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Author :浮光掠影 from 140.109.20.53
Date :2006-04-6 11:12:14
Subject:神算
Content:
冬烘先生是神算嗎?怎麼知道我跑去搶拍流蘇了呢?呵呵~

前幾天傍晚去看流蘇,由於夜色昏暗看不清楚、技術不佳也拍不起來,頗感失望,
昨天下午果然順利拍到今年的流蘇,除了校門口、戲劇系旁二大株,
還發現普通大樓對面有一大株,記得以前中文系老師總要我們到校門口去看流蘇呢,
後來逛到醉月湖,發現舊體育館旁也有一株,繞到館後,更驚見斜方新種植十幾小株流蘇,
可以想見以後盛開的美景了~
流蘇花開時的奇景,總是非常容易吸引行人的目光、探查芳名,
*但我好像聽到其中有人說:這是油桐花(希望是我聽錯了orz)
這使我想起席慕蓉詩作<一棵開花的樹>(全詩附於後)
如果佛當時把她化做一棵流蘇,心愛的那個人是否就不會無視地走過.....

950405、930322白雪流蘇伴杜鵑 照片
(除了對照花況,也對照新舊二台相機C730UZ和SP500UZ,可是我對這台新相機總還未掌握出信心)
http://photo.xuite.net/fj11204/698019
----------------------
席慕蓉<一棵開花的樹>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 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 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back tooverview

相關文章

本篇留言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