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東京行腳

續前篇:Day4-伊豆高原到箱根

有些事情做過之後,頭腦特別清楚;有些東西有跟沒有也沒太大不同─以上兩個是跟東京一點關係都沒有的妄念。今天(8/1)是一個天氣非常好的星期天下午,我卻在家補完去年年底東京行的最後一篇旅記,其實昨天打籃球時落地不慎,折到了腳踝,才是我悶坐家中的主因。

在日本的最後一天,只要下午三點半左右到成田搭飛機就行了。為了能夠順利搭上飛機,而且不重蹈前幾天的趕車覆轍,昨天在伊東車站我們已經預買了兩段對號特急車票:伊東到小田原(10:55~11:38),及小田原到新宿(12:02~13:15)。如此在新宿應該可以有充裕時間轉車到成田機場,不管是坐火車還是機場巴士。新宿到成田機場應該要一個小時。因為精密的安排,因而最後我們可以搭上機場列車(13:42~14:56),還可以在機場免稅商店逛逛。當然一方面是手上有了列車時刻表,另一方面是今天要回台北,一點也不能出差錯。

所以妥善的規劃行程是可能的,只是要不要用心做功課而已。這其實就是我不太想當領隊的原因─不可沉受之重的責任心,往往讓我不能放心去休閒,到最後為了不讓旅程旁生枝節,我會希望旅程完全照我安排的來走,然而這對我和同行的人都是一種壓力。

我本是個隨和的人,若我不當領隊,則什麼都好配合,因為我知道當領隊的辛苦;而且不當領隊,由於不是我做決定,好壞都不關我的事。這其實是我阿Q 的想法,本來不應該這麼嚴肅地看待出外旅行,不過我對自己處理公眾事務的要求是幾近完美的苛求。

12/14準備離開日本的那天早上,可以安排輕鬆隨意的漫步,因為接下來的列車幾乎都已安排妥當,只有最後一段的新宿到成田機場還沒確認,但我們也留下充裕的時間轉車。早上九點步出旅館,我們選擇從旅館走到伊東的海邊走走,只要在十點半左右回來旅館check out即可。昨天晚上我就已經把路線想好了,今早提出我的想法徵求大家意見,很順利地沒有人有異議。

散步的路線主要沿著伊東大川往海邊。東海館古色古香,但是我沒有時間研究它的歷史。伊東大川中有許多魚,甚至還有錦鯉吧。這些魚都聚集在附近溫泉旅館的排水口,想必是魚喜歡溫水與「養分」。沿著河邊漫步是一件快樂的事,岸邊的垂柳搖曳,加上伊東本身是個溫泉城市,在岸邊垂柳旁,設有溫泉出水的設計,讓人可以輕易地捧起溫泉水在手心,在冷天中尤其令人感到窩心。

東海館 東海館之月

繼續走到江戶築城石遺跡,此處已感覺不出昔日運石的景況。接近海邊,橫過快速道路後就是海邊雕塑公園。這裡的水鳥很多,天很藍、海很藍、太陽很大,我們像是孩子般在各式的雕塑間跑來跑去直到快十點為止。

江戶城築城石-伊東大川 伊東海濱公園

伊東是個小城市,感覺甚至比我生長的地方─台南市還單純,而日本人可以把小城市整理的乾乾淨淨,這一點也令人佩服。回到旅館,我們是最後check out的客人,內將已經在收拾房間了。大家都買了旅館內的竹炭黑豆當作拌手禮,這裡還有賣火山泥肥皂(?)與洗髮精等,果然是個溫泉區該有的樣子。

我們坐計程車到車站,卻還有一點時間在車站附近的商店街買當地的紀念品,還有許多當地的特色小吃。事隔半年,大概的內容我都忘記了,因為其他人都買了許多,惟獨我什麼都沒買。沒買不是我無動於衷,實在是因為都很想買,於是乾脆都不買了。

伊東車站

龍蝦與魚乾-伊東路邊的魚店

異鄉的一切都令人感到新奇,但是伊東的感覺又跟東京、大阪這類的大城市不一樣。來到伊東,其實並沒有那麼陌生,倒是很像台北人來到花蓮或是台東那樣。

我們今天終於如願以償坐上踊り子二號特快往小田原,這也算是跟伊豆的舞孃沾上點邊。或許有人會問,為什麼不直接坐到東京?其實這是因為可以使用箱根周遊券的關係,我們只要補上特急的價差即可。此外新宿很明顯已經成為交通要衝,所以從新宿到關東的其他地方都很方便。

我們在小田原車站轉小田急線時,正好遇到一群由老師帶隊的小朋友正在為世界和平做募捐,他們童稚可愛的模樣讓我們把身上的剩餘日幣通通掏出來給他們了。

置物箱的設計-小田原車站 小田原車站中祈願世界和平

(看得見富士山-小田原往新宿的列車上)

今天的天氣非常好,坐在列車上都可以看到白頭的富士山。少見多怪的我們紛紛拿起相機來拍照,這舉動引起一旁的人側目。不用匆忙趕車的感覺真是愉快,而日本的特快車的確是比台灣的自強號還舒適─無關媚不媚日,只是當時自助旅行的感覺而已。

回到新宿之後,拖著行李回到JR售票口,果然有到成田機場的特快車。經過這幾天的轉車搭車,我們早已經不care票價了,這次不待領隊科伯交涉,朱哥已經直接用英語跟售票員講要買什麼票,這一次反而輪到售票員聽不太懂英文。即便如此,我們還是接駁的剛剛好,半小時的時間,足夠讓我們在有如迷宮般地新宿地下車站中繞來繞去。日本旅行的好處就是至少漢字還稍稍看得懂,於是我們找到了往機場列車的月台。本來以為台北車站的三鐵共構已經算是很複雜了,不過跟這裡比起來,算是小巫見大巫。這種拉著行李到處亂跑的經歷,只有第一次到該地自助旅行才能體會。如果說是沒看過世面,其實也算是。

上了飛機,由於是周日所以飛機客滿了。我們都坐在飛機中間這排有四個位子的,科伯是在左二,我是右二,走道兩旁則都是日本人。由於科伯喝了點紅酒,竟然暈機了,於是他想去廁所嘔吐。照理他應該請他左邊的人讓一讓,但是他卻沒這麼做,反而要我們右邊的人起身讓他通過,這…,實在是要怪科伯太堅持他自以為是的禮貌了。差別在於,左邊靠走道的是個喝XO的老紳士,而且已經睡著,而右邊靠走道的卻只是個喝葡萄酒閉目養神的年輕人。總之科伯,怪人也,有時候人是不可貌相的。

回來台灣後,我們在十二月的某一天找了其他好朋友,一邊吃火鍋一邊看日本的相片。我提到我接下來想去北海道,大家都表示很有興趣,要科伯好好規劃。只見科伯哀怨的說,冬烘說不能再讓我當領隊了。

是嗎?我有說過這樣的話嗎?哈哈。

本文日期:2003.12.14

相關文章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