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高雄行腳

(眷村籬笆外-時間彷彿在此凝結)

昨天訪問了鳳山縣舊城東門,但來不及訪問同屬一級古蹟的南門,今天便決定走訪南門,不過從翠華社區穿出來到南門圓環,卻見南門正在整修,而在施工鷹架與護網上頭的南門城樓已經算整修完成,露出美輪美奐的燕尾翹脊與屋頂的寶珠,都是重新上漆彩繪過的。南門名為「啟文門」,民國五十年整修時,石階與城樓階皆後來興建已失原制,這一次再度整修,我好像有看到文史人士在城門上對照施工狀況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會依照舊制還原?

既然南門無法親近,我便想往西門方向走走,不過我也知道西門早在日治時代拆除,我只是想找找看有沒有古城垣遺蹟而已,不過由於沒有查資料,所以我過了圓環到鼓山三路之後,先看到蛇山,驗證了資料上所言,後來興建左營石頭城時,捨棄蛇山,圈入龜山,而蛇山其實緊鄰石頭城南門。不過蛇山旁邊的地名叫做桃子園,這一塊區域山邊的地方被圍牆鐵絲網圍起來看起來像是軍事管制地區,應該是左營海軍軍區的範圍。而管制區旁就是眷村,大部分看起來無人居住了,應該也是面臨拆除改建的命運。

在正中午當兒,我從熱鬧的南門圓環走進幾無人蹤的眷村,彷彿進入一個被遺忘的世界,松鼠在樹上爬上爬下,庭院中的樹藤攀出到路面來開著紅花,除了沒有人聲之外,其他的事物都還活生生的存在著,讓我想到一部動畫「隨風而逝的記憶」,描述來自宇宙的外星人把地球上所有人的記憶都抹去了,地球上的所有景物都還維持現代的景象,只是人的記憶回到蠻荒的時代..。

(南門與城外的蛇山)

小兒在來到眷村時睡去。蛇山被納入管制區內,所以也無法續探,而西門城垣遺蹟又不知在何處,所以我推著嬰兒車重回南門,繞著圓環走一圈,從各個角度觀看正在整修中的南門城,也因此看到蛇山忽焉在城右,忽焉在城左,施工單位在整修工地圍幕上寫著「悠悠流動的南門風華」,到時整修後的南門又會呈現何種面貌?還真令人期待。

沿著城峰路往東門走,有一大段城牆的遺蹟一直到東門,除了其中有一小區域崩壞,其他的結構都很完整,連同護城河等。尤其高聳城牆下是護城河畔的垂柳青青,真是令人有意外的驚喜。這讓我想到在日本大阪城的遊歷,我想全台灣只有在這裡才會讓人產生「漫步在城市邊緣」的幽情吧,雖然美中不足的是護城河中滿是布袋蓮與垃圾。而且當時舊城築城的石材主要就地取材於咾咕石,不若大阪城的櫻門巨石是大費周章從外地運來,不過百年之後,無論城高城厚總有崩壞時候,而後人都只會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待了。

高雄市政府應該不只要整修東門與南門,還應該將護城河之水活化,不要讓它流到南門附近成為盲段,如果循古水道路線,北引蓮池潭之水,經東門、南門,往西出到左營軍港,搭配東門城內大片綠地,整個舊城區就會重新活絡,成為像是京都二条城或是大坂城那樣的人文史蹟園區。再藉由左營鳳山縣舊城的新生,牽引與串聯鳳山新城曹公圳整治後的文化再造,這不就是大高雄縣市合併後立即可做出加乘效果的帶狀文化觀光願景嗎?鳳山雙城絕對是獨一無二的歷史文化遺產,如果真的這樣規劃成功,高雄或許可以從此擺脫工業城市文化沙漠的印象。

小兒來到護城河外的綠地睡的正熟,渾然不知他老爸正被眼前這一面高大城牆所深深感動而作著春秋大夢,但卻有可能因此誤了要準時回去吃午飯的承諾,而將落得慘遭太座白眼對待的下場。

(護城河外的午眠)

本文日期:2010.1.17 | 高雄行腳 | 相簿 | mps(GPS)


舊城南門至桃子園迴轉舊城東門路線圖 | Google map

相關文章

一則回應 to “高雄行腳60-舊城南門與護城河風華[鳳山縣舊城巡禮3](100117)”

  1. […] 高雄行腳60-舊城南門與護城河風華[鳳山縣舊城巡禮3](100117) | 冬烘 […]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