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蘇菲的幸福呢喃

太魯閣三天兩夜,是和Daniel第一次較長時間的旅行,我們稱之為「年度旅遊」。

進入水濂洞之前,雖然早已聽聞要摸黑、需打傘才能順利通行,不過當時的我並不以為意。直到來到洞口,看見一件件正滴著水的小飛俠雨衣被到處披披掛掛,才能約略想像洞裡的雨勢,不過卻怎麼也沒料到短短的一趟穿越水濂洞,Daniel竟來來回回走了三次。


洞前有小溪,要過去,除非是腳穿雨鞋,否則只能脫去鞋襪。我和Daniel打著赤腳、捲起褲管,好整以暇走進洞裡。那路,兩人並肩同行其實並不可得,遑論要與對面的人錯身則更顯困難,那頭頂不斷灑落的水,有時稀落、有時傾盆,是一直讓我們緊緊靠在一起的原因。

兩人同行,Daniel一手牽著我、另一手撐傘,深怕遺漏珍貴畫面,於是不忘將相機掛在胸前,又為了在黑暗中照明,還得大嘴一張,以含滷蛋的姿勢咬住手電筒,我們才得以緩步前進。我雖緊跟在Daniel後頭,然而Daniel手中的一支小雨傘,顧得了胸前價值不菲的攝影器材,就顧不了躲在背後的女友,於是他身後那片雨傘遮蔽不及的地方,水珠像串成線似地直往我身上落。就這樣步行不到三百公尺,我就宣佈棄械投降,雙雙狼狽至極撤出。這是Daniel第一次進入水廉洞。

重見天日的感覺何等美好,不願再受「天上之水」的折磨,於是第二次的勇闖水濂洞,只剩Daniel獨行。無法想像剛剛洞裡未竟的路程是何等險惡,增添外頭等待的人心裡的煎熬─雖然此時身體已不受落水所擾。

過了許久,Daniel終於自洞裡現身,喜滋滋的表情立刻一掃我心裡的擔憂,嘴裡滔滔不絕地說著洞裡奇景。「妳要再進去一次嗎?」Daniel問我。「我…」我不是不想,既然人都來了,這次不去下次再來不知是什麼時候?只是我擔心剛剛的情況再度上演。「水濂洞要拍的照片剛剛都已經拍完了,這次如果我們再進去,我的相機和腳架就都可以收到背包裡了!」言下之意,似乎透露眼前這個男人將比上次有更多餘裕可以照顧我。「好吧!那就再去一次好了!」終於,我還是被打動了。

褪去鞋襪,我和Daniel再一次進入水濂洞。這次在少了攝影工作的分心後,果真我有著被全心照料的感覺,連帶前進之路也顯得順利許多。而那道在水濂洞盡頭所透出的光束,格外令人有黑暗後乍見晨光的喜悅。

蘇菲的幸福呢喃

相關文章

3 則回應 to “蘇菲的幸福呢喃幕後花絮1 – 太魯閣水濂洞”

  1. LKK山客 說:

    呵呵呵!原來甜姐兒深藏不露,隱藏生花妙筆,光芒讓給冬烘哩!
    而這個呆泥兒卻只顧天上之水天上來,卻不補捉地上美女隧道來,手提金縷鞋的美妙畫面。

  2. 冬烘先生 說:

    Re:LKK,文中已有述說:拍照與撐傘難兼顧,我都已經用嘴巴叼著手電筒才能在漆黑的山洞中前進了..。而且鞋子是放在外面,脫鞋進洞才不會淋濕,所以不會有手拎著鞋子的情形。以上報告。

  3. LKK山客 說:

    呵呵呵!文章我有細讀.蘇菲描述的很生動詳細.令我忍不住想像一隻溼透哈巴狗的狼狽模樣(以含滷蛋的姿勢咬住手電筒)一直在偷偷的狂笑哩!
    爲了保護自己的女人而無法照相嗎?要看美女的意願囉!可以三次進洞.拍下美女行走水沙濂的奇妙意境….下次記得帶兩把五百萬大傘.

    [這次在少了攝影工作的分心後,果真我有著被全心照料的感覺]

    回味回味這一段吧!不過攝影是冬烘的舊愛.也不能棄前妻(攝影)於不顧.難得蘇非有包容的雅量.因為蘇非也喜歡攝影呀!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