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1999

  • 台北-新台五線->八堵-台二丁->瑞芳-台二線->鼻頭角-台二線->福隆-縣102->牡丹-侯牡公路->九份

這個禮拜不小心地幾乎把北海岸整個走完。

星期六下午想去看看大海,結果一繞就繞到了鼻頭角;星期天想試試看由北投經小坪頂到三芝,也差點被沒有遮蔭的北海岸烈陽曬昏頭。

星期六的旅程應該是個意外。一開始只想看看海,不想竟然變成一個幾乎都在趕路的兜風行程;到了福隆時天已經黑的很。如果太晚出發(下午四點)是此次旅程的第一個錯誤,那麼沒有在瑞芳轉進九份就是第二個錯誤。而沒有在鼻頭角時由海線原路折回卻仍執意走夜晚的山路回瑞芳就是第三個錯誤。不過這些都不打緊,因為我最大的錯誤是:沒有好好的考慮到我還帶了一個人..。Forgive me, please!

nose.jpg

(鼻頭港打水漂兒)

雖然星期六的行程是那麼趕,不過在鼻頭角的休憩還是令人愉快的:下午五點陽光不再刺眼,海風有點強(因為颱風剛過),但是被防波堤所圈圍起來的近海,海水很清、很淺;有人在浮潛,小孩子們潛入海中抓魚。

而我在幾番踏浪後坐在海邊貝殼灘石上靜靜地看著夕陽下的這一幕,興起時撿起石子打起水漂兒。因為人不多,所以在這個小漁港的海邊,感覺每個人好像都能怡然自得。

  接下來由山路回瑞芳是一段錯誤的決定,不過也因此讓我獲得一段難得夜遊東北角的經驗。這段夜路可苦了我後座那個膽小的人。一開始令人難受的是鹽寮附近傍晚強勁的海風,再來是轉進貢寮時誤走一段小叉路,轉到不知名的小山村中。天色早暗,後座的人突然小小聲的跟我說:你有沒有看到路旁的山坡上..

聞言,我才往旁一看,這不過是鄉下人家田裡面有時候會有的..墳墓嘛。想我現在住的地方,象山整個山坡不都是,有什麼好怕的?後座的人說,這不一樣,在白天時看當然不可怕,晚上這麼黑..。我嘴上固然唯唯諾諾稱是,不過心中當然暗笑:女孩子就是膽小。雖然我不是故意要走到這麼黑的地方,不過這樣子後面的人抱的才會緊一點..才不會跌下去。

  重新回到雙溪與牡丹的路上時都還算平安愉快。因為雙溪的溪水在月光下流動閃耀的光輝實在令人讚嘆。而靜謐的山城與北迴鐵路線上的列車與我們同行。但是舒適的感覺就到此為止了。

過了牡丹,縣102往九份完全沒有路燈(說實在的這時我還沒意識到現在時節是七夕剛過,中元節還未到的..)。總而言之,在強烈的抗議下,我改走這時還有燈光的侯牡公路,不過路燈竟然在三貂嶺就通通沒有了。三貂嶺是侯牡公路最高也最曲折的一段,但卻竟然沒有路燈。

嶺高風強路曲折,為了趕快通過這一段夜路,雖然山路曲折山風猛烈,我車子的時速這時想必有70km以上。黑暗中也曾經想過會看到那種東西飄..過來,不過只想了一下就不敢再往下想了。也不知狂飆了多久,總算給我一路平安無事到了猴硐,又有路燈了。兩顆心這時終於放了下來。

接下來到了夜晚燈火通明的繁榮山城九份,跟之前的黑漆山路相比,簡直恍如隔世。九份的繁華與夜景和小吃其實也就是那樣了。看過、吃過,在人群擠過也就是了。離開九份,這段旅程也差不多了。

本文日期: 1999.08.21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