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高雄行腳

(高捷秋季藝術饗宴 – 朱宗慶打擊樂團2)

高捷橘線西起西子灣,東迄大寮,搭乘的人數一向比串聯雙鐵與商圈的紅線少很多。橘線西段因為可連接西子灣與愛河等高雄著名景點,捷運使用的狀況又比通往偏鄉的東段好很多。但捷運橘線沿途行經駁二藝術特區、文化中心、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及大東文化藝術中心等重要藝文據點,給了高捷可包裝行銷的想法:以串連高雄重要藝術廊道為名,邀請知名藝文團體前來橘線沿途的車站展演。希望培養民眾搭乘捷運參加藝文活動,提升高捷運量。

10/29這天晚上就有衛武營藝文中心表演工作坊「寶島一村」與大東公園朱宗慶打擊樂團2展演。我們兩個都想參加,後來還是選了大寶應該看得懂的打擊樂。這個選擇果然是對的,因為這次朱宗慶打擊樂團2展演,活潑有趣,有許多針對小朋友設計的曲目,表演人員還會帶領小朋友一起擊掌歡唱-就是帶動唱,顛覆大部分人之前對於打擊樂表演的看法。

今年五月間也曾經到衛武營去看台灣國際打擊樂節的樂團演奏。我的印象是那天風很強,老婆記憶深刻的是從衛武營捷運站走出來到表演場地,還要走一大段距離。竟沒有人記得那天的表演精不精彩。於是這一次老婆也特別問道:今晚的打擊樂表演場地離捷運出口該不會也要走很久吧?

我本來以為表演場地是在大東文化藝術中心,所以以為這個藝文中心已經落成。不過走出捷運站出口時,反而是看到捷運站的背面有一大堆人聚集,還有在跳土風舞的。好奇走近一看,有搭了舞台,而且表演已經開始,這次朱宗慶打擊樂團2的展演就在公園旁了。

(高捷大東站-Ya!)

這次朱宗慶打擊樂團2以打擊樂的表現方式詮釋國、內外經典名品。團員除了正常的打擊樂器演奏外,肢體演出也很豐富。我們初時找了外圍的地方坐著,老婆繼續餵二寶吃副食品,我依然到處追著大寶在草地上到處跑。等到老婆餵完二寶,已經接近演出的後半段,這時的表演方式變成與現場同樂,演奏多首兒歌組曲,也讓現場的小朋友舉手一起參與唱兒歌,頓時氣氛變得熱鬧起來。我這才注意到舞台上的布景上印的演出樂團是朱宗慶打擊樂團「2」,屬於走在趨勢的前端、勇於實驗與嘗試,渾身散發出青春氣息的一群年輕人,在曲目和演出型態更自由開闊、不受拘束(摘自朱宗慶打擊樂團2團隊介紹)。

難怪敲鐵琴的主持人演出到一半會從台上台上走到台下來。而且演奏時也不會固定在同一個表演位置上,還會搭配樂器做舞台上的走動與舞蹈。因此除了敲擊的樂音清脆外,拍打肢體的聲音,與現場觀眾一起拍手的聲音也都成為演出的一環。老婆和小孩都看得很High,也跟著手舞足蹈起來。不過大寶念念不忘的還是演奏完最後一曲,要回到大東捷運站搭高捷。因為我跟他說,最後一首演奏完,就要去捷運站搭捷運了。

最後一曲表演完,演出者從舞台側走下。高雄觀眾好像不太習慣演奏會最後一曲完要喊安可,現場氣氛頓時有點僵掉。幸好還是有人登高一呼帶動現場安可聲不絕於耳,總算又把演出者給請上舞台了。但是大寶期待要去搭的捷運,只好得再等一會了。

這群有創意的年輕人的安可曲,並不用任何樂器,而是以拍打身體的方式發出聲響,一排演出者以有默契的動作節拍串聯演奏,中間還穿插演出者趣味互動的效果。

安可曲也很精采,但其實他們是有準備安可第二曲的。不過舞台上的主持人這回學乖了;不等底下的觀眾開口,便說大家一定意猶未竟還想要再聽他們的演奏,所以樂團今晚就為大家帶來真正的最後一曲。這首曲子的演奏,就是樂團成員各自回到演奏樂器的位置上進行表演了。

想要趕快聽完演奏會去搭捷運的大寶心中正納悶:「不是說是最後一曲了嗎?怎麼還有安可曲?安可曲之後,怎麼又演奏一曲?這樣沒完沒了何時才能搭捷運?」

整場演唱會隨著安可第二曲在觀眾熱烈的鼓掌聲中落幕了。我們走往大東捷運站去搭捷運。本來以為演奏會現場的人還蠻多的,這樣進捷運站搭捷運的人應該很多吧。結果實際情況是在這站搭乘捷運的人還是小貓兩、三隻。那現場的觀眾都是怎麼來的?還是以在地社區的觀眾居多?

聽完兩首安可曲後,大寶如願搭上捷運。伊阿娘希望大寶可以報名高捷的捷運達人。不過活動參加的方式是必須在每個捷運站合影,跟伊阿娘先前認定大寶可以把高捷站名倒背如流就可以理所當然當選是有很大差異的。

(西風的話)

我的心裡只有你沒有他
頭耳肩膀膝腳趾
造飛機
大象的鼻子
泥娃娃
終曲
安可曲之一
安可曲之二

本文日期:2011.10.29 | 高雄行腳 | 相簿

美麗島站至大東站高捷橘線路線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