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北行腳

2007年元旦天氣晴朗,早晨打開通往後陽台的的門,陽光灑落樹梢,所見是藍天、青山以及點綴其中的些許楓紅。用完餐,在離開天祥青年活動中心前想先到附近的文天祥公園去看看。

比起附近的文山溫泉(已封閉)或是白楊步道來說,文天祥公園是一般遊客比較少到的地方。我會來此,正是因為據說此處是日據時神社遺址所在。公園就位於天祥台地的半山腰上,從進入天祥的稚暉橋遠遠就能瞧見那塊刻著正氣歌的大石碑。所以是可以想像當初日本人把神社蓋在此處的用意與格局。

從天祥青年活動中心入口附近的陸橋旁有一條山腰小徑可以直接通到文天祥公園。公園內已無任何神社的遺跡,有幾株老樹雜散平台附近倒是風韻猶存,類似神社本殿的基地附近看得到駁坎,或許這是神社曾經存在過的的證據吧。現場有一個告示牌上附有一張老相片,還可讓到此一遊的旅客遙想當時神社的規模。

離開天祥,回頭往綠水服務區。昨晚經過這裡時就看到許多露營車,不過在合流那裡倒是有正式的露營場地。綠水合流步道是日據時代所開闢的合歡越嶺古道的一小段,關於合歡越嶺古道的歷史典故,請看這裡

太魯閣地區的古道群原先大部分是太魯閣族的獵徑,後來日本總督佐久間左馬太親自督軍進攻這裡原住民太魯閣族,現今太魯閣群山中還有一座山以佐久間為名。太魯閣戰役後,日人在此設置駐在所以控制太魯閣族活動。後來又為了觀光目的,開闢了花蓮至霧社之間的道路,合歡山與太魯閣峽谷成為國立公園預定地。至此這條中橫公路的前身就稱之為合歡越嶺道路。

(居高臨下的綠水合流步道)

目前古道殘存的兩部分,一部分是天祥以東的錐麓斷崖古道,另一部分是沿著立霧溪的曲流古道。一般遊客只需像我們一樣走一趟難度算是最低的景觀級步道:「綠水合流」,感受被立霧溪切穿的太魯閣峽谷的險峻即可。。這條步道沿途會經過部落遺址、小隧道、弔靈碑等遺跡。站在步道上居高臨下,可以望見山谷中湍急的立霧溪與堆積其中的大大小小的大理石塊。古道、公路、溪流,分別代表三個不同年代的層次在同一個時空場景展現出來,偶然與這時空交會而過的行人豈能無所感?

呵呵,有所感的,畢竟只是有騷人墨客。快到合流的途中,遇到一大群觀光客中西方都有,東洋西洋雜處,正在氣喘噓噓的爬上來(由合流往綠水走是上坡)。一看到我們迎面而來,便急問說:還有多久?

下到合流,遠遠便望見不遠處的岳王亭附近橫跨立霧溪谷的小吊橋。這小吊橋素有「中橫最美麗的小吊橋」的美譽。過了吊橋之後是往奇萊東稜的山徑,雖然最近無緣攀登奇萊,走過吊橋來到登山口過過乾癮也不錯。

(處於幽暗洞穴內的水濂與出口的的明亮形成強烈對比)

從合流露營區沿著中橫公路走回綠水,風景一樣秀麗,現在變成古道在上方,溪谷在下方,前方有陡峭的山壁與隧道,這感覺又是大不同。回到綠水服務區,就著依山傍水的景觀平台咖啡座喝著冰咖啡,只有兩個字:舒服。

下午續沿中橫西行,過天祥之後繞著山轉過幾個彎,就來到露營地停車場,對面就是白楊步道入口,不過指標實在很不清楚。

白楊步道是沿著當初台電發掘立霧溪水力資源的路線而行。步道一開始就需經過一座幽遠的隧道,長度至少有500公尺以上。之後沿途大大小小的隧道應還有十多處,其中水濂洞是位於過了白楊瀑布觀景台後,乃當初台電開鑿時隧道鑿穿地下水脈,洞穴內因此大量滲水,形成壯觀的水濂而得名(這讓我想到同樣鑿穿雪山山脈的北宜高雪山隧道,萬一以後如果大量滲水後果可是不堪設想)。

若是平衡感不好的人行走在這些隧道中,看著遠遠出口的亮光前行,會感到有些暈眩。喜歡編造愛情傳說的男生在此可以盡情發揮。譬如傳說中青年男女一起攜手走過這座隧道時,被落下來的水珠滴到,就會獲得幸福喔..。種種聽起來很浪漫的無稽之談之類的。

因為會經過多處長隧道,所以手電筒是必備工具,別有所圖者另當別論,哈哈。白楊步道沿途溪瀑、峽谷、岩石紋理、楓紅等景致令人目不暇給。
至於要進水濂洞除了要有手電筒之外還需備有雨具,但是千萬不要以為兩人合撐一把小雨傘就以為可以像三隻小豬的老三一樣萬無一失。

實際上的情況是,一手撐著小雨傘,一手牽著躲在身後避雨而看不到前方的人,嘴巴還要叼著手電筒。於是顧得了掛在前頭的400D,就顧不了後頭小雨傘遮不著的另一半。這種情況要在漆黑的洞穴內前行而不淋濕已是舉步維艱,如果還能抽出手拍照簡直不可能。

於是走不到一半,終於投降退出,換成我撐傘孤身帶腳架進入,這才能比較安穩地構圖取景,搶在水濂洞的水花飛濺弄濕相機前拍下影像。至於想等到前方迎面而來的人影以營造出奇幻冒險的映像,也就只能可遇而不可求了。

離開白楊步道停車場返程回台北約15:30。有個弔詭的地方:這時候才回程算晚了嗎?其實應該算是晚了。天祥離最近有加油站的關原大約有60公里的山路,而我們的車卻快要沒油了。如果五點之前沒有趕到關原加油站,那加油站有可能已經關門,那時候不就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嗎?

果真我們抵達關原時已經五點十分,但是幸好關原加油站營業到下午六點。只是這一路上急駛,以致於沒能好好觀賞中橫楓紅、碧綠神木、奇萊山巔的白雪與合歡山谷中的雲海。稍一停下來胡亂拍個幾張照,就得被抱怨:這樣是要幾百點才會回台北啊?

總之,幸好有加了油,稍稍寬了心。再從大禹嶺到梨山的路上,看到最近一個很熱但難解的議題,山林保育與果園開墾之間如何平衡?各種抗議布條貼滿公路沿線。林務局為了國土安全不會再讓步,但當地居民卻只能依靠這片土地求生存..。

六點多終於來到梨山,假期即將結束,區內冷冷清清,剛落成的度假飯店卻依然燈火輝煌。找了間當地的小飯館用餐,當地的居民與在此工作的人也都陸陸續續進來用餐。從他們的談話間稍稍可以感覺在台北,表面上吵的不可開交但其實沒有人投注多少關心的議題,在這裡卻是關係到當地居民的切身生計。或許有能力決定政策的人,在做決定之前應該實地查訪民情,不要像三隻小豬的老大一樣偷懶,隨便將關係千百人生計的議題呼攏過去。

本文日期: 2007.1.1(2007.1.23 finished) | 台北行腳 | 相簿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