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連續兩個禮拜往東北角的山區跑,雖然這次以探勘瑞芳、雙溪兩鄉交界的燦光寮山、半屏山為主,然而回程時選擇走縣102經雙溪轉柑腳過平溪接汐平公路回台北,至少因此多花了半個小時的車程,而且多繞了好幾座山,疲勞加倍。不過這樣做當然是有原因的。最近有點突發奇想,如果讓交通部觀光局結合公路局,為每條景觀道路搭配活動,一定會對觀光產業產生事半功倍的助益。譬如說今天所走的這條縣102,從瑞芳到九份這一段固然常常壅塞﹔但一過九份,公路開始爬昇到兩鄉(瑞芳、雙溪)交界的山巔,進入雙溪之後的優雅山林景緻,加上道路本身維護的不錯。如果我是主其事者,大概會想定期在這條路上辦個山野自行車賽,或結合古道尋幽健行之旅。不過今天我到此一遊後,發現這條路上的遊客曾幾何時已經增加了這麼多了,比起兩年前我來時(金字碑基隆山)還要多更多﹔看來民眾的需求總是走在政府前面。

今天塞車比較奇怪的是,從九份下來的車潮由瑞芳開始就已經塞成一條長龍﹔不過車潮照舊過了九份之後變得和緩。由縣102盤旋上山,隨著高度越高,景緻越來越漂亮(因為山綠的很整齊,跟擎天崗附近的山很像,就像是披上了綠色的外衣),當然山頂的風還是很強。不一會來到分水嶺一處停車場(兩年前未見),果見路旁有一污損的指標寫著往樹梅的一條水泥路,心中對往燦光寮山的路線已經有譜。在停車場這裡風景固然不錯(因為可以把整個基隆外海盡收眼底),不過我對這裡可以聚集許多車停下來觀賞風景倒頗感訝異。比較好笑的是,我聽到有一個人在對他的兒子女兒吹噓說這裡所看到的基隆外海就是太平洋。

暫時離開縣102,左轉進產業道路,覺得這裡平時應該人車不多,這條路大概是只為了在山上架設電台或氣象測後站所開設的(我又想起了當年勇:421)。後來水泥路面也沒了,只剩下碎石子路,就這樣車子一路蹦蹦跳跳的來到貂山古道入口。看著入口處的說明,大概是以前日據時代淘金時順便開鑿的瑞芳至牡丹之間的通路。我看石階修砌的不錯,步道一路蜿蜒下山谷間﹔有人留言在仿竹欄杆上說大概要走60到80分鐘。不過我覺得像這樣在這麼荒涼的地方,又沒有在與縣102的路口設告示,這樣有誰會知道這有一條具有歷史意義又可健行的步道呢?

繼續往碎石路上蹦蹦跳跳,有時候有水泥車道,有時候又只剩碎石子。轉過了好幾座小山後,看到了遠方雲霧籠罩處的草山雷達站。今天的天氣大致晴朗,只不過東北方來的雲霧都過不了縣102,所以東北方天空陰陰暗暗,而西方天空卻是陽光普照。把車停在路旁一處空地,因為剛才好像看到了好幾條登山條綁在路右的草叢,不過好像不是我所認知的燦光寮山。看看稍遠的無耳茶壺山,心想由這裡向前方延伸過去的稜線,盡頭山頂莫非就是半屏山?看看這稜線,兩旁十分陡峭,其稜線上的登山路線已經不明顯,大概是淹沒在低矮的草叢中。稜線繼續向無耳茶壺山延伸過去,不過我猜從那邊應該無法登半屏山。於是我回頭在不遠處的草叢中,果然又找到了許多登山條,不過從登山口開始,草就已經有一個人高。我覺得登半屏山是不是必須等這些草枯掉,路就會比較明顯?不過等到了冬天,東北季風又會太強了吧,而且冬天好像才是雨季?

這時後我已經確信方才所看到的路右旁之登山條應該是往燦光寮山上走的。雖然我完全看不到山頂,而且登山步道也是淹沒在一個人高的草叢中。總而言之,就是要衝了。不管我今天依然是穿著短褲,不管我也不知道到底要在草叢中摸索多久。草雖然很高,不過腳下的路尚還可辨。雙手雙腳被草割的遍體鱗傷,然而我比較怕會踏到蛇。穿出草叢後,先來到一個小斷崖。心想:這應該不是我要走的路吧。四處看看,沒有其他像是有路的跡象。於是硬著頭皮攀上這個小斷崖,本來以為到了山頂了吧,後來才發現只不過是上了了稜線而已。就算是走在稜線上,還是得穿梭在草叢中,不過由於已經是在窄稜上,不敢太放肆的在石頭上亂跳﹔萬一一步踏空….,今天可沒人知道我要來爬燦光寮山。經過一番戒慎恐懼後,穿出草叢,終於來到山頂,山頂空地比我想像的要來的寬廣。燦光寮山一等三角點,海拔739公尺。

山頂展望,往半屏山方向看過去,在山的空隙間看到了陰陽海﹔至於雷達站那裡的雲霧有轉濃的趨勢。雲霧從東北方吹過來,碰到半屏山之後,沿著半屏山的山壁開始爬上來….。舉目望去,好像這裡是最高,不過東北方被草山擋住,東方雖然沒有大山,不過我好像沒有看到太平洋。從我爬山的方向,我看到了山間有一個平緩的谷地,谷地盡頭才接到一條道路。這個谷地,我的感覺是很隱密,面對東北方的方向,應該正好被小山坡擋住,所以氣流應該過不來。其實我要講的是,感覺很像神鵰俠侶中周伯通所住的那個百花谷。難得來到這麼一個視野良好的山巓,本來想在山頂多待一會的,不過突然感覺有點さみしい(lonely),加上雲好像又過來了點,附近飛舞的野蜂也多了點,所以就決定下山。上山下山所花的時間都差不多,大概15分。再回到產業道路上後,由於這裡是半屏山與燦光寮山之間的鞍部,是以風勢甚強﹔聽到風在頭上嘶吼的聲音,才抬頭望天,只見雲在天空流動的極快。耳中忽聞山中人語,但見渺小人影在對面草山的山腰,距離這裡卻已是千折百迴。

回到縣102,往雙溪方向,一路都是下坡,沿路有幾個景點都是人,惟獨金字碑古道入口,乏人問津。再來到牡丹,想到鬼月夜奔侯牡公路的往事,已經兩年了啊,真快…….。我一直對牡丹這個小村莊印象很好,一開始的原因是為了它的杜鵑(牡丹v.s杜鵑?)。進入雙溪後,轉進北38準備往平溪十分,在上林村被寬廣的路嚇了一跳,雖然剛鋪上柏油還沒畫線,不過單向應該有三線道以上吧。後來看到了平雙隧道已開通,以後到十分,就可以不用在柑腳繞山了。不過那是以後,今天還是繞的頭昏腦轉,而且頭次遇到山中小路還需要警察做交通管制。後來在平雙隧道另一端出口,被一個老伯攔下來要搭便車。我都還沒來得及同意,他就已經跨到我的後座上了,真是有元氣。

接回到汐平公路上時,並沒有發現往姜子寮山的入口,看來必須以後再探。

本文日期:2001.8.12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