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Email訂閱

台南行腳

(接官亭、風神廟、西羅殿)

 在清朝中葉前曾經是台南府城最大商會所在的五條港區域,對我來說這篇文章實在有點難寫。因為台南市的西區對我來說是一處似乎應該會知道但根本不太瞭解的地方,因此反而沒能生出多少感情來寫這個地方的故事。從小到大,我就一直聽聞「水仙宮」、「西羅殿」、「普濟殿」。因為我姑姑就住在那附近,每次她來我家時,或多或少都會從她那邊聽到在水仙宮(附近的市場)買了什麼什麼雜貨,抑或是從水仙宮買了什麼好吃的..。加上我老爸以前年輕時也是在南廠(今保安宮一帶)附近開始做學徒,而且我也是在那一帶出生的,但是在懂事之前又已經離開西區搬到南區了,因此對於這個地方完全沒有記憶。當我跟老爸說我那天剛從西羅殿附近參觀回來,他還問我有沒有順便去參觀普濟殿?我事前功課沒有作完全,不知道普濟殿在附近,當然也沒有去查普濟殿的資料,因為我當天的重點是「兌悅門」與「接官亭」。

雖然對於五條港一時難以「為賦新詞強說愁」,不過我想引用法國詩人波特萊爾(Ch. Baudelaire, 1821-1867)的一句話來幫我說明漫遊在古蹟園區的樂趣:

散步是富於想像的民族所喜愛的東西..

波特萊爾將十九世紀的城市景觀描繪成為漫遊者(flâneur)設計的視覺場域,所謂的「漫遊者」,指的是以觀察者身分漫步在街頭的男人他對周遭環境深感興趣卻從不積極投入。(引自 Practices of Looking

所以雖然事前沒有特別的情感,這裡也沒有波特萊爾喜歡的都市櫥窗,不過以一個觀察者的身分而言,隱身於小巷弄中的文化內涵所帶給漫遊者的無比遙想空間,才是五條港文化園區的最大魅力所在吧。我這次的漫遊路線是:-金華路轉和平街->接官亭、風神廟、西羅殿->海安宮-康樂街神農街(北勢街)->藥王廟-信義街(老古石街)->兌悅門。以象徵迎接府城的繁華為始的接官亭為始,以象徵企圖振衰起敝的兌悅門弓矢設計為終。

一開始去看兌悅門,除了因為它大概是全台灣唯一還在使用的古城門,另外就是被「以城為弓,以街為矢」射向安平來破壞其風水之說所吸引。

五條港的興起緣自於台江的淤淺,而且也因為台江的陸化更嚴重而沒落,從興盛到沒落的期間不過一百年,見證台南市海岸線西移的滄桑歷史。因為台江的淤淺,在西門城外的海埔新生地之間,商人們開鑿了數條渠道以流通物資,因為運河可以直通府城西門城下,因此交通的方便、商旅的往來頻繁,加速西門城外的繁榮,以及當時的商會組織-三郊的興起。而水仙宮之所以重要,就是因為五條港中商務最繁盛的南勢港可以直達水仙宮,水仙宮因而成為三郊的總部。現在水仙宮雖然被傳統市場所包圍,不復當日盛況,不過這也正好說明水仙宮自清代以來就是商旅集結之地。

我從金華路轉進和平街來到接官亭,就是順著昔日南河港渠道的路線。接官亭為清代從大陸來台灣上任的官員從海運轉河運最後上岸之處,關於接官亭的歷史請看這裡。乾隆42年當時的知府蔣元樞以接官亭為府城出入的重要門戶,等於是台灣的門面(就像現在的桃園機場),於是除了重新整修接待官員上岸的官廳與碼頭之外,亦在碼頭旁立了一座接官亭牌坊,牌坊左右各有一座鐘鼓樓石庭,以壯迎接官員之勢。所以可以想像新到任官員,從安平坐船經運河渠道,從南河港進來,在安瀾橋旁的鎮渡頭上岸,在岸邊迎接眾人鐘鼓齊鳴的歡迎下步上接官亭前的石階,走進官廳、參拜風神,感謝風神保佑行程一帆風順。

當然想像就只是想像而已。現在的接官亭只殘留石坊與一座鐘樓,原來的官廳舊址在日據時期重建為風神廟。西羅殿我並沒有停留多久,隨即就順著小巷弄(或許是昔日的南勢港)轉往海安宮。關於西羅殿與廣澤尊王與郭姓苦力的故事可以看這裡

(海安宮後殿的古老龍柱)

海安宮位於昔日南勢港的咽喉所在,一說是三郊迎湄洲媽祖香火來台所建,一說乃福康安平定林爽文之亂後,為了感念媽祖保佑其行軍順利,班師回朝後向乾隆稟奏興建海安宮,由當時台灣知府楊廷理主其事。海安宮曾毀於日據時期美軍轟炸,唯尚留有殿後的一對龍柱至今其上雕龍仍栩栩如生。這對龍柱跟一般廟宇的龍柱截然不同,龍、火珠、雲彩與石柱雕成一體,線條柔美。我從下而上仰拍之,搭配光線陰影產生層次,龍吐珠騰雲而上之勢躍然而出。海安宮附近另有日月井,井邊壁上嵌有兩方石碑,其中有懷念台灣第一任知府蔣毓英之『臺灣郡侯蔣(毓英)公去思碑記』石碑,乃康熙年間所立之古碑,為台灣現存五大古碑之一(最早古碑為現存大天后宮之施琅「平臺紀略碑記」),對於了解台灣剛進入清領時期的開拓歷史,頗值得到五條港時順道一遊。其碑文台灣府志中有收錄,不過現今碑文斑駁,部分字跡難認,全文大致如下:

臺灣,荒服土地也。自鴻濛出啟,至今四千餘年,未歸版圖,皇帝二十有二年,命將討平偽鄭,郡縣其地;經營草昧,一無憑籍,非得賢太守,烏能因心作則、制度咸宜乎?

  我溫陵郡君蔣公祖治六載,政成名著,因借守新邦。公銜命至止,披荊斬棘,分晝縣地田園蔗土,相度其腴磽燥濕之別,咸則三壤,爰定厥賦;六府三事,次第修和,井然煥然,表東海之金湯,皆出於公之一手足、耳目、心思之力錯綜經理,允至而罔失。設公之學問才識無以大過於人者,曷克臻此?

  夫臺民悉偽俘,強有力者歸故土,所留者瑣尾殘黎耳。公顧而撫然曰:『治殘黎,如治厲焉。凡病瘵而急攻以石液,氣弱精耗,奄奄然不勝石以液之功;孰若逸四肢、節其飲食、淡其憂慮、攝其氣息,優遊以待邪去元復之為愈乎?』故公之布政,不為非常可喜之事,駭人耳目;不立煩苛細塞之規,強人難能。樂利因人,行所無事;略官民之分、孰父子之情,仁至慈溥,民遂其生;浩浩蕩蕩,而幾忘乎公之力焉。至建庠序、勤課誡、設田學、濟貧乏,養士敷教,靡所不至;文翁化蜀、昌黎淑潮,可參而三矣。

  公三年報最,擢楚觀察,分都郵鹺。將去之日全臺如失怙恃;三老弟子,咸肖公之向而尸祝之。四庠桃李,盡出公門;崇報之心,由深寤寐。余故部民也,蒙庥至德與臺士等;其曷敢辭!

關於海安宮還有許多故事,包括道光年間鹿耳門水患的海安宮寄神,與鹿耳門寄普水仙宮等。我這篇小文難以一一細說。

從海安宮旁的小巷子(巷子中有幾家做箍桶的店家,似乎是地方特色產品之一)穿出到民權路上,去走還有幾間老店屋遺跡的神農街,神農街原名北勢街位於南勢港的北岸,老店屋的特色兩層樓高,一樓做為店面,二樓做為存放貨物的倉庫。巷尾的藥王廟已改建,但廟內仍有神農嘗百草壁畫,以及乾隆時期的牌匾。關於藥王殿的故事可以看這裡

(兌悅門-台南(或許是全台灣)唯一還在使用中的城門)

離開藥王廟之後,驅車去尋信義街上的兌悅門,不過信義街實在是一條非常小的小巷子,而且因為兌悅門位於五條港中最北的新港墘港,離三郊的總部水仙宮已經有一段距離,與其他古蹟相去較遠。不過後來還是被我找著了,兌悅門的位置在金華路以西,在信義街與文賢路路口。兌為金,八卦中的兌卦是指西方。

當初的三郊範圍並沒有被納在府城的城垣範圍之內,所以位於城外的商旅不時都會受到海盜侵擾,因此在道光16年時,在原本的大西門外新建三個月城,兌悅門即為三個月城之一。在道光年間水患頻仍,曾文溪多次氾濫與改道,造成五條港河道淤塞更趨嚴重,五條港的河運受到嚴重影響,商務漸被臨海的安平取代。

因兌悅門外窄內寬形如彎弓,而城門內的老古(珊瑚礁)石板街狀如箭矢,因此有「城弓街矢」射向安平以壞其風水之說(因而在兌悅門旁再設置一座石獅爺以坐鎮驅兇辟邪,現在石獅爺旁仍留有「修造老古石街頭碑記」古碑。)後來安平為剋制衝煞也設置了石敢當(現存安平大天后宮?)來因應這道來自東邊五條港的「城弓街矢」。然而一、兩百年以來,隨著台江完全陸化沙積嚴重,不管是五條港還是安平港都已經沒落了,港口的功能早被高雄港所取代,往昔商旅雲集的風華不復再現。

看過兌悅門之後,早上行程就算結束了,其實對於五條港的古蹟或是發生在這裡的故事都還仍是一知半解,不過已經比兩年前的夜遊海安路時要進步許多。下一次把功課再作完全,遊水仙宮、普濟殿、媽祖樓穿梭五條港園區的小巷弄悠閒懷幽尋古趣。

本文日期:2007.10.22(2008.1.17 finished) 台南行腳 | 相簿

五條港接官亭、兌悅門周邊路線圖

相關文章

6 則回應 to “台南行腳109-五條港文化園區散策(071022)”

  1. LKK山客 說:

    台南市台灣西南部最早被大陸人士開發的地方吧,不愧是文化古都。
    廣澤尊王的故事粉有趣,悲傷中又給孤兒一絲安慰光明,中國的民間故事雖多神怪,但其中寓意,也不下西洋寓言。
    這幾天看著您那一系列的明信片,B5那張最教我感動,一看再看,腦裡一直浮現3個字 力 與 美。

    我們看著是美,但不知圖中那位辛苦力扛飼料的農人,心中是何想法?
    喜?喜收?因為是自己的農作?
    悲?是受雇於人心中無奈?

  2. lee 說:

    LKK
    你也看清楚,在李樹下會是扛飼料?那是肥料,現在農村耕稼的大多60-70歲已上的老農,那張也是我最喜愛的,也是我對老農衷心的愛憐。

  3. 冬烘先生 說:

    Re:LKK,Lee兄,當初我們在選洗水山那張時就有想到我們以為的樂,或許不是那農人之樂。所以本來不是要選這一張..,不過後來還是覺得這一張的感覺最好。有時間的話,我們會把我們挑選這12張相片的原因以及幕後製作花絮再post出來跟大家分享。

  4. LKK山客 說:

    首頁那一張.可以拍到觀音山.但101又距離如此遙遠.那會是在哪裡拍的呢?拇指山?
    南港山?

    昨天傍晚本想要去爬南港峭壁的.但頂樓曬了被子不敢跑.5點上去收.發現天空風雲變色.夕陽把西方的雲彩飛捲.天空像是要燃燒似的.於是跑回家中拿了相機.就再頂樓完了半個小時.直到天色轉為烏雲才罷.一邊心裡想著.此刻山頂一定擠滿了攝影家吧?
    今天看了這張照片的天空.覺得和昨天看到的很像~~是昨天拍的嗎?
    冬烘果然不愧是冬烘!

  5. 冬烘先生 說:

    >>首頁那一張.可以拍到觀音山.但101又距離如此遙遠.那會是在哪裡拍的呢?
    就是星期六下午五點左右拍的,在木柵貓空樟山寺,早上的雨過天晴後,天邊出現了彩虹,近黃昏時,又出現絢爛的晚霞。

  6. Mei 說:

    再打擾您……
    接官亭 風神廟 西羅殿 那張照片的解析度是多少呢
    因為我們製作書籍上可能需要
    現在在規畫內容中
    所以想先問問您解析度是否有300dpi以上
    有的話
    若將來確定會用這張圖
    能否麻煩您提供圖檔
    並授權我們一次使用
    我們會以一張250元(含稅)跟您購買
    麻煩您有空時回覆喔
    謝謝

留言區