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一樣十點左右出門,陰雨天,本來不敢對富士古道到翠翠谷的旅程有多少期待。在細雨中一路來到風櫃嘴,雨停了。風櫃嘴頂山線遊人如織,當然這裡的攤販依舊;為了暖身,連喝了兩碗的筍仔湯;後來下午又回來此處時,筍湯竟然賣完了,所以可見這裡筍湯還不錯。

在涼亭中聚集了好多人,還有人拿了鳥到山上來溜鳥,綠繡眼、鸚鵡,放出來都不會飛走。隻所以提到鳥是因為玩鳥的關係,我們在此待了半小時吧。離開風櫃嘴,來到了溪底二號橋附近,五十公尺附近的溪谷聚集了滿滿烤肉的人潮,真的這樣烤肉會比較好吃嗎?11:30分抵達溪底分校,正式開始今天的行程。這次路旁還是停了一輛遊覽車,看來又有某某登山隊今日也來爬富士古道了。

富士古道的前二十分鐘上到稜線的這一段,還是令人不敢領教的累,每一次爬都一樣;來到四叉路口前,已經是滴汗如雨下。過了這一段之後,一路順暢來到富士坪,不過只花了五十分鐘。

第一草原 第二草原 牛堤

富士坪草原上已經有好幾隊人馬散在草地上與樹蔭下正在休憩中,有一隊果然是那輛遊覽車所搭載來的。正當我們也準備大剌剌的躺在草坪上好好睡個午覺時,還有人跑來串門子,說要幫我們照相,照完相之後,還一直叫我們要好好玩(?)。

又聊了一會才知原來這一隊人馬,還有另一組人是走溯富士溪到大尖山附近,要與現在這一組人會合;但是現在這一組的人比較那個….,所以最後上得大尖山的只有三人,其餘的老弱殘兵還是留在富士坪閒聊。

在富士坪躺了一會,不太情願的爬起來再出發往第二塊草坪,這裡途中經過多處洛克梅(台語),結果讓鞋底沾滿泥巴,越黏越多,越多越滑。結果還迷了一段小路,反而選了一段洛克梅更多的叉路來走。

後來還是在樹叢中看到了天光,鑽了出來回到第二塊草坪才得以重見天日。不過滿身泥濘的樣子已經夠狼狽。雖然第二塊草坪景觀非常好可以看到北海岸風光,不過當看到磺嘴山山頂的烏雲罩頂,一副要下雨的樣子,恐怕也會笑不出來。

續往第三塊草坪,遇到四頭牛檔在路上;有兩隻公的,一隻母的,一隻小的。看到我們走近,兩隻公的一起站起來,作勢要衝向我們的樣子。後來還是小牛自己跑開了,把路讓了出來,我們才得以通過這段長土堤。這段土堤如果從上看,可以發現從大尖山腳一路延伸過來,還滿明顯的。不知道當初建立用意何在?

時間是下午近兩點,離開草原進入密林,續往翠翠谷方向而去,結果路況沒有想像中的難,也沒有洛克梅的路段,倒是沿途蟲鳴鳥叫不斷;連鳥在哪裡,蟬在哪裡,都看得十分清楚,所以聲音之大更不更說了。

在近樹林出口,忽聞人聲,本來已經在驚訝此時此處怎麼還會有人行走;然後又看到一大隊人馬,男女老少皆有,才又更令人佩服領隊的功力,可以帶這麼多人長途跋涉至此。

避難小屋附近 兩望煙水裏

交談之後,知道原來也是剛從翠翠谷回來,而此處離翠翠谷約還有20分鐘,至於翠翠谷的入口要注意地上的木樁,但是不會有登山條。14:10分手時當這群人在為我們打氣加油說快到了,其實我心中卻是在想:搞不好我們在回到溪底分校前又會再見面,我真的有這個把握。

才剛那群人分手,馬上就從樹林中鑽了出來,這裡是個叉路口,一邊往擎天崗,一邊往磺嘴山,沒有登山條的原因,大概不用多說了,不過路況與路基都是明顯清楚的很,反而是這一段路比起富士古道要好走多了。

右轉往磺嘴山方向,有時路會變成路溝,不過都還算好走,還來到了一處左方叉路往樹林而入,看到左方草地明顯有人走過痕跡,憶起剛才那領隊的話:注意地上有木樁。於是決定就此轉入叉路。

果然一路上除了木樁引路之外,還兼在地上拉了一條繩子,這條繩子就這樣一路延伸到翠翠谷。如果沒有這些木樁與繩子,要不是無法選擇叉路就是有可能在草地上找不到路的蹤跡。

從叉路口約十分鐘下到翠翠谷,這裡是個沼澤與水塘處處的山谷,雲霧一瀰漫過來,幽靜的谷中飄飄渺渺,彷彿是個人間仙境。遠方霧中已經分不清是水還是煙,待得久些,可以體會兩忘煙水裡的意境。

14:40離開翠翠谷,回程時走得飛快,我還沒忘記要趕上那一隊人的企圖。15:10回到大尖山腳下有牛的土堤草原,遠遠的就看到另一隊人也在望著我們,大概是想向我們問路。這群人說他們是從ㄇㄚˇㄙㄨˋ溪溯上來的。我來這裡幾次,還沒聽過什麼馬術溪的,只能唯唯諾諾稱是。

倒是導遊小姐不愧其名號,一聽就知道:你們說的莫非是瑪鋉溪?這人啊的一聲:果然就是瑪鍊溪。事後當然這群無辜的人免不了被導遊小姐偷偷的暗笑:連自己溯的溪的名稱都不知道。其實後來才知道此鋉非彼鍊,真正搞錯的是我們啊。不過瑪鋉溪可以溯到此處,我還真是第一次聽聞;據說他們是從溪底二號橋溯上來的,這真的要回去看看地圖研究研究。

15:35回到富士坪草原,不過終於悶了許久的天空,開始下雨了。下雨的影響是,有石頭的溪谷山路非常非常的滑。15:47雨中山路聽到人聲,就近一看果然趕上了那群人了,經過了一個半小時與他們再度相逢。當然他們都是一副不太相信的表情:真的有走到翠翠谷嗎?這就是他們共同的疑問。當我們走近時,他們還說一定要先禮讓高手先走的。

離開他們之後,原本跟著他們的一隻黃狗,轉而跟著我們下山。不過這隻狗脾氣古怪,竟然完全不理會一向對動物有一套的導遊小姐的呼喚,每走幾步,就自顧往路旁觀望,不知道在找些什麼?當我們一走遠,它又會很快的跟了過來,把我們超前。也因為如此,我們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這隻狗吃素,而且專挑颱風草吃。可憐的狗是不是餓壞了飢不擇食?

16:15如預期中的回到溪底分校,狗也不知跑到哪去。全身濕的可以,又冷的很,肚子也餓;回到風櫃嘴,雨不下了,不過竹筍湯也賣完了。今天的竹筍特別甜。

本文日期:2002.8.4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