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高雄行腳

(衛武營都會公園的夏夜晚風-風勢頗強)

老婆說晚上想去衛武營都會公園的榕園看台灣國際打擊樂節的樂團演奏,下午四點半的太匆促,那就看晚上七點半的。既然要看晚上那一場,老婆回頭又還問:那下午要去哪裡?我本來還以為既然晚上才有活動,那白天就在家裡好好休息..。總之,下午三點多還是出門去凹子底公園了,我騎腳踏車載著大寶前往,也可順便先處理一些雜務,老婆推著嬰兒車載著二寶自己慢慢行去。

在凹子底公園玩夠了要回家,本來應該要坐在腳踏車上的大寶跟弟弟搶嬰兒車坐。問他要當哥哥,還是小baby。他的回答是要當小baby,因為小baby可以坐嬰兒車。對一個兩歲多的小朋友,不想費力氣跟他好氣又好笑,所以就無言讓他去了。不過後來他果然變本加厲,竟然還要指定人當推嬰兒車的車伕。

晚上六點半吃完晚餐後坐捷運前往衛武營。星期六晚上的高捷橘線沒太多乘客。衛武營車站寬廣的地下空間裡內,竟也有年輕學子在練舞。走出捷運站後,從北區入口進入公園內,我在想打擊樂的表演場地莫非是在南區入口那裏的展覽中心?這樣我們幾乎就得橫跨整個公園。我記得去年我們來衛武營時費了許多時間穿越園區走到那裏。老婆對於這點頗有埋怨。不過幸好桑達颱風裙襬輕掃過台灣東部海面,這一個晚上高雄慶幸沒有下雨,但夜晚風勢頗大。雖然帶著兩個小孩走了一大段距離有點累,卻沒有流汗。

(誰坐嬰兒車?誰坐腳踏車?兄弟倆乾脆來個互換)

衛武營都會公園的晚上,有許許多人在園區內散步、健行、慢跑、騎腳踏車。我自己倒很喜歡沿途經過的湖區岸邊水鴨棲息,水面波紋不生倒映西方都會夜空中的霓虹光影。

衛武營都會公園太大,但房舍林木阻擋了聲波的傳輸,我們一直到很接近榕園才聽到鼓聲。座位區經坐滿了人,繩索圍住讓後來的人站在外圈觀看。不算大的場地,因為被周遭榕樹群侷限住了,但現場目視估計約有一千人以上。外圍的人有人席地而坐,有人爬到榕樹上去看,有人遠遠地坐在邊陲角落眾樂樂不如獨樂樂地不想受打擾地欣賞。主辦單位應該想不到高雄人對於藝文表演也這麼支持。

晚間演出的阿扎鼓諾非洲鼓樂舞團,是來自美國的多族裔劇團,以融合傳統非洲舞蹈與音樂、加勒比海及拉丁美洲的表演藝術形式,透過躍動的鼓聲、歌唱、舞蹈的呈現,顛覆一般民眾原本對非洲歌舞的刻板印象。不過由於現場禁止拍照錄影,所以我只有遠拍榕樹群間觀眾熱情參與的情況。

舞台上的舞者與樂手跟現場觀眾互動頗為熱烈,因為這場本質就是很熱情的表演,觀眾隨著音樂鼓聲高舉雙手鼓掌唱和。風大天涼,觀眾盡管熱情一些,也不會汗流浹背。我們站在遠遠的榕樹下隆起的樹根土丘,可以看得到舞台全貌,不過老婆還是嫌離得太遠缺少臨場感。不過工作人員說那些坐的近的人,都是早早來排隊的。

隨音樂舉手擊掌的母子

表演的曲目中,也入境隨俗加入一首「只要我長大」。常常唱這首兒歌的大寶,看他一臉茫然的表情,應該是沒有聽出這首歌的曲調來。

跟舞台上的表演相較,我其實還是對於榕樹群間視覺形成的一個個連環空洞感興趣,尤其是在黑夜中有來自舞台照射的燈光,在不透光樹枝葉的幽暗與空洞的明亮,對比尤為強烈,形狀像是一把大傘覆住了透通的蜂巢,這個外型我想起了十幾年前一款造型像飛碟的modem。參與衛武營藝文中心競圖的設計師們應該也看到了類似的東西吧。

在表演的中後半段,本來睡在嬰兒車的二寶醒過來了,於是換成大寶去坐嬰兒車,而且他一坐上車就自己把嬰兒車的敞篷拉起來,說要睡覺。老婆後來也覺得看得差不多了,我們就在謝幕安可之前離開,往捷運站走去。衛武營的晚上除了運動騎腳踏車的人,來此約會的小情侶也不少…。

從大寮開過來的捷運列車空空蕩蕩,老婆已經無聊到打哈欠,倒是剛剛喊著要睡覺的大寶,看到捷運車廂門上的站名跑馬燈,興趣又來了。轉到捷運紅線之後,乘客變多了,大寶跟著每一個到達站覆誦中英文名稱,引得旁邊乘客呵呵笑。其中包括Kaohsiung main station、Kaohsiung Arena,連伊阿娘一時之間還聽不懂他在唸什麼哩。

(空蕩蕩的高捷橘線-媽媽雖然無聊到打瞌睡,大寶卻對坐捷運興致盎然)

本文日期:2011.5.28 | 高雄行腳 | 相簿 | MPS(GPS)

捷運衛武營站4號出口進北區入口到榕園舞台交通路線圖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