥巴,只要不要像在走三貂嶺瀑布時來個全倒就行。後來進入一片柳杉林中,路況才好了些。雨後的柳杉林中飄著一層薄霧,些許陽光卻已從樹葉中穿透過來,感覺很是清新雅緻。只要腳底下踏的不是爛泥巴,這是一段非常優雅的森林浴路線,行走其中就跟東眼山頂山線的柳杉林一樣舒服。雖然行走爛泥巴路,不過還不忘要苦中作樂;逗逗路旁變色龍開心,不過它是理也不理,繼續在草叢中偽裝下去。

(明珠翠翠谷)

四十分鐘後從樹林出來至富士古道叉路口,遠眺對面大尖山與富士坪
數塊草地;還可以看到富士坪第一塊草原上三三兩兩遊憩的人群。繼續往磺嘴山方向走,經過往翠翠谷叉路,也經過往鹿堀坪的告示牌。不敢多做停留,原因是沒有帶傘,沒帶防曬油,而現在正午大剌剌的太陽,這是一個小時前還下著雷雨所無法想像的。因為陰雨,所以把洋傘、防曬油、多餘的水都留在車上,反而是隨身帶著的小飛俠雨衣沒派上用場。
今日比較特別的是,沿途竟然沒預到任何登山客,大概真的沒有人料到早上下了雨會突然天晴吧。

(望大尖山與富士坪)

穿過路溝,三十分鐘後來到磺嘴山山腳下,沿途中見到觸角奇特(像是長了兩枝橘色小花)的甲蟲 ,飛走前還拉了一泡尿濺到我的手,大概是不滿意我拿它當我的模特兒。

接下來上山的十五分鐘芒草堆上坡路實在是有點難受,芒草多到可以困住人前進,而要注意芒草下的山路是否可能會踏空。上到半山腰時,不經意回頭望,正午的翠翠谷,谷中連貫的水池在陽光映射下,彷彿一串閃亮明珠。

磺嘴山漫遊

奮力撥開芒草叢,艱難地上到山頂上後才發現,磺嘴山其實是火山口的稜線;這個號稱是亞洲最美麗的火山口週遭竟然都是綠色草坪,而這是在富士坪遠眺磺嘴山頂時所無法想像的,因為在山頂上竟然還有像擎天崗附近那樣寬廣的草地。相較之下富士坪的草地跟這裡比起來,少了一份不受侷限的自在。

朝火山缺口處像遠方望去,可以看得見萬里附近的海。而在火山口群山環繞中的山谷中有許許多多的水池,牛群嬉遊其中,這裡的牛總數大概會比擎天崗還要多。

在山頂看到山谷中的牛,然後還想要跑下去跟牛群親近親近的,大概只有導遊小姐吧;不過我今天是一點興緻也沒有,因為我昨天晚上在雨中游泳游到兩小腿抽筋,能夠花兩個小時走到磺嘴山頂我已經是盡力了。

不太情願的陪著導遊小姐沿著火山口漫遊,四處找下到谷中的路。過了基點,漫遊到東邊山頭,看到酷似人臉側面的石像。從這裡可以下到谷中,也聞到了陣陣硫磺味,不過我已經擺出一副恕不奉陪的臭臉,所以磺嘴山的半小時漫遊就到此為止。至於石堆之後是否可看到火庚子坪,也因為雲霧已經從東北方瀰漫過來遮住了山下的景色而無從考證。

(鹿窟坪上游)

回程時順訪鹿窟坪 老實說是一項折磨,雖然指標標示著只要0.6公里,但是這0.6公里可是陡坡路,有些路段還要拉繩子。去時下坡還好,回程上坡可真是受不了。

走差不多20分鐘後穿出樹林來到一處狹長的台地與梯田,台地一旁是淺淺溪流流過。再度看到保護區的告示,但不知此處是否為鹿堀坪。只見林中小溪對岸那頭樹上結著登山條,似乎有小徑沿溪而去。由此猜測大概這條小溪是鹿堀坪瀑布的上游源頭。

從此回程到擎天崗的路,大概只能說是靠意志力在撐吧,今天的身體狀況真是很不好。二十分鐘揮汗如雨下爬回到磺嘴山的路上,癱在草地上休息了許久。再二十分鐘回到富士古道叉路口,再度癱在草地上動彈不得,仰望浮雲飄過廣闊藍天,開始有秋高氣爽的感覺。水也喝完了,桃子也啃光了,佩服有人這時候還可以啃滷鴨腳。

雖然不想走,還是得起身回程啊。終於在我意料中,導遊小姐也開始抱怨,都是我要去鹿堀坪,不然不會這麼累。其實啊,方才倒底是誰興緻那麼高,在日正當中下還在磺嘴山上漫遊。總之現在走都走過了,也無暇去管到底哪一段路才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再二十分鐘回到柵欄口,再二十分鐘回到擎天崗遊客服務中心,走這些路時累到步履可以說是用拖的來形容。這麼累大概是繼桃源谷之後的難忘經驗,連路過金包里大路城門口,都已經不想要停下來照相。心中這時只想順從一個渴望:

I want water!

這時候已經過來五點,擎天崗還是有很多穿著光鮮亮麗的年輕男女進來;女孩子腳著高跟涼鞋,身上香噴噴的,跟我們滿身是土的狼狽樣形成強烈的對比。

本文日期:2002.9.1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