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本應要回台南而沒有回台南的一個週末,最後還是往陽明山走了。上山之前,打開中午電視時碰巧看到CTV有節目在台南六甲訪問世紘夫婦,節目內容雖然有點搞笑。不過看到也知道他們兩個夫婦還是能自得其樂的守著家裏的窯廠,不管是做陶藝還是燒蛇窯,從他們臉上的的笑容中看到怡然知足的神情﹔雖然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已經找到陶藝的經營之道(就是賺更多錢啦),但是人活著還是快樂最重要吧。(我也好想要一幅你送給那個節目的陶版畫…心腸好又有藝術家氣質的世紘and潔雯,OK?)

出門前一直想的是,從冷水坑登七星東峰與主峰,因為上次從夢幻湖登七星山時經過七星東峰已經是一年半前﹔但如果我說今天有上到七星主東峰,那一定是吹牛的﹔如果我真的爬上去,可要被罰三千元。

本來都是大太陽的台北市,上到仰德大道後,轉為陰天﹔到了冷水坑後,已經起了一點霧。第一件事,到冷水坑福利社,買了一隻冰淇淋﹔於是開始從路左旁山道,邊爬坡邊舔我的霜淇淋,果然是屬狗的才會做的事。老實說邊爬山邊舔冰淇淋,還真的會喘(越來越像狗了)。所以爬到一半,乾脆停下來,跨出腳…踏在欄杆上(不是學狗灑泡尿做記號),回望附近冷水坑、牛奶湖、菁山吊橋、擎天崗、竹篙山的景色,順便把冰淇淋舔完才上山。上到教育電台附近的涼亭附近,遇到人問路往冷水坑。真是奇哉怪也,我爬的這條得起點就是冷水坑啊,這就是所謂站在往冷水坑的路上問冷水坑要怎麼走?不過說真的因為霧的關係,雖然冷水坑就近在山下,不過現在眼力所及是霧茫茫一片,倒也怪不得問路的這位。想到我上次在大同山時還不是一樣,從青龍嶺而來,卻問路人青龍嶺要怎麼走!

過教育電台,晃到七星東峰的登山口﹔不妙,路口竟然擺起了路障﹔就近一看,上面寫著因為上次(7/2)小油坑發生火災的關係導致往七星主東峰步道邊緣土質鬆軟,為了避免發生危險,在九月三十日前嚴禁遊客私自上山,違者處以新台幣三千元整(怎麼樣?我轉述的夠詳細了吧!)其實那時我還抱著一點希望,因為就算這裡不行,由苗圃那裡上來的步道也在附近。所以我決定過七星公園,往苗圃線的登山路線走,穿過蟬叫聲吵得很的樹林,不一會兒,來到與苗圃線步道交會處。結果果然是:我太天真了,怎麼可能前一處不讓人過,這一處就可讓你過呢?至於另一處小油坑登山口,我想一定更不可能,因為那裡就是火場附近嘛。所以可見整個夏季,大家都無緣登七星山而小台北了。看看時間還不到三點,而我今天的行程竟然要就此宣告結束,真是心有不甘。不得已往回走,既然沒能上得了七星山,到七星公園悠閒的躺一下午豈不也愜意。再經過蟬叫聲吵得很的樹林,真的是夠吵的,這些蟬一定就在我的附近﹔既然我閒著沒事幹,乾脆來找蟬在哪裡。這麼一動念停下腳步,蟬竟然也老實不叫了﹔於是我開始四處搜索….突然間一隻蟬從這邊的樹幹,邊飛邊撒了一泡尿(%$#@),飛到另一邊的樹幹上。然後我在我頭頂附近的樹幹上又看到另一隻蟬。說真的,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活的蟬離我這麼近,還會叫﹔不過就算它在叫的時候,我還是看不出它是怎麼叫的、用什麼叫的。(好奇寶寶的觀察之一)。

步出樹林,回到開闊的七星公園,路旁有一種灌木之類的小樹遍佈夢幻湖與七星公園附近,在目前的季節,樹上滿是小小的紅色果實,到底是什麼樹?老實說我很好奇,但是偏偏沒有任何解說。(好奇寶寶的觀察之二)。另外蝴蝶很多,飛舞於黃色小花之間(不知道是不是所謂的島田式澤蘭),似乎不怕人,於是我得以近距離觀察蝴蝶以長吻吸取花蜜的情形,說真的,我以前也沒想去好好看過蝴蝶吸取花蜜的樣子。(好奇寶寶的觀察之三)。七星公園看向紗帽山方向的大台北盆地景色固然是很不錯啦,(今天起霧,淡水河對岸的觀音山模糊的很)﹔不過老實說因為每次到陽明山區都常常看已經不稀奇,所以還是找一個地方舒服躺平吹吹涼風去也。關於這一點,七星公園固然涼亭石椅不缺,不過我相中的是一處由數塊石頭組成的天然凹洞,正好把一個人身體躺下去在這塊稍微凹下去的石頭上,把腳給他擺在前方另一塊較小石頭上,拿外套當枕頭墊在頭部下方的石頭上,再拿袖子擋住天光﹔所以是剛剛好舒服的躺平。我是看不到自己大剌剌躺在石頭上納涼的樣子。不過我想不消說,看遍七星公園的遊客中,一定數我最囂張。

正在舒服之際,天空雲間傳來陣陣悶雷聲。不會下雨吧?我想。不過按照墨菲定律,越不想發生的事,就一定會發生。在這麼寬闊平坦的七星公園,很有可能被雷K到。不敢再想,收拾行李起身往夢幻湖去也。經過往七星東峰的登山口附近的樹林看到松鼠一隻,在樹林間跳躍。這裡的松鼠會不會以方才我所說的紅果子作為食物呢?(好奇寶寶的觀察之四)。接近夢幻湖時,路旁又有一種植物吸引我的注意,是一種有淡紅色數個花苞開在莖頂端的小不知名植物(實在沒有說明告示)。現在這個季節的夢幻湖當然是沒水,有些經過的人竟然就這樣經過了,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就是夢幻湖。我還是下到木造平台上,竟然看到平台右邊不遠處有剛才那種植物所開的紫色花朵,很漂亮的花﹔這是這附近的唯一一朵吧,我想。(好奇寶寶的觀察之五)。

開始原路下山,剛轉過一個山頭可以看到冷水坑時,天空就開始飄雨。遙望冷水坑的停車場,地上早就濕了。於是加快腳步一溜煙的跑下山,由於手扶著欄杆快跑,結果被我按到欄杆上一隻正在爬毛毛蟲,天啊。(好奇寶寶之無心觀察之一)。快下到柏油路時,突然眼前白光一閃,接著霹靂一聲,冷水坑停車場的車子警報器全部叫了起來,而雨開始大點大點的落了下來。這個雷一定落在附近,全身溼的狼狽的我哪裡還管研究光、聲、雨出現的先後順序,還是落荒而逃要緊。(好奇寶寶之無心觀察之二)。從仰德大道一路下山之時,風雨雷大作,彷彿世界快要崩壞,從沒看過仰德大道路面積水的樣子﹔但一下山,過自強隧道,雨又小了些。所以可見地形影響氣候。雨一小,這時候又好整以暇,有心思搞研究了。(好奇寶寶的觀察之六)。

本文日期:2001.7.15 | 台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