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八連溪谷)

星期日天氣更好,於是想:這個秋天,芒花看多了;現在該去賞賞楓吧。沒有去過的八連溪谷據說有不錯的紅葉。車由北投經稻香路到小坪頂再到北新莊,來到龜子山橋附近,先切向右邊往華觀琉璃的”水泥”路,一路蜿蜒向上到昔日大屯溪古道出口的三板橋﹔昔日幽情不復見,只見有許多人在溪底烤肉﹔想不透,這樣就著水邊烤肉,真的會比較好吃嗎?三板橋之後,開始看見登山條,應該是往大屯溪古道,不過產業道路的末端有一間農舍,遠遠地看見一隻黑狗正在瞧著我﹔因為黑狗的關係,不敢再探。對於一個曾被狗咬、被狗追的人,看到狗就只能選擇先退避三舍。

(八連古道與散落的楓葉)

續往三芝,走智成街(北18)往橫山後,再右轉(北15)往真武神宮,這是往八連古道的標準路線。真武神宮牌樓前看到左邊往冷泉的指標,入口處的指標寫著”天崩地裂,請勿進入”,太誇張了吧,我想。真武神宮後再見到登山條群集,雖然沒指標,不過覺得這條應就是八連古道。

往前又行一會,已無柏油路,但見兩台機車停在附近﹔而右側芒草中一條明顯小徑直入矮林中。不用太費心於撥開兩旁芒草,反而要注意類似水溝的泥土小徑的濕滑。十多分鐘後,來到一處叉路,左側上坡卻有較多登山條,且樹上有八連古道指標。

選擇此路,穿過樹林後出來,看到八連溪谷,與滿山遍野的的….芒草,不是紅楓。然後在芒草前方大岩石上有兩個小夥子,就是那兩台機車的主人了吧。跟他們談起八連古道之後的路程。他們說:

行約20分鐘後,遇到溪溝,十分難走,也無路條﹔溯上乾涸溪溝,無路找路約一小時可至軍營,即竹子山附近,也是鹿角坑溪的發源頭﹔如果硬抝過軍營,就應可接回至陽金公路(小油坑、小觀音站附近)。要看楓葉的話,大概會失望吧﹔因為沿途楓樹上的楓葉都掉光了,已經過了賞楓的季節囉。因為山谷之間都是霧(此時的確看到雲霧從東北方不斷地向山谷之間充填過來),所以一點景緻也看不到,反而出來後在這大石上,才能把遠方光亮的三芝田園與北海岸看個飽。

聽完他們的話,有點失望,不過還是決定自己走一回看看,至少先走到溪溝前。於是離開芒草堆,再度進入樹林,果然只見地上滿是掉落乾枯的楓葉,而楓樹只剩乾枝,枝上楓葉都已凋零。

行不了五分鐘,決定折返,反正那兩個台大的已經幫我探過了,如果要在此看到楓葉,明年請早﹔而我對於一個人孤單地走沒有楓葉的溪溝已經沒有興致,雖然說這條古道還是十分明顯易走。此時才14:47,離開始進入古道不過半小時而已。

(三芝冷泉旁的溪谷)

15:10退回到停車處,兩個小夥子還蹲在地上研究地圖,順便研究等一下要去哪裡。我湊近與他們討論,發現他們的地圖集(據說是台北縣山岳協會做的)中很多圖,都跟我所得到的資料很類似,看來連登山地圖之類,都是天下文章一大抄。經過比對路線,我們覺得並沒有在路線上看到鐵柵,而且我們都走的是左切而上的八連古道,跟地圖上所寫之溯溪路線似乎明顯不同….﹔嘰哩咕嚕了一會,又討論了一些竹子山附近的路,他們倆個決定要去探探附近的冷泉,而我當然厚臉皮的自動跟著去了。

管他的天崩地裂,反正就是進去了,結果路還不錯,不過約五、六分鐘後,果然落石崩落掩蓋了路面﹔棄車步行右約十分鐘,來到有綁登山條需渡過小溪的冷泉入口。溪底大石頭處有傾倒的陽明山國家公園警告的標示,無非就是此處有潛在的危險之類的話語。

走著走著,才知這兩個同行的同學,不是登山社的,卻是植物系的學生。大四的學長帶著大三的學弟,然後盡職的學長一路考問學弟,這是什麼什麼花、這是什麼什麼草,一旁跟隨的我倒也趁機偷學受益不少。

約十分鐘,聞到硫磺味,初時還懷疑,後來看到溪旁出現有人圍起來的泡冷泉的池子,有硫磺的顏色與味道,摸起來冷冷的,比正常水溫高了點,不過髒了點。繼續走,池子越來越多,而且還有更衣室與石椅之類的水泥設施,可見此地以前有人在經營,不過現在荒廢了。

有一個較乾淨的池子,還可看到池底不斷冒出氣泡。不過相較於這些池子,附近溪谷所天然形成的沖激潭水,反而更像是一個天然SPA,這個我比較有興趣。因為在做SPA的同時,還可以看到成群的楓紅。實在令人驚喜,在八連溪沒看到的楓紅,竟然在這荖梅溪的上游看到了,而且為數還不少。

一邊泡湯、一邊賞楓,浸在冷泉溪中,身邊有片片紅葉流過,拾起一片在手中把玩,再將手中楓葉輕輕吹向空中,夠浪漫….所以這當然是我的幻想,因為我今天並沒有準備要泡湯。不過紅葉倒真的撿拾了許多回來。來回渡了兩次溪後,來到老梅瀑布頂,這就是我們此次的折返點。如果拉著瀑布直下,走個三十分鐘,依據地圖,應該可以接回青山瀑布步道。

今天這樣一趟下來,還是覺得,像這種路線,除了要有詳細的地圖集之外,就是一定要有伴﹔如果沒有伴,恐怕很多山路自己一個人會不敢貿然去走。

本文日期:2001.12.2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