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日本關西行腳

續前篇:關西行腳Day5-奈良春日神社、東大寺

osaka_1.gif (7991 bytes)

(近鐵奈良)難波2001.04.12 am9:44~10:30

  這是此次八天七夜關西行中,唯一有下雨的一天。奈良花園旅館的人告訴我們,若要到難波(因為我們訂的旅館在難波),坐近鐵會比較便宜。出了難波車站,這裡的出口太多,而我們對附近的地理環境了解的太少,只知道旅館在戎橋筋附近。不過我們一開始就跑錯方向往東方走到千日前附近,而不知原來難波地鐵車站出口附近就離我們要住的Holiday
Inn不遠。後來問了人,撐著雨傘,拖著行李,比照地圖,從千日前經道頓堀往西走,果然回到了戎橋。由於才十一點,原本這一帶都是鬧區,大部分的店都還沒開﹔不過那家最有名螃蟹店,店門前招牌有一隻大螃蟹會動的那間,倒是已經開了。再跟店門口的小妹問路之後,又走了一會兒,回到御堂筋(大阪南北向最主要的中央線道路)難波車站附近果然遠遠就看到御堂筋路旁Holiday Inn的招牌。不過老規矩,旅館下午一點才能check in。於是我們把行李暫時寄放在旅館,再度出外吃中飯去也。

心齋橋筋2001.04.12 pm12:00~pm1:00

   回到螃蟹店(道頓堀)附近,折往北過戎橋的人行步道區,這就是難波有名的心齋橋商店街。走走看看,看看走走,過了好幾個block,來到一家便當店,事實上裡面是餐館,賣的食物是米飯類的定食。店的特色強調米飯的好處與米飯自然的香味。至於主菜可以有豬排、炸蝦等等,搭配店中特製的豬排醬或是蒜泥醬。這些醬是盛在店中一種特殊的木質器皿。在倒入醬之前,必須用小杵在此器皿中把芝麻顆粒研碎。至於小菜與舖在豬排飯上的白菜絲則是免費供應,湯是味增湯。反正光是放在桌上的東西就是零琅滿目。至於這些東西的吃法與步驟,當然都是偷學旁邊那一桌的人怎麼做的。不過按照這些步驟吃完這一餐,豬排與炸蝦的味道果然是令人回味無窮。吃完飯,出了店,看看錶,也不過十二點而已。於是我跟世運決定各自逛街,一點回到Holiday Inn集合check in。

  我的逛街路線是往南折回,沿著心齋橋筋與道頓堀附近經過南海難波車站前折向西再往北進入在御堂筋以西的美國村附近。這裡的美國人,與其說是美國人不如說是黑人比較多。晃了這麼一圈,雖然走了很多路,但是仍然覺得有點冷。

Holiday Inn2001.04.12 pm1:00

  準時一點回到Holiday Inn,辦完 check in,我們住的地方第十四樓。飯店本身,中段的樓層作為各種購物與飲食區。六樓以上為住宿區,住宿之人,據觀察,以西方外國人居多。鑰匙採卡片形式,房間陳設不錯,但只有一床。內部尚稱寬廣,一晚日幣11500。窗外看到就是御堂筋以西方面的街景。其中好像還包括大阪帝國飯店等等。

(Subway谷町線)大阪城2001.04.12 pm1:50~4:50

   由於下午雨已幾乎不下了,所以我們決定去參觀大阪城(Osaka Jo)與其天守閣。大阪的地鐵四通八達,我們的路線主要是以谷町線至天滿橋站下車,出了車站應該是在大阪城的西北方。其實在路上走著還沒到大阪城之前,眼中所看的都是車來嚷往,與趕工中的工事(與大阪要爭取2008年奧運有關)。對於處處施工的噪音與鷹架等有點錯覺,好像回到了台北當時在興建捷運板南線時的忠孝敦化。後來看到大阪城的城郭與護城河環繞的週遭廣大的綠地,才漸漸又被拉回古老的歷史記憶的感覺。不過似乎有一點不協調,(見相片),在大阪城東北角,有幾棟大廈,包括大阪商業大廈與Twin Towers。不過隨著越深入大阪城,翠綠的庭院森森,幽深蜿蜒的內外城之間的巷道,大阪城的內部就像是一個與外部隔絕的島嶼。

  初次見到大阪城的天守閣,對於建築物維護的如此之好感到佩服(雖然天守閣的部分是1930年代重建)。其次由大阪城的規模感覺到豐臣秀吉一統天下的企圖心,尤其是在比較過德川在京都的二條城,光是護城河與城牆高度,應該都是大阪城略勝一籌。順時針方向在大阪城內外城間繞了四分之一圈,在正北的極樂橋找到進入內城的入口。站在橋上取景照相,可以把身後的天守閣與極樂橋一起攝入。這幾天來由於我身上一直掛著那台Canon的單眼相機,加上人又帥(自我安慰的),讓人看起來就是一副專業旅行者的模樣,所以臨時找我幫忙拍照的人可真是多。

  雖然後來照相洗出來,有幾張還是慘不忍睹,而且在京都的前兩天拍照(包括洛東、洛西)我好像都把光圈值所代表的意義給搞反了。換言之,景深是錯的,明明很亮的天色,拍出來的相片可能近的人物清楚,但是稍遠的背景幾乎都模糊了。另外有一兩次是按快門時晃動。手動對焦,花費太久的時間,也是導致晃動的原因之一。

  找日本人幫忙拍(因為同行的日本通絕對不找台灣人幫忙拍照),也幫別人拍,久而久之就學會了日本人幫人拍照的話語:(行)i ki ma si you,中文應該是:要..去..了..喔。不過這句話總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據日本通解釋,這句是還可以簡化為:i go,不過這句話可更是怪了。我想總算也修過一年的日文、看過日劇、買過日本漫畫,雖然現在只會念五十音,不過我至少還懂得i go應該是(行)i ku的未來式,用在祈使句。不過後來有一次拍照我又流利的脫口而出這幾句話時,就看到旁邊那個日本通曖昧的傻笑,於是我很快恍然大悟了。嘿!嘿!嘿!,so de su ne(原來還是這麼一回事:限制級,略過不表)。至於希望對方微笑,日本人常常說的話是:cheese﹔或是i chi…ni(1….2)。總而言之,後來幫日本人拍照多了,漸漸這幾句話也就用熟了,語氣口音也越學越像,還因此被那個日本通冠上個小日本鬼子的稱號。

  上過了前兩段冬烘先生的攝影教室兼日文課,回到我們的大阪城來,改上一上歷史課。天守閣的壯觀華麗就不說了,反正看相片比用寫的清楚。不過進到天守閣參觀是要錢的(不知道開心的李老先生四月二十三日進去時要不要收錢),而其門票是自動販賣機販售,料金600日幣。天守閣共有八層,二樓以上到第七層都以豐臣秀吉的故事為主。第八層為觀景展望台。

  話說前兩天咱們李老先生隔了十六年後好不容易重回日本開心,在逛大阪城時就殷殷告誡我們:要好好了解日本人的歷史喔,要知道德川怎麼統一天下的喔。後來一旁的記者聽了李老先生的話,就把這段話解讀為:德川家康因為能夠隱忍,所以終於在最後的戰役打敗豐臣秀吉,統一天下。所以李祖惜的意思是說,要我們多忍耐,贏得民心後,再打倒萬惡的XX。

  套一句蘇某人的話,這些素質低劣的記者們,如果他們有好好的逛逛大阪城,看看大阪城與豐臣家的故事,大概就可以知道李老先生葫蘆裡在賣什麼膏藥。至於我們從下午兩點半進天守閣開始一直待到下午五點關門前才離開,可以說有遵照李老先生的話,很仔細的在看。至於李老先生在豐臣秀吉的地盤,講德川家康的好話,我是很不以為然啦。進天守閣,一樓是賣紀念品,而一開始會搭電梯從五樓先參觀,仔細一想這樣的設計好像有道理。

五樓是豐臣與德川家最後的兩次戰役(冬之陣、夏之陣)的描述,其中夏之陣就是咱們李老先生說要去了解的那場戰役。不過李老先生到底知不知道德川家康好像也是死在那場戰役,所以後來才會有德川影武者的傳說。看過了夏之陣的歷史介紹與雙方出場武將的介紹之後,相較於德川家康,我反而比較欣賞豐臣家的軍師真田幸村。那種感覺就好像三國演義中,諸葛亮一死,就沒什麼好看一樣。

  夏之陣的歷史倒還值得一提:由於德川家康由京都起兵攻打大阪,豐臣秀賴(大阪城的領主,此時已是豐臣秀吉死後十七年)商請當時隱居的真田幸村出來助陣,雖然真田的父親在豐臣家,但是哥哥卻幫助德川家,最後真田幸村選擇幫助豐臣秀賴,並有常勝不敗的美譽。不過豐臣家的兵力實在比不上德川,最後真田幸村還是戰死,豐臣秀賴與其母自盡於大阪城中。

不過據說德川家康因為被真田幸村部隊追擊,中箭傷重不治,為了不影響軍心,傳說中就立了個影武者(傀儡將軍)。這段歷史很多部分都很像我們的三國演義,譬如說真田幸村的哥哥在德川家,就很像諸葛亮的哥哥諸葛謹在吳國孫權側。影武者,很像死諸葛可以嚇退活司馬。當時德川家康已經把將軍位傳給兒子秀忠,所以統一天下的應該是秀忠而非在家康時期。就好像曹操雖然厲害,不過最後是曹丕把漢給篡了。

其實如果從織田信長開始算起,有野望的信長比較像曹操,初步完成天下一統的豐臣秀吉比較像曹丕,而黃雀在後的德川家族就像是等待時機的司馬懿一族。所以不要一味的哈日,中國的歷史的教訓也常常發人深省(雖然李老先生可能比較懷念日本據台的歷史,不想跟對岸扯上什麼關聯。然則平心而論,在近代史中彈丸之地卻飽經紛擾的台灣,既缺少文化,未來也不知何去何從,實在不知要叫人如何為之驕傲)。而豐臣秀吉的大老婆,北政所寧寧(O Ne),在豐臣秀吉死後就被德川迎接到京都的高台寺,表面上備受禮遇,而實質上是用來攏絡豐臣秀吉舊部的手段。

  七樓的展示也很有意思,透過布景微縮模型展示豐臣秀吉的一生。不知道有多人記得國中歷史中還提到豐臣秀吉曾經派遣軍隊侵犯當時以明朝為宗主國的朝鮮。豐臣秀吉的一生大概就是:出生時有一顆凶星出現在天空(這種傳說怎麼世界各地都是如出一轍),少年時做過浪人,後來投效織田信長帳下幫信長做了許多事,信長在一次叛亂中被殺,豐臣秀吉討伐叛亂後以信長繼承者自居,招和德川家康,覬覦天下一統而興建大阪城,出兵朝鮮,醍醐之花見,將秀賴託孤於家康等諸大名(貴族)。

  至於天守閣的二樓到五樓又分別展示各項豐臣秀吉時期的文物與幕末、明治以後的大阪城(二樓)﹔江戶時代之無天守閣年代(三樓)﹔德川幕府重修之大阪城(四樓)﹔豐臣秀吉的大阪城(五樓)等,大阪城的歷經天災人禍到最近1997又整修煥然一新的景況。八樓的展望甚佳,總之大阪整個城市腹地盡收眼底。

  出天守閣,往南走過去,有一個和平紀念碑,這裡的地下埋藏了一個時空膠囊,人類把一些文化遺產放在膠囊中,相約五千年後再來開啟,當然前提是大阪城還存在。不過我大膽的預測人類繼續在地球上活動大概不會超過五百年吧。

(Subway,長堀鶴見綠地線)難波、長堀通Crysta 2001.04.12 pm6~10

坐地鐵回到長堀通、心齋橋附近,這裡的地鐵東西向地下商店街橫貫了四之橋(西)、心齋橋(御堂筋線)、地鐵谷町線(東)這三條南北向的地鐵,以沿途七處流水噴泉造景形成所謂的長堀Crysta地下商店街。我們從大阪城回來在心齋橋下車,地面上就是我們中午才逛過的心齋橋商店街。這裡出到地面的入口是以頭頂的瀑布流水為Crysta的一景。我們卻不出到地面,而是沿著Crysta往西到四之橋才出來,出口附近即為美國村。而晚餐我們就是以附近的大阪燒來解決。

  說到大阪燒,可得好好介紹。我在這家店所吃的大阪燒,基本上還是很像我們的蚵仔煎,不過淋上的醬汁不是蕃茄醬,而是醬油膏之類的(老實說,我不知道)。當晚我們點的是豬肉與花枝的大阪燒(ya ki)各一份﹔另外加上Mixed 的燒So Ba(其實就是我們的鐵板什錦麵,當然料也是可以自行選擇)。飲料當然還是大杯大杯的Asahi啤酒才能止渴嘛。這樣子一個人差不多只要日幣1100,還滿便宜的。老闆聽說我們是台灣的,還特地說了一句中文:我喜歡你。事實上我不要他的喜歡,只要啤酒讓我免費喝到撐就好。

  酒足飯飽之後,我和世運又分開各逛各的,相約十點之後才准回來。我先回飯店休息一會,差不多八點後再出門,逛的地點以千日前、道頓堀以及南海難波車站附近為主。千日前線的難波車站地下街跟長堀Crysta一樣亦是以設計流水創意為景。這點其實是要給大阪稱讚稱讚,雖然以水為主題,卻鮮少因水弄到髒亂污穢。近十點多,在千日前與道頓堀交叉口附近看到所謂的大阪最有名的章魚燒店。老實說,因為看到店前拉客的人,反而讓我不敢去買。旁邊另一家店,拉客的還穿西裝打領帶,加上向後翹的髮型,活脫是另一個金X武的翻版。不過來大阪沒吃過這裡的章魚燒(Taco Yaki)怎麼行。所以我在回到御堂筋這條大馬路上找著唯一在此賣章魚燒的小販(日本攤販不多)跟他買章魚燒帶回旅館吃。十點回到旅館本來要留一些給世運分享,但是世運過了十一點才回來。所以十個章魚丸子全部都被我吞下肚子裡去了。不過我也因為吃了太多美乃滋加柴魚,這種莫名混雜的味道恐怕會讓我有一段時間不敢再吃章魚燒了。一邊努力解決章魚丸子,一邊看日本電視新聞,日本政府正在頭痛不知道要不要發給李老先生簽證(時至今日,李老先生已經在日本了),外務省次長說應該發給他簽證,官房長官河野陽平卻說:次長的意見只是他的個人意見,不代表整體外務省的發言。看來部長與次長意見相左,也不獨台灣有而已。反正每個人都可以發表個人意見嘛。

本文日期:2001.4.12(4.25 finished)

下一篇:關西行腳Day7-大坂天滿、中之島、梅田、難波

古典與現代(大阪城) 天守閣(大阪城) 極樂橋(大阪城)
天守閣(大阪城) 夏之陣(天守閣五樓) 時空膠囊(大阪城)
   
櫻門巨石(大阪城)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