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星期天本來想走胡桶古道,但是同樣因為太晚出門,所以改往小觀音山去﹔因為天氣太好、天晴朗、風又不強,所以不會再像上回在小觀音山西峰霧茫茫一遍毫無景緻可觀又差點迷路。

剛開始走入森林要上到電台之前的斜坡,連箭竹林都還沒進入,咱們的導遊小姐已經開始抱怨說沒有昨天在半屏山那樣的刺激。在電台附近的黑泥巴路,導遊小姐說:如果後面的路還是像這樣的爛泥巴路,那就不要再走了。接著開始進入箭竹林,被倒彈回來的箭竹打到很痛時,導遊小姐又說:這是什麼路啊,比起昨天在半屏山的路還爛。(其實路平緩的很,只是昨天沿路是芒草,今天沿路都是乾枯的箭竹。)被抱怨的受不了之後,於是我說:那我們不要走了,撤退回程如何?這時導遊小姐的小姐脾氣拗了起來又說不要回去。

西峰上臥看小觀音山主峰 小觀音山西峰望三芝北海岸

無奈何,男人真命苦,沒有寶X達蠻牛可喝,但還是一路哄著她上坡,不一會出了箭竹林帶,來到上回提起有雙人床寬的大石頭上休息時,這時整個小觀音山區與其火山口的廣闊景觀才轉移了她的注意力。

坐在大石頭上吃水果,看看小觀音的電台,又望望另外一邊的大屯山區與大屯自然公園,第一次看到從遠方看大屯山的環山路與公園裡的池塘,在西照的太陽輝映下格外有趣。

後來我才了解為什麼今天導遊小姐感覺好像特別地不耐煩,原來是因為昨天吃了麻辣鍋,凡是有吃的人,從昨晚到今日中午,我們每個人至少都出恭了兩次讓屁股也麻麻辣辣的﹔唯導遊小姐只出恭了一次….,所以等她讓枯掉的箭竹得到重生的養分之後,咱們的導遊小姐又回復到生龍活虎的狀態了。

繼續往前走,晴空萬里之下,北海岸、竹子山,當然小觀音山火山口稜線都一清二處。哪裡是三芝北海福座、哪裡是北新莊三板橋、哪裡是大屯溪谷,由高往下望大致上都一目了然。不一會兒,再度來到上次旅程最後走到的地方,光天化日之下,只見一片陡下的箭竹山坡,但是還是沒看到登山條,大概以往的登山者認為,捉住方向一路衝下坡直接衝到溪谷就行了。不過我還是覺得,有這麼簡單嗎?

走到這裡,前方似已無路,這時我們又開始吃水果了。導遊小姐說,走的不過癮,都還沒流汗,連蘋果吃起來都覺得不怎麼甜。女人啊,妳的名字叫善變。總之,導遊小姐提議說,再回到西峰,從山頂直下到火山口底部溪谷,再從對岸回到對面主峰頂的電台,如何?其實,我還是不太習慣,剛才一個直嚷嚷路難走的人,怎能突然變的興致這麼高?反正時間才不過14:46,就下去走一遭看看也無妨,不過我倒是prefer原路折返。

於是從叉路口開始下坡,一路都是漫生的箭竹,與易滑的陡坡路段,走不過一分鐘,導遊小姐又說她不想走了。我哪能由她如此任性,反正我已設好停損點就在三點半,如果還沒到上對面山坡的路,就一定要原路折返。於是就這樣,再度開始了另一段在箭竹中跌跌撞撞,又被戳的遍體鱗傷的路程,其中有大部分是一腳採滑,就一路滑下黑泥土坡。衣服外套,髒了臭了,開始覺得實在是自討苦吃的後悔起來。

15:20,已經接近山谷底,實在是滑倒滑到怕了,不過開始聽到水流淙淙聲,大概是大屯溪吧。雖然沿途不虞登山條,且導遊小姐還想從對面山坡上山,不過我還是認為應該原路折返。因為另外一邊,就算找的著路,大概路況也不會比這個山坡的情形好到哪裡去。

花了三十多分鐘,原路上坡回到稜線,同時把柳丁三、四個給解決了﹔的確,經過艱苦的攀爬後,這時柳丁吃起來特別的香甜。再度回到雙人床石,既然全身疲憊,於是不再客氣,大剌剌的直接在大石頭上躺平,仰看藍天,這時候大屯山頂的夕陽還是亮晃晃的照著。偶有噴射客機劃過天空,留下一條長長的蒸氣雲﹔於是心想,飛機上的乘客應該可以看得到這裡山頂上躺著的人吧,所以絕對不可以亂來喔。

回到道路上,騎車下小觀音山,彎太大,坡又險,速度太快來不及轉彎,煞車失靈,就這樣一路衝入路邊草叢中才停住。當然還是要記得,草叢中還是不能做壞事喔。

本文日期:2002.1.6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