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多數人談的是維護環境,但是環境的育成也很重要

德國噴水器 蓮、浮萍與草地

這次到台南六甲世紘的居廣陶,本是為了陶窯與捏陶工藝做記錄,不過在進入陶藝的世界之前,我想先介紹世紘對於生態環境營造的構想與堅持。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環境的育成」這個概念。相對於維護環境,環境的育成是更積極的做法。兩年沒有來居廣陶了,這裡整體的環境已經在我不知不覺中有了微妙的改變。

(↓↓微氣候之育成↑↑)

筆筒樹也可以.. 樹上的蘭花

相對於主人世紘夫婦的用心;曾經想要參與做企劃與策略但兩年來還只是空想原地踏步的我,不免顯得我自己的無知與淺薄了。也許我可以做的就是將這樣的用心記錄下來,並衷心地希望主人的用心能夠永續的發展下去,因為目前雖然已經稍有成效,但是相信世紘還有很多想法要再放進去。生態池塘就是世紘很想著墨的地方。

兩年沒來,這裡的確又改變了,往更綠更清爽的方向改變了。世紘把它稱做微氣候的形成。如今我置身在庭院之中,雖然是在秋老虎時節中的南台灣,但仍感到空氣中有一定的溼度而清涼,不會讓人覺得燥熱。於是水槽中的蓮花、樹上的蝴蝶蘭,甚至筆筒樹都能正常的生長。主人說,要維持這樣一小塊的園地就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譬如草地不勤於修剪,馬上就會顯得雜亂。果然這一次來這裡,庭園的花草樹木與陶藝品的搭配顯得更有章法。

關於微氣候的形成;世紘先問我對環境整體感覺怎麼樣。我是此時才意會到,我正置身在一個炎炎赤日但不悶熱的環境。這裡的花草樹木與水塘在主人的巧心安排佈置下,微妙地調節居廣陶這一塊小小園地的氣候,使得來到這裡的人因此有清爽的好心情。這其中還有一部分是敏彥的用心。水利系的敏彥是學弟,雖然現在的工作是寫程式,但是在居廣陶找到揮灑空間。

鵝與新舊主人

 

垂柳與綠頭鴨

睡蓮之養成

(蘭花草)

水池、水缸、水槽等水循環的設計應該都是出自敏彥之手。有兩架德製的灑水器,噴灑與轉換的方式與眾不同,也是敏彥所帶來的。甚至昔日的兩隻醜小鴨如今長大成鵝也是敏彥帶來。好玩的是,現在反而只認這裡的女主人潔雯了。其實這裡一草一木都有一段小故事,連悠遊池中的一對綠頭鴨當初如何來到居廣陶,最後選擇留在這裡也是一段有趣的插曲。

我也曾經看過很多小型的休閒農園,不過未曾看過有人像世紘一樣對周遭的環境的規劃有長遠的想法。黃昏,我悠閒地坐在庭院中的磚椅上品嚐世紘親手煮,並用自己窯裏燒的陶杯所盛的的華山黑咖啡,想著成大蘭藝社老骨頭社員間的緣分..。

(品嚐台灣黑咖啡)

我為自己沒有為這塊園地幫上什麼忙感到慚愧。世紘夫婦是這樣堅持自己的理想,即使過程中稍有波折,仍然無怨無悔。

晚上九時許臨離開前,世紘對我說:雖然知道這條路可能非常難走;但是如果不這樣忠實地照自己的想法而且是自己所會的生活方式繼續走這麼一遭,那麼以後一定會有所遺憾吧。世紘不想讓自己遺憾,而他的老婆也打從心裡認同地堅持陪著他一路走過來。

下午敏彥的兩個小女兒正在跟鵝戲耍,讓兩隻鵝追著在庭院到處亂跑。後來鵝不追了,都圍繞著女主人吃飼料。換其他人餵時,鵝就是不靠過來。世紘微笑的看著正在餵鵝的潔雯對我們說:我把一位好好的成大高材生就這樣屈就在這裡..。簡簡單單的言語中,卻可以感覺到世紘對潔雯的無限深情。


本文影像與資料來源參考自居廣陶

本文日期:2004.9.26 | 台南行腳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